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繁体
打印

 

陳星橋:“臨終關懷”的嚴峻現實與佛教悠久的傳統

陳星橋

 

生死輪回

一、“臨終關懷”的曆史與嚴峻現實

臨終關懷,也稱爲“安息療護”“終末護理”“安甯緩和醫療”等。在當代,臨終關懷運動始于英國的聖克裏斯多費醫院。英國護士桑德斯1967年創辦了世界著名的臨終關懷機構,提倡對重病垂危瀕死者給以“善終照顧”或“臨終關懷”(Hospice),對其作爲“全人”的身體、心理、社會、心靈各個層面的需要給予關懷照顧、心理輔導,幫助其解除痛苦和恐懼,俾能平安、尊嚴地迎接死亡。由此“點燃了臨終關懷運動的燈塔”。此後,世界上許多國家和地區開展了臨終關懷服務實踐和理論研究,70年代後期,臨終關懷傳入美國,80年代後期被引入中國。

人類是靈長類高級生命,具有豐富的情感和精神需求,以及很強的社會性、文化性關聯,因此臨終和死亡對于當事人來說,除了要承受諸生命共有的四大分離等生理性的痛苦以外,還要面對精神上的焦慮、恐懼、失落等各種負面情緒的煎熬。美國心理學家馬斯洛將人的基本需求依次由較低層次到較高層次分成生理、安全、愛和歸屬感、尊重、自我實現等五類,在自我實現需求之後,還有自我超越需求。臨終者往往並不因爲生理需求降低而減少了其它基本的心理需求。如何少痛苦、有尊嚴地告別人世,對于中國人來說尤其重要。中國文化特別強調慎終追遠,追求生榮死哀,如我國古籍《書經》《洪範》就提出了關于幸福觀的五條標准:1、長壽,2、富貴,3、康甯,4、好德,5、善終。我理解,少痛苦、有尊嚴應是“善終”的最低要求。

然而嚴峻的現實是,中國民俗文化中對于死亡諱莫如深,對臨終者的精神需求與應有權益嚴重忽視,這既使正常的死亡教育難于推廣,也嚴重阻礙了醫患之間、患者與親屬之間的正常溝通,往往剝奪了臨終者的知情權、合理的自我處置權。其次,百余年來,包括宗教在內的傳統文化受到嚴重的摧殘,致使許多有利于臨終關懷的文化資源、宗教資源、人才資源的供給嚴重匮乏。據2015年統計,80個國家和地區臨終質量指數排名,中國大陸僅排列第71位,而我國台灣排名第6位。中國大陸在安甯緩和醫療供需方面差距最大,服務覆蓋率只占1%,與發達國家和地區相距甚遠(見附表)。第三,救死扶傷是醫生的天職,也是社會及患者家屬對醫生的要求,隨著醫療技術的飛速發展,人們一方面與死亡抗爭的能力有了極大的提高;另一方面,往往忽視了人終有一死的客觀規律,醫師面臨巨大的壓力,以至于形成了爲延緩死亡而過度醫療的傳統,這不僅加重了臨終者的身心痛苦,也造成國家社會醫療資源的無謂消耗和患者家庭嚴重的經濟負擔。第四,臨終關懷是涉及多個領域的一項事業,並不局限于醫療機構,但我國在這方面的研究和投入嚴重不足,相關法律法規的制訂嚴重滯後,使臨終關懷事業與國家的飛速發展不成比例,成爲一大短板。至于對宗教信仰者的特殊臨終關懷需求,與現實的差距更大。所以,我國的臨終關懷事業有很大的發展空間。

臨終關懷

二、佛教“臨終關懷”的傳統

相對于當代醫療機構只有幾十年的“安甯緩和醫療”曆史,佛教有著更爲悠久的“臨終關懷”傳統。據經典記載,佛陀生前,便經常做這方面的工作。如《雜阿含》卷五第103經載:有一位那拘羅長者,年120歲,“羸劣苦病”,往見佛陀,請求“長夜安樂”之道,佛陀教他:“于此苦患之身常當修學不苦患身”,然後教給他如實觀察五蘊無常、涅槃寂靜的方法,使其獲得解除死亡恐懼的智慧。同經卷三七第1023經載:未斷身見等五下分結的叵求那比丘病笃,佛爲種種說法,使其當下斷了五下分結,見道證果,“當命終時,諸根喜悅,顔貌清淨,膚色鮮白。”第1024經載,比丘阿濕波誓病笃,畏懼退失所證,佛爲說法安慰,“不起諸漏,心得解脫,歡喜踴悅,歡喜踴悅故,身病即除。”第1025經載,一年少新學比丘病笃,佛往說法,令他分明解了,證阿羅漢果,不久命終,“臨終時,諸根喜悅,顔貌清淨,膚色鮮白。”

佛陀還教誡弟子,應以智慧和慈悲積極從事臨終關懷。《雜阿含》卷四一第1122經載,佛告難提等居士:有智慧的優婆塞應當看望被疾病痛苦折磨、臨近命終的佛教徒,根據其具體情況,以能使其獲得安樂的法門教誡說法。首先應教其于佛法僧三寶堅定信心,這叫做“三種酥息處”——三種能使人精神獲得安息的歸宿之處。然後教其不顧戀父母,不顧戀妻子、奴婢、財産。若病人顧戀人間的五欲,應說明人間五欲“惡露不淨,敗壞臭處,不如天上勝妙五欲”,教其志願生于天上,享受更爲勝妙的五欲。進一步說明天上的勝妙五欲,亦屬無常變壞之法,也不值得貪戀,應當舍離,欣求涅槃寂滅之樂。如是“先後次第教誡教授”,令病人趨向涅槃乃至獲得涅槃,“猶如比丘百歲壽命解脫涅槃。”

佛弟子頗多實踐佛陀教誡者,如《增一阿含經》卷四八載:舍衛國阿那坋祁(給孤獨)長者病笃,舍利弗以天眼見之,命阿難前往看望,爲說念三寶法、第一空法,令長者“悲泣涕零,不能自止”,解除了死亡畏懼,之後不久善終,生于三十三天。

附表:主要國家與地區安甯療護現狀(2015年統計)

佛教僧團遵從佛陀教誡,將關懷臨終列入戒律而制度化。《四分律行事鈔》說,上座法師應到重病垂危的僧人那裏,爲之說法,說明人生時不帶一物來,死時也不可能帶一物去,教其舍棄一切愛戀之情,將衣物等布施大衆,稱贊其一生修行的功德,令其歡喜,正念不亂,往生善處。《大唐西域記》說,印度祇洹精舍在寺院西北角設有專門安置照顧重病僧人的“無常院”,房中供奉阿彌陀佛接引像,幫助病僧安樂往生西方淨土。《四分律行事鈔資持記》說臨終的僧尼應安排住在往生堂,頭靠西方,面向牆上挂的西方三聖像,可設置供佛幡,爲之沐浴更衣,輪流念誦聖號,開導安慰。

佛教傳入中國後,寺院結合儒家慎終追遠的傳統和僧團的實際需要,普遍設有“無常院”“省行堂”“將息寮”“延壽堂”“往生堂”“涅槃堂”“重病閣”等,專供老病臨終的僧尼居住,給以照顧。淨土宗寺院更通過作福、念佛、誦經、鳴鍾磬等爲臨終者消除業障,令其超生淨土。

許多佛教經論都有臨終關懷的內容。如《地藏菩薩本願經?利益存亡品》說,父母臨終時,眷屬不可殺生拜祭鬼神,而應爲之設福,或懸幡蓋、燃油燈,或誦讀佛經,或供養佛菩薩像,或念佛、菩薩、辟支佛名字,能消滅其必墮于惡道的重罪;同經〈如來贊歎品〉說,對久臥病榻、常做噩夢、“眠中叫苦,淒慘不樂”的垂危重病人及神智不清的“植物人”,家屬應在病人前對佛菩薩像高聲讀誦此經,或高聲告訴病人:我們爲你將財物施舍,用以建寺、造像、印經、供僧。若已死亡,于一至七日之間繼續讀經、禀告,能使亡者宿殃重罪永得解脫。

《梵網經》卷下所列48條菩薩戒之第20條“不行放救戒”規定:在父母兄弟死亡之日,應延請法師講菩薩戒經律,爲之薦福,令得見佛,生于人、天。“若不爾者,犯輕垢罪”。

淨土宗所奉“淨土三經”之一的《觀無量壽佛經》說,一生“多造惡法”,及毀犯五戒、八戒、僧尼戒,臨終時“地獄衆火一時俱至”的衆生,臨終時遇善知識爲說大乘經題目、贊歎阿彌陀佛功德、教令念阿彌陀佛名號,皆能滅多劫生死重罪,往生西方淨土。

《佛說無常經》附“臨終方訣”,謂令病人右脅而臥,合掌至心面向西方,爲宣說淨土因緣、莊嚴及十六觀等,令病者心樂生淨土,複教谛觀佛身相好,稱念阿彌陀佛名號。

據此等經義,大乘佛教要求爲臨終者作“法事”超度,《饬終津梁》之類專講如何爲臨終者進行關懷工作的書,在教界流傳甚廣。大乘佛教徒多于親友臨終前,延僧或招集衆居士誦經念佛。特別是淨土宗信徒,更多于“蓮友”、親友臨終時,約集蓮友熱心看護安慰,勸導念佛或齊聲念佛,造成一種集體祈禱的氣氛,以幫助臨終者保持正念,心無痛苦,在念佛聲中,懷著必然往生西方極樂世界的信心,歡歡喜喜地去那究竟安樂的家園。此名“助念”。印光法師教人“臨終三大要”:

第一,善巧開導安慰,令生正信。第二,大家換班念佛,以助淨念。第三,切戒搬動哭泣,以防誤事。(《印光法師文鈔》下冊,第1654頁)

現在有用“念佛機”給病人放念佛的錄音,也有一定的助念、安慰作用。佛教界經常報道因爲助念而使蓮友病情減輕、正念分明,現往生“瑞相”之事例。

藏傳佛教在人臨終前直到死後,延請僧人念誦度亡經,講解臨終、死後解脫之要,修“頗哇”法幫助其往生淨土、善道,與漢傳佛教的超度法事和淨土宗的助念法有異曲同工之妙,都有安慰臨終者及其家人之效,比醫學界的臨終關懷自是高出一籌。據稱密法修持成就、神通廣大者,可用頗哇法隨意超度亡人神識往生淨土,叫做“送生”。一般認爲只有證到初地菩薩以上,才可實際超度亡者。

三、佛教信仰與“臨終關懷”

“諸行無常”(法印)是佛教三大根本教義之一,大小乘經典可說處處述說著“無常”的道理,要求信徒時常“念死無常”。對于佛教徒來說,歸依三寶、行善積德與衆多修行法門,成爲他們的價值支撐,佛教的生命觀成爲他們勘破生死的思想武器,修行證果、解脫生死或往生諸佛淨土,成爲他們的終極歸宿。所以,有堅定信仰和真實修行的佛教徒,多能克服對死亡的恐懼、焦慮,坦然面對死亡、超越死亡,往往將死亡視爲精進修道的助緣、動力。“黃泉路上無老少,孤墳多是少年人”,爲此,佛教徒一生時刻都在做著“臨終”的准備與關懷。曆史上高僧預知時至、坐脫立亡或虹化、死後火化燒出五彩舍利等瑞相史不絕書;就是普通的信衆,只要虔誠修行,加上臨終道友的助念,死時安詳、現諸瑞相的事例也很多。但大多數佛教徒可能沒有那麽好的修爲和福報。因此,是否能善終,死時的表現如何,死後能否往生善趣,乃至解脫生死,成爲衆多佛教徒最爲挂懷的大事。也因此,安甯療護、臨終助念以及死後的薦亡追福等,對于佛教徒具有特別重要的意義。

一般來說,佛教徒“臨終關懷”有如下一些基本要求:

(一)進行必要和有效的治療、護理,以減輕疾病痛苦(生理關懷)。

(二)告知實情,勸慰病者,放下執著;安置靜處,親人或道友陪伴,切勿過度治療和不必要的搶救(心理關懷)。

(三)安排道友助念,善知識開導,親友切勿哭泣(此處及以下屬于終極關懷)。

(四)甫斷氣勿急忙更衣,勿立送冰庫,至少放置12小時。

(五)患者亡後,喪事從儉,火葬。49天內爲亡者念佛誦經作福。

當代佛教界一般強調通過助念,使臨終者正念分明,得以往生淨土,反對使用插氣管、做心髒按壓、電擊等徒增臨終者痛苦且無意義的方法急救,甚至不主張注射強心劑、嗎啡等藥物延長死亡過程,減輕臨終痛苦,認爲這會擾亂臨終者的正念,障礙其往生。

現代醫學發現,人臨終之際陷入無意識,只有聽覺可以保持到最後,證明佛教的臨終助念法,確能令亡者聽到,起碼起到精神安慰的作用。

大乘佛教宣揚:佛法僧三寶,有超度亡靈、利濟幽冥的巨大功德,親屬依仗三寶之力,爲死人追福超度,可以利益存亡。《地藏菩薩本願經?利益存亡品》說:“若有男子、女人,在生不修善因,多造重罪,命終之後,眷屬大小爲造福利一切聖事,七分之中而乃獲一,六分功德,生者自利。”這種說法,適應了人們追懷亡故親屬的感情需要,能起撫慰失去親人的痛苦心靈之作用,尤其在具有深長孝親祭祖傳統的中土,與本有的喪葬及本有的喪葬禮俗結合,再加上統治者從倫理教化目的出發的提倡推廣,産生出種種度亡濟幽的“法事”,如水陸、焰口、普佛等法事盛行于社會,形成民俗,至今還在傳承。藏傳佛教界以亡者財産施予寺廟追福及延僧超度之風更盛。

總之,佛教有著悠久的臨終關懷傳統與獨具特色的喪葬文化,其特點是不僅關懷臨終患者的生活困境和肢體痛苦,更注重于解除他們心理上的痛苦;不僅利益活著的人,更著眼于亡者來生的重大利益;不僅表達了活著的人對亡者的悼念、緬懷之意,還傳遞著一種深刻的終極關懷。

當前我國的經濟飛速發展,人們的精神文化需求日益提高。隨著得癌症等絕症的患者的不斷增多,以及老齡社會的到來,越來越多的臨終患者對“安甯療護”“臨終關懷”有了更爲迫切的和多方面的需求,其中包括有宗教性“終極關懷”內涵的“臨終關懷”。醫學界和社會慈善機構應當正視這一社會現實,借鑒包括佛教在內的宗教界“臨終關懷”的理念與優良傳統。由于當代社會發生了千年未有之巨大變化,人們思想更加開放、多元,佛教的“臨終關懷”也需要與時俱進,吸取其它宗教和醫學界、社會慈善機構的有益經驗與做法,以更接地氣。建議有條件的公辦或民辦醫院都應設置臨終關懷機構和安甯病房,配備經過專門培訓的醫護人員,以滿足有佛教信仰和特殊要求的重症患者的需要。有條件的寺院和佛教界開辦的養老院更應在政府和有關醫療機構的幫助下,設置臨終關懷病房,並配備必要的醫療、衛生設備。

參考文獻:

1.陳兵:《佛教的臨終關懷與追福超度》,《法音》2005年第8期。

2.周健:《當醫學面對死亡——安甯療護的幾個醫學問題解讀》,蘇州西園寺2017年第七屆戒幢論壇論文集。

 

發布時間:2018/2/28 17:46:00,來源:《法音》

我有話說

book 佛教
首页    4    3    2    尾页    跳转至Go
崇尚科學 反對邪教 端正信仰 弘揚法治  天津市反邪教協會版權所有  推薦使用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9.0以上版本
Copyright © 2011-2020 Tianjin Anti-cult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津ICP备11007108号

津公网安备 120101020001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