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繁体
打印

 

招遠殺人案件的“典型”與“不典型”

徐然

 

山东招远麦当劳餐厅杀人事件,看完现场群众拍摄的视频,愤意难平的同时,心中也涌出疑问:这是一起普通杀人案件吗?之所以会有这样的疑问,是因为与普通杀人案件相比,本案的几个典型特征都显得那么的“不典型”:

其一,被害人与加害人并不相识,彼此只是“人群之中多看了你一眼”的陌生人。西方谚语有云:“一个人更可能被其认识的人杀害,而不是陌生人”。我国亦有俗语:“情场出人命”。事实上,犯罪学的实证数据也证明了这一点。根据美国《杀人案补充报告》(Supplementary Homicide Report),上世纪90年代至2004年间,在所有案件中,同一家庭中的亲族相杀比例为14%,熟人朋友间的比例则约38%,完全由陌生人制造的案件则仅为12%(当然,更大比例的是未侦破案件(约36%),难以断定加被害人双方的身份关系)。在社会同质性更强的日本,根据《法务省犯罪白书》的统计,亲族杀人的比例高居41.9%,职场关系的为6.2%,熟人关系的为26.5%,普通相识的为11.1%,完全不相识的仅为14.2%。杀人是人际间最为激烈的冲突,是典型的交往型犯罪,或为生活中累积的情感所困,或为经济往来中的财富所迷,需要一个积淀和触发的过程,因此,一句“你瞅啥”便拔刀相杀的场面并非杀人之常态。

山东招远,发生命案的麦当劳

山东招远,发生命案的麦当劳

其二,被害人并未促成自己的被害。虽说“熟人相杀”是常态,但陌生人之间的杀戮也并非不可想象,比如挫折攻击型的“激情犯罪”(一种加害人受到来自被害人的刺激而失控杀人类型)。本案中,作为被害导火索的是被害人的一句“一边儿玩去”,从一般人立场看,这仅仅是被害人对自我隐私保护的表现,谈不上对他人的冒犯,更遑论对加害人的挑衅。仅此而论,这种被害人的刺激远远没有达到足以使加害人失控的程度。退一步讲,即便被害人与加害人发生了口角,但这与本案残忍的暴力手段和严重的危害后果也是极不相称的。没有回答好“你瞅啥”的问题,被害人最多只是被“削”,而绝非被“虐杀”。这一结论意味着加害人的自我控制能力显著地低于一般人的水准,也就说是,加害人的人格形象指向的是性格偏执、缺乏自控、情商低下,典型的人群便是精神病患、智力低下者。

其三,加害人的亲属、朋友始终在场并参与加害。这一点是令人最为惊讶的,也是我当时作出“人心怎能坏到如此地步”评价的主要原因。若没有加害人亲属在场这一要素,根据第二点的判断,很容易推断出加害人存在精神性疾患,且具有严重暴力倾向,所以,尽管被害人与加害人不相识,被害人没有导致自身被害的责任,其实案件的发生也好理解,无非是“武疯子杀人”罢了。然而,如视频显示的那样,亲友不仅在场,而且实质地参与到了加害过程之中。换句话说,不是加害人一人失控,而是其亲友几乎同一时间全部失控。分析到此,除非认为这是一个精神病患组团就餐,附带杀人的故事,否则很难理解在这种被害人如此低程度不合作的情形中,亲友发挥的不是阻力而是助力作用。

尽管从犯罪预防的角度看,事因、刺激、阻力、风险等因素均非典型,然而,事情却向相反方向发展,令人匪夷。根据美国犯罪学家Clarke的情境犯罪预防理论,有效的被害预防需要遵循五大原则:提升犯罪阻力、增加犯罪风险、降低犯罪报偿、减少犯罪刺激以及堵塞犯罪借口。本案中既有犯罪阻力(围观群众的言语劝阻),犯罪风险也不可谓不大(在作为公共场所的麦当劳餐厅内),且没有任何犯罪报偿(没有任何犯罪利益),也谈不上存在犯罪刺激(被害人的拒绝不构成刺激),更没有所谓犯罪借口(不得杀人的诫命相信是人人皆知的)。因而,只能得出本案绝非典型,另有隐情的结论。

当然,这些运用犯罪学和被害人学中犯罪与被害发生论的分析,是在公安部相关通报之前进行的;根据事后通报所述明的事实,本案行为人属于邪教组织“全能神”的成员,其行为在很大程度上受到了妄想型思维支配。由此,既印证了上述判断的正确性,这并非一起简单粗暴的杀人案件,三个典型特征都是阻碍普通杀人案件发生的重要因素;同时,也消解了我的疑惑,以上分析百密一疏,惟疏漏的变数在于,几名嫌犯虽然非组团的精神病患,但却属于某种准精神病患:其精神受邪教教义所控制,俗称“洗脑”。这确实是最初研判时所始料未及的。顿时,有种“最后知道真相的我,眼泪掉下来”的恍然大悟之感。

 

發布時間:2019/10/16 9:33:00,來源:观察者

我有話說

book 以案說法
首页    17    16    15    尾页    跳转至Go
崇尚科學 反對邪教 端正信仰 弘揚法治  天津市反邪教協會版權所有  推薦使用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9.0以上版本
Copyright © 2011-2020 Tianjin Anti-cult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津ICP备11007108号

津公网安备 120101020001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