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繁体
打印

 

我們需要怎樣的信仰?

——讀《信仰的力量》有感

 

人本網藝術鑒賞

近日,我閱讀了三卷本的《信仰的力量》一書,受益良多,感慨頗深。這套書給我帶來了太多的感動、震撼和思考,讓我內心久久不能平靜。在這一閱讀和思考的過程中,我更加深刻地認識了自身以及我們所處的時代,也更加迫切地認識到在這個物質財富日益豐富而理想信念相對淡薄的年代裏信仰對于我們自身、我們的黨和國家的重要性。換言之,我們需要一個信仰。

我們需要一個信仰,並不是說我們沒有信仰,而是指現階段我們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需要強調信仰的力量和作用。改革開放三十多年來,我們黨領導和依靠全國人民披荊斬棘、奮勇前進,極大地促進了生産力的發展和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使我國國民經濟從文革後瀕臨破産的邊緣一躍成爲GDP排名世界第二的經濟大國,成爲一個真正屹立于世界東方的社會主義強國。但是,改革開放後,在人們的思想日益多元化的條件下,許多人放棄乃至否定了共産主義的信仰和追求,片面地強調和追逐個人利益,而且是不擇手段地追逐個人利益最大化,引發了一系列的貪汙腐敗、食品安全、環境汙染等令人痛心和發指的惡性事件。正如許多人指出的那樣,我們正步入一個經濟快速發展和道德滑坡、信仰缺失並存的時代。因此,強調並重建我們的共産主義信仰是擺在黨和國家目前的一個重要任務,也是我們每個共産黨員義不容辭的責任和使命。

遙想九十年前的1921年,在那個國土淪喪、民不聊生和血雨腥風的年代中,一個新生的只有五十多人組織——中國共産黨成立了。坦率的講,成立之初的中國共産黨無論是在經濟上還是在政治上力量都十分薄弱,不僅無法與帝國主義和封建軍閥相比,也比不上國民黨和其他一些政黨組織。但是,就是這麽一個成立時只有五十多人的黨,領導和依靠中國人民進行了長達二十八年的艱苦卓絕的鬥爭,推翻了封建主義、帝國主義和官僚資本主義這三座壓在中華民族和中國人民頭上長達百余年的大山,實現了國家獨立和民族解放,使“中國人民從此站立起來了”。人們不禁發問,爲什麽曆史和人民選擇了中國共産黨,爲什麽那麽多的革命志士在白色恐怖、血雨腥風的條件下義無反顧地選擇了中國共産黨,爲什麽抗戰時期全國的熱血青年都不遠萬裏奔赴延安、加入中國共産黨投身抗戰……這些爲什麽都需要我們去思考和解答。我們可以尋找出很多原因來解答這些爲什麽,但最根本的一條無疑是共産主義信仰的力量。只有理解了信仰的力量,我們才能理解夏明翰在就義之前寫下的豪情壯語“砍頭不要緊,只要主義真,殺了夏明翰,自有後來人”;只有理解了信仰的力量,我們才能理解方志敏所讴歌的“敵人只能砍下我們的頭顱,決不能動搖我們的信仰”,才能理解他在就義前廢寢忘食夜以繼日寫作的《可愛的中國》和《清貧》這樣飽含著對祖國母親和勞苦大衆深厚情感的隽永篇章。無論是夏明翰所說的“主義”,還是方志敏所說的“信仰”,都是指共産主義信仰和奮鬥目標。只有理解了這一信仰,我們才能從根本上理解中國共産黨爲什麽能從小變大、由弱變強、從苦難走向輝煌。這是我們黨的勝利,也是人民的勝利,更是信仰的力量的勝利。

從1921年成立至今,在我們黨九十年的艱辛征程中,可以得出一個結論:我們取得的每一個成功,無論大小,都是在信仰的力量指引下取得的成功,如新中國的建立和改革開放取得的偉大成就;而我們遭遇過的挫折,都和信仰的狂熱和缺失有關,如“文化大革命”和現階段日益泛濫的食品安全事件。改革開放後,鄧小平、江澤民和胡錦濤等領導人都一再強調要在全社會範圍內加強理想信念教育、道德教育和社會主義榮辱觀教育,取得了良好的效果。但是如何把信仰教育同社會主義市場經濟條件下出現的人們的利益訴求和思想觀念多元化等新情況相結合,仍然是擺在我們面前的一個艱巨任務。溫家寶總理曾一再強調,企業家身上要流淌著道德的血液。推而廣之,任何人身上都要流淌著道德的血液,都要在追求個人價值的過程中,實現自己的社會價值,達到個人價值和社會價值的統一和最大化。

在社會主義市場經濟條件下,在我們全面建設小康社會和實現中華民族偉大複興的征途中,我們更需要一個信仰,這就是一代代共産黨人綿延相傳的共産主義信仰。同時,我們還需要將這一信仰一代代薪火相傳下去,直到共産主義的崇高理想在全世界紮根、開花和結果。我們堅信,在共産黨的領導下,在信仰的力量的引導下,在一代代共産黨人孜孜不倦地努力下,共産主義信仰和奮鬥目標一定會在全世界實現。

 

發布時間:2019/6/10 15:04:00,來源:人民网

我有話說

book 信仰論壇
首页    37    36    35    尾页    跳转至Go
崇尚科學 反對邪教 端正信仰 弘揚法治  天津市反邪教協會版權所有  推薦使用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9.0以上版本
Copyright © 2011-2020 Tianjin Anti-cult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津ICP备11007108号

津公网安备 120101020001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