简体  繁体
打印

 

關于我們

石韻

 

人本網玉石欣賞

邪教,是個信仰問題。信仰,是文化的起源與核心。

當前中國社會,尚存在著一些不和諧。一般認爲,是政治體制以及由此建立的各方面不科學不合理的體制、制度、機制造成的。

而政治體制是社會文化的必然結果。

所以,推進體制,則必須推進文化;推進文化,則必須推進信仰建設。

反邪教工作,正是信仰建設工作,是在最高最深的層次上推動社會進步的工作。

對如此神聖的事情,我們感到意義重大,而又自覺水平淺薄。妄圖盡力構造一個圍繞信仰建設開展百家爭鳴的交流平台,又想捕捉社會前進的脈搏,發揮一點啓迪和引導作用。

于是,“人本網”誕生了!

“人本網”開通于2002年5月28日,原名“天津反邪教網”,域名是tjfxj.org;2006年3月31日升級並更名爲“人本網”,同時采用現用域名rbw.org.cn。

“人本”,即“以人爲本”,是馬克思主義的基本觀點,是一切科學的歸宿,是人類奮鬥的目的,是富民強國的大政方針,是中央精神與反邪教工作的結合點。

“人本網”由天津市反邪教協會主辦,旨在“崇尚科學、反對邪教、端正信仰、弘揚法治”。

網站具有多功能、互動性、人性化、內容豐富、文化藝術底蘊深厚5個特點,網民可以方便地發表看法、請教專家、在線投稿、發布動態、申請鏈接、舉報邪教,以此希望整合社會力量,營造健康氛圍,推動信仰建設,爲建設和諧社會、爲民族的和平崛起貢獻一份力量。

網站運行多年來,得到中國反邪教協會、天津市防範和處理邪教問題辦公室、天津市科學技術協會、天津市政府信息化辦公室等方面的大力支持。在此,向一直支持和關心網站成長的有關方面和各界人士表示衷心的感謝!

我們水平有限,對于網站的不足之處,隨時歡迎各界人士以各種方式提出寶貴意見。爲方便您與我們聯系,本站每個頁面都設計了表單和互動標志供您提交。我們期待著您的幫助!

讓我們聯合起來,爲中華民族的偉大複興做出應有的貢獻!

 

發布時間:2006/3/31 23:07:34,來源:天津市反邪教协会

我有話說
相關評論:

453.[管理員]天津市反邪教協會未曾對社會開過此類證明。因並不了解社會人員的真實情況,開具也不具備效力。(提交时间:2020/4/30 7:00:02)

452.請問天津市反邪教協會的具體地址在哪裏?可不可以幫忙開具不參加邪教的證明?(提交时间:2020/4/29 23:14:20)

451.二胡曲,晚秋,優美動聽。感謝您的分享(提交时间:2020/4/10 16:48:47)

450.[食爲天快餐店]感謝袁隆平 再也不用擔心糧食危機!

在我們漫長的曆史中,記載了太多饑荒故事,再加上最近兩段饑荒發生的太近,所以我們對糧食危機特別敏感。

一直以來,我們也不斷教育,警醒的話耳熟能詳,比如“中國需要用世界10%左右的耕地養活世界20%左右的人口”、“守住18億畝土地紅線”等等。

剛開始,這的確是個問題。但是,感謝袁隆平,我們創造了奇迹!

我們的糧食單産不斷有質的飛躍,水稻單産從建國時的2200公斤/公頃飙升到1996年的4483公斤/公頃,增幅103.7%。

更厲害的是,雜交水稻單産一直在提升,2018年已經達到5621公斤/公頃,又提升了25.38%!試驗田的數據更高,我們在這個領域的確是世界頂級水平。

結果就是,我們用世界20%的人口,生産了世界25%的糧食。

以前是吃不飽,現在是吃的太飽,我國肥胖人口總數已經超過美國,雄踞全球第一,超重率也從1995年的13%上升到30%以上。

中國根本不存在糧食危機!再看幾個數據:

根據白皮書,2018年,我國谷物産量6.1億噸,占糧食總産量的90%以上,比1996年的4.5億噸增加1.6億噸。

目前,我國谷物自給率超過95%,完全符合世界糧農組織(FAO)的糧食安全衡量標准。

世界糧農組織還有兩個糧食安全衡量標准:

1、年人均糧食達到400公斤以上;

2、期末糧食儲備消費比超過18%,14%是警戒線。

根據白皮書,我們可以算出來,我國年人均糧食高達507.7公斤(6.6億噸/13億人口),遠高于安全線。

白皮書裏,期末糧食儲備消費比沒有直接給出來,但是根據倉儲技術和物流能力提升,再加上一直不停的大規模進口糧食,現在這個數字一定遠大于2007年。(提交时间:2020/4/1 10:40:37)

449.天津反邪教趕大集搞得好!(提交时间:2020/1/10 19:12:47)

448.[世上本無事]已過期刪除(提交时间:2019/11/15 10:37:08)

447.[支持天津府]天津現在的《文明行爲促進條例》爲什麽好?如果不在法制角度對什麽是文明行爲加以定義。那麽所謂的怼不文明行爲,就會變成利益組織互相之間利用找彼此漏洞的帶權互毆。所用的不文明標准完全隨心所欲。這就是道德的多態性、複雜性&模糊性,這三屬性的根本所在。就拿穆斯林餐廳來說,老爆三裏面很多肉食&蒜,這在佛教裏就是讓人倒黴的壞事。因此從一些基本道德規則來說,存在道德上的“原理性的糾紛”。因此若允許無標准對治一切所謂的“不文明行爲”。最後的結果一定是對侵犯&陰謀分子有利益。最終甚至可能發展成民粹主義走上反動侵略路線。我們應當要知道"德裏有了法"的社會價值其實是什麽。遵循大道至簡規則,一步步的實施操作,方才走入聖境。我們要提防那些利用道德觀念迷惑控制衆人滋生是非和暴亂這種別有用心的意圖禍亂社會的奸妄小人。附佛外道者的宿命,就是下到最ku的地獄(提交时间:2019/9/15 11:43:21)

446.[遊客]網站好漂亮!(提交时间:2019/9/12 14:12:25)

445.[遊客]邪教組織很多洗腦的認知侵害。比如北京的馬家樓其實並不是監獄,是救濟中心,輪子卻說成是集中營。這是很缺德的宣傳。也就是說即便很多訪民鬧砸兒了,國家也沒治罪于這些民衆。其實反而我國的司法是采取仁法的模式(提交时间:2019/9/11 16:47:23)

444.[遊客]崇尚科學,反對邪教!(提交时间:2019/9/3 8:21:00)

443.[張欣玉]全能神邪教成員破壞東西,制造恐怖謠言,隨便進入別人家裏,制造謀殺場景,破壞社會秩序(提交时间:2019/6/19 15:39:16)

442.學習心德(提交时间:2019/1/23 18:47:37)

441.[文件包]專家辟謠,民間流傳“收童男童女”說純屬無稽之談

新華網>>新華法治2008年06月13日 13:16:26 來源:新華網天津頻道

五柳村編者的話:其實何需專家說話,普通人也應能一看就知道是假的。此前,現代快報已有過重慶謠傳建橋要18童男童女獻祭 孩子不敢上學的報道。出現這種混亂局面,與一個時期以來,一些人,特別是以學者面貌出現的人,將愚昧迷信的東西借宏揚傳統文化的名義四處推銷,甚至奉爲“科學”是分不開的。--2008/06/14

新華網天津頻道6月13日電(記者周潤健)近一段時間以來,天津、河北、北京等地天黑後,鞭炮聲不斷。民間流傳這樣一種說法:今年是"水年","水年"的三月三,龍王爺要收童男童女,要放鞭炮驅邪避災。專家辟謠說,這種說法沒有任何科學依據,純屬無稽之談,公衆千萬不要相信。

端午節以來,在天津的一些小區鞭炮聲此起彼伏。記者采訪了一些放鞭炮的小區居民。一位小區居民告訴記者,民間傳說今年是水年,龍王爺要收童男童女,家裏有小孩的要放鞭炮驅邪,否則災難將降臨在孩子身上。

另一位小區居民王女士說,鞭炮最好是爺爺奶奶或姥爺姥姥買的,這樣才能震住邪氣。

去年剛升格爲媽媽的李楠告訴記者:"我本來是不相信的,但家裏老人說甯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不就是一挂鞭炮嘛,反正放了也無所謂,圖個心裏踏實。"

記者在采訪中了解到,近一段時間以來,在河北、北京等一些地方也有類似放鞭炮的現象發生,"收童男童女"說在部分市民中引起恐慌。一些網民還在網上發帖進行交流。

民間流傳的這種說法可信嗎?天津市科協辦公室副主任趙洪韻表示,在中國的曆史上從來沒有過這樣的傳說或風俗。所謂的"放鞭炮驅邪"的封建迷信活動不僅造成了城市噪聲和大氣的汙染,而且還幹擾了群衆的正常生活。

記得上小學的時候,很多人都學過一篇叫《西門豹治邺》的文章,講的是戰國時期魏國人西門豹破除迷信,鏟除禍首,發展生産的故事。在當時生産力和科學技術水平比較落後的情況下,人們就有了識別迷信、戰勝歪理邪說的能力。而今天,科技水平和生産力已經有了長足的發展,一些人還固守迷信、散布迷信,實屬不該。

趙洪韻表示,四川汶川大地震發生後,社會上各種謠言四起,一些封建迷信活動更是借機擡頭。對此,公衆應該保持高度警惕,學習西門豹,對謠言不聽不信,並對身邊這種愚昧無知的行爲進行制止和鬥爭。

Posted @2008年06月14日 18時41分 閱讀(80) 評論(0)(提交时间:2019/1/19 20:14:12)

440.[文件包]制造地震海嘯謠言的人想幹什麽?

羅天柱

  最近,不少網站發布了“上海今年將遭遇地震海嘯襲擊”的預言文章,一些讀者對此感到不安。《文彙報》記者日前就此采訪了上海地震局有關專家。專家明確表示,目前,中長期地震監測未發現任何異樣情況,這些所謂的預言純屬無稽之談。專家提醒市民,切勿輕信網上傳言,以免造成不必要的恐慌。專家辟謠見報後,新浪等網站已將謠言文章屏蔽。 (新華網2007年01月14日)

  在極左年代,誰若說錯了一句話、做錯了一件事,往往就會被“上綱上線”。現在,時代進步了,人們享有前所未有的言論自由,許多人開始覺得什麽都可以講了,無所謂了。然而,筆者感到,對于一些在網上傳播的謠言,不應該持無所謂的態度,因爲如果任謠言在網絡上自由傳播,就會擾亂人心、破壞社會穩定、侵害大多數公民的權利和利益。

  在網上傳播謠言的人,有的是想破壞祥和的社會氛圍。幸災樂禍、無事生非之人,任何時候都會有。這樣的人面對人心穩定、社會安定的局面,就覺得自己生活中缺少了點兒什麽。于是,便造謠惑衆,讓大家陷入恐慌。令人氣憤的是,謠言制造者明明是拿公衆恐慌尋開心,卻裝出一副關注民生的樣子。傳播“上海今年將遭遇地震海嘯襲擊”的帖子就是以憂國憂民的筆調寫的,如果不明真相的網民看了,恐怕真會相信這個謠言,甚至感謝發帖者呢。

  在網上傳播謠言也是對網絡媒體公信力的破壞。毋庸諱言,由于網站管理員對自由發帖難以及時審查,所以,網上包括謠言在內的一些只能産生負面效應的東西非常多。這在很大程度上影響了網絡媒體的公信力。但是,有些網站管理者卻看不到謠言的危害,不但不及時刪除、屏蔽謠言帖子,反而把謠言帖子當作提高點擊率的“寶貝”,甘心成爲謠言制造者利用的工具,完全忘記了媒體所應承擔的社會責任。

  有人認爲,構建和諧社會,應該是以中庸之道,包容各種社會現象。筆者以爲,這種認識失之偏頗。我們講的和諧是在揚善懲惡過程中實現的和諧。曆史和現實都一再證明,沒有對假惡醜勢力的打擊,就沒有人與社會的和諧、人與自然的和諧、人與人的和諧。一些在網上傳播謠言的人,是故意想破壞安定團結的局面,對這些人善良的人們切勿天真,否則社會將出現謠言滿天飛、人心惶惶的局面,最後,損害的只能是廣大人民群衆的利益。(圖爲視頻截圖)

來源:新華網 (責任編輯:張莉)(提交时间:2019/1/19 20:13:54)

439.[文件包]西方爲何集體熱炒 “中國工業間諜”?

2008年01月07日 13:05:33  來源:《環球》雜志

不乏理性聲音

當然,不是所有人都會被某些媒體的炒作所迷惑,也不是所有西方人都認同發達國家對後發國家的技術封鎖。

德國不來梅大學法學家沃爾夫岡多伊布勒教授曾公開表示,“如果回顧一下曆史,就會發現這種憤怒是沒有道理的。在德國的工業發展剛剛起步時,根本沒有專利權一說……專利權保護法是很久之後才出現的。”他特別提到指出“對思維的壟斷會影響經濟的發展”,這對現代的後發國家尤爲不利。正像多伊布勒教授一樣,許多德國人都對作爲後起國家的德國,通過“學習”英國、法國、美國等國技術後來居上的發展並不忌諱,並以此對當今發展中國家的處境表現出理解。

其次,對于媒體將西方社會相當普遍的情報競爭,在涉及到中國時上升到道德層面,比如《明鏡》文章不僅將“間諜”之名冠于數萬在德的華人華僑,甚至將中國稱爲“騙子之國”。對此,德國計算機專業雜志《CT》的副總編約爾根庫裏也不以爲然。他表示,“有人據此質疑中國倫理道德有問題,這本身就很矛盾,因爲德國也有這樣的行爲……我們也知道,美國國家安全局內有部門專門從事工業間諜活動。”實際上,除德國情報機構外,德國企業界近年來也頻頻發生工業間諜大案,無論是早前的大衆與通用間諜案,還是今年發生的SAP與Oracle間諜案,德國媒體並未將它們與任何“道德”問題聯系起來。

再者,對于媒體在沒有任何證據的情況下,就妄加指責針對德國政府和企業的黑客攻擊來自中國,甚至斷言“來自中國軍隊”,德國衆多專業人士對此予以駁斥。《CT》雜志副總編約爾根庫裏表示“這一說法站不住腳”。德國信息專家勞理斯博士也稱,“不能在沒有確鑿證據的情況下,就斷定是中國黑客間諜所爲。”不來梅大學法學家沃爾夫岡多伊布勒教授認爲,要指責就一定要拿出足夠的證據。憲法保衛局的官員也承認“幾乎從來沒有獲得過可以送交法庭的有關經濟間諜活動的證據。”

在分析德國媒體對中國不負責任指責的內在動機時,德國經濟學家弗羅托教授形象地總結了中國在德國媒體中從“沒人理”到“有人罵”的過程:多年前,中國畢竟還很“貧窮、落後”,德國媒體很少報道中國;後來,中國更加開放,德國企業蜂擁而去,德國政府、企業對中德經濟合作傾注了不少熱情,隨著德國在華企業及中德貿易的快速發展,德國媒體對中國“大加贊揚”;但最近這兩三年,中國汽車産量趕超德國、出口總量趕超德國、GDP將趕超德國等消息不斷傳出,自然有德國人開始感到不安,德國媒體也迎合這些心理開始诋毀中國。

針對這種情況,沃爾夫岡多伊布勒教授直接引用了一句德國的諺語——“任你狗兒在旁怎麽叫,我們商隊還是向前跑”,認爲德中貿易不會受影響。

  西方才是工業間諜大本營

大肆的炒作並不能掩蓋事實的真相。無論從數量還是從規模上看,目前全球絕大部分工業間諜案件都是發生在西方國家。比如在網絡黑客方面,美國網絡安全公司賽門鐵克今年上半年發布的報告指出,美國是全球網絡黑客的大本營,其每年産生的惡意電腦攻擊行爲遠高于其他國家,占全球網絡黑客攻擊行爲總數的三分之一,而僅次于其後的,便是德國。這種“賊喊捉賊”的鬧劇,只不過是西方媒體和政客轉移矛盾的一場表演而已。

而在西方情報機構之間,激烈的情報競爭從來就沒有停止過,相互之間的攀比言辭也不時見諸報端。我們既可以聽到德國聯邦憲法保衛局稱,“目前外國的情報機關的一半開支都用來爲經濟情報偵查服務,這個數字要比德國的明顯大得多”,也可以聽到曾擔任蓬皮杜總統顧問的法國安吉商業銀行行長貝爾納艾桑貝爾說:“日本大企業集團每年將他們營業額的1.5%用于經濟情報,相當于幾十億歐元。我們投入的還差得遠呢。”而正是艾桑貝爾最早提出了“經濟戰爭”的概念。

曆史證明,關于産業核心技術的間諜戰,大都發生在西方陣營內部,而不是發達國家與發展中國家之間。且不談各個國家在發展初期的狀況,近期發生的兩個例子便很有代表意義,法國的智能卡技術曾一度遙遙領先于美國,最後卻落入美國人手中,當法國反間諜機構——本土警戒局發覺這一狀況時爲時已晚。同樣德國目前在風能、太陽能等方面領先于美國,不久前德國下薩克森州有一家風力發電設備廠的情報遭竊,後來的調查顯示,美國情報機關參與了此事。對這些事件,法國、德國的媒體並未大肆報道,更不可能上升到道德、國民層面,最後只能吃了“啞巴虧”。(《環球》雜志駐柏林記者/郇公弟)(提交时间:2019/1/19 20:13:33)


崇尚科學 反對邪教 端正信仰 弘揚法治  天津市反邪教協會版權所有  推薦使用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9.0以上版本
Copyright © 2011-2020 Tianjin Anti-cult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津ICP备11007108号

津公网安备 120101020001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