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繁体
打印

 

新時代精神與西道堂伊斯蘭教中國化實踐

敏俊卿 馬淑梅

 

人本網藝術鑒賞

習近平總書記在十九大報告中指出,“全面貫徹黨的宗教工作基本方針,堅持我國宗教的中國化方向,積極引導宗教與社會主義社會相適應。”這是我國宗教健康發展必須遵循的新時代精神。

伊斯蘭教傳入中國後,在堅持自身根本宗旨的基礎上從政治認同、社會融入、文化適應、群體互動等多個層面開始了伊斯蘭教中國化進程,經過1000多年的適應,已經成爲具有中國品格的伊斯蘭教。

西道堂是清末秀才馬啓西于清光緒十六年(1890年)創立于甘肅省臨潭縣的一個伊斯蘭教派別。其因立足我國本土,創立並倡導和踐行“以本國文化發揚清真教學理”,所以可稱伊斯蘭教中國化的典型案例。

曆史上,西道堂堅持伊斯蘭教中國化的基本路徑主要是在堅持伊斯蘭教正統教義基礎上,強調國家至上,尊崇明清時期四大經濟學家之一劉智的學說,注重民族團結和宗教和諧。

西道堂號召穆斯林熱愛自己生長的土地,並開展愛國實踐。紅軍長征途經臨潭時,西道堂邀請紅四方面軍十師師部進駐西道堂,打開糧倉爲紅軍補充給養,收養紅軍傷病員。抗日戰爭爆發後,西道堂創辦的學校組織宣傳隊積極開展抗日救亡宣傳。他們排演愛國話劇,演唱愛國歌曲,用多種形式揭露日寇侵華的暴行。西道堂第三任教長馬明仁徒步前往重慶,向國民政府呈“萬言書”,力谏抗日。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後,西道堂將耕牛300多頭、農具100多副、車輛100多套、土地1700多畝捐獻給人民政府,表達對國家建設的支持。

秀才出身的馬啓西從創立西道堂開始,就設幛向穆斯林講解中國傳統經典《四書五經》和漢文伊斯蘭經典《清真大學》《清真指南》《天方典禮》《天方性理》等。西道堂注重現代教育。民國時期,西道堂創辦現代新式學校“臨潭普慈小學”“臨潭舊城私立第四高級小學”“臨潭縣立舊城第二小學”“臨潭舊城私立啓西女校”“啓西中學”等,培養出中小學生數百人,其中有10余人考入北京大學、華西大學、中山大學和蘭州大學等,西道堂60%的教民小學畢業,這在當時的西北邊遠地區難能可貴。

西道堂所處的臨潭是多民族、多宗教共存的地區,在與藏族進行商業貿易時,穆斯林群衆恪守商業道德,尊重藏族風俗習慣,與他們建立了友好的關系。藏族朋友來臨潭時,西道堂就是他們的居所。西道堂穆斯林進入藏族聚居區經商時,藏傳佛教的寺院也是他們的驿站。西道堂舉行聖紀等重大宗教活動時,均會邀請兄弟宗教團體代表人士出席。

近年來,我們持續對我國內地伊斯蘭教中國化實踐和經驗進行深入調研。並認爲,西道堂在伊斯蘭中國化實踐方面所做的有益探索,可爲新時代伊斯蘭教中國化的實踐提供有益借鑒。

愛國精神。愛國精神是堅持伊斯蘭教中國化方向的核心精神,是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在個體層面的首要內容,它同時表現在一定的儀式上。宗教儀式內含的意義和功能豐富而多元,它能夠表達愛國情感、和平精神、民族團結精神等等。比如,西道堂在開齋節、古爾邦節和聖紀節以及紀念曆任教長的活動儀式上,阿訇宣講的“臥爾茲”主題集中在對伊斯蘭教愛國、和平、團結、中道、寬容等精神的闡釋,不斷重溫西道堂支持抗戰等曆史,帶領穆斯林群衆集體爲國家祈願祝福,引導穆斯林群衆自覺傳承愛國精神。

團結精神。團結精神是構建積極健康宗教關系的重要內容,是伊斯蘭教堅持中國化方向在社會適應層面的價值理念。西道堂創建者馬啓西曾經書寫過一幅著名的對聯,“忠厚留有余地步,和平養無限天機”。這幅對聯的書法作品是他唯一留存于世的手迹,其複制件幾乎在所有西道堂穆斯林的家中被懸挂和珍藏。對西道堂集體而言,要在多元文化情景中生存和發展,既需要在群體內部形成有機凝聚,又需要在社會層面形成跨文化、跨宗教的團結關系。我們了解到,西道堂在佛教重要節日時均派人前往藏傳佛教寺院拉蔔楞寺院、江可河寺院和漢傳佛教寺院慈雲寺等進行走訪和拜會;在西道堂舉行重大宗教活動時也會邀請對方出席。在西道堂的展廳裏懸挂著多幅其他宗教團體贈送的“民族團結典範”等內容的匾額和錦旗。就西道堂的個體而言,把尊重藏族、漢族等兄弟民族的價值觀作爲每個成員基本的文化修養和道德規範,形成了價值共享和利益互惠的群體團結。此外,商人一直是西道堂穆斯林的重要成員,大量的西道堂商人在西藏、四川、青海等地流動經商,從事冬蟲夏草、旅遊品和日用品等的經營,扮演著漢藏商貿往來“中間人”的角色。他們與不同民族合作對象的商業經營中恪守誠信,互相結成利益互惠的親密關系,互通有無,自利利人,實現了個體道德和社會公德的高度契合。新時代,在團結精神的價值理念滋養下,西道堂與其他民族和宗教群體始終保持著友好關系,並愈加穩固。

法治精神。法治是協調宗教與國家、宗教與社會的重要手段,培育法治精神是伊斯蘭教堅持中國化方向的基本任務之一。黨和國家對信教群衆培育法治精神方面的具體要求是:正確理解和處理國法與教規的關系,尊重和維護憲法權威,形成尊法學法守法用法的氛圍,依法依規開展宗教活動。近期,中國伊斯蘭教協會倡導“四進清真寺”活動是我國伊斯蘭教界推動伊斯蘭教中國化的重要舉措,其中一項爲“憲法和法律法規進清真寺”。守法、用法的前提是普法。我們在調查中了解到,西道堂清真寺教職人員的“臥爾茲”宣講稿和經學班的教材中,都有政策法規的專門內容;清真寺聘請了宣講政策法規的專業教師;清真寺文化牆和宣傳欄中,憲法、《宗教事務條例》等內容占有重要位置,全方位開展法治宣傳教育。我們發放的調查問卷結果表明,前來清真寺的穆斯林接受政策法規教育的比例高達100%。同時,清真寺還經常組織教職人員進行憲法和《宗教事務條例》等的學習、培訓和交流,並通過他們引導穆斯林堅持正信正行、遵紀守法,反對極端。當然,法治精神的融入僅僅依靠普法是不夠的,需要對穆斯林踐行權利意識的啓蒙和法治精神的重塑,因爲法治的真谛,在于群衆對法律的踐行。

融合精神。融合精神是伊斯蘭教堅持中國化在文化層面的重要體現。中國伊斯蘭教最鮮明的特征就是融合了伊斯蘭文化和儒家文化的雙重品格。劉智指出:“聖人之教,東西同,今古一。”民國時期畢業于北京大學中文系的學者、臨潭人丁正熙說,“中國的回教,是中國的所有;中國的回教教義,亦含有中國文化的成分。至于回教的宗教,在中國能傳一千多年的原因,無非與我國固有的文化相符合而融會之。再如,清初康、乾之世,回教數大賢哲,如介廉、複初等,亦莫不以儒家的學術,用以發揚教義。”西道堂的産生本身就是伊儒會通的典型代表。西道堂“臨潭舊城私立啓西女校校歌”中的一句歌詞“說的是中國話,讀的是中國書”既內化了強烈的國家意識,又展示了他們對中國文化的認同。我們在調查中發現,西道堂穆斯林對王岱輿、馬注、劉智等明清時期經學家、漢文譯著家們的熟識度非常高,特別是對《天方性理》《天方典禮》《天方至聖實錄》都有一定程度的閱讀和學習,大部分人能熟練背誦劉智的《五更月》《天方三字經》和馬啓西的漢文楹聯,家裏保存有相關書籍,懸挂著相關內容的書法作品。西道堂還特別重視與知識界的交流互動,這成爲他們與主流文化界積極對話的一條基本經驗。

教育精神。我國伊斯蘭教堅持中國化方向,關鍵在于培養愛國人才。西道堂對于教育精神的培育是其堅持中國化方向和適應主流社會的關鍵因素。現任教長敏生光著有《西鳳論稿》,其中多篇文章表達了他對振興民族教育的認識和培養愛國英才的設想。他始終向穆斯林傳達“教育是民族進步之本”的理念,鼓勵穆斯林子女全部入學,接受良好的國民教育。他擔任臨潭民族一小的名譽校長,爲學校發展多方奔走、捐資助學。從2011年開始,西道堂獎勵考取大學的本科生、碩士、博士研究生以及各地伊斯蘭教經學院的學生,資助貧困家庭學生,共獎勵研究生20余名、本科生200余名,先後獎勵和資助資金100多萬元。

習近平總書記說,“實現中國夢必須弘揚中國精神。這就是以愛國主義爲核心的民族精神,以改革創新爲核心的時代精神。這種精神是凝心聚力的興國之魂、強國之魂。”西道堂在堅持伊斯蘭教中國化的實踐中,自覺融入新時代精神,自覺融入實現中國夢的偉業中,成爲中國伊斯蘭教的表率。

 

發布時間:2018/6/20 9:50:00,來源:中国民族报

我有話說

book 宗教世界
首页    20    19    18    尾页    跳转至Go
崇尚科學 反對邪教 端正信仰 弘揚法治  天津市反邪教協會版權所有  推薦使用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9.0以上版本
Copyright © 2011-2020 Tianjin Anti-cult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津ICP备11007108号-3

津公网安备 120101020001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