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繁体
打印

 

十九大以來涉及反邪教重要文件摘錄

強巴

 

人本網藝術鑒賞

2017年黨的十九大以來,我國又制定出台了二十多項涉及到反邪教的重要文件,對指導我們的反邪教工作具有重要意義。筆者現梳理輯錄了黨的十九大以來涉及反邪教的公開文件並摘錄出來,用以指導我們的反邪教工作。

一、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關于辦理組織、利用邪教組織破壞法律實施等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幹問題的解釋》(法釋[2017]3號,2017年1月25日發布,2月1日起施行)

該司法解釋共16條,第一條重新界定了邪教組織的定義,其他各條分別規定了邪教組織的罪名及認定標准以及加重情節、減輕情節等適用法律的若幹問題,其規定更爲嚴謹,操作性更強,是目前處理邪教組織犯罪適用法律的重要法規。

第十六條規定,本解釋自2017年2月1日起施行。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關于辦理組織和利用邪教組織犯罪案件具體應用法律若幹問題的解釋》(法釋[1999]18號),《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關于辦理組織和利用邪教組織犯罪案件具體應用法律若幹問題的解釋(二)》(法釋[2001]19號),以及《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關于辦理組織和利用邪教組織犯罪案件具體應用法律若幹問題的解答》法發[2002]7號同時廢止。)

二、中宣部、中組部、中央網信辦聯合印發《關于規範黨員幹部網絡行爲的意見》(中宣發[2017]20號)(2017年9月19日發布)

該意見共六條,其中第三條明確規定:“三、黨員幹部不得參加以下網絡活動:……,參與網上宗教活動、邪教活動,縱容和支持宗教極端勢力、民族分裂勢力、暴力恐怖勢力及其活動;利用網絡泄露黨和國家秘密;浏覽、訪問非法和反動網站等。

三、《中華人民共和國反間諜法實施細則》(2017年11月22日發布施行)

該細則第八條規定:下列行爲屬于《反間諜法》第三十九條所稱的“間諜行爲以外的其他危害國家安全行爲”:“(五)利用宗教進行危害國家安全活動;(六)組織、利用邪教進行危害國家安全的;……”

四、2018至2021年的四個中央一號文件

2018年的中央一號文件提出:“依法加大對農村非法宗教活動和境外滲透活動的打擊力度,依法制止利用宗教幹預農村公共事務,繼續整治農村亂建廟宇、濫塑宗教造像。”

2019年的中央一號文件明確提出:“嚴厲打擊敵對勢力、邪教組織、非法宗教活動向農村地區的滲透。”在中央一號文件中明確提出“嚴厲打擊邪教組織向農村地區的滲透”,這在黨的十八大以來的7個中央一號文件中還是第一次。

2020年的中央一號文件明確提出:“依法管理農村宗教事務,制止非法宗教活動,防範邪教向農村滲透,防止封建迷信蔓延。”

2021年的中央一號文件提出:“加強黨的農村基層組織建設和鄉村治理”“深入推進平安鄉村建設。”並在第25條中明確提出:“加大對農村非法宗教活動和境外滲透活動的打擊力度,依法制止利用宗教幹預農村公共事務。”

2018年以來的四個中央一號文件都先後提出了農村的反邪教問題,對于我們抓好農村的反邪教工作,深入推進平安鄉村建設和精神文明建設、加強鄉村治理,全面推進鄉村振興具有重要的指導意義。

五、中共中央、國務院印發的《鄉村振興戰略規劃》(2018-2022年)(2018年9月26日印發)

該規劃第26條規定,“依法加大對農村非法宗教、邪教活動的打擊力度,嚴防境外滲透,繼續整治農村亂建宗教廟宇活動場所、濫塑宗教造像。”

六、最高人民法院《關于爲實施鄉村振興戰略提供司法服務和保障的意見》(2018年11月7日發布施行)

該意見有七個部分共45條,在第六部分第30條明確提出:“堅持政教分離政策,嚴禁宗教幹預國家司法職能的實施。禁止邀請宗教人士利用信教群衆的宗教信仰來處理農村矛盾糾紛。正確把握宗教教義與民族習慣、社會道德的邊界,依法懲處打著宗教旗號侵害廣大信教群衆、農村群衆的婚姻自由權、人身自由權、人格尊嚴權、信仰與不信仰宗教自由權和財産權等合法權益的行爲,依法嚴厲打擊組織和利用邪教組織犯罪。通過巡回審理、以案說法等方式,教育引導廣大信教群衆正確認識和處理國法和教規的關系,提高法治觀念。”

七、中共中央印發的《中國共産黨農村基層組織工作條例》(2018年12月28日起施行)

《條例》第十八條規定:“黨的農村基層組織應當加強對黨員、群衆的無神論宣傳教育,引導黨員、群衆自覺抵制腐朽落後文化侵蝕,弘揚科學精神,普及科學知識。做好農村宗教工作,加強對信教群衆的工作,管理好宗教活動場所,依法制止利用宗教幹涉農村公共事務,堅決抵禦非法宗教活動和境外滲透活動。”

八、中共中央《中國共産黨政法工作條例》(2019年1月18日發布施行)

該條例共九章39條。條例明確規定反邪教是各級政法委的職責任務之一。在第四章“黨委政法委員會的領導”中的第十二條關于職責任務中規定了中央和縣級以上地方黨委政法委員會的十項主要職責任務,其中第四項、第五項的規定是:“(四)了解掌握和分析研判社會穩定形勢、政法工作情況動態,創新完善多部門參與的平安建設工作協調機制,協調推動預防、化解影響穩定的社會矛盾和風險,協調應對和妥善處置重大突發事件,協調指導政法單位和相關部門做好反邪教、反暴恐工作。(五)加強對政法工作的督查,統籌協調社會治安綜合治理、維護社會穩定、反邪教、反暴恐等有關國家法律法規和政策的實施工作。”

九、2019年最高人民檢察院工作報告(2019年3月12日)

最高人民檢察院檢察長張軍在第十三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第二次會議上作《最高人民檢察院工作報告》。在報告的第一部分,即在“充分發揮檢察職能,爲大局服務、爲人民司法”中說:“堅決維護國家政治安全和社會秩序。貫徹總體國家安全觀,積極參與反滲透反間諜反分裂反恐怖反邪教鬥爭。”

這是最高人民檢察院自2015年以來第五次在全國人民代表大會上所作的工作報告中提出要積極參與反邪教鬥爭。

十、國家廣電總局《未成年人節目管理規定》(2019年4月3日發布,4月30日起施行)

這是第一份專門針對未成年人節目發布的管理規定,其中第九條規定:“未成年人節目不得含有下列內容:(七)宣揚邪教、迷信或者消極頹廢的思想觀念;……。”

十一、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印發的《數字鄉村發展戰略綱要》(2019年5月刊發)

《綱要》第三部分第五項規定:“通過網絡開展國家宗教政策宣傳普及工作,依法打擊農村非法宗教活動及其有組織的滲透活動。”

十二、中共中央辦公廳《關于加強和改進城市基層黨的建設工作的意見》(2019年5月6日刊發)

《意見》的第二條“把街道社區黨組織建設得更加堅強有力”第三項規定:“加強對基層各類組織的政治引領和對居民群衆的教育引導,堅決抵禦國內外敵對勢力、邪教組織和非法宗教活動的影響滲透,堅決同削弱和反對黨的領導、幹擾和破壞城市社會穩定的行爲作鬥爭。”

十三、《中國共産黨黨員教育管理工作條例》(2019年5月21日)

《條例》第三十一條規定:“黨員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按照規定程序給予除名處置:……(二)信仰宗教,經黨組織幫助教育仍沒有轉變的,勸其退黨,勸而不退的予以除名。”

十四、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國務院辦公廳印發的《關于加強和改進鄉村治理的指導意見》(2019年6月23日)

在該意見的第二部分“主要任務”第一項明確要求:“堅決把受過刑事處罰、存在‘村霸’和涉黑涉惡、涉邪教等問題的人清理出村幹部隊伍。”在十二項“加強平安鄉村建設”中強調:“依法加大對農村非法宗教活動、邪教活動的打擊力度,制止利用宗教、邪教幹預農村公共事務,大力整治農村亂建宗教活動場所、濫塑宗教造像。”

十五、中共中央印發的《中國共産黨農村工作條例》(2019年8月19日起施行)

《條例》第十五條規定:“嚴厲打擊農村黑惡勢力、宗族惡勢力,嚴厲打擊各類違法犯罪,嚴厲打擊暴力恐怖活動,保障人民生命財産安全,促進農村社會公平正義。堅決取締各類非法宗教傳播活動,鞏固農村基層政權。”

十六、中共中央、國務院印發的《新時代公民道德建設實施綱要》(2019年10月27日發布)

《綱要》第四部分第5項明確指出:“要提倡科學精神,普及科學知識,抵制迷信和腐朽落後文化,防範極端宗教思想和非法宗教勢力滲透。”

十七、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網絡信息內容生態治理規定》(2019年12月發布,2020年3月1日起施行)

該規定第六條規定:“網絡信息內容生産者不得制作、複制、發布含有下列內容的違法信息:(七)破壞國家宗教政策,宣揚邪教和封建迷信的;……。”

十八、中央全面依法治國委員會《關于加強法治鄉村建設的意見》(2020年3月印發)

在《意見》第二部分的主要任務中提出:“(三)強化鄉村司法保障。……嚴厲打擊農村黑惡勢力及其‘保護傘’、邪教組織,堅決把受過刑事處罰、存在村霸和涉黑涉惡涉邪教等問題的人清理出村幹部隊伍。”

在“深化法治鄉村示範建設”中提出:“協助做好社區矯正和安置幫教工作,社會治安防控體系完善,‘雪亮工程’及相關技防設施齊全,實現無村霸、無黑惡勢力、無黃賭毒、無邪教活動、無以拐賣的外籍婦女爲妻、無非法收養兒童,社會治安良好。”

對有下列情形之一的,撤銷“全國民主法治示範村(社區)”榮譽稱號:“(三)發生嚴重危害國家安全事件、嚴重刑事犯罪案、重大安全事故、嚴重公共安全事件以及發生涉黑涉惡涉邪教案件的。”

十九、中共中央印發《法治社會建設實施綱要》(2020—2025年)(2020年12月7日發布)

《綱要》第十八條規定:“依法妥善處置涉及民族、宗教等因素的社會問題,促進民族關系、宗教關系和諧。”

第二十三條規定:“堅決依法打擊謠言、淫穢、暴力、迷信、邪教等有害信息在網絡空間傳播蔓延,建立健全互聯網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一體化受理處置體系。加強全社會網絡法治和網絡素養教育,……營造風清氣正的網絡環境。”

二十、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第十四個五年規劃和2035年遠景目標綱要(簡稱“十四五規劃”)(2021年3月12日刊發)

《十四五規劃》第十五篇“統籌發展和安全建設更高水平的平安中國”的第五十二章“加強國家安全體系和能力建設”中提出:“堅持政治安全、人民安全、國家利益至上有機統一,以人民安全爲宗旨,以政治安全爲根本,以經濟安全爲基礎,以軍事、科技、文化、社會安全爲保障,不斷增強國家安全能力。……完善重要領域國家安全立法、制度、政策。鞏固國家安全人民防線,加強國家安全宣傳教育,增強全民國家安全意識,……堅定維護國家政權安全、制度安全、意識形態安全,全面加強網絡安全保障體系和能力建設,切實維護新型領域安全,嚴密防範和嚴厲打擊敵對勢力滲透、破壞、顛覆、分裂活動。”

在《綱要》第五十五章“維護社會穩定和安全”的第二節“推進社會治安防控體系現代化”中提出:“堅持專群結合、群防群治,提高社會治安立體化、法治化、專業化、智能化水平,形成問題聯治、工作聯動、平安聯創的工作機制,健全社會治安防控體系。繼續開展好禁毒人民戰爭和反恐怖鬥爭,推動掃黑除惡常態化,嚴厲打擊各類違法犯罪活動,提升打擊新型網絡犯罪和跨國跨區域犯罪能力。堅持打防結合、整體防控,強化社會治安重點地區排查整治,健全社會治安協調聯動機制。”

 

發布時間:2021/4/19 14:45:00,來源:湖北省反邪教协会

我有話說

book 政策法規
首页    6    5    4    尾页    跳转至Go
崇尚科學 反對邪教 端正信仰 弘揚法治  天津市反邪教協會版權所有  推薦使用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9.0以上版本
Copyright © 2011-2020 Tianjin Anti-cult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津ICP备11007108号-3

津公网安备 120101020001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