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繁体
打印

 

細味鹹淡

聞雲飛

 

人本網藝術鑒賞

鹽是鹹的,卻是人體所必需的。

上世紀七八十年代,物資短缺,村裏人家做菜時往往會多放鹽,尤其像炒雞蛋之類的稀罕菜,若是自家吃,一般的四五口之家,炒一盤雞蛋,可以吃兩三天——那炒雞蛋太鹹了,跟鹹菜有的一拼,所以只有吃一小口炒雞蛋,再緊扒兩口飯,以沖淡那股鹹味兒。

其實,當時吃飯能有菜吃,已經不錯了。我有個同學,他家裏兄弟姐妹比較多。有一天,我到他家找他玩,只見他拿起一個大煎餅來到竈房,拿起油瓶,在煎餅上滴了兩滴油,然後撕了一小角煎餅將油抹勻了,又從鹽壇子裏捏了一小捏鹽,撒在煎餅上。接著,他卷起煎餅,就跟我出門了——還沒開始玩呢,那個煎餅已被他狼吞虎咽塞進肚了。

由此可知,當人還在解決溫飽的路上時,果腹的主食是第一位的——有了主食之外,第一個必需品就是鹽了。小時候,看電影《閃閃的紅星》,其中有潘冬子智運鹹鹽給紅軍的橋段。我看了後問父親:人爲什麽必須吃鹽呢?父親說,人不吃鹽就沒勁兒了。我便對鹽有了最初的認知:鹽=力氣。

真正體會到鹽和力氣的關系,則在我初到廈門讀書的時候。作爲一個山東人,自然比南方人口重一些。初到廈門,我吃飯時的感覺是:這裏的饅頭都是甜的,菜做得好淡——一個星期之後,我總莫名其妙地無精打采,老沒精神兒。我擔心自己生病了,來到校醫院看病。醫生聽完我的“病症”陳述之後,問了我一個問題:你是新生吧?我點點頭。他又問了我一個問題:你是北方人吧?我說:山東人。于是,他笑了笑說:回去吧,每天喝水時稍微加點鹽,堅持兩個星期後就好了。

在南方待了四年,再回北方,我的口味變淡了好多。這時,我也知道,鹽雖是人體所必需的,但也不是吃得越多越好。吃飯時口輕些,對身體健康是大有益處的。

現在許多人在家做菜時,有時會說一句:嘗嘗鹹淡!——這時候的鹹淡,已經不是指單純的鹹味了,而是指滋味如何,可口不可口。我小時候在老家,在飯桌上沒聽母親說過這句話的——那時候,能吃飽就不錯了,誰還管個鹹淡?人在饑不擇食的時候,不會挑肥揀瘦、面條嫌粗鹵子嫌鹹的。人只有在衣食無憂之時,才會有心情去追求好的滋味。

人被各種煩心事纏繞時,味蕾可能會喪失辨別鹹淡的功能。電影《飲食男女》裏的廚子老朱,被三個女兒的婚姻大事搞得焦頭爛額,同時他也有一個天大的心事瞞著女兒們。鳏夫老朱爲此一度喪失味覺。後來,女兒們各有所屬,他也公布了自己的心事——他和女兒的姐妹淘搞地下情,且已修成正果。這時,老朱的味覺竟然恢複了。

在我們有條件討論鹹淡的時候,在我們可以去仔細品味鹹淡的時候,我們應該珍惜這樣的日子。

 

發布時間:2021/10/8 10:56:00,來源:今晚报

我有話說

book 文友筆會
首页    45    44    43    尾页    跳转至Go
崇尚科學 反對邪教 端正信仰 弘揚法治  天津市反邪教協會版權所有  推薦使用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9.0以上版本
Copyright © 2011-2020 Tianjin Anti-cult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津ICP备11007108号-3

津公网安备 120101020001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