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繁体
打印

 

警惕日本“幸福科学教”借影视明星造势

若水

 

人本网艺术鉴赏

近日看到一则消息,说日本当红影视明星新木优子已被证实为日本“幸福科学教”的教徒。此事曝光后,震动了日本的娱乐圈及新木优子的粉丝群。而在此之前,另一日本当红女星清水富美加,突然宣布"出家"了,而她的“出家”就是投身于这个"幸福科学教"。两位年轻貌美且才艺出众的影星,不顾社会舆论的压力而“皈依”于“幸福科学教”,这其中的缘由耐人寻味。

先说明一下日本的“幸福科学教”到底是个什么组织?据有关资料介绍:大川隆法(男、1956年7月7日出生于日本德岛县),现为日本幸福科学集团创始人兼任总裁。1981年3月23日,大川隆法获“大悟”(即所谓“获得了至高的觉悟境界,并能与灵界之存在自由地做信息交流”)。同年7月,大川隆法又“觉悟”到自身为担负着引导全人类走向幸福之使命的“爱尔康大灵”。1986年10月,创建以“传播佛法真理为目的”的“幸福科学教”。1987年后,出版发行《太阳之法》、《黄金之法》和《永远之法》等书。1991年,大川隆法取得了日本宗教法人资格。此后,大川隆法“不单作为宗教家,更作为引导日本跨越经济低迷时期的领航国师和世界大导师,在世界各地传播佛法真理”。2009年,创立“幸福科学学园”(中学、高中),并创建“幸福实现党”。该组织目前涉足办网站、出书、拍电影、办教育等多个项目,常采用举办大型演讲会和通过其党支部、精舍为中心进行活动等形式大肆宣传其教义主张。据“幸福科学网站”称:该组织在全世界的活动据点场所逾一万之多。全球共有120万信徒。

还有一点需要说明,大川隆法自诩作为“引导日本的领航国师和世界大导师”,却公然对中国和其他国家持仇视态度。他在《诺查丹玛斯:可怕的语言》一书中宣称:"在21世纪,利维坦将天下无敌。它将大幅削弱来自年迈老鹰和疲惫棕熊的威胁,嘲笑上了年纪的欧洲。它让中国成为奴隶、使韩国成为妓女。”在政治立场和历史观上,大川隆法极端反华。他的"幸福科学党"把"否认南京大屠杀和慰安妇问题"写入了执政纲领。他还强烈主张让日本对抗中国,要针对中国的所谓"军事威胁",建立起"坚毅的国家"所必需的防卫体制;主张日本要用军事手段来建立维持从台湾、冲绳近海到中东的海上保卫线。从以上大川隆法的反华论调中不难看出,这位“世界大导师”倒是有一副不折不扣的日本右翼军国主义的嘴脸。

然而,就在大川隆法和“幸福科学教”名声鹊起、红极一时之际,已有多名外国宗教学者和反膜拜团体研究专家指出:“幸福科学教”具备了邪教的属性。大川隆法本人自称“能与灵界信息交流并得到了超过500位、在世界历史上产生深远影响的高级灵性人物的指导”的说法是十分荒谬可笑的。这里说起大川隆法的“通灵”法力,倒让笔者想到法轮功教主李洪志自吹的“四大神功”。而巧合的是,同“宇宙主佛”李洪志也生于7月7日这一天的大川隆法(李的真实生日是1952年7月7日),其“通灵”的经历与李洪志声称“自幼年起就得到佛、道两家大师的传授具有了无上神通……”的说法真似如出一辙。不同得是,大川隆法是在1981年3月获得“大悟”,1986年10月创建了“幸福科学教”;而李洪志则是“八岁得法”,可1992年才“出山”创立法轮功组织。可见,大川隆法要比李大师更着急“拯救人类”,在24岁时就“觉悟”到自身是“为担负着引导全人类走向幸福之使命的「爱尔康大灵」”(按照“幸福科学网站”的说法:爱尔康大灵EICantare意为诸神之主,是佛陀灵魂的本体,也是向地上输送释迦、基督、孔子、苏格拉底、穆罕默德的人)。

李洪志要做“宇宙主佛”,大川隆法要当“爱尔康大灵”,同样在1986年任命自己的教派为“奥姆真理教”的麻原彰幌也曾宣称自身有“超人的特异通神能力”(1986年麻原彰幌出版《超人能力秘密开发法》,并将其“奥姆神仙会”改名为“奥姆真理教”)。而李洪志、麻原彰幌已经是罪恶累累、臭名昭著的邪教教主!如今的大川隆法呢?这位“爱尔康大灵”究竟要带领他的信徒走向何方?据日本媒体报道:2015年,富士河口湖町发生了一起一少年杀害80多岁的祖父母的案件,少年因故意杀人罪被逮捕。该少年是“幸福科学教”信徒,承认自己为了筹得“幸福科学教”所办的学院及教团的教育机构的入学费用,觊觎祖父母的遗产并将其杀害的犯罪事实。

那么,大川隆法和“幸福科学教”是否会重蹈麻原彰幌“毒气杀人”之类似事件的覆辙?笔者不加揣度。但清水富美加、新木优子这两位日本影视新星---这样的公众人物成为了“幸福科学教”的教徒,却是一件不能不令人担忧的事情。笔者的担忧绝不是杞人忧天,这里也给喜欢两位明星的中国粉丝们说说:

一、“明星效应”是否会引导他人误入歧途

作为影视明星的清水富美加、新木优子,她们的生活圈内可是有成群成堆的粉丝,这些粉丝群又以年轻人为主。在当今网络信息已普及到手机客户端的情况下,影星类的公众人物的一举一动都会对社会产生示范效应,尤其会影响着年轻公众。虽然清水富美加、新木优子她们只有二十来岁(清水1994年12月生人、新木1993年12月生人),思想上大概还幼稚天真,属于涉世未深的“小鲜肉”。但其影星的光环却可能会让粉丝群们迷失辨别的能力而效仿一时。如果这样的话,就等于在清水富美加、新木优子加入“幸福科学教”之际,她们会无形地引导身后的许多粉丝走入歧途。而清水富美加在投身“幸福科学教”后,不是在公共场合下表示“要献身给幸福科学教”吗?还取了个“千眼美子”的教名。这种姿态就是在为“幸福科学教”大作广告呀!

当然,尽管并不是所有的粉丝都会模仿她们去跟随“爱尔康大灵”,但年轻人的好奇之心有可能会让某些粉丝主动向“幸福科学教”靠拢,比如阅读大川隆法所写的书籍等。到那时邪教的洗脑之术就会象绦虫一样死死缠住他们,就会导致一些少男少女最后成为邪教祭坛的殉葬品。而这样的悲剧在世间已经多次发生过。所以,这里呼吁影迷和明星的粉丝们---你们千万要警觉啊!

二、“幸福科学教”让明星“弘教”意在造势

既然大川隆法自封为“爱尔康大灵”,意为诸神之主,又有与死人和活人都可“通灵”的不二法术。那为什么还要借助“小鲜肉”之类的明星来为“幸福科学教”抬轿子呢?可见,“通灵”是假,造势是真!而其教会的造势其实就是“造神”。这种造神运动(包括各种具体的活动)是所有邪教生存发展的规则,也是滋生教主崇拜的营养剂。而“造神运动”由来已久。

自上世纪五十年代到七、八十年代,西方资本自由世界大兴“新兴宗教运动”,结果是原基督教信仰的宗教精神被新生的膜拜主义代替,产生了数万计的“新宗教”。这里就包括了“人民圣殿教”(美国)、“太阳圣殿教”(法国)、“统一教”(韩国)、“奥姆真理教”(日本)等等著名邪教。而在这个过程中,涌现出了上千名“新基督”和“活上帝”,这些大神或“救世主”都说自己可以拯救人类,都通过不断地造神运动壮大了自身的神坛,越来越彰显了教主的神威。例如“统一教”以其“血统转换”邪说召集世界各地男女举行跨国集体婚礼(2014年2月在首尔举办的“集体婚礼”有2500对“新人”参加),造神的声势可谓登峰造极。而随着信息化的普及,社会上的这种膜拜心理已经成为一种病态趋势,可以极方便地被“爱尔康大灵”之流所利用。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幸福科学教”又让明星为其锦上添花,这难道不足以叫世人警惕和思考吗?

三、预防膜拜心理的武器就是树立理性精神

据信息加工心理学分析,大众产生膜拜心理的主要原因是知觉加工不断累积的结果。即人的兴趣或注意力被某种显性事物(如影视)长期吸引,就会使识别模式趋同化或单一化,久之就形成依赖性和膜拜心理。这种情况对涉世较浅又缺少科学世界观的年轻人尤其不好避免。故笔者认为:年轻人(例如各种粉丝们)一定要养成读好书的习惯,用多种知识特别是科学的知识来武装思想,树立科学的理性精神。而不是让各种小道绯闻缠绕自己,使自己丧失对事物的正确判断力。更要到社会实践中锻炼成长,用自身的价值为社会做贡献。笔者所接触到的邪教人员有一个共同特点,那就是他们都没有正确的世界观、生人观和价值观,他们内心空虚,缺失自我,幻想攀上某个“神佛”来给自己带来好运。其结果是上了邪教的贼船,既危害了社会又毁掉了自身。所以当“爱尔康大灵”之类的“爱尔康病毒”流行于身边的时候,一定要拒绝成为这种病毒的携带者。至于清水富美加、新木优子两位明星是否今后能在“幸福科学教”里找到她们希望的幸福?只有“爱尔康大灵”才会给出答案。我们拭目以待!

 

发布时间:2017/9/11 11:28:00,来源:黔风网

我有话说

book 他山之石
首页    13    12    11    尾页    跳转至Go
崇尚科学 反对邪教 端正信仰 弘扬法治  天津市反邪教协会版权所有  推荐使用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9.0以上版本
Copyright © 2011-2020 Tianjin Anti-cult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津ICP备11007108号

津公网安备 120101020001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