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繁体
打印

 

“灵灵教”毁了我的幸福生活

张仁全口述 沈默整理

 

人本网艺术鉴赏

我叫张仁全,家住江苏省南京市江宁区谷里街道箭塘社区,今年72岁。我是农村庄稼人,和我老伴勤劳耕耘,靠我们辛劳的耕作把一双子女慢慢拉扯长大。如今儿女都早已成家立业,小孙女都已经上小学了。原本应该颐养天年的时候,我却只能瘫痪在家,连累老伴儿女。都是万恶的灵灵教毁了我原本幸福的生活,也毁了我的安乐晚年。

我和老伴两人都是本分人,邻里平常要帮个忙啥的都是一喊就到。大概前些年太辛苦了,前几年开始我就得了腰肌劳损,活干重了腰就疼。开始,也没太当回事,干不动的时候就喊儿子回来弄,就是有些对不住儿子和老伴,感觉拖累他们了。五年前,几个安徽人来到我们村说是传播“《圣经》福音”的。一天,他们来到我家自称是上门“传福音”,一到我家就帮我们打扫院子。为首的妇女说她姓袁,是来给我们家带来“救世主的旨意的”,只要我们加入可以保全家平安健康。说实话,我们农村人其实最怕就是个病啊灾的,听着她讲的那么多信众保全家平安的活生生的例子,还说得有鼻子有眼儿的,再加上看她们几个人在我家忙前忙后的,连口水都顾不上喝的,看也不像坏人,我就同意有空去参加他们的“活动”。结果,我开始一步步陷入到灵灵教编织的邪网之中。

两天后,他们又来到我家约我们夫妻俩晚上去参加他们的教会活动,我老伴推说家务事情太多忙不过来,就让我一人跟他们去参加教会活动了。晚上七点多,我和他们一起走了有十来里路,走到邻村一户人家,走进去一看,坐满了一屋子人,后来陆续又来了几个。看人齐了后,他们就说欢迎我加入“救世主”庇佑下的大家庭,紧接着就让我学着他们“祷告”,“祷告”了一会儿有人突然高声讲起一通话,我听不懂他讲的什么意思,后来才知道这叫“悟性”。“祷告”完之后他们又开始给我们讲“启示”,说信徒只有完全听从“救世主”的安排才能保佑全家平安,一大通讲完之后大家又是唱”灵歌”又是跳”灵舞”的。活动结束之后,我被他们留下来,给我讲了好一通“救世主”的伟大,说“救世主”可以保佑我百病不侵,全家平安。

经过他们这么反复的劝说,我开始经常参加他们的活动,从每天祷告祈祷“救世主”保佑我们远离世界末日,保佑我们远离疾病,保佑我们全家平安。几个月过去了,我渐渐沉迷其中,每天昼伏夜出的参加他们的活动。渐渐的老伴儿也感觉到了我的反常,晚上就不让我出门。可是每次我都不顾她的反对跑出去参加他们的活动。我以前一直有点高血压,去江宁人民医院看过几次,医生叮嘱要长期服药。自从参加他们教会活动之后,信了他们入教可以保佑我百病不侵的鬼话,我开始不再吃药,一门心思就想通过我的“虔诚”换来“救世主”对我的“庇护”。

这样又过了半年,一天睡醒后,我突然感觉自己半身麻木,说不出话来,我就挣扎着翻下床。老伴听见动静看到我这个样子,赶紧叫来儿子,弄了辆车把我送到医院。经医生诊断,我是脑血栓发作。经过紧急治疗,总算捡回条命,可是却落下了半身不遂的毛病。住院半个多月后,回到家里,我就悔得不想活了!原本好好的一个人,如今只能躺在床上,成为亲人的大累赘。

现在,我只希望我的身体能够渐渐康复起来,生活能够自理,不再成为家里的负担。都是万恶的灵灵教毁了我,我听信他们的鬼话,最终酿成了这样的恶果。可是一切都晚了,回不了头了。

 

发布时间:2017/6/9 15:43:00,来源:凯风

我有话说

book 回归社会
首页    56    55    54    尾页    跳转至Go
崇尚科学 反对邪教 端正信仰 弘扬法治  天津市反邪教协会版权所有  推荐使用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9.0以上版本
Copyright © 2011-2020 Tianjin Anti-cult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津ICP备11007108号

津公网安备 120101020001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