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繁体
打印

 

十五年来 我是这样骗人入“全能神”邪教的

薛麟

 

人本网艺术鉴赏

“十五年的时间,我骗了不少人进‘全能神’邪教组织,现在想起来真是害人害己!”家在广东北部山区陈强说道:“今天,我要把邪教如何骗人的事情告诉大家。”

迷信思想,被邪教蛊惑

我原本是一名农村基督徒,很小的时候就跟着叔叔参加聚会,但是我迷信思想重,还是被拉拢到邪教“全能神”的泥潭里了。1999年春节期间,两个传“全能神”的女人来到我们教会一个家庭聚会点,天天都说灾难快要来了,说了很多神奇的现象,把我们这个聚会点的信徒全部都拉进去了,包括我和叔叔。

邪教“全能神”在书中写道,信它的人都要把它的话当做一日三餐的粮食来吃喝,所以“全能神”把看它的“教义”叫做“吃喝神话”。当时我每天起床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先看它的“话”,再吃早餐、干农活。中午一回到家就把“全能神”的书捧在手里,晚上也是一样,好像不能离开它,一连半年都是这样,读书时都没有这样努力。当时我真是着了迷,不管谁说我,谁反对我,我都不听,即使我爸也一样。

追求成全,潜伏其它教会摸底

信了半年左右,我就开始跟着其他人一起去传“福音”,就是利用欺骗的手段到各个地下教会摸底、拉关系、拉人,包括潜伏在合法基督教教堂的礼拜活动里。

2000年左右,就在开始为“全能神”拉人时,我去了清远黄茶村的一户农家,目标是这家的主妇,她有一个六岁左右的儿子,丈夫干农活、养猪。为了得到他们的信任,我帮她的丈夫喂猪,还帮助她送小孩上学,到农忙时我放下自己家里的农活去帮她干。在她家时,我每天早上五点钟天还没有完全亮就起床,吃完早餐就到田里干到中午十一、二点,下午三点钟就干到晚上七点多,回来吃了晚饭还要帮她洗家里的衣服,这样一连干了五、六天。那个劲头之大,对自己家里都没有那么上心过。

外出传教,四处寻找传教对象

又一次我与几个人一起骑自行车到广州从化去摸底,路程有六、七十公里,当天没法到达目的地,于是我们每个人的自行车都绑有做饭用的厨具,米、盐、油都带上了。我们刚到从化都没有地方落脚,也未来得及租房子,晚上只好到山边过夜。第二天早上天还没有完全亮就要起来收拾东西,趁没有人看见时离开。后来到附近的农村花200元租了一个小房子住下来,就这样开始摸底工作。先是到每个村庄里跟人搭讪聊天,听说谁家里有人生病了,就想办法安排其他人走进家里进行欺骗。

当时我们安排了一老一少两个女的,老的扮妈妈,小的扮女儿。准备的故事是,“妈妈”得了精神病,在看病的过程中“妈妈”走失,“女儿”就去找“妈妈”。安排“妈妈”到目标对象的村里走一圈,还要扮成病婆的样子,让目标对象看见。第二天“女儿”就到他们的村里找“妈妈”,见人就问,有没有看到过一个有精神问题的老阿姨。当目标对象说有看见过时,“女儿”就把自己的电话号码留给了对象,叫她如果看到“妈妈”就给自己打电话。

到了第二天的下午,“妈妈”真的再次出现在对象的村子里,善良的对象看到后电话告诉“女儿”。“女儿”于是马上坐车赶过去接。这时的“妈妈”完全变成了另一个人了,头发、脸上、嘴巴都有泥巴,“女儿”抱着妈妈痛哭,直到感动了目标对象,把她们母女两留下来,带她们回到家里好吃好喝地招待她们。

在此期间,趁目标对象告诉“女儿”自己信耶稣的当口,“女儿”就跟着目标对象假装信起耶稣。就这样与对象拉上了关系,再见面时就想方设法把目标拉拢到邪教“全能神”里。

再设陷阱,被人识破骗局

2003年,一名来自广东中山的年轻男子到信奉“全能神”的姑姑家探亲。这名23岁的男子信奉的是传统基督教,听说后,我以他姑丈亲戚的身份出现对他进行拉拢。

当时正处“非典”时期,他来到石潭村后,我们以这个区域有人发热、怀疑是“非典”,所有人暂时都不能离开这个区域为由,把他扣在村里“隔离”,计划接下来向他传“全能神”邪教教义。为了不引起他的怀疑,我们甚至找了两人假扮成卫生站工作人员,对他所住的房子一天三次消毒,目前也是为了监控他。我们开始打算找一名年轻女孩对他传教,后来了解到他只是基督教会里的一名普通信徒,并不是什么重要人物,于是就安排了一个50岁左右的外省大妈。

外省大妈先是以传统的方式跟他讲解《圣经》,但她对《圣经》其实并不了解,拉拢效果一般。他总是惦记早日回家,在台风来之前给家里的香蕉做加固工作,根本没有心思听。于是大妈就在他晚上睡觉前十分钟左右,偷偷用白磷在墙上写字,所写的字是“全能神”或者“神已来了”等字样。等他回去后把灯关了,字就慢慢地显现出来,让他以为这是“神”在向他显现。

头一个晚上,他看到了没有什么反应,第二个晚上写的过程中白磷自燃了,把大妈的手烧伤了,不过伤得并不严重,这时他开始怀疑我们了。转天过来的早上,他下定决心要走。我假意陪他一起到车站看几点钟有回广州的车。当我们走到半路的小卖部时,那两个装扮成卫生员的“全能神”信徒就在小卖部门口坐着,并没有穿工作服。年轻男子跟我说:“这里有‘非典’是假的,这两个卫生员都是假扮的。我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这样把我留着。如果再不放我走,我就要报警了。”听到他这样说,吃了中午饭我就送他坐车,让他回去了。这次拉人算是失败了。

现在回想,我们以前在邪教“全能神”里传所谓的福音,就是用各种各样欺骗的手段来欺骗拉拢他人,一切都是假的。

痴迷邪教,破坏家庭亲情

我相信邪教“全能神”后,对待家里不信的人,情感变得很淡漠。2008年左右,爸爸得了一场大病,妈妈对我说:想办法把爸爸转去广州大医院治疗。我不同意,认为爸爸今天得这样的病都是因为他不信“全能神”,没有得到“全能神”的保护。

我心想,我在信“全能神”期间,爸爸也曾经多次阻拦,不让我相信“全能神”,有时还说报警抓我。今天他病了,这不正是“全能神”的惩罚吗?我甚至认为不相信“全能神”、劝阻我信奉“全能神”的爸爸就是那个魔鬼撒旦。

现在我回过头想,自己被邪教“全能神”思想控制以后,完全失去了一个正常人该有的理智,即便是自己的父亲有病也漠不关心。当一个人被邪教这样控制了以后,就做什么都按照邪教所说的去做了,做什么都是以邪教的歪理邪说为依据、为标准,完全没有了自己的思维,完全失去了思考能力。

害怕末日,疯狂从事非法活动被法律制裁

每次邪教“全能神”说工作就要结束时,我都不顾一切为它卖命。

2012年10月份左右,邪教“全能神”就以2012“世界末日”为由欺骗人,到处拉人入教。当时需要复印很多反宣资料,我知道后,马上拿了三千多元出去买了一台复印机。由于复印的资料实在太多了,一个月用纸差不多十箱纸、几箱墨粉,复印机用了不到一个星期就被烧坏,后又花了几百元钱进行维修,直到一年左右就基本没用了。后来又花了八千元买了一台大一点的复印机。

从2012年买第一台复印机到我因为违法犯罪被抓时,两年时间里花在买复印机、纸张、墨粉的钱起码都有三万多元了。现在想想这些钱花得多么不值得,既危害了社会也害了自己,给国家和社会带来了混乱,给家人带来了伤痛。

回首过去的十五年,种种思绪涌上心头。邪教以“做好人”“尽本分”“预备善行”等等这样的美词控制人,让我们抛弃家庭,抛弃工作。只有不断加强学习,对科学有了正确的认识,就能分辨出邪教,不再受它蛊惑。

 

发布时间:2021/4/1 9:36:00,来源:中国反邪教网

我有话说

book 回归社会
首页    61    60    59    尾页    跳转至Go
崇尚科学 反对邪教 端正信仰 弘扬法治  天津市反邪教协会版权所有  推荐使用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9.0以上版本
Copyright © 2011-2020 Tianjin Anti-cult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津ICP备11007108号-3

津公网安备 120101020001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