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繁体
打印

 

梦醒目睹家破碎 方知“大法”真难缠

侯春霄

 

人本网艺术鉴赏

邪教“法轮功”对于信徒的控制,有精神方面的,更有组织方面的。如果说迫使信徒“学法”是给信徒戴上了紧箍咒,那么组织控制便是给“师父”的“大神通”又打了块补丁,使其对信徒的控制手段更显“圆满”。这样,就使得信徒很难从其邪教深渊中挣脱出来。

郑玉香总算摆脱了“法轮功”的束缚,然而,好端端的家却早已是伤痕累累。

郑玉香是辽宁省铁岭市调兵山市大龙矿小区居民,1996年退休,家庭的美满让她不到五十岁就享受到儿孙绕膝的天伦之乐。退休之后,她主要是在家给女儿带孩子。由于正值更年期,身体的种种不适时常困扰着她。到医院检查多次,也没查出究竟有什么病。当时,全国正流行气功热,因此,郑玉香也转而把希望寄托到气功治病上。也就是在这般情势下,她才接触了邪教“法轮功”。

她的不幸始于1998年。起初,因为对气功治病抱有极大希望,郑玉香便对丈夫说就是花多少钱也要学会一门气功,并让丈夫帮她去找。丈夫说想学气功并不难,他们班上有个大华就是练“法轮功”的,给他说一声就行。

郑玉香后来反思,自从接触“法轮功”的那一刻起,她其实就觉得“法轮功”在拉人的事情上表现得过于心急。当天晚上,丈夫口中的大华就带着一本“法轮功”书籍到了郑玉香家。大华先是对郑玉香讲了练功的许多好处,接着就教郑玉香打坐练功,临走还把那本书留给了郑玉香。

“法轮功”的五套功法让郑玉香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她带着新鲜感认真模仿,练得全身热乎乎的。结果,由于心情放轻松,多日失眠的郑玉香当天晚上睡得非常踏实。如此一来,郑玉香开始对“法轮功”产生了信任感。

大华再次来到郑玉香家。这次,他说是来拿书的。而这时的郑玉香已经有了更深一步学习“法轮功”的想法,其实也就是想通过练功得到更多“益处”。她问大华能不能留下这本书让她看看,大华一口应允,只是催她要快些看,说自己只有这一本。

大华走后,郑玉香捧起这本书一口气看了个通宵,到第二天九点就看完了。虽然非常困乏,但自觉学了有用的东西,心里还暗自高兴,随后花了一百块钱买回了四本“法轮功”书籍。

第三天晚上,大华又来了。他对郑玉香说,要想“长功”快,要想“出功能”,就要到练功点和大家一起练功,因为“功友”们在一起练功就会产生一个“能量场”,也更容易得到“师父”的“法身”保护。大华说的这些,郑玉香全都听了进去,因为“师父”李洪志在书里就是这么说的。

通过浏览“法轮功”书籍,那些所谓的“功理”“法理”开始在她头脑中扎根,她在心里也开始不自觉地把习练“法轮功”摆在首位。还有那“红彤彤的法轮罩”什么的,都是令她着迷的东西。

往后,郑玉香便去练功点和功友们一起集体练功了。这样,短短几天时间,“法轮功”邪教组织不仅达到了对郑玉香实施精神控制的目的,而且还实现了对她的组织控制。而在当时,郑玉香却对此全然无所察觉,把全部精力都用在了练功“学法”上。为了腾出时间去练功点,她连外孙也不带了,自己掏钱把孩子送进了托儿所。她也不再管一家人的生活,每天早早出门,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