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繁体
打印

 

1999年“425”法轮功围攻中南海始末

 

人本网艺术鉴赏

时间回到上世纪九十年代年,法轮功邪教组织在形成一定社会规模,欺骗和操纵了一批不明其真相的群众后,逐步暴露出了对社会的危害性,尤其是从1998年后,法轮功对任何批评性的消息和文章都采取聚众闹事的方式对抗。他们无法无天,唯恐天下不乱,到处制造事端,直至发展到1999年“425”围攻中南海,向党中央,国务院发难。

1999年4月25日,1万多名来自北京、天津、河北、山东、辽宁、内蒙古等地的法轮功练习者,有组织地聚集围住中南海,矛头直指党中央、国务院,严重干扰党和政府机关的正常工作和周遍的社会秩序和人民群众的正常社会生活,在国际国内造成了极坏的影响。

实际上在“425”之前法轮功组织已多次聚集滋事破坏社会的安定团结。1995年后,广大群众和部分科学工作者已对法轮功的歪理邪说有所察觉,部分新闻媒体对法轮功进行了批驳,特别是法轮功获悉国家有关部门正在对其展开调查后更为恼怒。为此,法轮功在国内的主要头目李*(“法轮大法研究会”副会长)纪**等密谋策划,先后在北京、济南、重庆等地组织、指挥法轮功人员非法聚集围攻党和国家机关、单位等。据统计,超过300人以上的聚集围攻就达78次之多。

“425”事件的起因是1999年4月初,天津师范大学校刊《青少年科技博览》刊登了中国科学院院士何祚庥撰写的“我不赞成青少年练气功”的文章。文章谈到中科院理论物理研究所一名学生因为练习法轮功最后导致送进精神病院治疗的情况。就是这样一篇文章使李洪志感到有了闹事的借口。4月19日,众多法轮功练习者突然涌进天津师大教育学院静坐、示威。在李洪志22日到京的第二天23日,达到6300多人。但李洪志的目标不是天津师大。而是要造更大的影响,他的目标是北京,是党中央。经过李洪志及其骨干分子的策划,在24日上午李洪志离京前往香港前,北京等不少地方的法轮功练功点都已接到通知,要求第二天组织练功者到中南海周围“集体练功”。

4月23日,李*等人先后到法华寺李洪志的住处向李洪志汇报了近期一些地方法轮功组织与当地公安机关、新闻单位发生矛盾和冲突的情况,重点汇报了天津事件的情况,并将刊有何祚庥文章的天津师范大学校刊交给李洪志看。随后,他们就进行密谋策划,研究如何利用天津事件这个导火线,组织各地法轮功练习者到北京中南海上访,向中央施加压力,迫使承认法轮功组织合法化。李洪志说:“要去中央、去国务院,具体怎么做你们看着办”。同时强调组织上访不要以“法轮大法研究会”和辅导站的名义,要把情况告诉学员,让学员们自愿去。人少了不行,要多去点,并批评去年围攻北京电视台的事就是人去少了,要是去的人多,问题早就解决了。并强调“这是最后一次机会了”。李*说:“这件事由我来办”。他们还商议,如果北京要动,李洪志就得离境。

4月23日,李*主持会议,通报了天津事件的情况,称“天津的事直接波及到北京,北京必须尽快做出反应,要组织到国务院上访”,“不单是解决天津问题,而且是弘法和护法”。会上还传达了李洪志的旨意,议定了聚集行动的总体安排。一是到中南海聚集的时间定为4月25日;二是聚集的地点在府右街中南海西北门;三是要做好充分的准备,人要去得多一些。四是不要以研究会和辅导站的名义进行,要把天津的情况告诉学员,使他们自愿去,个人行为、个人负责;五是对现场的安全、秩序、交通、卫生都要有专人负责;六是上述安排要在24日北京总站雍和宫学法例会上布置下去。同时决定要北京总站派人去天津了解情况。李洪志听了汇报后,对开会的情况和内容,表示同意。

当日,在天津师范大学聚集的人数猛增到6300多人。李*等法轮功骨干商定,“4·25”聚集中南海行动的目的:一是要求天津放人;二是要求解决练功环境问题;三是允许出版法轮功书籍。4月24日李洪志于当日13时30分乘CA109次航班飞赴香港。

4月24日9时至11时30分,“法轮大法研究会”先后在雍和宫藏经馆胡同7号召开的北京总站、分站负责人学法例会,就4月25日到中南海的聚集行动进行了动员部署。将聚集的具体时间定为4月25日早晨。要求北京法轮功组织配合天津行动,组织练习者去中南海找国务院解决问题。宣布了去中南海聚集的具体时间,并根据李洪志的旨意讲了几点注意事项:一是不要以研究会和辅导站的名义组织;二是学员参加“4·25”行动是个人自愿、个人行为、个人负责;三是不喊口号、不打标语、不散发传单、不得有过激言辞;四是对现场的安全、交通、秩序和卫生要有专人负责;五是防止有人在现场制造事端。制定一个聚集行动的具体方案,包括现场联系、可能出现的问题如何解决等。

根据“法轮大法研究会”的部署,北京、天津、河北、吉林、黑龙江等地法轮功练习者自4月24日20时始陆续到北京中南海聚集,至25日上午7时,聚集人数已达万余人,并且人数还在陆续增加。

从25日凌晨开始,法轮功练习者一批批到达中南海周围。至25日上午,在李洪志及其骨干分子的策划和组织下,法轮功人员聚集人数以达1万余人,他们阻断交通严重影响了当地的社会秩序。为了欺骗广大群众,他们还制定了严密的组织纪律,如不喊口号、不撒传单、不带标语,撤离时清理现场等。

聚集期间,经请示了在香港的李洪志,郝**、周**、刘**等“法轮大法研究会”的5名代表,与有关方面负责人无理纠缠长达八九小时。在此期间,远在香港的李洪志多次催问向中央施压的结果。在没有得到李洪志的指令前,法轮功人员没有散去的迹象,在接到李洪志指令后法轮功人员才撤离。现在人们已清醒地认识到“425”大规模非法聚集事件完全是一起有目的、有预谋、有组织、有策略的向党和政府示威,显示其能量的重大政治事件。4·25”事件是以李洪志为首的“法轮大法研究会”共同组织实施的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的犯罪活动,李洪志在境外遥控组织指挥了“4·25”聚集行动。

“4·25”事件已经过去20年了,“4·25”后法轮功也更加暴露了其邪教本质、撕去了其伪装。20年后的今天,境外的法轮功组织逐渐发展成为反华敌对势力的一股主要力量,充当反华的急先锋。国内绝大部分原法轮功人员在经过教育转化后脱离了法轮功邪教,但仍有少数顽固痴迷者在境外法轮功组织的遥控指挥下坚持邪教立场并暗中继续进行邪教活动。今天我们回顾“4·25”事件可以更清醒的认识到,邪教组织一旦坐大成势必将危害社会、危害群众,我们同法轮功等各类邪教的斗争远没有结束,切不可掉以轻心。

 

发布时间:2019/4/11 14:17:00,来源:薄荷茶社

我有话说

book 历史档案
首页    20    19    18    尾页    跳转至Go
崇尚科学 反对邪教 端正信仰 弘扬法治  天津市反邪教协会版权所有  推荐使用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9.0以上版本
Copyright © 2011-2020 Tianjin Anti-cult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津ICP备11007108号

津公网安备 120101020001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