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繁体
打印

 

家人盡被“全能神”洗腦 他現身說法講述邪教危害

 

人本網藝術鑒賞

迷信“全能神”邪教結局悲慘

“我媽是最大的‘麻煩’,要不是她搞這個,我們家就不會被害得這麽慘。後來實在沒辦法,我只能報警讓警察抓她……”劉志宏滿懷無奈又激憤地吐露自己的家庭遭遇。母親究竟做了什麽事情?這個家庭又到底遭遇了什麽?

劉志宏的母親王群芳今年已70歲,早年信基督教,後來被披著宗教外衣的“全能神”邪教蠱惑,不僅自己身陷其中,還在所謂“教義”的蠱惑下,10多年間瘋狂拉人下水,並不惜對家人“下手”。據目前掌握情況,王群芳先後將丈夫劉升、大兒媳趙君、二兒媳王京(劉志宏妻子)等至親以及不少同村親戚朋友,拉進了“全能神”邪教組織,組成了一個“家族式”的邪教網絡。

劉志宏說起妻子入邪特別悔恨。原來,他老婆生孩子後母子二人體弱多病,母親王群芳借機鼓吹信奉“全能神”可“祛病避災”,把兒媳帶進了邪教。不僅如此,母親還以做好吃的、買好吃的爲誘,拉攏少不更事的孫子、外孫也爲“全能神”辦事。

然而,王群芳等人信奉“全能神”並沒有得到好報:她本人及兩個親戚爲了得到所謂“神”的庇佑,抛家棄子至今生死未蔔。一個同鄉老太認爲得到“神”庇佑就能躲避一切災禍,山洪暴發還堅持蹚水過河,最終被山洪沖走丟了生命……

這是一個發生在珠三角某市的真實案例。

鼓吹信教能“治病避災”

將至親先後拉下水

“世界末日即將來臨,信教保平安,快抓緊時間告訴你的親朋好友……”無數個夜晚,王群芳總會偷偷四處傳教。後來,王群芳先後發展了丈夫、兒媳等多位至親後,漸漸地以她爲中心形成了一個“家族式”的邪教網絡。

“哎,真的想都不敢想會被自己的親媽害了!”談及妻子王京墮入邪教的原因,劉志宏最開始總是搖頭歎息。他坦承,對于母親將妻子帶入邪教的事,自己至今很難釋懷。

“2008年,我小兒子出生。孩子剛生下來不久就感染了風寒,身體狀況很差,而妻子的身體也很疲憊虛弱。這些事情交雜在一起,導致她的精神狀態很差。”劉志宏說,但他沒想到,原本幫忙照顧兒媳“坐月子”的母親,在這時偷偷打起拉妻子入“邪教”的歪主意。

劉志宏說,後來他才知道,那時他母親見兒媳和孫子身體狀況很差,就偷偷告訴王京說:“人生病是因爲做了壞事得罪了神,神才降罪懲罰人。如果信了‘全能神’,就可以保母子平安。”在婆婆一天天潛移默化地“誘導”下,“病急亂投醫”的妻子最終信了“全能神”。

“她不知道,她和孩子後來恢複健康,其實是吃藥和調養恢複的,哪是什麽‘全能神’保佑的!”劉志宏不無歎息地說道。

鼓吹信教後能“治病避災”——讓王京中招的是“全能神”拉人入教的一種常見招術。廣東省反邪教協會曾揭露“全能神”傳播及組織控制手法,分析“全能神”快速傳播的原因,在于針對不同對象制定具體細致的誘騙方法,特別是針對已加入基督教會的群衆,其誘騙方法十分有針對性和欺騙性,讓人入邪而不自知。

“我媽以前其實信的是基督教,經常去教堂做禮拜什麽的,這些我們家人也都知道。但我後來才知道,大概2000年,我媽就被‘全能神’洗了腦拉進邪教。現在想來,那時她以及後來被拉入教的父親、大嫂,他們在家也不會公開說或者做反動、迷信的東西,這也導致我們一直沒有發現他們的異常。”劉志宏說。

爲發展教徒和“傳教”,除拉關系、關心感化、送錢送物外,女色誘惑、暴力毆打、非法拘禁等都是“全能神”邪教組織成員慣用的手段。如在2014年“山東招遠故意殺人案”中,6名施暴者均系“全能神”成員,爲發展組織成員,他們向在事發餐廳就餐的人索要電話號碼,遭拒後殘忍地將對方毆打致死。

實際上,“全能神”爲發展教徒所傳發的非法刊物《關于傳福音工作的原則》中就已經明白地寫道,“如知情人帶路、拉關系、交朋友、愛心感化、建立感情、軟磨硬泡等行之有效的方法要堅持長期使用,到必要時還得會用絕招。爲使人得到拯救,必須不擇手段。”

鼓吹“世界末日論”

誘騙孩子爲邪教辦事

做壞事總會有敗露形迹的時候。

自2012年開始,劉志宏慢慢發現父母、妻子、大嫂等人的異常。“那時,他們一反平日裏的低調,見到我就跟我講2012年是世界末日,這一年世界會被毀滅,只有信‘全能神’的人可以免受災難,活下來。”劉志宏說。

“也就是從那時開始,我老婆好像變了個人似的。”劉志宏說,“我們夫妻20多年前一起來廣東打工,雖然手頭不富裕,但夫妻關系一直很好,互相都很關心、扶持。下班回家,也會一起聊工作啦、哪個工友有什麽八卦啦。”

但從2012年開始,劉志宏發現妻子無論是對自己還是對兒女,溝通都越來越少,且常常會爲一點小事生氣。“像平時,她會很關心孩子的學習,但那段時間她對孩子也很沒耐心。我們要不就不說話,一聊起來她就要我‘信教保平安’。”

也就是從那時開始,從老家過來幫忙帶孫子的王群芳夫婦也露出了“真面目”:經常不定期離家參加“全能神”聚會,且頻率越來越密;偷偷往家裏帶宣揚“全能神”的書籍。他們也經常跟兒子說:“世界末日要來了,信教才能保平安。”

“後來,我還從我侄子、侄女、小兒子的口中得知,我媽還會以給他們做好吃的、買好吃的爲誘餌,向他們宣揚‘全能神’的東西,有時候還會叫大一點的孩子幫她抄‘全能神’的宣傳材料,幫她偷偷送東西給其他信徒。”劉志宏說。

有類似遭遇的並非劉志宏一人。有關部門表示,自2012年開始,“全能神”在各地非法聚集,上街散發宣傳資料,宣揚“2012世界末日說”。這些“傳教者”以中年女性居多,其一方面宣稱“世界末日”即將到來,“凡不信和抵制的都將被‘閃電’擊殺”。另外則宣稱只要信奉“全能神”即可躲過一劫,有的還利用“花錢買平安”等言論斂財。

劉志宏坦言,此前由于父母、妻子等人行事隱蔽,他並不清楚她們信了邪教,只是覺得他們信“基督教”信得很虔誠,經常不著家。但當至親不再僞裝,開始直截了當地向自己鼓吹邪教的歪理邪說,這個“沒讀過幾天書”的男人也敏銳地發現事情不對頭。

“像他們說,信神可以治病,那還要醫院和醫生幹嘛?他們說‘2012世界末日’,但一年又一年過去了,地球不也沒爆炸,沒到末日嗎?我這樣跟他們辯理,但他們卻不信,還說我中毒太深。想想呀,邪教真是太可怕了,把人完全洗腦了!”劉志宏說。

“神的生命能夠戰勝一切的力量,他的生命是永久的,他的力量是超凡的,神的話給了我信心和力量,神說了算……”這是王京自加入“全能神”後,在筆記中寫下的對“全能神”的所謂“忏悔信”。不難看到,所謂“教義”是多麽荒誕不經。

當妻子和父母等爲了信奉“全能神”而變得越發變本加厲,劉志宏也開始了他的挽救家人的計劃。“我自己沒讀過什麽書,但這些歪理邪說我還是能分辨的。我當時就想,一定要把家人從邪教中救出來!”

爲省錢奉獻給“神”

老兩口每天去菜市場撿剩菜剩葉吃

但擺在劉志宏面前的是深陷邪教多年且被嚴重洗腦的家人,救贖並不容易。

“我跟他們說過很多次,勸他們離開邪教,但他們卻完全不聽我的,還說我是‘撒旦’,是‘惡魔’。你想想,我可是他們的親兒子、結發夫妻啊,我會害他們嗎?”劉志宏說,後來他自學上網,在網上看了很多揭批“全能神”的東西,回到家就跟妻子等人“理論”,但始終收效甚微。

“後來,我妻子跟我說,如果我再要她不信教,她就要跟我離婚。我媽站在我妻子一邊,說再這樣下去她也支持離婚,但她也說‘離婚不離家’。我媽的心思我很清楚,我妻子是她‘傳教’的好幫手,她自然舍不得她真正離開。”劉志宏說。

後來,劉志宏進一步了解後發現,此前老家失蹤的兩個親戚,也是因爲跟著母親、妻子等人加入“全能神”,爲了得到所謂“神”的庇佑,才選擇了抛棄家庭。到2018年上半年,另一樁事更加堅定了他鏟除家裏邪教毒苗的決心。

原來,有次劉志宏在幫妻子收拾衣物的時候,看見妻子口袋裏有一張500元的房租月租收據。“我們自己現在住的房子,一個月也就300元錢,每月是我交的租,她怎麽還會在外面租房呢?而且,比自己家的還住得貴?”

帶著這些疑問,劉志宏偷偷跟蹤了妻子,才發現妻子隱藏兩年多的秘密:那間房子其實是租給“全能神”信徒進行秘密聚會的場所。在這個出租房裏,劉志宏看到了很多宣揚“全能神”的教材、電腦、內存卡等。“你能想象,每天睡在一張床上的發妻,竟然背著我在外面租房去傳播邪教,這種事誰遇到了不害怕、不生氣?”

一氣之下,劉志宏選擇了向公安機關舉報了妻子、父母等人癡迷邪教的行爲,希望能幫他們迷途知返。後來,警方成功將劉志宏的父親、妻子、大嫂等人抓獲歸案,並依法分別進行了處置。但因爲有人偷偷提前報信,70多歲的老母親王群芳逃脫,至今生死未蔔。

“但我因此也得罪了我父母、妻子。”劉志宏無奈地說,他的“大義滅親”讓一般人無法理解,但他也是沒有辦法才作此選擇。“最開始我妻子從看守所出來都不理我,我牽她手,她都要甩開我。”幸運的是,經過教育轉化,妻子和父親、大嫂的精神狀態慢慢好轉,逐漸擺脫邪教的毒害。

從父親和妻子口中,劉志宏得知了妻子等人信奉“全能神”的更多荒唐細節。“爲了奉獻‘全能神’,我妻子把自己辛苦打工掙的工資,我爸媽也把我給他們的生活費都省了下來。爲了省錢奉獻給所謂的‘神’,我爸媽甚至去菜市場撿剩菜剩葉吃。”劉志宏痛心地說。

在劉志宏老家,還有一戶更不幸的人家。10多年前的一天,當地暴雨傾盆山洪暴發,被王群芳拉入教的村民陳老太認爲有“全能神”庇佑,能夠躲避一切災禍,山洪暴發還堅持蹚水過河,最終被山洪沖走丟了生命。

“這位老太太還是我同學的媽媽,我同學跟我說,他媽媽的死是因爲我媽帶的,才落得那麽個下場。我也感到特別對不起人家。”想起年邁的老母親或許還在別處深受苦難,劉志宏說,“這輩子我也沒什麽其他奢求了,就希望老母親能快點迷途知返,希望其他人永遠不要沾上邪教。”

起底“全能神”邪教

用“美人計”誘騙男青年對信徒實施人身控制

“全能神”又自稱“實際神”“東方閃電”,是假冒基督教名義建立的邪教組織。曆年來,發生在全國多地的多起自殺、他殺等刑事案件均與該邪教組織有關。1995年11月,“全能神”被中國政府確定爲邪教組織。“全能神”的傳播手法是怎樣的?爲實現對信徒的控制,會采取哪些組織控制手段?

傳播手法揭秘:編造謊言套近乎,利用弱點對症下藥

辦案民警介紹,在“全能神”中,負責傳教的人必須先學習兩本書,一本叫《摸底鋪路問題細則》,一本叫《工作安排》,旨在通過“拉關系”打入各派教會內部獲得別人的好感後,“潛移默化”地對其灌輸邪教理念。

“全能神”接觸及靠近傳播對象的主要步驟有:一是引人注意。初次與別人接觸時必須隱藏自己的真相,不得暴露身份。二是說謊套近乎。“全能神”公開宣傳“說謊是智慧”,教人學會說謊,並就如何說謊有詳盡的指引。三是察言觀色騙取信任。與人對上話或聯系上後,“可以根據對方心理狀態,利用他們的弱點,對症下藥,來維持與他們的關系”。

省反邪教協會秘書長陳文漢說,“全能神”的傳播主要在農村,他們實行所謂的“以農村包圍城市”,特別是針對如何滲透進農村基督教會,並把原基督教徒誘騙到“全能神”制定了詳盡的手法。

“美人計”是該邪教組織的另一個慣用套路。“全能神”中以女子居多,她們常用“愛情”“婚姻”關系,誘惑未找到對象的青年人。“更爲卑劣的是,他們仿效世俗商界中‘公關’的一套,專派年輕漂亮、較能說話的女子以交通爲名,引誘原基督教會的傳道人。”有專家向筆者分析。

控制手法揭秘:通過“洗腦”暴力等手段,實施人身控制

辦案民警告訴筆者,一旦進入“全能神”邪教組織,該組織就會指派人對新信徒“洗腦”。而爲了進一步控制信徒,“全能神”可謂無所不用其極。

通過“吃喝神話”實施精神控制。“全能神”的主要活動內容是“吃喝神話”,這是“全能神”邪教的內部用語,意思是信徒閱讀內部書籍、唱神話詩歌、聽錄音材料,在此基礎上將“神話”作爲日常生活的准則,用“神話”來與其他信徒聚會“交通”,並通過掌握“神話”以發展下線,拉攏他人入教。

通過講“見證”實施人身控制。“全能神”信徒聚會時講“見證”是一項重要議程,但其所講內容都是荒誕不經的事。辦案民警介紹,所謂“見證”,講的無非就是不信此教或阻攔別人信教的人是如何遭受神的懲罰的,帶有很強的目的性和功利性,與神救贖人、人自我悔改無半點關聯,一些信徒就是因恐嚇而入教的。

以黑惡手段打擊背叛、反對者。據了解,“全能神”邪教頭目爲恐嚇、懲治他們中間的“背叛者”“動搖分子”,還制定了一套所謂“國度時代的憲法”“行政及誡命”,用世俗的制度及幫派規章來穩固、管理他們的邪教組織。對背叛者手段毒辣,對反對、阻止他們的人“全能神”的手段也非常毒辣凶殘。

以“卸磨殺驢”方式對待信徒。如果說背叛“全能神”的人所受到的“懲治”十分恐怖,那對他們唯命是從的信徒們則更加可憐,他們非但沒有“得福”,而且可以說是萬劫不複。在恐嚇和打擊之下,信徒們只能按該組織說的做,徹底成爲“全能神”邪教組織招之即來、揮之即去的利用工具。

(文中劉志宏、王群芳、劉升、王京、趙君、陳老太等均爲化名)

 

發布時間:2020/10/13 11:26:00,來源:中国反邪教网

我有話說

book 回歸社會
首页    60    59    58    尾页    跳转至Go
崇尚科學 反對邪教 端正信仰 弘揚法治  天津市反邪教協會版權所有  推薦使用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9.0以上版本
Copyright © 2011-2020 Tianjin Anti-cult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津ICP备11007108号

津公网安备 120101020001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