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繁体
打印

 

老年人疫情心理&調適

天津市反邪教協會副理事長 劉援朝

 

人本網藝術鑒賞

從1月20日全面“抗疫”至今,隨著疫情的變化,人們的心理也出現了許多值得關注的問題。

2月4日,國家衛生健康委在相關發布會上公布,截止到3日晚24時,全國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確診病例病死率爲2.1%,80%以上都是60歲以上的老年人,75%以上是一有種或一種以上的基礎疾病。

老年人在疫情中的身心健康都是值得關注的。老年人過度緊張防護或輕視既有對疫情認知不足的因素,也有一些老年人特有的原因。

1、一些老年人在居家期間,情緒持續緊張焦慮

自身年齡、健康因素患有慢性病、行動不便的老人因疫情無法及時前往醫院問診而産生心理負擔,他們的心理健康問題會比普通老年人更加嚴重。——社區門診部——

因爲新型肺炎病毒的凶猛來襲,隨著疫情的逐步加重,老人們的活動範圍也受到了限制。他們的生活方式在這次疫情中受到了很大的挑戰。尤其是缺乏子女照顧的獨居空巢老人,在心理上,老年人會面臨更多的孤獨、苦悶和空虛。

在普通老年人的日常生活中,他們人際互動主要集中在社區、公園、廣場或是養老機構等地方,子女多忙于工作,一家人也很少有聚在一起暢聊的時間;打牌、下棋、跳廣場舞、散步、聚衆聊天和代子女照看孫輩等,是許多老年人的日常消遣活動。當下隨社交互動減少而産生孤獨苦悶的情緒狀態以外,還有一個需要引起重視的問題是,部分老年人在衆多信息的壓力下,産生恐慌——容易聽信謠言。

2輕視、僥幸-不以爲然

疫情沒有引起足夠的重視,仍舊參與各種聚衆活動。堅信自己的老經驗,拒絕居家防疫。或者害怕一段時間不活動,自己本就退化的社會功能會進一步衰退,而固執地堅持“有氧運動”。

有人表示,反正我已經沒幾天好活的了,痛快一天是一天,更何況疾病怎麽就會傳染到自己身上。

3宣泄-不滿心態

也有一些老年人,在這次的防疫過程中,對于必須在家隔離的強制政策産生了抵觸的心理。不願戴口罩上街、進超市,不滿、不配合小區進出的檢查措施等——

這可能由于環境變化導致老年人的自尊心受到打擊;因人際關系受限失去支持系統,感到絕望、憤怒;增齡導致生理-心理功能減弱性格變得多疑、敏感、固執、嫉妒、忿恨,所導致的行爲。

4替代性創傷的影響

一些老年人受海量疫情信息的影響,感同身受,與感染者産生強烈的認同,感到自己必須做點貢獻,否則就會強烈的內疚、不安。媒體廣泛報道的,93歲的退伍老兵捐款1萬5千元(其中5千是找女兒借的);84歲的老奶奶,向武漢捐出了10萬元(這是她一輩子大部分的積蓄);68歲的環衛工,向武漢捐款10071元(5年的積蓄);87歲的獨居老奶奶,捐出了20萬元善款(自己租房住,攢了30年)……

對于那些普通甚至生活困難的老年人來說,這些錢是他們余生當中最後的依靠。這些老年人的善意必須肯定。但忽略今後生活的傾其所有,很可能體現了他們的創傷心理。他們同樣是需要社會關注、關心的弱勢群體。

一些認識全面,考慮周全的工作機構和人員,能夠審時度勢,采取靈活的措施,只收下了老人的善意,通過各種方式及時返還了老人捐款的做法,得到了網友的紛紛稱贊。

當下,對老年人的心理調適可以提供怎樣的幫助:

1、對于沒有正確認識和了解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及其科學防控措施的的老人,家人應幫其認識到防控疫情是全社會的責任,可通過老人能感受到的舉措,幫其了解嚴峻的疫情防控形勢。

2、對于存在基礎性疾病老年人,盡可能提供醫藥方面的支持——

3、有條件的,最佳方式是家人的陪伴,近期因疫情原因,大家都宅在家中,何不利用這段時間好好陪伴老人,幫助其纾解各種情緒這是最有效支持。

4、對于因環境變化導致心身不良反應,這些可能表現爲失眠、食欲差、心慌、頭昏頭痛等,也可以表現爲情緒不穩定,容易發怒,注意力不能集中等,不良反應較輕時可自我調整。盡可能幫助其認識到,這是特殊時期的正常反應。當反應嚴重時可尋求專業的心理援助。

5、居家隔離的這段時間,亦是一個讓老年人改變生活方式的契機。如果老年人固守著原本的生活方式,總是感到郁郁寡歡,容易加劇他們的心理活動退行。

6、可以鼓勵老年人在這次抗疫行動中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體現了自身價值,滿足爲抗疫做出一份自己的貢獻的需求。

7、健全社會心理支持系統,發揮社區、社工,和各種社會組織的作用。

8、對有嚴重心理問題的老年人盡可能提供比較專業的心理支持。

 

發布時間:2020/2/19 12:39:00,來源:天津市反邪教协会,責任編輯:石韵

我有話說

book 工作動態
首页    280    279    278    尾页    跳转至Go
崇尚科學 反對邪教 端正信仰 弘揚法治  天津市反邪教協會版權所有  推薦使用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9.0以上版本
Copyright © 2011-2020 Tianjin Anti-cult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津ICP备11007108号

津公网安备 120101020001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