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繁体
打印

 

1999年“425”法輪功圍攻中南海始末

 

人本網藝術鑒賞

時間回到上世紀九十年代年,法輪功邪教組織在形成一定社會規模,欺騙和操縱了一批不明其真相的群衆後,逐步暴露出了對社會的危害性,尤其是從1998年後,法輪功對任何批評性的消息和文章都采取聚衆鬧事的方式對抗。他們無法無天,唯恐天下不亂,到處制造事端,直至發展到1999年“425”圍攻中南海,向黨中央,國務院發難。

1999年4月25日,1萬多名來自北京、天津、河北、山東、遼甯、內蒙古等地的法輪功練習者,有組織地聚集圍住中南海,矛頭直指黨中央、國務院,嚴重幹擾黨和政府機關的正常工作和周遍的社會秩序和人民群衆的正常社會生活,在國際國內造成了極壞的影響。

實際上在“425”之前法輪功組織已多次聚集滋事破壞社會的安定團結。1995年後,廣大群衆和部分科學工作者已對法輪功的歪理邪說有所察覺,部分新聞媒體對法輪功進行了批駁,特別是法輪功獲悉國家有關部門正在對其展開調查後更爲惱怒。爲此,法輪功在國內的主要頭目李*(“法輪大法研究會”副會長)紀**等密謀策劃,先後在北京、濟南、重慶等地組織、指揮法輪功人員非法聚集圍攻黨和國家機關、單位等。據統計,超過300人以上的聚集圍攻就達78次之多。

“425”事件的起因是1999年4月初,天津師範大學校刊《青少年科技博覽》刊登了中國科學院院士何祚庥撰寫的“我不贊成青少年練氣功”的文章。文章談到中科院理論物理研究所一名學生因爲練習法輪功最後導致送進精神病院治療的情況。就是這樣一篇文章使李洪志感到有了鬧事的借口。4月19日,衆多法輪功練習者突然湧進天津師大教育學院靜坐、示威。在李洪志22日到京的第二天23日,達到6300多人。但李洪志的目標不是天津師大。而是要造更大的影響,他的目標是北京,是黨中央。經過李洪志及其骨幹分子的策劃,在24日上午李洪志離京前往香港前,北京等不少地方的法輪功練功點都已接到通知,要求第二天組織練功者到中南海周圍“集體練功”。

4月23日,李*等人先後到法華寺李洪志的住處向李洪志彙報了近期一些地方法輪功組織與當地公安機關、新聞單位發生矛盾和沖突的情況,重點彙報了天津事件的情況,並將刊有何祚庥文章的天津師範大學校刊交給李洪志看。隨後,他們就進行密謀策劃,研究如何利用天津事件這個導火線,組織各地法輪功練習者到北京中南海上訪,向中央施加壓力,迫使承認法輪功組織合法化。李洪志說:“要去中央、去國務院,具體怎麽做你們看著辦”。同時強調組織上訪不要以“法輪大法研究會”和輔導站的名義,要把情況告訴學員,讓學員們自願去。人少了不行,要多去點,並批評去年圍攻北京電視台的事就是人去少了,要是去的人多,問題早就解決了。並強調“這是最後一次機會了”。李*說:“這件事由我來辦”。他們還商議,如果北京要動,李洪志就得離境。

4月23日,李*主持會議,通報了天津事件的情況,稱“天津的事直接波及到北京,北京必須盡快做出反應,要組織到國務院上訪”,“不單是解決天津問題,而且是弘法和護法”。會上還傳達了李洪志的旨意,議定了聚集行動的總體安排。一是到中南海聚集的時間定爲4月25日;二是聚集的地點在府右街中南海西北門;三是要做好充分的准備,人要去得多一些。四是不要以研究會和輔導站的名義進行,要把天津的情況告訴學員,使他們自願去,個人行爲、個人負責;五是對現場的安全、秩序、交通、衛生都要有專人負責;六是上述安排要在24日北京總站雍和宮學法例會上布置下去。同時決定要北京總站派人去天津了解情況。李洪志聽了彙報後,對開會的情況和內容,表示同意。

當日,在天津師範大學聚集的人數猛增到6300多人。李*等法輪功骨幹商定,“4·25”聚集中南海行動的目的:一是要求天津放人;二是要求解決練功環境問題;三是允許出版法輪功書籍。4月24日李洪志于當日13時30分乘CA109次航班飛赴香港。

4月24日9時至11時30分,“法輪大法研究會”先後在雍和宮藏經館胡同7號召開的北京總站、分站負責人學法例會,就4月25日到中南海的聚集行動進行了動員部署。將聚集的具體時間定爲4月25日早晨。要求北京法輪功組織配合天津行動,組織練習者去中南海找國務院解決問題。宣布了去中南海聚集的具體時間,並根據李洪志的旨意講了幾點注意事項:一是不要以研究會和輔導站的名義組織;二是學員參加“4·25”行動是個人自願、個人行爲、個人負責;三是不喊口號、不打標語、不散發傳單、不得有過激言辭;四是對現場的安全、交通、秩序和衛生要有專人負責;五是防止有人在現場制造事端。制定一個聚集行動的具體方案,包括現場聯系、可能出現的問題如何解決等。

根據“法輪大法研究會”的部署,北京、天津、河北、吉林、黑龍江等地法輪功練習者自4月24日20時始陸續到北京中南海聚集,至25日上午7時,聚集人數已達萬余人,並且人數還在陸續增加。

從25日淩晨開始,法輪功練習者一批批到達中南海周圍。至25日上午,在李洪志及其骨幹分子的策劃和組織下,法輪功人員聚集人數以達1萬余人,他們阻斷交通嚴重影響了當地的社會秩序。爲了欺騙廣大群衆,他們還制定了嚴密的組織紀律,如不喊口號、不撒傳單、不帶標語,撤離時清理現場等。

聚集期間,經請示了在香港的李洪志,郝**、周**、劉**等“法輪大法研究會”的5名代表,與有關方面負責人無理糾纏長達八九小時。在此期間,遠在香港的李洪志多次催問向中央施壓的結果。在沒有得到李洪志的指令前,法輪功人員沒有散去的迹象,在接到李洪志指令後法輪功人員才撤離。現在人們已清醒地認識到“425”大規模非法聚集事件完全是一起有目的、有預謀、有組織、有策略的向黨和政府示威,顯示其能量的重大政治事件。4·25”事件是以李洪志爲首的“法輪大法研究會”共同組織實施的聚衆擾亂社會秩序的犯罪活動,李洪志在境外遙控組織指揮了“4·25”聚集行動。

“4·25”事件已經過去20年了,“4·25”後法輪功也更加暴露了其邪教本質、撕去了其僞裝。20年後的今天,境外的法輪功組織逐漸發展成爲反華敵對勢力的一股主要力量,充當反華的急先鋒。國內絕大部分原法輪功人員在經過教育轉化後脫離了法輪功邪教,但仍有少數頑固癡迷者在境外法輪功組織的遙控指揮下堅持邪教立場並暗中繼續進行邪教活動。今天我們回顧“4·25”事件可以更清醒的認識到,邪教組織一旦坐大成勢必將危害社會、危害群衆,我們同法輪功等各類邪教的鬥爭遠沒有結束,切不可掉以輕心。

 

發布時間:2019/4/11 14:17:00,來源:薄荷茶社

我有話說

book 曆史檔案
首页    20    19    18    尾页    跳转至Go
崇尚科學 反對邪教 端正信仰 弘揚法治  天津市反邪教協會版權所有  推薦使用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9.0以上版本
Copyright © 2011-2020 Tianjin Anti-cult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津ICP备11007108号

津公网安备 120101020001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