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繁体
打印

 

關于“靈修”不得不說的真實內幕

 

人本網藝術鑒賞

抛開類似佛法這樣的正法修行不說,其他大多數流行的所謂的“靈修”其實不過是世界上最陰暗肮髒而又被“靈修者”的瘋狂追捧的危險活動。

下面這本書深刻剖析揭露全世界範圍“靈修”界的種種不合適甚至扭曲黑暗的現象。對于那些瘋狂熱衷于“靈修”的人應該會是一個很好的教育資料。

關于“靈修”不得不說的內幕(節選)

作者:傑克·康菲爾德

翻譯:周和君

在美國,這本《狂喜之後》被譽爲近三十年來描述內心實修轉化最具說服力、最真實無欺的經典之作。在本書的第十章,作者揭露了修行團體或道場中大師們對弟子濫用權威、性剝削等失德的行爲。

拉達?斯洛斯的近著《陰影下的生活》(Lifeintheshadow),對于幼年時期跟父親克裏希那穆提生活的情形有詳細著墨。她在書中敘述這位精神領袖才華洋溢,吸引了世界各地成千上萬的人,並爲人們帶來心靈改革的勇氣和覺醒。她提到多年來克氏對她一直猶如慈愛的第二位父親。

她述說後來她得知克氏竟然與她母親維持了二十年之久的婚外情。當時她父親還是克氏事業上的得力助手和極親密的友人,她因此內心震驚莫名。日後她更發現克氏才是她的親生父親。除了這段不可告人的風流韻事之外,克氏對于其他女人也有強烈的需索,她們爲他秘密墮胎,而他則口是心非,玩弄兩面手法,生活日益奢華,並且性格高傲又剛直,這導致他日後跟自己的部下長期對簿公堂。

但當私生女拉達質問他在這些事情上扮演的角色時,克氏則憤怒地駁斥:“我是沒有自我的!”

佛陀在經典中教導每位修行者,要誠實分辨睿智和健康、愚蠢及不健全的差異,不要完全依從任何典籍、教誨或權威人物。

靈修團體中最常見的危險在于權力的濫用。

團體中老師的意見被奉爲聖旨,學生必須無條件服從他的每句話,膽敢質疑的人會受到排擠,老師的權威地位無法動搖,師生間毫無互動可言。

原本師生間那份純粹且無條件的愛,也變質爲某種獎勵學生服從的手段,任憑老師的喜憎來決定關愛的程度。這樣充滿分別心的作爲勢將引發學生爭寵奪位和鈎心鬥角的墮落局面。而學生又劃分爲受寵和失寵受罰的兩個群體。他們在團體中搞起小圈子,互相诋毀,散播各種謠言耳語,暗中進行權力鬥爭。而濫用權力最令人痛苦的後遺症就是偶像崇拜、偏執狂,還有其他恐怖的後果。

第二個容易滋生的問題是賬目不清。人們進入靈修生活後,心中對上師充滿感恩,而當某個團體的運作興旺起來,大衆的捐獻往往會如潮水般湧入:這些金錢可能是爲了奉獻上帝,建寺廟、教堂,或護持靈性導師從事神聖工作。由于絕大部分宗教都強調人們應過簡樸生活,因此這些老師大都不知道如何處理金錢問題。最糟糕的情況是,濫用金錢可能會使某些權高位重的人擁有秘密賬戶,私底下過著不爲人知的奢華生活,一方面無恥揮霍同修的捐獻,一方面還要求其他團體成員過著嚴謹清貧的生活或是投入義務工作。

第三種常見的傷害是以宗教之名進行性侵害。現在人們濫用性能量已成爲普遍現象,身爲老師若是對這類問題沒有警覺,就極易成爲靈修團體的問題。

第四個常見的問題是酗酒和濫用毒品。

大部分老師的角色遭到扭曲,肇因其實都不是老師本身故意欺瞞。這些老師身邊圍繞著崇拜其完美人格的弟子,于是在自我陶酔的熏染下,連老師都跟著相信那些報章雜志上關于自己的誇大報道,自視爲大師。老師和學生雙方原本用意良善,卻集體助長了這種崇拜權威的歪風。這種對大師不切實際的期盼,使老師極易得意忘形而跟現實脫節。

我曾聽說某古老教派大師的秘聞,他告訴遍布世界各地的已婚婦女信徒,其實她們全都是他的秘密情人,還替她們抹膏和剃體毛淨身,以等待他的臨幸和“更高層次的教誨”。有人告訴我,有位聞名于世的猶太教拉比,他把敬拜贊美的聖歌內容,跟可悲的酗酒行爲混爲一談,還盡其所能地跟每個年輕女人調情。

又如天主教神甫的戀童癖受到集體官僚式的掩蓋。我認識的一位緬甸籍佛教老師,在長期淩虐年輕比丘並進行性侵害的醜聞暴露後,引起衆怒而慘遭痛毆。

從十字軍東征到伊斯蘭教的聖戰一我們放眼西方宗教史,代代都有宗教團體濫權的事迹。那麽,我們可能會認爲東方的宗教團體和禅修傳統能免于這種腐敗人性的汙染。

許多世紀以前,日本禅學老師們就以佛教之名鼓勵修行人加入屠殺非日本人的行列,並視之爲“慈悲和有益的戰爭”。戰爭中的殺人行爲也被視爲開悟的表現,許多大寺廟還供應兵源和購買武器的金錢,並且爲軍事募款。翻開西藏宗教史也看得到血腥慘痛的一頁,在不同宗派、僧侶團體和寺院之間往往發生慘烈的戰爭。《在我敵人面前》這本書的作者錫彭?蘇古巴,就描述了當地寺院數十年來的權力鬥爭史和對峙的局面。

許多有名的宗教組織擁有龐大的資産、藝術珍品、國際知名度以及道徳的影響力。而其使命就是要在這些優渥條件下謹守本分,不爲自己光鮮亮麗的表象所惑。

尊貴的卡魯仁波切是來自西藏的一位睿智的、受敬重的年老LaMa,他的故事可爲世人的警鍾。他的學問淵博,在許多方面都稱得上是極優秀的老師,但他虔誠的年輕女弟子兼翻譯瓊?坎貝爾(JuneCampbell)卻因爲跟他發生性關系,而長期陷于痛苦難堪的處境。在她所著《星際漫遊者》(TravelerinSpace)一書中,她詳述自己二十年來面對困惑和痛苦煎熬的掙紮曆程,還有她在這期間目睹藏傳佛教系統女性遭遇的普遍不公平對待和侮辱的情況。

我和幾位曾與自己的LaMa上師發生過性關系的女人談過話。其中有些人喜歡這樣,覺得自己很特別,有些則覺得被利用,因此中斷了靈修的精進與成長。有人說她們是在照顧LaMa。但她們沒有人認爲這行爲與教誨有關,這和佛教沒有任何關系。這種性關系只符合LaMa的利益,對她們毫無益處。

有個進入聚會所修習瑜伽的女人經曆了流産的慘痛事件後,帶著破碎的心詢問上師,聚會所在暑熱期間嚴格執行的養生攝食法(斷食),是否是造成她不幸流産的原因。那位老師聽見她這番詢問,惱怒之余,竟當著數百名學生命令她起立,並且公開宣稱:“她跟丈夫享受性愛的歡愉,卻把流産這件事怪罪到瑜伽頭上。或許她本來就不適合當母親呀。”多年來她深信不疑的信仰,就在頃刻之間轟然崩潰。她因此離開聚會所。經過很長一段時間的釋放悲傷和憤怒,還有內在深刻的反省,她終于明白其實人生中最大的背叛,是把生命的自主權交給了別人。

瑜伽士阿姆裏特?德賽(AmritDesai)的克裏帕魯瑜伽中心于1994年關閉時,激起了他的弟子間強大的背叛感。弟子們公開揭露二十多年來老師一直秘密戀情不斷,而且濫用金錢和權力。經過幾個月痛苦的咨商會議,大家終于決議要老師離開中心,學生則繼續留下來止痛療傷,面對自己的混亂和失望。從那時起,這個團體慢慢複蘇和自我重建。

印度有句俗諺:九十高齡的聖人也未必可靠。只要活在世間,我們就得面對人性的軟弱。偉大的禅宗大師慧能提醒我們人心的變化有多迅速。

神不可怕,鬼不可怕,人最可怕。

騙的過別人,騙不過自己,騙的過自己,騙不過老天。

以心理咨詢、精神治療的名義大肆斂財。科學教派教主哈伯德是科幻小說家,他寫了一本叫《戴尼提》的書,鼓吹其通靈術是一門最先進的心靈科學,能完全治愈所有的非器質性精神疾病和所有器質性身心疾病。科學教派教堂布置得象書店一樣,傳教主要以開講座、辦學習班的形式進行。科學教派設立了名目繁多的收費,聽一堂‘清除課“(入教入門課)需付費3800多美元,而要達到最高的等級則要付14000多美元,普通人接受“通往開悟之橋”的八步訓練,收費高達20萬—40萬美元。拉傑尼希靜修會則開出了以拉傑尼希神力治療的精神病診所,就診者十分踴躍,由此獲得了相當可觀的診費收入。太陽聖殿教教主茹雷是受過良好醫學教育的醫生,他曾開過心理咨詢診所,創立了目標型的醫療俱樂部。茹雷先用一些淺顯易懂的心理療法使人們對他産生信任感,慢慢誘導他們與其接近,然後再使他們越陷越深,直到相信只要教主的訓示才是真理。

要求信徒捐獻財産,無償擁有信徒勞動,騙取社會募捐是以上所有邪教共有的斂財手段。如恢複上帝十戒運動的教規規定:教徒必須將全部財物獻給教主;美國大衛教信徒須將薪金、存款全部交由教主處理,而且信徒只能過清苦的生活;拉傑尼希(奧修)靜修會讓捐出巨款的富有信徒擔任部門負責人,而錢財不多的信徒則每天從事12個小時無償而艱巨的勞動,吃的只是素食和蛋類;太陽聖殿教開辦“新生命學校”,鼓吹放棄物質享受和私有財産,以達到更高的思想境界。該教派不隨便吸收信徒,只選擇有社會地位、富有的社會上層人士,教主要求信徒繳納巨額的會費,以表忠心。

1973年成立,雷爾運動創始人克洛德?沃利翁是私生子,卻自稱是外星人通過其母制造(克隆)出來的,外星人委他爲外星人在地球上的“使者”——即“雷爾”。雷爾運動以性愛和永生來誘惑其信衆。

參加雷爾組織的人必須將自己收入的10%交納上來,做爲建立外星人館的費用。雷爾運動組織宣稱,地球生命是由外星生物創造的,這些外星生物于2.5萬年前乘坐飛船來到地球。而人類只有通過克隆才能繁衍。

騙子依靠騙術聚斂錢財,曆來就有,其中邪教頭目就是其中之一。說邪教頭目自己承認是騙子,打死他們也是不會答應的,我們唯有用證據說話,看看他們斂財的“鐵證”。

李洪志傳播FL功初期,一方面標榜自己“免費傳功,絕不收錢”,另一方面通過各種方式聚斂錢財。1992年6月21日,李洪志在北京建材禮堂做“帶功報告”,報告結束後,他爲一對中年夫婦“發功治病”,並當場收取患者金錢。

一疊收款收據,坐實全能神斂財的“鐵證”。

這些票據可以分三類,一類是直接向信徒索要“奉獻款”的憑據,針對信徒個人,數額雖然不大,但涉及的人數不少,是“奉獻款”的直接來源;另一類是收款信徒的統計,即收了那些人、每個人繳了多少“奉獻款”的花名冊,是當事人管理“奉獻款”的方式;第三類是上繳“奉獻款”的憑證,即把所收的錢財上繳給全能神高層,是“奉獻款”的去向。

全能神斂財數額究竟有多駭人?廣東信徒譚秀霞撰文《我收取全能神奉獻金3000萬》披露了真相,她從2005年2月到2009年3月期間輾轉多地收取“奉獻金”,收取總額達到了3000萬人民幣以上。這是一個什麽概念?如果一人繳1000元,就有30000人上當受騙;如果一個人繳納10000元,就有3000個家庭上當受騙。

咱們不妨靜下心來想一想,一個骨幹在短短幾年時間就爲全能神聚斂錢財高達3000萬,全國這麽多全能神骨幹,他們每年爲全能神聚斂了多少錢財?想著就讓人心驚。

一人公開交待,坐實門徒會斂財的“鐵證”。

門徒會雖然面向農村發展,但他們斂財的手段一點都不比FL功、全能神差。據新華網《邪教“門徒會”驅鬼治病致人死亡非法斂財數千萬》消息,門徒會通過“虧補賺繳”的方式,2011年至2014年期間,僅湖北省十堰市鄖西一個縣,斂財數額高達4000多萬元。

一個實體餐廳,坐實華藏宗門斂財的“鐵證”。

多行不義必自斃。2015年10月30日,華藏宗門教首吳澤衡在珠海市中級人民法院受審,因犯組織、利用邪教組織破壞法律實施罪、強奸罪、詐騙罪、生産、銷售有毒、有害食品罪,數罪並罰,被處無期徒刑。與此同時,吳澤衡斂財的種種鐵證在網絡傳播,其中之一是他經營的“弘熙禦膳館”。

吳澤衡開辦“禦膳館”,主打産品是“烏雞膳”“健腦膳”等“食品”。爲了故作神秘,他加入了國家明令禁止的川烏、附子、細辛等中藥材,對人的健康十分有害。更讓人大呼上當的是,他推出的“健腦膳”,實際是一杯普通的糖水,但要價高達2000元。

一杯糖水,售價高達2000元人民幣,已經讓人感覺到可怕。但這並不是最可怕的,吳澤衡斂財,一次“培訓”收費高達1萬元人民幣,一個網上“治病”收費高達10萬,一幅普通字畫向信徒銷售高達30至50萬元等等。

網絡邪教的興起,一般是通過教徒供奉、贊賞或參加培訓班繳納學費,出售各種能量法器。其中比較典型是,通過長時間冥想洗腦進行精神控制,以自願的名義讓教徒奉獻,有的人把房子賣了公司賣了把錢供奉教主,有人一次供奉15萬元,有的老年婦女身患幾種疾病堅持每個月把一半工資供奉教主,各類邪教教主一年收入從幾十萬到幾百萬不等。一邊呼喚信徒覺醒,要放下錢財,一邊雁過拔毛,愛財如命,既分裂又可笑。各類靈修班一次課幾萬幾十萬,看不到靈性,只見到愛錢如命,不擇手段,卑鄙無恥。就連標榜公益的柯博拉光與愛系統,也是要賣珠子埋珠子,台灣的黃金時代團隊一顆15000台幣,近4000元。大陸的組織一看這生意不錯,就是玻璃球子,低價傾銷400一顆,算是惡性競爭搶了人家生意。這些都來自德國的一個末日邪教,那算母邪教,台灣和大陸的都是子邪教和孫子邪教,都是原來的邪教徒一看這買賣不錯,出來自立門戶。像鄭輝之類的各路奇葩一本正經地胡說八道。

 

發布時間:2019/4/11 13:36:00,來源:薄荷茶社

我有話說

book 邪教溫床
首页    29    28    27    尾页    跳转至Go
崇尚科學 反對邪教 端正信仰 弘揚法治  天津市反邪教協會版權所有  推薦使用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9.0以上版本
Copyright © 2011-2020 Tianjin Anti-cult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津ICP备11007108号

津公网安备 120101020001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