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繁体
打印

 

“法輪功”邪教是“精神病毒”

陳哲

 

1999年7月22日,是個值得紀念的日子,國家民政部依法宣布“法輪大法研究會”及“法輪功”組織爲非法組織,並予以取締。

“法輪功”邪教組織被取締後,“法輪功”的核心人物和骨幹分子紛紛潛逃國外,投靠敵對勢力,並轉變破壞策略,進行國外策劃、國內實施,遙相呼應,聯合造勢。

爲了顯示其利用價值,換取生存空間,自新冠疫情發生以來,“法輪功”竭盡反華之能事,從鼓吹修煉“法輪功”能治愈新冠肺炎到發展邪教成員,集聚反動勢力;從新冠病毒命名汙名化中國到病毒溯源,一連串反華動作,讓世人看清“法輪功”不但邪而且毒。

制謠、造謠,借疫情興風作浪

興風作浪的“法輪功”,自疫情發生以來,亦步亦趨,追隨西方反華勢力,造謠不斷,屢出濫招,種種秕言謬說不絕于耳。

謠言一:1月25日,網上曝出一段視頻自稱是武漢漢口疫區名叫“瑾慧”的一名醫護人員,說武漢已有9萬人感染。

結果,經咨詢專業的醫務工作人員,視頻中的醫生是個假醫生,這個視頻是個假視頻!而視頻是“法輪功”媒體“大紀元”精心制造出來的,放到網上,發給西方媒體,其目的就是擾亂視聽,制造恐慌。

謠言二:2月1日,“法輪功”媒體發文造謠“四川宜賓有人因感染病毒當街倒地死亡”。

宜賓警方出面辟謠。

謠言三:2月初,一段引爆國外網絡的視頻:一對小情侶先是抱在一起,其中可以聽到女方在哭訴著什麽,周圍則有一名打著雨傘的民警和兩名穿著粉色防護服的工作人員。這段視頻,被境外“法輪功”邪教組織利用,成爲渲染中國的疫情“恐怖”、病患“沒人權”的素材,而那對情侶則被說成已“處理”掉。

原來,事情的真相是,女子是來武漢旅行的,車輛是征用環保監察來接她去隔離點的,女子已在男友家居家隔離,根本不存在“法輪功”所說的“被處理”。

謠言四:2月初,“法輪功”邪教組織在境外網站上傳所謂武漢醫生感染病毒在手術中暈倒的視頻。法國媒體法蘭西24電視台(observers.france24.com)對該視頻進行了調查,確認該視頻是“法輪功”邪教組織利用一段發生在雲南的視頻進行“移花接木”捏造出來的,意圖造謠煽動,制造恐慌!

謠言五:2月10日,“法輪功”媒體造謠“武漢大氣二氧化硫爆表,是與大量火化屍體有關”。

中國環境監測總站辟謠。

謠言六:2月24日,“法輪功”邪教組織與郭X貴等反華分子接力炮制傳播了一段有關武漢疫情的視頻。視頻中,一名婦女自稱在武漢一家醫院親眼目睹重症冠狀病毒患者被活活火化。還聲稱已看到這種情況發生在好幾個病人身上。這段視頻在境外社交媒體廣泛傳播,

結果,該視頻被2009年普利策新聞獎得主、美國“政治真相新聞”網認定爲“虛假信息”!而該視頻傳播者之一爲“法輪功”媒體“新唐人電視台”。

謠言七:5月,“法輪功”邪教媒體稱“中國有2000萬人因新冠病毒死亡被隱瞞”。其“依據”主要有2條,中國三大運營商用戶今年1月至2月兩個月內減少約2000萬;某知名作家在“日記”中說“殡儀館扔得滿地的無主手機,而他們的主人全已化爲灰燼”。

多國學者聯合在《柳葉刀》上發表聲明

實際上,受疫情影響,很多實體營業廳不能正常營業,新增用戶數量大幅減少。隨著攜號轉網在全國的實施和提速降費深入推進,部分原來有雙卡或多卡的用戶,不再需要單獨的流量卡,從而注銷了號碼。

“法輪功”邪教信奉“謊言重複千遍就成了真理”,認爲只要不斷地篡改事實、扭曲敘事,就可以達到栽贓陷害、禍水東引的目的,這除與他邪教本性有關外,更離不開他賣國求榮、爲虎作伥的醜惡目的,可以說“法輪功”邪教充當著反華勢力在疫情面前想幹而幹不了事情的馬前卒急先鋒。然而,縱然搖唇鼓舌、重複萬遍,謊言依舊是謊言,在真實記錄面前絲毫站不住腳。

國際研究團隊在《自然醫學》雜志上發表的文章

時至今日,“法輪功”邪教組織依然造謠不斷,在西方社會,利用其謊言媒體瘋狂推送新冠疫情陰謀論廣告,派送新冠疫情謠言報紙,利用政治黑金利益鏈勾結反華勢力,誣告濫訴、煽動反華情緒,企圖達到擾亂中國的目的。

誠如,美國新聞聚合網站(Patch.com)文章認爲,“法輪功”的陰謀論和洗腦術已被大衆識破,“法輪功”這樣的媒體組織,憑借制造謠言而興起,也必將因制造謠言而敗亡。

宣揚歪理邪說,編造治病神迹

在疫情形勢處在嚴峻複雜,防控處在最吃勁的關鍵階段,“法輪功”邪教組織趁機大肆宣揚所謂的“疫情”“神迹”,聲稱只要相信“‘法輪大法’就能得救、保平安”,誠念“九字真言”就能逃過病毒劫難,“面對瘟疫,逃生有秘訣”等,教唆信徒“走出去”“講法”,于是乎,國內一些殘存的“法輪功”分子聞風而動。

多地公安機關抓獲多名頻頻出來鬧事的“法輪功”人員,收繳了大量“法輪功”反宣品。

修煉“法輪功”真的能治愈新冠肺炎傳染病?我們還是先用幾個事例來確證一下!

周安患有傳染性疾病——肺結核,在修煉“法輪功”期間,不停地咳嗽,但周安拒醫拒藥,相信修煉“法輪功”治病,結果患了晚期肺癌,終于被病魔奪去了生命。

李軍,修煉“法輪功”期間檢驗出患有傳染性肝炎,在住院期間,拒醫拒藥。終因慢性乙肝重病肝炎死亡。

丁招娣,自練上“法輪功”後,堅信“法輪功”能強身健體,醫治百病。患了感冒病毒,堅持不去醫院、不吃藥,結果病情越來越重,最終撇下自己的親人離開人世。

據山東省濰坊市反邪教協會2011年2月對該市“法輪功”人員死亡、患病情況,特別是患病後因拒醫拒藥而死亡的情況進行專題調研得出結論:不論是死亡的“法輪功”人員還是身患重大疾病的“法輪功”人員,傳染病都是主因。

事實勝于雄辯,修煉“法輪功”照樣死亡。“法輪功”吹噓的“真言”“神迹”“功力”不僅保護不了任何人,還會害人害己。

新冠肺炎其傳染性不分種族,無論貴賤,真正打敗病毒的是科學防控和科學救治,絕不是“法輪功”所吹噓的什麽修煉“法輪大法”,誠念“九字真言”“百毒不侵”等謊言、“神迹”,更不是念幾聲邪教咒語就能避免。

充當反華勢力走卒汙名化中國

自新冠疫情發生以來,“法輪功”邪教爲配合西方反華勢力掩蓋失職渎職除制造了一系列謠言外,而新冠病毒命名汙名化中國,“法輪功”則無所不用其極,其真實意圖無非是抹殺中國在抗擊疫情所發揮的制度優勢、治理優勢、文化優勢取得的巨大成功,抹黑中國在抗擊疫情中贏得的良好國際形象,以莫須有的罪名懲罰中國、掠奪中國,消解中國迅速增長的國際影響力,讓中國失去發展的機會,配合西方某些政客“甩鍋”中國,轉移國內注意力、掩蓋自身防疫不力的責任,更凸顯“法輪功”向主子表忠心,換取苟延殘喘,得以續命的手段而已,有著險惡的政治企圖。

從1月6日,“法輪功”媒體就已開始惡意汙名化中國,企圖將病毒來源的帽子扣在中國頭上。

其實“病毒”命名早已有國際機構指導原則。2020年2月11日,世衛組織將此次新型冠狀病毒正式命名爲COVID-19,來源于corona(冠狀)、virus(病毒)以及disease(疾病)三個詞,而19則代表這個疾病出現的年份2019年。同日,國際病毒分類委員會根據生物遺傳學分析,將新冠病毒命名爲SARS-CoV-2(嚴重急性呼吸綜合征冠狀病毒2)。

命名的原則是遵循世界衛生組織與世界動物衛生組織(OIE)、聯合國糧食及農業組織(FAO)商定的准則,“必須找到一個命名,不涉及地理位置、動物、個人或人群,而且這個命名也要易讀,並與該疾病有關”。換言之,無論是病毒名還是疾病名,都竭力避免對國家、地區、民族乃至動物貼上不必要的標簽。

而“法輪功”完全不顧國際組織的命名規則,把自己不可告人的目的置于公衆利益和科學常識之上,偏執地汙名化中國,使人們仇視中國,以卑鄙的手法,誹謗的手段挑起種族歧視與反華情緒,入罪中國,汙蔑中國,將中國與“異類”“非我族類”劃上等號,實施語言暴力,一概吠之咬之,實在無恥且無聊。“法輪功”境外媒體在病毒汙名化上已沖在最前面,充當了西方反華輿論的急先鋒。

其實,病毒“起源于哪裏”並不意味著“誰就該爲此負責”,新冠病毒究竟起源于何處,目前依然沒有科學定論。

鍾南山院士表示,新冠肺炎疫情是發生在武漢,但“沒有證據表明源頭也在武漢,這是科學問題”。

來自日本的一篇研究就表示,通過比對病毒基因、建立病毒繁殖變異樹狀結構,推斷出台灣、美國、日本等地病毒各自獨立,“世界上其他地方傳播的病毒與武漢的病毒完全不一樣”。

近日,英國牛津大學詢證醫學中心榮譽高級研究員、紐卡斯爾大學客座教授湯姆·傑弗遜發表評論稱,越來越多的證據表明,新冠病毒在亞洲暴發疫情之前就已存在于世界其他地方。

炮制疫情源頭陰謀論,肆意栽贓、抹黑中國

自新冠肺炎疫情發生以來,中國發揮制度優勢,舉全國之力,取得了顯著成效,疫情防控形勢持續向好,爲世界各國防控疫情爭取了寶貴時間,做出了重要貢獻。

然而,見不得中國好的“法輪功”又炮制出“新冠病毒來源于武漢一實驗室”,實際上,這一陰謀論早已不是什麽新鮮事。

“法輪功”旗下的喉舌媒體“大紀元”從4月7日開始,在油管等境外主流視頻網站炒作新冠病毒來自武漢病毒所。

這段視頻在油管平台上獲得了160萬的觀看量,在臉書播放量達7000萬次。由于內容太過離譜,臉書經核實後將其標注爲“虛假信息”。

BBC科學編輯保爾?林康也辟謠稱:“目前沒有任何證據表明新冠病毒來源于武漢任何一家研究機構。”

“法輪功”這種毫無底線、無恥下作的行爲,受到一些西方主流媒體的批評。

2020年4月18日,英國廣播公司BBC在其網站駁斥了“法輪功”謠言“新冠病毒來源于武漢一實驗室”,還揭出了最近兩年來“法輪功”一再造謠的老底。

2020年4月19日,英國著名紀錄片制片人、自由記者丹尼爾·沃爾夫(DanielWolf)在專注記者行業的自媒體網站“文章”網(thearticle.com)發表深度評論文章指出,針對中國産生的一系列陰謀論,“都是未經證實的,難以服衆,是一些人的癫狂之語”。

新冠病毒溯源是一個嚴肅的科學問題,要以科學爲依據,由科學家和醫學專家去研究。

早在今年2月19日,27名來自8個不同國家的醫學專家在國際專業醫學權威期刊《柳葉刀》上聯合發表聲明,指出:“來自世界各國的科研工作者已經對引發該疾病的病原ARS—CoV—2的全基因組進行了分析並公開發表了結果,這些結果壓倒性地證明了該冠狀病毒和其他很多新發病原一樣來源于野生動物。

該科學結論也得到了來自美國國家科學、工程、醫學院院長及其所代表的科學界人士的支持。”

3月17日,由美國、英國、澳大利亞等多國學者組成的國際研究團隊在科學雜志《自然醫學》(NatureMedicine)發表文章稱,導致全球大流行的新冠病毒是自然進化的産物。該文章采用的證據分析表明,新冠病毒“不是在實驗室中構建的,也不是有目的性的人爲操控的病毒”。

世界衛生組織發言人法德拉·沙伊布4月21日在例行記者會上表示,當前媒體和社交平台上流傳著一些有關新冠病毒起源的謬論和陰謀論。所有已知證據都表明新冠病毒源自動物。

多位醫學專家也與世衛組織的觀點一致。美國斯克裏普斯研究所的一個團隊發表文章稱,沒有證據顯示新冠病毒是實驗室制造或以其他人爲方式設計的。

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院長弗朗西斯·柯林斯(FrancisCollins)也發表博客文章,援引並力挺了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支持的國際研究小組在對比幾種冠狀病毒(包括引起COVID-19的新型冠狀病毒)的公開基因組數據後得出的結論:該病毒是自然産生的。

新冠肺炎疫情是“天災”,是未知病毒對人類發起的突然襲擊。病毒無國界,疫情無種族,中國和世界各國一樣,都是疫情的受害者。

病毒汙名化,一顆抗疫輿論的“毒瘤”,一場群魔亂舞的鬧劇。“法輪功”借疫情散布陰謀論謠言,對中國肆意誣蔑栽贓,抹黑陷害,是罔顧事實、違背科學的醜陋表演。其真實意圖是將公共衛生問題政治化,在各國滋生對中國不信任情緒,瓦解全球共同戰疫的努力,攪亂全球團結合作抗疫的大局,其心可誅,必須予以堅決抵制!

除此之外,眼見西方大國成全球新冠疫情“震中”,民主國家形象轟然坍塌,爲了配合西方某些政客蠅營狗苟,“法輪功”還玩起了向中國索賠、追責的鬼把戲,在此不一一而論。

清者自清,濁者自濁。中國抗擊疫情公開、通明、負責,環環可考,甚至被評價爲是面向全球的“現場直播”,這就是中國態度!中國智慧!完全經得起時間與曆史的檢驗。

一場疫情,讓“法輪功”的原形更加赤裸地暴露在世人面前。新冠病毒損傷的是人的肌體,是生理;而“精神病毒”損害的則是人的思想和行爲,是生理加心裏,比自然病毒更甚。“法輪功”種種醜陋行徑不難看出,“法輪功”這種“精神病毒”是一種真正的“人造病毒”,它極大危害全球抗疫大局,不僅加大了合作應對新冠肺炎疫情的難度,還混淆科學正義的聲音,蒙蔽民衆的心智,讓世界人民的生命安全和健康福祉陷入更大的危機之中。

“法輪功”邪教組織編造抹黑中國的一切“精神病毒”,在中國取得抗擊疫情勝利鐵一般事實面前,必將撞得粉碎,必將被更多人識清其陰險醜惡,中國必將更強、更好,朋友更多,抗疫的偉業必將載入世界史冊,留下光輝的一頁。

 

發布時間:2020/7/27 9:42:00,來源:中国反邪教网

我有話說

book 邪教辨析
首页    52    51    50    尾页    跳转至Go
崇尚科學 反對邪教 端正信仰 弘揚法治  天津市反邪教協會版權所有  推薦使用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9.0以上版本
Copyright © 2011-2020 Tianjin Anti-cult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津ICP备11007108号

津公网安备 120101020001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