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繁体
打印

 

三條石大街,真的是李鴻章鋪了三塊石板?

 

人本網藝術鑒賞

在天津的不少街道名稱中,有著豐富的曆史信息,街道名稱甚至曾經成爲一個區域的代名詞——三條石大街就是這樣一條街道。

提起三條石大街,很多老天津人會想到李鴻章,據說這條街的得名和李鴻章關系密切;也有人會提起三條石大街一帶的秦記鐵鋪、金聚成鐵廠、郭天成機器廠等,將三條石地區(南、北運河以及過去河北大街附近的三角地帶)描繪成天津乃至華北地區鑄造業的發祥地。

如今,三條石大街上的青石已經不複存在,但關于此地的那些鮮活的傳說和記憶,卻總能將人們帶回到過去的時光。

關于三條石大街得名的各種傳說都有其支持者,以至于誰也說服不了誰。唯一能肯定的是,早年間的三條石大街,確實鋪有大青石。三條石博物館建成後,有三塊大青石被保存在館內,青石上俨然可見車轍的印痕,訴說著曆史的滄桑變遷

關于三條石大街名稱的由來有幾種說法,一種說法是,這一帶水陸交通便利,又靠近老城廂,所以商業發達,往來客商很多。同時,這一地區地勢低窪,一到雨季道路泥濘不堪,給人們造成了很大的不便。于是常來常往的客商們共同出資,在這裏鋪設了三條大青石路——三條石大街由此得名。

另一種說法,和時任直隸總督李鴻章有關。傳說那時李鴻章在天津的府邸,位于總督衙門後面。某年,他的妻子去世了,靈柩要經過南運河運回安徽老家安葬。當時正趕上雨季,三條石地區道路泥濘,爲了方便笨重的靈車通過,李鴻章下令在大路的中間並排鋪了三條青石板。

關于三條石大街得名的各種傳說都有其支持者,以至于誰也說服不了誰。唯一能肯定的是,早年間的三條石大街,確實鋪有大青石。三條石博物館建成後,有三塊大青石被保存在館內,青石上俨然可見車轍的印痕,訴說著曆史的滄桑變遷。

文史研究者張誠曾經研究過李鴻章的生平,他告訴記者:“這條街的得名其實與李鴻章無關。李鴻章的母親死在武漢,靈柩直接運回老家,與天津無關。李鴻章的原配夫人死在老家,與天津也無關。李鴻章的繼配夫人趙小蓮雖然是在天津去世的,但出殡時走的是衙門後邊的新浮橋,然後用船送到英租界碼頭,再裝輪船運到鎮江,換小船回合肥,並不經過三條石一帶。李鴻章的第三位夫人莫氏去世時,李鴻章早已去世,所以也不可能和三條石有關。”至于這三塊大青石的來曆,張誠覺得現在下結論尚早。

張誠說,三條石的工業啓蒙,和其地理位置密切相關。“早期,南運河上有兩座浮橋,一座是北浮橋,一個是院門口浮橋。所謂的‘院’,就是督院,也就是後來李鴻章的直隸總督衙門。院門口浮橋,也就是老金華橋的位置。浮橋一天只開一次,其他時間船只是不能通過的,這樣就在浮橋兩端聚集了大量等待通過的船只。三條石就在這一區域內。在等待的時間裏,除了歇息、裝運貨物,船上的人還要采購一些日用品和生産工具,特別是船上用的鐵器,如錨、鐵鏈子、船釘等,還有鐵鍋類的生活用具。有了需求,附近就有了生産、加工、販運這類物品的作坊和群體。其實,這樣的作坊,河兩岸的聚落裏都有,只是三條石地勢較好,離這些船只較近,占有地利之便,所以相對更多一些。”張誠說。

據張誠介紹,三條石一帶在很長時間內聚集的基本都是小作坊,“那裏沒有大的廠子。老板有技術,雇幾個人,大都是本家親戚或者本村的熟人,老板自己也跟著幹活兒。這樣的小作坊,有活幹,沒活散。三條石的工人大都是從交河縣來的,那裏是鑄造之鄉,村民們結伴在外邊搞鑄造”

最初時,鐵匠們只是季節性地聚集在三條石地區。1860年前後,直隸交河縣人秦玉清帶著子侄在路邊開設了“秦記鐵鋪”——這是三條石一帶的第一家家庭作坊式鐵鋪。之後,秦玉清的很多老鄉都來到三條石一帶開設鐵鋪,自此,三條石鑄鐵業的大幕徐徐拉開。

據張誠介紹,三條石一帶在很長時間內聚集的基本都是小作坊,“那裏沒有大的廠子。老板有技術,雇幾個人,大都是本家親戚或者本村的熟人,老板自己也跟著幹活兒。這樣的小作坊,有活幹,沒活散。三條石的工人大都是從交河縣來的,那裏是鑄造之鄉,村民們結伴在外邊搞鑄造。”

在張誠的描述中,這些小作坊基本上就是原始的手工業,工藝主要是鑄造和鍛打,“他們用一些收購來的舊鐵器改造加工、翻砂鑄造,産品大多是砧子、榔頭、藥碾子、農用犁铧等,後來又發展到釘子、馬具、桅燈、油壺、刨冰機、秤砣等,生産工藝並不十分先進。”

即使是規模較大的鑄鐵廠,最初建立時也是手工操作。1897年,三條石地區出現了最早的鑄鐵廠——金聚成。這家鑄鐵廠剛剛成立時,生産設備是一個化鐵爐和4個人拉動的風箱,全部由手工操作。1905年,三條石地區出現了最早的機器廠——郭天成機器廠,爲洋行加工軋花機、織布機、彈花機等。

在三條石地區,像這樣的作坊、鐵廠、機器廠到底有多少呢?1935年的《大公報》在報道中稱,這條大街“長不過裏許,街寬亦僅及丈,道路坑坎,塵土飛揚……大小鐵廠、鐵鋪,一家密接一家”,當時共有80多家。

在張誠看來,三條石地區老一代作坊主學習先進技術的努力,也是促成三條石地區由原始作坊式生産模式,轉變爲依靠現代制造技術的重要原因,他們中的很多人都讓孩子念書深造,以期提高自己的生産能力

三條石地區的作坊、鐵廠等,由原始作坊式生産模式轉變爲依靠現代制造技術,有個複雜的過程。

1900年庚子事變後,八國聯軍占領天津,東局子、西局子被摧毀,一部分熟練掌握現代工業技術的工人流落到三條石一帶,當年李鴻章從國外引進的“翻砂制模”“手搖風箱葫蘆”等先進技術因而流傳到了那一代的鐵匠鋪和鐵廠中,使其制鐵工藝和産品質量都有了比較大的提升。

在張誠看來,三條石地區老一代作坊主學習先進技術的努力,也是促成這種轉變的重要原因。他們中的很多人都讓孩子念書深造,以期提高自己的生産能力。采訪中,他向記者講了這樣一個故事:三條石地區曾有個叫“雙聚公”的鐵廠,老板叫陳朝信,是交河縣人,從小在三條石地區幹活兒,後來出師籌了點錢,自己開了“雙聚公”。陳朝信在家行四,大哥和二哥在家務農,三哥也在三條石搞鑄造。陳朝信的買賣越做越大,接連開了幾家廠子。他和三哥所用的工人,都是自己的親戚和村裏的老鄉。

陳朝信的三哥有個兒子叫陳鳳臯,從小不好好念書,三哥拿他沒辦法。陳朝信就叫在南開中學上學的兒子給陳鳳臯補課,沒想到陳鳳臯也考上了南開中學。但是好景不長,“七七事變”爆發,南開中學南遷,陳鳳臯就隨好多同學去了重慶,並在抗戰後期由張伯苓保舉去美國留學。在美國,陳鳳臯學的是煉鋼。據張誠說,那時天津的鋼鐵工業沒有像樣的廠子,只能回爐鑄鐵,沒有煉鋼廠,也沒人會煉鋼。

“日本投降後,交河縣幾位本來鑄鐵的人,在河西建了新興鋼鐵廠,准備搞平爐煉鋼。這個廠的董事會研究後,准備請陳鳳臯任廠長,讓他以技術入股。陳鳳臯把他在美國學的轉爐煉鋼技術運用到生産中,這比平爐煉鋼節省時間,煉出的鋼質量也好。陳鳳臯就這樣將美國現代煉鋼技術引入了中國。”張誠說。

在他看來,三條石對天津和全國鋼鐵工業的貢獻,絕不僅僅在于當地林立的作坊和鐵廠本身,更在于其不斷追求的精神。

 

發布時間:2020/7/23 12:35:00,來源:搜狐

我有話說

book 津門底蘊
首页    15    14    13    尾页    跳转至Go
崇尚科學 反對邪教 端正信仰 弘揚法治  天津市反邪教協會版權所有  推薦使用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9.0以上版本
Copyright © 2011-2020 Tianjin Anti-cult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津ICP备11007108号

津公网安备 120101020001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