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繁体
打印

 

宋代道教 影響深遠

記者:魏海洋

 

道教是中國土生土長的民族宗教,它對中國古代封建社會各個時期的政治、經濟、學術思想、宗教信仰、文學藝術、民間風俗等諸多方面都有著重要的影響。誠如魯迅先生所說,“中國的根柢全在道教……以此讀史,有多種問題可迎刃而解”。

據開封市道教協會副會長兼秘書長闵欣介紹,由于宋代皇帝崇道、全國人民對道教熱衷,宋代道教的管理機制、理論、著作、派別等多個方面都獲得發展,對後世産生了深遠的影響。

宋代崇道,在真宗和徽宗時期迎來兩個高潮,然而,宋代道教盛世的奠基者則是宋太祖和宋太宗兩兄弟。

趙匡胤未當皇帝時,便與道士有所交往,他在奪取後周政權時,曾利用“符命”爲其制造輿論。特別是華山道士陳抟曾以此幫助趙匡胤積極爭取百姓支持。趙匡胤稱帝後,盡管尚在戎馬倥偬之際,仍對道教發展給予極大的關注。他召見道士蘇澄、王昭素等人,並登門請教“治世養生之術”,賜贈封號、財物。他還召集京師道士進行學業考核,並斥退品學不良者,以提高道士的整體素質。此後,他又對道教的一些陋習進行整頓,這些對道教本身的發展大有好處。

太宗趙光義即位後,召見道徒更爲頻繁,並對黃白等術頗感興趣。在他統治時期,陳抟、丁少微、王懷隱、陳利用、郭恕先、張契真、趙自然、柴通玄等人均受到尊崇。太宗還不斷地興建宮觀,積極搜集道書,“命散騎常侍徐铉、知制诰王禹等校正,刪去重複部分,共得三千七百三十七卷,寫演分賜宮觀”。本來由于五代之亂出現的“道教微弱,星弁霓襟,逃難解散,經籍亡逸,宮宇摧毀”衰敗局面,經過太祖和太宗的大力扶持,道教得以逐漸恢複,並爲它的進一步發展奠定了基礎。到真宗趙恒時,將這種崇道政策推至高潮。

真宗統治時期,趙宋王朝的統治已日益鞏固,社會經濟也比較繁榮。“澶淵之盟”後,外部威脅緩和,趙恒將更多的精力和物力扶持道教。他爲了達到以神道設教的整治目的,欲效仿老子的作法,但因自己姓趙,不便奉老子爲聖祖,便從道教中另立一位趙姓者作爲聖祖。他假托夢寐,捧出“神仙”趙玄郎爲道教的聖祖,利用百姓心理致舉國上下醉心宗教,以此來掩飾對北方軍事和外交的失敗。闵欣說:“正因真宗如此,導致後來徽宗沈迷道術、迷信巫師,假托鬼神扶乩邪術,想依靠天神的保佑來阻止敵國入侵,終至身爲俘虜、國破家亡。”

徽宗繼位後,爲了發展道教,甚至不顧國家財力的匮乏而大興宮觀。崇甯元年(公元1102年)七月,徽宗建長生宮于京師,以祠熒惑。政和三年(公元1113年)四月,他在出生地福甯殿東側建玉清昭陽宮,後因自稱神霄玉清王下凡,于政和七年(公元1117年)五月改名爲玉清神霄宮。政和五年(公元1115年)四月,他于京師建葆真觀。政和六年(公元1116年)四月,他又在皇宮附近建上清寶宮,並于城上建複道與皇宮相通,以便經常前往作齋醮和授等事,之後又鑄神霄九鼎,奉安于該宮的神霄殿。同年九月,令天下洞天福地普遍修建宮觀,塑造聖像。政和七年(公元1117年),又令將全國天甯萬壽觀改建爲神霄玉清萬壽宮,仍于殿上設長生大帝君、青華帝君神像。

宣和元年(公元1119年)八月,京師神霄宮建成,徽宗親自撰文並書寫《神霄玉清萬壽宮記》,令京師神霄宮刻于碑上,以碑本賜天下摹勒立石,于是神霄玉清之祠遍天下。在崇甯、大觀年間,還于茅山建元符萬甯宮,在龍虎山遷建上清觀,增建靖通庵、靈寶觀等,使宋代出現宮觀盛極一時的現象。

宋代帝王崇道,在促進道教管理機制、理論和著作等發展的同時,也使道教出現了新的派別。

一是天心派。天心派是宋代正一派的一支,以傳授新符篆“天心正法”而得名,創始人爲“天心初祖”饒洞天。據記載,饒洞天是撫州臨川(今屬江西)人。太宗淳化五年(公元994年)八月,他自稱靠夢中神人指引,在華蓋山山頂掘地得玉仙經,題曰《天心經正法》。後遇南唐道士譚紫霄並得其道,才知仙經之妙,于是立天心派授徒。宋人金允中所著《上清靈寶大法》卷四十三載:“自漢天師宏正一之宗,而天心正法出矣。五季之後,有譚先生、饒先生相繼祖述而成書。”

之後,道士王太初以“天心正法”治鬼收妖而聞名于世。北宋末年、南宋初期,朝散侍郎路時中也以用“天心正法”驅邪而聞名,民間稱其爲“路真官”,其編有《無上玄元三天玉堂大法》《無上三天玉堂正宗高奔內景玉書》。金允中在書上記載:“紹興之初,路真官再編天心法,則用世法以定之者尤衆。路君高才博達之士,撰傳度科文,又于其法十卷之首,各作一序,極爲精確。”

宋末元初,武昌道士雷時中改“天心正法”爲“混元法”,不再祖述饒洞天,而是以晉人路大安爲祖師,以《度人經》爲經典,開壇傳授弟子數千人,分東南和西蜀兩大派,大行于世,成爲較爲盛行的天心支派。

二是神霄派。神霄派是北宋政和末年、宣和初年形成的以神霄玉清真王、青華帝君爲宗師,五雷法、符篆、內煉爲主要方術的道教新派別,屬符篆三宗分衍的一支。神霄派的實際創始人是溫州永嘉人林靈素。史雲:“靈素,浙江溫州人。少從浮屠(佛教出家僧),因苦其師笞罵,去爲道士。”林靈素在流浪途中被一位趙姓道士收爲徒,得五雷法。政和三年(公元1113年),他到京師居東太一宮。政和七年(公元1117年),他經左階道錄徐知常引薦,向徽宗獻“神霄說”而得寵,並通過徽宗創立了神霄派。

神霄派的“神仙學說”把以皇帝爲首的中央機構官員說成是天上神霄府派下的,直接神化整個封建核心組織,以徽宗爲“教主”,主張皇權、政權、神權合一奉行,經典著作有《道德經》《南華真經》《玉嬰神變經》等。神霄派思想上提倡儒道合一,道術上以融合內丹、符篆爲主要特征。《玉嬰神變經》是敘述宇宙觀和內丹、吸氣、保神、養心術的著作,書中認爲,“上至九品聖人,下至九地無窮世界之衆,均受道氣而成”。北宋末年,神霄派編有《集成玉篇》《雷書》《高上神霄玉清真王紫書大法》《高上神霄玉清秘篆》等道書,建有上千座神霄宮,每次所傳會者有800人,王公大臣無不受經受篆。宣和元年(公元1119年),“教主”徽宗北狩,神霄派勢力轉爲在民間發展。南宋初期,王文卿立壇傳教,在江南地區十分流行。金丹南派的陳楠、白玉蟾等人亦兼行神霄雷法。元朝吳興人莫月鼎又廣爲傳教,神霄派勢力在蘇、浙、閩、廣等地都有所發展。

三是內丹派南宗和北宗。南宗是南宋形成的道教內丹派別,因地處江南,與在金朝興起的全真教相對,故後人稱爲南宗。南宗奉紫陽真人張伯端的《悟真篇》爲祖經,自稱其丹法源于鍾離權、呂洞賓。據說,張伯端傳道給石泰,石泰傳薛道光,薛道光傳陳楠,陳楠傳白玉蟾,此五人後被南宗尊爲“南五祖”。其實,前四祖皆爲單傳,並未形成道派,南宗的實際創立人是白玉蟾。據記載,白玉蟾本姓葛,名長庚,字如晦,號海瓊子、神霄散吏,瓊州人。他12歲舉童子科,後因“任俠殺人”,改裝爲道士四處遊蕩。甯宗嘉定五年(公元1212年)八月,白玉蟾在羅浮山遇陳楠,得其授金丹火候訣及五雷法。嘉定十年(公元1217年),白玉蟾收弟子彭招、留元長等人,之後在武夷山止庵廣招門徒、傳道授法,正式創立金丹南宗。

北宗則爲全真教,是中國道教的一個重要派別,始創人王重陽改派,汲取儒、釋、道的部分思想,主張三教合一。據記載,金大定元年(公元1161年),王重陽掘地爲穴,居于其中修道,榜其所居爲“活死人墓”。數年後,他得呂洞賓真傳,在關中廣收門徒,以“三教同源”爲根本性指導思想,組建了世界道教主流——全真教。之後,他雲遊四方,在山東、河南等地傳道,其弟子馬钰、譚處端、劉處玄、丘處機、王處一、郝大通和孫不二被稱爲“全真七子”。金大定十年(公元1170年),王重陽攜弟子馬钰、譚處端、劉處玄、丘處機4人返歸關中,途中卒于大梁(今開封)。全真教以《道德經》《般若波羅蜜多心經》《孝經》等爲主要經典,教人“孝謹純一”和“正心誠意、少思寡欲”,並留下了大批內丹著作,對我國醫學、人體科學的發展有一定貢獻。

四是淨明道。淨明道又稱淨明忠孝道,是南宋初年從靈寶派分衍而成的,興起于隆興府南昌西山的道教派別,創教人是西山玉隆萬壽宮道士何守證。何守證又稱何真公,生平事迹不可詳考。甫宋初年,金人南侵,兵禍連綿,生靈塗炭,民族矛盾尖銳。何守證利用民間對許遜(許真君)的信仰,稱“紹興元年八月十五,許真君降臨玉隆萬壽宮,授《飛仙度人經》《淨明忠孝大法》二經書。建翼真壇,傳度弟子五百余人,消鑲厄會,民賴以安”。何守證所創之教,主要在民間流傳,影響不大。宋末元初,西山道士劉玉再次興教,廣招弟子,再造經書,公開稱源自淨明忠孝道,在社會上産生了很大影響。元朝中期,淨明道逐漸合並于正一道。淨明道與儒家倫理道德、佛教禅宗有密切關系,它倡言淨明,旨在教人清心寡欲,使自己的意念行爲符合封建倫理規範。

此外,兩宋時期還出現大量不明道派的隱逸高人及道教思想家,其中不乏造詣高深者,如賈善翔撰有《猶龍傳》三卷、《高道傳》十卷、《南華真經直音》一卷等。

 

發布時間:2015/1/30 17:07:00,來源:2015年1月21日《汴梁晚报》,引自光明网

我有話說

book 道教
首页    2    1    尾页    跳转至Go
崇尚科學 反對邪教 端正信仰 弘揚法治  天津市反邪教協會版權所有  推薦使用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9.0以上版本
Copyright © 2011-2020 Tianjin Anti-cult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津ICP备11007108号

津公网安备 120101020001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