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繁体
打印

 

情是幸福之本

 

人本網藝術鑒賞

人們常常試圖找出幸福的量化指標和客觀狀況,如統計“幸福指數”之類。其實,在我看來,幸福屬于個人的精神世界,每一個人感受的幸福都不相同。孔子最看重的學生顔回“一簟食,一瓢飲,居陋巷,人不堪其苦,回也不改其樂”。孔子認爲他是幸福的。古希臘的狄奧根尼無家無室,常年居住在一個木桶中。當亞曆山大大帝去見他,問他需要什麽幫助時,他唯一的回答是:“請不要遮住我的陽光。”他們都在享受自己的幸福。

幸福需要各種條件,如和平、溫飽、健康等,這些都是幸福的基本條件,但擁有了這些條件的人,不一定都感到幸福。別人可以認爲他們“身在福中不知福”,但是不是真正幸福,只有他們自己知道。托爾斯泰的名言:“幸福的家庭都一樣,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其實幸福的家庭又何嘗一樣呢?

農民家庭“阖家團圓瓜棚坐,閑對風月笑呵呵”,應是幸福的吧,今天的“空巢家庭”,兒女東零西散,父母獨守“空巢”,但想到孩子學有所成,都有可期許的未來,安知父母心中不也感到幸福呢!

回顧我自己曾有過的一些難忘的幸福時刻,也不盡是産生于所謂“金榜題名”之類的時節,倒反而是出現在極其艱難困苦的年月。

記得1958年冬天那個春節,我第一次離開家,抛下我不滿周歲的兒子,作爲一個被管制的“極右派”在農村過年。別的許多“右派”都和“下放幹部”們一起回學校了,只有我們5個不肯“認罪”,“抗拒改造的“極右派”被罰留下,繼續“監督勞動”。

除夕之夜,我本想蒙頭一睡,萬事皆休。但天尚未黑,生産隊老隊長來了,帶來餃子、肉,還有米酒。他把我們叫到一起說:“吃點,喝點,高高興興過年!”又對我說:“你平常愛唱,也帶著他們唱唱,樂和樂和!”我們5個人,除我而外,一個是數學系講師,一個是數學系學生,另一個是新聞專業新留的助教,還有一個物理系小女生,當時只有19歲。3個男生住在農民放農具的冰冷的北屋,我們把炕燒得熱熱的,酒足飯飽之時,倒也其樂融。

沒想到我們幾個竟有配合得如此完美的美妙歌喉!小女生清脆的女高音,我圓潤的女低音,加上渾厚高昂的男聲,歌聲四處飄揚,震撼著夜空的群山,帶給我們難言的興奮和快樂。我們唱完了所有共同會唱的歌,大家興猶未盡,我提議教他們一首新歌,那是我在大學時經常和同學們一起演出的一曲混聲合唱,歌名“祖國,歌唱你的明天”,歌詞有祖國,向你歌唱,歌唱你的明天!明天,新的中國,她已燦爛輝煌……新的生活,新的文化,永爲4萬萬人民所共享……沒有痛苦,沒有饑寒,更沒有敵人來侵犯你的邊疆鮮麗的旗幟,高高飄揚……飄揚………飄揚……飄揚”。

當時,只覺得一種淹沒一切的幸福,從心中升起:我有偉大的祖國,她必燦爛輝煌!我屬于她,是她的一部分,她是我的血肉,我的支撐,這是誰也無法剝奪的!她將支持我,指引我,穿越任何逆境,一起走向燦爛的明天!正如楚國的屈原雖受盡迫害,卻無人能剝奪他心中對祖國的熱愛……

今天,我已年過80,那旋律、那歌詞、那幸福至今萦回在我腦際。每當我聽到葉佩英唱的“我愛你,中國”,廖昌永唱的“我和我的祖國,一刻也不能分割”,一種強烈的幸福感就會從足下升起,充溢全身,真像孟子說的那樣“見于面,盎于背,施于四體,四體不言而喻”。我想一個全無愛國情懷的人是很難體驗到真正的幸福的!

當然,幸福的源泉並不止此。中國古人嘗言:“樂莫樂兮新相知”,又說:“知音其難哉。”如果真有一個忠心耿耿,始終相信你的品質,懂得你的弱點,蔑視任何謠言、傳聞、曲解和誤導,隨時向你進忠言的朋友,那無疑是難得的幸福。

今年我80初度,老伴開玩笑地送我一首打油詩,道是“摸爬滾打四不像,翻江倒海野狐禅。革故鼎新心在野,轉識成智覺有情”,落款是“浪漫儒家”。關于我當年一無基礎,二無條件,年已50,卻硬要以新學科比較文學爲畢生志業,其中的酸甜苦辣,他算是最知情的人!

有這樣的知音相伴終身,我想這是我一生最大的幸福罷。從以上兩個我親身經曆的實例,大概可以說明幸福確實因時、因地、因人而異,它的根本是情,是對人、對周圍一切的熱愛!很難想象一個對事冷漠,對人無情的人會有真正的幸福。

 

發布時間:2020/2/4 9:53:00,來源:《国学公开课·乐黛云卷》

我有話說

book 文友筆會
首页    43    42    41    尾页    跳转至Go
崇尚科學 反對邪教 端正信仰 弘揚法治  天津市反邪教協會版權所有  推薦使用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9.0以上版本
Copyright © 2011-2020 Tianjin Anti-cult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津ICP备11007108号

津公网安备 120101020001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