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繁体
打印

 

想念一棵桂花树

范书颖

 

正值金秋时节,一次骑行偶然闯入一个陌生的村庄。当进入村庄一条弯曲的小巷时,鼻息间突然萦绕了若有若无的馨香。

是熟稔的桂花香!附近的院落里一定有桂花树,正心无旁骛地绽开金粟点点,不声不响地喷着香、涌着甜。这桂香的涟漪,在我周围的空气中一波一波地荡漾着,曾经遥远了的记忆,就依稀走了回来。

打我记事时,老家院子里西屋的窗前,就站立着一棵高过屋檐的桂花树。它长年一身浓绿地静默着,并不引人注目。

当夏天的余热渐渐散去,天空变得高远素净时,曾经缤纷了一夏的各种花儿,在凉劲的西风中抖颤着,越来越憔悴,突然就有那么一刹那,鼻子里吸进了丝丝缕缕的甜香。一天天,这甜香渐成万斛清芬,乘着风翻墙越院、走街串巷,大半个村庄就知道,我家的桂花开了。

花开正盛时,母亲让我和姐姐踩着方凳摘桂花。秋阳洒落在树上,投下一地斑驳的碎影,满树的枝柯间、叶腋处,密密匝匝地簇生着橙黄的小碎花。我和姐姐说笑着,手在枝叶间翻飞,玲珑的花,挨挤的朵,纷纷落入一个个竹筛里。

鲜桂花可用于泡桂花茶、桂花蜜和桂花酒,若要长期保存的话,最好不要晒干,晒干后香味就散了,要用微火小心地烘焙,颜色和香味才能留住。有一次,我禁不住想吃新采的花,母亲一边拣选一边说,桂花不能直接生吃,闻着虽香,生吃却是苦的。

焙好的桂花静静地躺在大玻璃瓶里,金黄如初,馨香依旧。我的心也跟着雀跃起来,盼着母亲中秋节做软糯香甜的桂花糕、黑芝麻花生桂花馅的月饼。那是旧时光里,我们最甜美的期待。

做桂花糕和月饼需要做许多准备工作。要将糯米粉、粳米粉分别碾好、混合,再过两遍细筛,还要将炒熟的花生、黑芝麻碾碎,将桂花做成蜜饯,母亲一般要花两三天时间才能一样样备齐。

下午的阳光照进灶间,弥散着香味的光影中,待蒸的桂花糕已上笼,待烙的月饼已包进香甜的馅料。等待的快乐,就一蓬一蓬地在我的心里开了花。

桂花树旁,夕阳的余晖中,我和姐姐一边等桂花糕出锅,一边“跳房子”。一阵风吹过,片片桂花纷纷飘下,就像落了一地细碎的雪。

当我俩再次跑进灶间时,香气四溢的桂花糕刚出笼,一块块宛如方形白玉。我迫不及待地盛一块端在手上,上下两片莹白的米粉,夹着琥珀色的蜜饯桂花,咬上一小口,细细地嚼,甜甜的、糯糯的,满口都是桂花的清香。

母亲满足地笑着,黄昏闪着温柔的眼波,母亲的身影笼在夕阳和炉火的光晕里。她仍然忙碌着,黑芝麻花生桂花馅的月饼也刚刚做好。月饼圆圆的,上面有一层淡黄的酥皮,就像那轮即将升起的中秋月,年年从十五的夜空缓缓掠过,在我的心上积起层层叠叠的美好。

一股浓浓的桂花香窜进了我的鼻子,将我的思绪拉了回来。窗前那棵桂花树,香甜的桂花糕、桂花饼,慈爱的母亲……都只能在记忆里变成绵长的想念了。流年很慢,日子很甜,心境很暖。

 

发布时间:2020/10/13 14:00:00,来源:中国民族报

我有话说

book 文友笔会
首页    44    43    42    尾页    跳转至Go
崇尚科学 反对邪教 端正信仰 弘扬法治  天津市反邪教协会版权所有  推荐使用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9.0以上版本
Copyright © 2011-2020 Tianjin Anti-cult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津ICP备11007108号

津公网安备 120101020001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