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繁体
打印

 

生活·风水术:是“环境科学”还是迷信巫术

李申

 

视觉中国

近些年来,风水术又流行起来。风水先生不足论,在一些学者的言论和论著中,也把风水说成是建筑选址的“环境科学”,比如要依山傍水,背风向阳之类。笔者经过对历史文献的考察,发现这完全是一种误解。

风水术不是孔孟老庄时代的传统

据《周易》:“古之葬者厚衣之以薪,葬之中野。不封不树,丧期无数。”那时候,自然也无所谓选择葬地,更没有死者可以荫庇生者的说法。“后世圣人易之以棺椁”(《系辞下》),自然也就有了葬地。但是据历史上的有关考察和我们现在所掌握的文献,直到秦汉时代之前,人们聚族而居,也聚族而葬。没有因为吉凶祸福而选择葬地的事,也没有葬地可以关系生者吉凶祸福的思想。

关于选择葬地的第一例记载,当是《孝经·丧亲章》:卜其宅兆而安措之。据后世的注解,这里说的“宅”,指的就是墓穴;“兆”,就是墓地的范围。不过这样的葬地选择,也只是为了死者的安宁,不是为了生者的祸福。而且“卜其宅兆”,和其他占卜事件一样,不过是每逢大事就要占卜的惯例,还未能成为一项独立的占卜项目。

《孝经》据说是孔子所传,曾参所记。然而据朱熹等学者考察,则此书更可能是后人编纂的。因此,风水术不是孔孟老庄时代的传统。

风水术是宋代才出现的、专为葬地吉凶而出现的巫术

大约魏晋南北朝时代,为趋吉避凶的目的而选择住宅和葬地的事已经非常普遍。所以到唐代初年,唐太宗让吕才整理“葬书”和“宅经”,吕氏所见的“葬书”类书籍已经有一百二十种之多。其中“宅经”趋吉避凶的理论,基本上是由五行说派生出来的五姓五音说。

据吕才所说,当时的葬书,一是要选择埋葬“年月便利”,二是要选择“墓田远近”,并且和“宅经”一样,是依“五姓便利”。在吕才看来,这不过是“巫者利其货贿”。大约这种宅经、葬书理论遭到了吕才的批判,不时兴了,所以到了宋代,出现了风水术。

风水术的根据,在署名郭璞的《葬书》。这是风水术的基本理论,其核心部分,乃是“气感而应,鬼福及人”。其理论基础,是汉代形成的“天人感应”说。风水术说的风、水,不是一般的背山面水之类的地形,而是要能够成为青龙、白虎之类形状的地形。此外,还有所谓仰刀、卧剑,覆舟、横几,燕巢、灰囊等等形状,其优劣好坏,就看它是不是能够聚得“吉气”。

《葬书》署名“郭璞”,据《四库提要》考证,则此书出于宋代。而我们在唐及其以前的文献中,也的确没有发现与选择葬地吉凶有关的“风水”概念。因此,《四库提要》的考证是可靠的。

风水术“全无义理”

风水术刚刚出世,就遭到当时思想家张载、程颐的批评,认为这种说法“全无义理”。

从宋代开始,反对葬地决定吉凶、反对风水术的人们,有著名的儒者司马光,南宋的真德秀,明代的开国儒臣宋濂以及他的弟子方孝孺,明朝中叶的王廷相以及清初的儒者徐乾学等,都曾著文,明确反对风水术,认为这是一种骗人的巫术,不合圣人的教导。风水术在传统文化中,一直是不入主流的边缘巫术文化。

到了清代,起初在顺治皇帝的“圣训”中,曾批判风水说的诞妄。康熙皇帝的“圣训”,还认为相信风水的只是“内地愚人”。乾隆时代的“圣训”“上谕”,才正式承认了风水术,影响所及,直到近代。

环境科学与风水无关

住宅要选择合适的地址,不仅是初期人类就知道的常识,也是动物就有的本能。只是随着时代的变迁,选择的标准也在变化罢了。农村现在可能还讲究背风向阳,但依山傍水就未必讲究。至于城市,现在则挑选市区、市郊,考虑上班远近等等。这样的环境选择,与风水术无关,而署名“郭璞”的《葬书》中的风水术,也与这样的选址无关。把环境的选择说成是风水术,误国误民,不过是现代的“巫者利其货贿”而已。

葬地也要选择一个合适的地址,以便死者安宁,生者安心,是随着社会的发展而发展起来的要求。其选择的标准,也不断变化。这样的选择,也与风水术无关。风水术对葬地的选择,不是这样的目的。

综上所述,风水术是宋代才兴起的、以“气感而应,鬼福及人”为特定内涵的巫术,不是一般的选择住宅和葬地吉凶的巫术,更与建筑方面的环境科学无关。

 

发布时间:2022/1/17 14:56:00,来源:中国反邪教网

我有话说

book 健康养生
首页    23    22    21    尾页    跳转至Go
崇尚科学 反对邪教 端正信仰 弘扬法治  天津市反邪教协会版权所有  推荐使用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9.0以上版本
Copyright © 2011-2020 Tianjin Anti-cult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津ICP备11007108号-3

津公网安备 120101020001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