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繁体
打印

 

当代中国邪教信众的心理分析

 

人本网艺术鉴赏

20世纪以来,全球邪教问题泛滥,我国邪教问题突出。从20世纪八、九十年代开始,邪教组织层出不穷,20世纪末21世纪初是邪教组织发展的高潮,其中,影响十分恶劣的“法轮功”组织就是在这一时期形成。它一度发展成为拥有210万信众的庞大组织,并在全国范围内产生了恶劣影响。为什么邪教能够吸收这么多信众为其卖命,是邪教骗术太过高明,还是普通信众太过愚昧无知?为了进一步分析、把握邪教信众的心理需求和心理变化,就要先从邪教信众的外在行为表现开始,由表及里进行研究。

一、邪教信众的外在行为表现

邪教信众自从加入到邪教组织中,其自身思想和行为就完全转变,这些变化具体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一)沉迷于邪教传授的修炼之法中

邪教是冒用宗教、气功或其他名义而建立起来的,它一般会以宗教、气功部分要求为基础,再加入一些内容,形成邪教组织的修炼之法。[1]邪教教徒则沉迷于这些修炼之法中,按照邪教组织的要求坚持修炼。如在“法轮功”组织中,教主李洪志的“法轮功”修炼功法,其实是在佛教“禅密功”和道教“九宫八卦功”的基础上,加上他去泰国探亲时模仿来的其他舞蹈动作编造而成的。信众却把它作为救命良方,坚持不断修炼,为修成此法,得到所谓的“救赎”,他们逐渐对现实事务变得麻木,无视自己的社会责任,直至完全迷失自己,无法自拔。在“法轮功”发展过程中,全国范围内一度掀起了法轮功法修炼热潮。

(二)绝对服从邪教教主

邪教信众都对邪教教主绝对服从,这和邪教在宣传时大搞教主崇拜有关。一般邪教都会推出一个核心人物,然后大肆吹捧这个人物是超人类存在的神,能掌握人的生死大权,所有加入邪教的人都要完全服从这个人物,才能得到救助的机会,这个核心人物就是邪教教主。在这些思想的洗脑之下,邪教信众一般都对邪教教主有着绝对的忠诚,有些信徒甚至在教主的指示下,实施了杀人越货事件后,全无悔意,并以此来向邪教教主表忠心。

(三)完全被洗脑,丧失应有的判断能力

邪教组织为了迷惑更多的信徒,通常都把自己包裹在正统宗教的外衣之下,利用宗教的公信力,博取传播对象的信任。邪教信众在邪教组织的紧密安排之下,不知不觉陷入到邪教组织的陷阱中,被邪教组织完全洗脑。当一个邪教信徒完全陷入到邪教组织中,他原有的是非观念、道德伦理价值观已经扭曲,丧失了应有的判断能力。邪教组织的高明之处就是利用歪理邪说,重塑信徒的价值观念,通过不断的诱导和迷惑,让信徒完全按照他们的希望而为其办事。到那时,他们即使安排信徒去做危害国家安全和社会稳定的事,信徒并不会认为这样有什么不对。世间的伦理亲情不再是信徒们的牵挂,他们完全成为无所畏惧,只对教主忠诚的傀儡。

(四)义无反顾的从事邪教组织安排的犯罪活动

邪教信徒在邪教教主的诱导下,多次从事违法犯罪活动,这在许多邪教组织中都有体现。如在“门徒会”、“主神教”、“被立王”等邪教组织中就多次发生抢劫、强奸妇女的犯罪事件。一些邪教组织则煽动信徒,公然实施反党反社会的行为。邪教组织“呼喊派”曾煽动信徒围攻殴打国家机关工作职员,哄闹党政机关;“门徒会”的一些骨干分子公然攻击党和政府,煽动闹事,围攻基层党政机关,严重危害了部分地区的社会政治稳定等。“法轮功”组织更胜,他们不仅组织了1999年的“4?25”非法聚集围攻中南海的事件,更是蛊惑信徒发生了“天安门广场自焚”事件。这些信徒在邪教组织的诱导下,义无反顾的从事各种犯罪活动。

二、邪教信众的心理分析

物质需求和精神需求是每一个人心底最根本的两种需求,每个人心理都有一杆天平,精神需求与物质需求正好置于天平的两端。然而在不同人的心中,这个天平并非都是处于平衡状态,有的向物质需求倾倒,有的则倾向于精神需求,在这心理天平本来就偏倾的情况下,极容易让不好的因素抓住时机,彻底让一个人的心理天平崩塌。邪教组织发展信众就是抓住了这一突破口,对其进行专门的麻痹、诱惑,使其心理防线迅速崩塌,陷入到邪教组织编织的罗网中。

(一)现实生活中的种种不如意是其身陷邪教骗局的重要契机

邪教组织在发展信徒时都是经过策划的,他们往往针对现实生活中种种不如意的人。这类人通常受现实所迫,或生活贫困,或人生不容易,邪教组织正是利用他们这些弱点,进行引诱。邪教组织为实现诱骗更多人员参与组织的目的,通常会进行精心策划,事先全面搜集发展对象的相关信息,包括受教育程度,年龄结构,生活、工作习惯,如空闲时间是否比较多,是否热情好客等等。然后对发展对象进行分析,寻找突破口。一般来说,发展对象正在经历的某种现实问题,正是其首选的突破口。例如,发展对象自己或家人患有病痛,他们就进行蛊惑,只要信教,按照教主教的方法训练,疾病就会不治而愈。“门徒会”组织经常向发展对象宣扬“祷告治病”、“赶鬼治病”、“一天只吃二两粮,种庄稼没有用”、“学生信主不学也自通”等迷信邪说,以此来诱骗更多不如意的人加入邪教。

(二)邪教信众自身存在某些欲求无法平衡是其身陷邪教骗局的根本原因

俗话说“苍蝇不叮无缝的蛋”,如果被发展对象自身心态平和,不贪图小恩小惠,也就不会被邪教分子所蛊惑,陷入到邪教骗局中。在那些因为自己或家人患病而加入邪教的人当中,如果他们没有侥幸心理,就不会中了邪教的圈套。那些因为生活贫困而加入邪教的人,如果他们没有惰性思想,肯脚踏实地的劳作,随着国家进一步的发展,他们的生活状况也会逐渐好转。那些因在事业、生活上受挫而加入邪教的人,如果他们能认清邪教的本质,也不会受邪教所诱惑。佛教有句话叫“无欲则刚”,正是告诫人们拥有一颗平常心的重要性,只要能正确看待自身的遭遇,时刻保持平和的心态,则凡事都能泰然处之。

三、影响邪教信众心理的客观因素

(一)“有神论”是影响邪教信众心理的根本因素

自古以来,受封建落后思想的影响,人们都相信“神灵”的存在,对“神灵”充满着敬畏心理。两千多年的封建王朝,利用人们对“神灵”的敬畏心理,把皇帝塑造成“天子”的形象,来巩固封建君主专政的统治。新中国成立后,倡导马克思主义“无神论”的观点,“有神论”思想才予以纠正。然而,这种观念的革新是需要一个曲折漫长的过程。在20世纪七、八十年代,我国各地出现了各种“造神”运动,迷信思想泛滥,邪教也在这一时期披着宗教的外衣大肆渲染。在全国范围内,规模庞大,影响恶劣,被公安部统一认定的邪教组织就有14个。迄今为止,邪教组织仍在部分地区影响严重。邪教存活的土壤就是信徒,为蛊惑信徒加入邪教组织,它们一般都“神化”教主,大搞教主崇拜。当然,这一切的根本前提就是这些信徒都是“有神论”者,并相信“神灵”的存在。

(二)教育落后制约邪教信众的科学认知能力

邪教组织大多是在偏远的农村地区去发展信徒,如在“全能神”组织中,有种笼络信徒的方式叫“行神迹”,他们事先安排几个人,假装被“鬼附身”,口吐白沫,胡言乱语,逢人打人,这时教主一出马,随便说一句话,这些人就安静下来。这本是很简单的骗局,然而邪教信众却深信不疑。邪教组织之所以会选择这些偏远地区,最主要的因素是这些地区教育落后,民众愚昧、迷信,对邪教组织很难有正确认知和判断能力,往往会落入邪教组织所设计的陷阱中。

(三)对邪教组织的打击有漏洞

我国坚决取缔邪教组织,对邪教组织的核心、骨干成员也给予相应的刑事处罚,然而对邪教信众的处置,主要是通过威慑、教育的方式,让其自觉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主动放弃邪教信仰。然而,邪教信众在多重因素的影响下,往往很难迷途知返,有些甚至继续利用邪教组织来制造事端。季三保原是“呼喊派”信徒,在“呼喊派”被公安部门取缔后,季三保在陕西地区创立了“门徒会”。其影响规模和制造的事端不亚于最初的“呼喊派”。在山东地区影响较大的“全能神”也是从“呼喊派”演变而成的。还有一些邪教信众深信邪教组织编织的邪说,把邪教被依法取缔的事实歪曲为报复行为,顽固不化。

四、从思想根源上挽救邪教信众

邪教问题就是思想观念的问题,是一个人精神层面的问题,要解决这一问题,还是要从思想根源上下手,努力挽救邪教信众,瓦解邪教组织的势力。

(一)以“教”治“教”,让信众认清邪教的本质

以“教”治“教”,就是要利用宗教来治理邪教。正如前文分析的,邪教一般包裹在宗教的外衣之下,打着宗教的幌子,实则来行使其不法意图。邪教的教义是严重背离正统宗教理念的,可以借助正统宗教的力量,披露出邪教的骗局,让信众认识到邪教的本质。比如在应对“法轮功”组织的信众时,就可以利用佛教对超然的佛的界定来揭露李洪志自封为佛的荒诞性,揭露“真、善、忍”教义所传达的错误理念。佛教提出的成佛是指人的一种思想境界,他超脱俗世的各种因果烦恼,成为永恒的存在,他并没有掌握他人生死大权,只能给予人们思想上的引导。李洪志自封的佛,则把自己比作宇宙间唯一的存在,法力无边,能决定一个人的生死。佛教提出的“真、善、美”是教导人们奉行善事,超脱俗世。李洪志杜撰的“真、善、忍”仅限于对“法轮功”组织的真诚和忍耐。

(二)在打击邪教组织的过程中注重对邪教信众的教育转化

在打击邪教的过程中,要认识到邪教信众是处于动态变化的。邪教信众是个变量,处于较大的变动中,邪教骨干与邪教信众、非邪教信众与邪教信众之间的相互转换时有发生,有时界限是相当模糊不清。为此,在处置邪教信众时要充分认识到其转化的可能性。绝大多数邪教信众都是因为受邪教蛊惑,他们只是陷入了思想的误区,如果我们对其加以说服、教育,再运用政策进行感化,让他们认清邪教的本质。

(三)改进对农村、乡镇地区的管理,进一步向服务型政府转变

在我国邪教信众的群体中,多为农村、乡镇地区的农民,这主要是由于这些地区发展落后,生活条件差,信息闭塞,思想观念也比较愚昧,容易被邪教分子所蛊惑。造成这一现象的原因,除了上述客观原因外,还有一个因素也不容忽视,就是党和政府对农村、乡镇地区的管理问题。目前,一些落后的农村、乡镇地区的管理松散,随着城市化进程的推进,许多农民仅守着自家的几亩薄田根本无法养家糊口,身强力壮的人纷纷到城市去打工,留下的孤寡老人、小孩无人照看。而在外打工的人一般干的都是城市里面最苦、最累的活,居住的条件还较艰苦。这样的生活久而久之,会让这些人觉得自己好像被抛弃了。邪教正是利用他们这样的心理,把他们发展成为反党、反政府的邪教信徒。所以,要杜绝这一现象,最好的办法不是把这些人放到对立面进行打击,而是要通过改进农村、乡镇地区政府的管理理念,真正沉入到基层,从农民的切身利益出发,解决他们的后顾之忧,为他们提供可靠、有保障的工作机会,让他们切实感受到党的关怀、政府的维护和国家的重视。

(四)多方面加强基层教育工作

教育是提升人们思想文化素质的主要方式,加强基层教育工作,能很大程度上改善落后、偏远地区人们的愚昧、迷信的状态,提高对邪教组织的抵御能力。其一是继续加强文化教育工作。“鲤鱼跃龙门”式的教育观念曾是催促落后、偏远地区支持文化教育工作的主要因素,然而在当下社会的转型变革,上大学并不意味着就业保障,就业越来越高学历化,教育投入远远高于收益的现实使得文化教育工作的推进更加困难。另外,基层教育资源匮乏也是制约基层教育工作的重要问题。继续加强文化教育工作,就要整合相邻村落的教育资源,财政鼓励新任教师下基层,让更多的孩子都能接受义务教育。其二是深入乡村进行思想文化宣传。从政府层面加强基层思想文化教育,加强社会主义法制教育,增强村民抵御邪教诱惑的能力。其三是通过整合QQ、微信等新媒体加强沟通工作。电视、手机在基层的普及越来越高,借助这些电子产品推进他们的信息交流,随时掌握基层民众的思想动态。

(五)加强治安防控基础工程建设,形成全民抵制邪教的新局面

社会治安防控体系的构建,就是要通过加强对基层的管理,随时掌握基层的治安动态。夯实治安防控基础工程,落实基层“网格化”管理体系,并把农村偏远地区切实有效的纳入到管理体系中,明确任务,责任到人,增强对基层的管控能力。只有这样,才能随时掌握农村偏远地区民众的思想动态,发现邪教问题,及时打击处理,形成全民抵制邪教的新局面。然而,这一基础工程的落实也受很多因素的制约,一方面是警力不足,尤其是农村地区的警力大多集中在乡镇一级,很少有宽余的警力能顾及村一级;另一方面则是在许多偏远地区,村落分散,道路难行。要克服这些难题,需要各级政府和公安、司法、民众的高度重视和全力支持。

 

发布时间:2019/7/8 10:45:00,来源:安徽警官职业学院学报

我有话说

book 邪教辨析
首页    50    49    48    尾页    跳转至Go
崇尚科学 反对邪教 端正信仰 弘扬法治  天津市反邪教协会版权所有  推荐使用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9.0以上版本
Copyright © 2011-2020 Tianjin Anti-cult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津ICP备11007108号

津公网安备 120101020001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