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繁体
打印

 

邪教引诱信徒的秘密:渗透生活各个角落的语言

 

邪教如何传播、散布自己的理念来吸引信徒?如何说服动摇不定的成员打消疑虑留在教内?有多少伎俩渗透到日常生活的各个角落?

他们最强大的工具之一是词汇——通过各种诱人的方式使用这个工具,使它渗入从经商到健身等出人意料的领域。

但是,众所周知,词汇的意义取决于上下文。

“宗派”,恰好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

它最初是一个专用术语,用于命名成员社区,这些社区成员的理念或信仰将他们与更大范围群体中的其他成员区分开;这些群体可能是新的或非正统的,但不一定邪恶。

直到20世纪中叶,“宗派”这个词才开始臭名昭著。当时,大量旁门别类的非正统宗教涌现,守旧派心惊胆战,“宗派”自然而然与江湖骗子、异教徒和罪人联系在一起。

后来,先后发生了1969年的曼森家族谋杀案和1978年的琼斯镇大屠杀,“邪教”对社会构成了重大威胁,引发恐惧。

为了将某些少数群体与特定的宗教或意识形态教义区分开来,并避免对其进行迫害,1980年代出现了“新宗教运动”的概念,同时也出现了与之对应的所谓“破坏性宗派”概念。

虽然语言是邪教用来吸收信徒的关键,但是,语言学家阿曼达·蒙特尔(AmandaMontell)说,它本身并无法通过“洗脑”让人加入邪教。她是《邪教:狂热的语言》一书作者。

她解释说,“洗脑”只是一个比喻,而不是真实或可验证的现象。如果一个人本身没有一丝意愿,别人就无法说服他相信某事。

但是,一旦有意愿,语言就成为关键。她在BBC广播4台的“口碑”系列节目中指出:“需要一种语言来掩盖真相,建立团结,灌输意识形态,将人们分为‘我们’和‘他们’,灌输‘目的证明手段’的哲学理念,并不择手段地夺取和维护权力。“

语言学家阿曼达?蒙特尔在BBC广播4台“口碑”节目上介绍邪教的语言

感觉与众不同

首先,邪教需要使人皈依。

他们通过让自己的目标感觉自己与众不同并且被理解来做到这一点。

许多研究这一现象的学者使用“爱的轰炸”一词来描述对某人给予个性化关注和赞美,以此让他们感到自己真正被人注意到。

这种关怀的目标可能是长期以来一直在寻找困惑自己的问题的答案,关于世界的问题的答案,并且相信加入邪教将使他们能够找到、获得那些宝贵的解决方案。

蒙特尔说,另一种“转换、调节和强制”的方法是使用“包容性代码语言”。

她说:"一个邪教领袖会循序渐进地引入这些充满感情色彩的词和特殊术语,将这个群体内的人和外面的人区分开来。"

此外,他们可以使用带有“我们、他们”标签的词汇表来“鼓励圈内人,诟病圈外人”。

上传、选定的语汇

1978年,总共918人在圭亚那一个定居点死亡,这一事件被称为琼斯镇大屠杀。媒体将其描述为集体自杀,信徒们喝氰化物结束自己的生命。

事实是,该教派的领袖吉姆·琼斯(JimJones)没有给他的追随者任何选择:他们被武装警察包围,如果不服毒自杀,就会被注射毒药或被枪杀。

琼斯使用了大量术语和隐喻来说服人们将要做什么事。他反复使用的术语之一是“革命性自杀”。

在大屠杀那天,他将“革命性自杀”定义为对抗“隐秘统治者”的政治宣言;这是他对我们现在所说的“深层国家”的称呼。

琼斯采用了黑豹(BlackPanthers,激进非裔美国人团体)的“革命性自杀”一词。

“许多邪教领袖都这么做,”蒙特尔说,“他们会采用自己尊崇的意识形态语言。”

吉姆·琼斯借用了许多这类政治术语来表明他的意识形态在政治上是激进的。

与此相似,山达基采用了诸如"印迹"(一种稳定的神经互连结构)之类的科学词,并赋予它们特定于其宗教信仰和实践系统的新含义。

死亡的委婉语

马歇尔·阿普尔怀特(MarshallApplewhite)的团体,是1990年代一个邪教组织,相信外星人、天外来客UFO和世界末日论,名为“天堂之门”。他使用的语汇略有不同。

蒙特尔说,他采用“一长串深奥的太空语音和源自拉丁文的句法,使为数不多的伪知识分子追随者感觉自己是精英”。

像琼斯一样,他用委婉借代的说法来形容死亡,但结合了圣经《旧约》和科幻语言风格,比如他告诉追随者必须“克服基因震动”、“灵魂得以登上宇宙飞船”、“比人类进化更高的层面”等。

他将我们地球上的身体称为“容器”,可以为了更高层次的存在而丢弃。

“在1990年代,当人们开始利用数字技术来回答世界上最古老的问题时,这种语言确实引起了共鸣,至少在某些人心目中是如此,"蒙特尔说。

用陈词滥调对抗理性思考

但邪教领袖不可能成为24/7的全天候“开明天才”,所以他必须能够迅速消灭独立思考和质疑。

他们这样做的方法之一是通过“结束思考的陈词滥调”。蒙特尔指出,该术语由心理学家罗伯特·杰伊·利夫顿(RobertJayLifton)在1960年代早期创造,“描述了一种易于记忆和重复的常见表达方式,旨在结束质疑或独立思考或分析”。

例如,Nxivm小组的领导者,一个新时代的“形而上学的自我提升小组”,说“不要让自己被恐惧所支配”之类的话来消除对正在发生的事情的任何合理担忧,或者他通过将问题描述为“限制性信念”来破坏问题。

“这些表达方式真的很引人注目,因为它们处理认知失调,或者至少缓解了当两个相互冲突的想法同时存在时你感到不舒服的矛盾。”

这种常见的表达方式体现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蒙特尔强调,以诸如“一切都在上帝的计划中”或“事情发生是有原因的”等短语的形式表现出来。

大公司

蒙特尔在研究中发现,像亚马逊这样的大公司里也有一种近似邪教的语言。

公司有自己版本的十诫,他们称之为“领导原则”,新员工必须牢记。标题是琐碎的,例如“目光远大”和“坚韧不拔”。

她说,“在当今高度怀疑和瞬息万变的市场中,品牌忠诚度如此之低,公司需要组织内部的意识形态。”

这些意识形态暗示消费者和员工不仅是为了获得工作、产品或服务,而且是为了获得身份。

随着我们越来越远离像教堂这样的传统社区和联系场所,"我们关注品牌和公司,几乎是为了在我们的生活中扮演精神和宗教角色,"他解释道。

健身房

一个可以服务于精神目的的现代社会世俗场所是健身房。

“奋斗不息”、“吸入意图、呼出期待”和“改变你的身体、踏上你的旅程”,这些只是你走进SoulCycle健身公司任何一家分公司的墙上的几句话。

多项研究表明,当被问及他们如何以及在哪里满足精神需求时,年轻人会回答在健身的地方。

蒙特尔说,当你考虑到我们多么喜欢进步、生产力和吸引力时,这个回答是有道理的:“自强不息是我们至高无上的信仰。”(BBC2021年9月22日)

 

发布时间:2022/1/12 10:14:00,来源:薄荷茶社

我有话说

book 邪教温床
首页    33    32    31    尾页    跳转至Go
崇尚科学 反对邪教 端正信仰 弘扬法治  天津市反邪教协会版权所有  推荐使用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9.0以上版本
Copyright © 2011-2020 Tianjin Anti-cult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津ICP备11007108号-3

津公网安备 120101020001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