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繁体
打印

 

天津利順德飯店

 


 

1861年4月一位名叫殷森德的英國傳教士乘坐美國三桅杆船“丹尼爾·威伯斯特”號來到中國,作爲一個傳教士,他到中國來的目的當然是要在眼前的這塊陸地上散布“主的福音”。但是百年以後,人們再提起他的時候似乎和“福音”的關系並不太大,而更多的和天津的華夏第一涉外飯店“利順德”聯系在一起。正是他在天津創辦了這家享譽百年的大飯店。

19世紀六七十年代,中國的大門已經被鴉片戰爭的大炮轟開。而天津也成爲近代西方宗教和歐洲商貿最早的“淘金者”們的樂園,僅僅幾年之後就有人腰纏萬貫、裝滿了箱芨。這其中就有“利順德”的創始人殷德森。

1863年春天,是殷德森在天津傳教的第二年,他仿照其他英國商人的樣子,用傳教得來的600兩紋銀,購買了一塊土地,開始建造飯店。飯店所保存的史料記載了這樣一段文字:爲了省錢,承包人從比海大道還遠的地方買土。用排成長串的手推車運來含瘧疾的泥土,把它倒在地基上,讓它晾幹。在泥土表面幹燥的時候,建房就開始了,很快新立的牆基打好了,並開始蓋房。(Soil was delivered by hand cart from Hai Da Dao and as one resident observed:“Countless hand carts followed one after another in one long line, bringing the muddy soil containing malaria bacteria. The soil was poured into the foundations and dried by airing. When the surface of the soil was dry construction began. ”)兩個月後,一處簡易的英式印度風情平房在這裏建造完成。殷森德給了它一個非常中國化的名字,利順德。這來自于古語中的三個漢字幾乎囊括了所有最美好的意義。

就是租界劃定以後,英租界劃定以後,他好多僑民就過來了,僑民過來以後,他得有地方安置,當時他沒有居所,所以他這個殷森德就是看到這是一個原因。

身爲牧師的陰森德似乎並沒有把全部的精力投入到自己的生意中去。在以後的20多年中,利順德飯店一直沒有得到大的發展。到了19世紀六七十年代,越來越多的外國商人來到天津,租界內開始出現了大量更加美麗的建築。特別是1886年春天,英租界內環球飯店的出現使利順德飯店不得不把改建提上了日程。曾經在1916年擔任過利順德飯店董事長的威廉·海維林記載了當時的情景:“今天坐落在海河邊上的兩座飯店,一是剛修建的環球飯店,建議應該爲女王飯店,從外觀上看,建築藝術風格是屬于目前最好的。而旁邊的利順德飯店,盡管它的內部要比環球強多了,非常豪華,異常舒適,但從外觀看,由于多年風化,目前看簡直成了一座低等飯店的象征”我們在史料中找到一段英文的記載(There are now two hotels on the Haihe River Bank. One of them is the newly built Globe Hotel. I suggest changing its name to the Queen’s Hotel. In terms of its appearance and architectural style it is the best at present. As for the Astor nearby , although its interior is much better than the Globe-very luxurious and comfortable-it looks weathered, simply a symbol of a second rate hotel. It needs immediate renovation. )隨著環球飯店的完工,在英租界內連續又建起了八所兩層的樓房。這些租界內的變化促成了李順德大飯店的改建工程。1886年,當時的英租界工部局董事長德璀琳成爲了利順德飯店的第一大股東,開始管理飯店,他拆毀了已經不合時宜的利順德飯店的老房,在舊址上蓋起了一幢三層磚木結構,具有明顯英國哥特式建築風格的豪華賓館。

1886年建的時候是天津最高的建築,第一個天津的飯店,第一個飯店,那麽這個有一點標志性,那所以他有一個角樓。

當時的德璀琳在英租界已經享有很高的聲譽,他主持建造的飯店當然要成爲當時最豪華的建築。利順德飯店的建築形式選擇了角樓,一方面要突出飯店的建築高度,另一方面也要顯示德璀琳在英租界的地位。

角樓上第一層有一個拱圈,兩面有柱子,是單拱圈,二層是有雙拱圈,拱圈上面都有柱子,這是說明他有一點變化,第一層一個,第二層兩個,到三層的時候是四個拱圈,所以這種連拱圈,他是下面的是一根柱子,到四層用雙柱的連拱圈,那麽這種就是說從西洋古典建築發展到羅馬風,連拱圈加上柱子。

毫無疑問,德璀琳在角樓的設計是成功的,但是他並不滿足,爲了讓自己的飯店更加具有英式風情,他在外側遊廊的下方加上了大量的木質十字叉。

遊廊是木結構的,欄杆底下都是十字叉,十字叉的欄杆,這種欄杆是英國的木結構的特色,英國式的半木料的建築,他遊廊裏頭都用大插的這種設計,很有特色,那麽中間有一部分是突出來一個挑出來一部分,這就加重了它的入口的標志。

德璀琳一心想把自己的飯店建成一座超級豪華的飯店。他的客房數量也是當時飯店中最多的,但是由于當年取暖設備的限制,在屋頂上不得不建起很多煙囪。用今天的眼光看這當然是非常煞風景的一件事情,但是在當時的天津,這也是利順德飯店是豪華飯店的一個標志之一。當然這些煙囪並沒有能保存到今天。

當時都是磚木結構,所以采暖都是用壁爐采暖,所以上面每一個房間都有煙囪,說明那時候取暖都是用煙囪取暖的,煙口地方都有磚,挑出來的磚的煙口,屋頂上有這樣的煙口,這是在國外 英國家庭很常用的磚做的煙口。

1886年,利順德飯店的擴建一下子成了租界地的新聞,隨後的幾年中,德璀琳又先後在利順德飯店的附近建立了維多利亞花園和戈登堂等建築物。這一系列的建築成爲了英租界的地標性建築。在隨後的近四十年當中,各國的官員、商人、洋行買辦都紛紛以利順德大飯店爲參照物,建立了無數帶有本國特色和西歐建築特色或者中西合璧的樓群。飯店創始人陰森德認爲是當年那條他所乘坐過的三桅帆船給他帶來了好運,于是新建的利順德飯店高高地挂上了新的店徽。同時這所飯店也有了新的英文名字:Astor House Hotel.翻譯成中文就是“總督府飯店”,這一切都是在飯店第一大股東德璀琳的授意下進行的。這位總督也就是當年的直隸總督李鴻章。飯店第一大股東德璀琳到中國後很快就學會了阿谀奉承的手段,並且在面對清政府的高官時屢試不爽。德璀琳在自己飯店名字的前面寫上了總督二字,李鴻章更是投桃報李,將今日佟樓附近的一大片土地贈給了德璀琳以答謝自己“無法用言語”表達的恩情。在德璀琳建起自己的私人別墅“養心園”之後,李鴻章更是派了軍隊駐紮在“養心園”擔任警衛、護院。

1877年,德璀琳還只是天津海關稅務司的一個普通官員。一個偶然的機會,他接觸到了當時已經權傾一時的直隸總督李鴻章。此時的李鴻章正熱衷于搞洋務運動,他向天津海關稅務司的頭子赫德提出要創辦中國郵政,這個差使最終落到了德璀琳的頭上。

當時首先開通的郵路是在天津,北京,牛莊,煙台,鎮江,上海之間建立起來的。而東南沿海地區的信件首先要集中到鎮江,再發往天津,從那裏通過海運運往歐洲,因此天津實際上是當時的一個郵政樞紐。天津到北京的郵路是最重要的一條郵路,德璀琳在這裏設置了三個個驿站。

他測量的距離是天津到北京是250華裏,那麽設了這三個驿站。這三個驿站他在他的制度裏規定,每一個驿站配三個人,兩匹馬,要求信件的送達時間必須要在起初定的12個小時,後來改爲16個小時,必須要在這個時間內送達,如果誤時就要罰款,當時定的是罰1兩銀子,如果是提前了,那麽一個小時就獎勵五錢銀子,另外還有他規定了一匹馬拖帶的郵件不許超過40磅。

1878年,6月15日,德璀琳致電上海海關造冊處,按照他的設計,趕制3分銀和5銀兩種面值的郵票。7月24日,5分面值的大龍郵票500大張,共計12500枚正式發行。這標志著中國近代郵政的正式運行。

德璀琳在督辦中國郵政的表現讓李鴻章對他大加賞識。一直到1901年,李鴻章去世,他實際上一直是李鴻章搞洋務運動時的幫手。洋務運動也給利順德飯店帶來了更多的實惠。當時全國最早的電燈、電話、電風扇都首先出現在利順德飯店,這種洋派作風似乎也成爲了利順德的一種傳統,到1924年,飯店北樓興建的時候,當時的飯店經理海維林就做出了一個當時比較前衛的決定,請美國的OTIS電梯公司安裝了一部電梯。80年多年過去了,曾經有衆多的名人乘用過這部電梯,一腳踏進去,說不定會踩到那個名人的腳印。

十九世紀末,天津俨然已經成爲了洋務運動在北方的中心,而利順德也成爲了當時最現代、最時髦的飯店。而德璀琳已經完全成爲了一名天津人。他把自己的家眷全部安排在了天津,女兒長大成人後也在天津完婚。而他的女婿漢納根甚至成爲了李鴻章的軍事助手,幫助李鴻章編制中國新軍。並參加了中日甲午海戰。 由于善走上層路線,德璀琳不但財運甚佳,也是官運亨通。1896年,慈禧太後頒發谕旨,賞封利順德飯店股東德璀琳一品頂帶花翎,大約相當于今日國務院副總理的級別。利順德飯店更是成爲了各界政要聚集的地方。利順德飯店的另一位股東荻金生曾說:“德璀琳先生是一個非常有遠見的人。25年來,他幾乎是中國實際上的外交部長,因而北京的外交使節要是不先來利順德酒店見過德璀琳和李鴻章,就什麽事也辦不成。是的,他是一個了不起的人,他的思想總是領先于他的時代。”(Mr.Detring was far-seeing man ;he was for 25 years practically China’s Foreign Minister, and the members of the Diplomatic Corps in Peking could do very little unless they came down to tientsin and saw both Mr. Detring and LiHung-Chang. Yes he was a big man, and lived many years before his time.---- Mr. J.M.Dickinson)

1912年,大清皇帝發布退位诏書,昭告天下,華夏大地進入了新的紀元。但是中國人民並沒有因此而迎來太平盛世,接下來的袁世凱複辟,政權的頻繁交替,軍閥的混亂統治,又使得百姓陷入更加困苦的境地。作爲北京的大門——天津在這個紛亂的時期也決不會冷清,利順德無疑是這個天子渡口的一大熱點。在另一位善于經營的董事長威廉·海維林的帶領下,飯店逐漸走向輝煌。這一時期這裏出入的人物和那重重垂幕後面悄悄發生的事件曾深深地影響著整個中國的曆史進程。

1908年11月,利順德飯店迎來了一個跛足的英國商人,這位英國商人卻有一副東方人的面孔,他就是化了裝的袁世凱。僅僅在一個月前,老佛爺慈禧太後駕鶴西去,光緒皇帝也無疾而終,龍馭上賓,但皇帝的硯台下卻留下了“必殺袁世凱”的朱批谕旨。袁世凱早得密信,立即向他的好友,英國駐中國公使朱爾典求救,在朱爾典的安排和策劃下,袁世凱逃離京城,化裝成英國商人躲進天津的利順德飯店。

因爲戊戌變法以後,因爲這個事牽連了光緒的實權了。而光緒的父親攝政王呢,誰都有感情了,對他(袁世凱)就有一種舊怨,這是一個,另一方面,他在朝庭裏面的權力過重,所以宣統即位以後,就要把他拿掉。

躲進利順德的袁世凱並未慌張,他之所以選擇利順德是經過深思熟慮的:一則在天津洋人的租界,攝政王載豐不能把他怎樣,二則身處天津,北京城裏的風吹草動都逃不過他的耳目,並且能馬上做出反應,進可攻,退可守。不久英國公使朱爾典以兵臨城下之言威脅清政府,就連張之洞也向攝政進言:“國有大故,不宜誅戮舊臣。”言下之義,袁世凱黨羽衆多,殺了他,只會天下大亂。萬般無奈載豐只得于以宣統皇帝溥儀的名義准袁世凱因“患足疾”回河南老家養病。

據說當時想把他殺掉,但是後來張之洞他們說了一句話,說是他掌權太重,因爲就在小站的時候他已經形成了他的集團,他的集團已經不光是軍事集團而是軍事政治集團。他的這些黨羽像徐世昌 段祺瑞已經滿布朝庭了。所以牽一發動全身,這事幹不得。你可以貶他,但是你不能殺他。   

這個好消息傳到利順德,袁世凱並沒有感到十分意外。事實上幾天來在這條長廊散步的時候,他已經透過窗子上的沙幔隱約看到了家鄉山水的召喚,在那裏他將渡過一段貌似閑雲業鶴的生活,靜觀待變,尋找時機,他甚至已經確信,自己將要得到的遠遠要大于現在失去的。果然,四年後的1912年3月10日,他搖身一變,竟成了中華民國的第一任正式大總統。

利順德是“避風港”,因爲這裏是天津的租界地,曆史上徐世昌等人下野後都曾到這裏躲避。

袁世凱一生總在找機會,他這個人總在找機會,總在運用機會。他一生的成功都是在某個機遇點上提高一步,但也正是他把這種事情弄得太熟悉了。所以他自己任何事情都想找機遇,最後自己也掉在陷阱裏了。

1912年3月袁世凱逼迫孫中山讓出了國民大總統的位置,但是老謀深算的袁世凱,自思以武力“征服”不了民心。他一邊推诿孫中山請他到南京任職的邀請。一邊制造了壬子兵變,制造出北方局勢不穩的假象,接著又電邀孫中山到京“共商國事”。爲了爭取和平統一,對袁世凱仍然抱著一絲幻想的孫中山不顧個人安危,北上和袁世凱談判。不久,各大報紙刊登了孫中山將要取道天津,到北京與袁世凱會談的消息。

8月底的天津,酷暑已經漸漸退去,23日這一天,孫中山乘坐的火車到達天津,充滿了救國理想的孫中山此時已經被袁世凱的步步爲營弄得筋疲力盡。下榻利順德飯店之後,他向各地發了不少電文表示“國民之願意讓步,爲共和,非爲袁氏也”。短短的十五個字卻可以讀出一種無奈的味道,一種自我安慰的說辭,一種隱隱知道結果可能不會美妙,但仍抱有一絲幻想的心緒。

他能夠在舊有的封建壁壘之中殺出來,成爲這麽樣一個新形的資産階級革命派人物的領袖。所以他這個人在許多事情上確實有他許多自己的理想。但是因爲他過早地接受了西方文化,他出生在廣東,他又很早到檀香山,所以他接受西方東西比較早,因此對長期是封建社會的中國這塊土壤,我看他熟悉的程度和他運用的程度遠遠不如袁世凱。

果不其然,不久之後的北京會談打消了他對袁世凱的最終幻想。孫中山當即表示:“吳人苟心志堅定,以國家爲前提,決不可怕軍人武力幹預”。後來又深有感觸地表示:“放棄南京臨時政府是一個巨大的政治錯誤”。在利順德的思想轉變揭開了他以後發動和領導武裝反對北洋軍閥鬥爭的序幕。

孫中山在許多事情上,他既有新思想占著上風,但是舊有的這塊土地帶給他的一些影響也很深,他有些思想對我們來說很有啓迪,但是在他真正要在這個地方實現,他缺少方略,缺少步驟,缺少辦法。他自己也說知易行難。了解了很容易,做起來很困難。

1916年6月6日,在國人的唾罵聲中,複辟失敗的袁世凱帶著他的皇帝夢離開了人世,中國卻被更多的土皇帝們統治著。1925年3月12日,孫中山最終沒能完成統一中國,實現共和的理想,帶著遺憾與世長辭,華夏大地依然是槍炮不斷……

1925年前後的利順德大飯店仿佛是遠離戰火的世外桃源,末代皇後婉容的手指在黑白琴鍵上的跳躍,動聽的音樂暫時遮掩了遠處的槍炮聲。

1924年11月北洋直系軍閥將領馮玉祥政變,推翻了直系軍閥北京政府,末代皇帝溥儀和皇後婉容也被逐出紫禁城。1925年初,溥儀選擇了“二月二龍擡頭”這一天低頭逃離了北京城。在日本特務的保護下,化裝成商人,乘火車來到天津的日本租界地。從此開始了這位“真龍天子”在天津六年半的傳奇生活。

過慣了皇帝生活的溥儀,在天津這六年多的日子裏,雖然靠變賣古玩字畫維持生活,但卻仍然窮奢極侈,揮金如土。他和皇後婉容、淑妃文秀每隔幾天就坐著汽車,專門到利順德來吃冰激淩、刨冰、奶油栗子粉等冷飲,或是吃西餐。根據溥儀的要求,飯店還特意爲他准備了禦膳。據說他最喜歡吃一種薄而脆、甜而香,叫做“火紙筒”的點心。無論吃什麽,飯後總都要喝“鶴嶺雲霧茶”,聽一段西洋音樂。溥儀除了是一位名副其實的美食家之外,也是一位@@倜傥的公子。每值金秋,清風送爽,必到飯店的舞廳跳舞,滿漢王公遺老們在一旁觀看。有時興致極佳,不覺已經是翌日時分了

溥儀這一生中最開放的這幾年,應該說就是在天津,在天津六年的時間裏頭,他在皇宮裏頭本身是很受壓抑的,包括宛容當時都是穿著高跟鞋,穿旗袍,燙發。

1931年,11月10日,溥儀結束了在天津的寓公生活,在日本人策劃下,潛度海河口,逃到東北揭開了他僞滿傀儡皇帝的序幕。

他許多的事情比較懦弱,不夠爺們,不夠男子漢。他本身身體有缺陷對他有一些影響。另一方面,他的遭遇也造成了他的性格這樣的一種懦弱,所以他一生來說的話,一直到他退位,到他出宮,到他做傀儡,到他被俘,到他後來改造。這個過程當中,他的許多行爲都是非常幼稚可笑。   

也許是曆史的巧合,善于投機的袁世凱,追尋統一共和理想的孫中山,被趕下皇位的懦弱皇帝溥儀,代表近代中國曆史命運的幾個關鍵人物,在不同的時間恰恰都經過了“利順德”這個十字路口。風雨百年,物得人之風華,就連飯店內的一桌一凳也都在慢慢積澱著曆史的光韻, 挂在這個房間裏的梅蘭芳博士親筆簽名的劇照是他當年贈給飯店的服務員楊世慈的。如今房間裏的陳設一如當初,只大師已去。打開留聲機,音樂悠揚中,你會漸漸迷失自己,戲夢人生,這座已經沈澱了足夠曆史的老飯店,明天又會經曆什麽樣的故事呢?

 

發布時間:2012/7/10 8:35:00,來源:天津卫网

我有話說

book 津门底蕴
首页    10    9    8    尾页    跳转至Go
崇尚科學 反對邪教 端正信仰 弘揚法治  天津市反邪教協會版權所有  推薦使用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9.0以上版本
Copyright © 2011-2020 Tianjin Anti-cult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津ICP备11007108号

津公网安备 120101020001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