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繁体
打印

 

伪气功产生和泛滥的原因

张洪林

 

伪气功是打着气功的旗号,用没有严格实验依据的虚幻臆断或思辨演绎内容为理论,实践上经不起重复验证的一类行为。伪气功的泛滥不仅成为一个严重的社会问题,而且更是“法轮功”等邪教产生的土壤。冷静地分析伪气功得以存在、泛滥和具有迷惑力的原因,对于帮助人们识别伪气功和探讨解决伪气功的方法等,均有一定意义。

原因之一,有感觉有效果。我们知道,伪气功的核心是“外气”。它让人们相信的一个重要原因是所谓的发放“外气”治疗(实是心理暗示治疗)对部分人和部分病的确能产生感觉和效应。那种或热、或凉、或麻、或香的感觉是部分易受暗示的患者能切身体会到的,那种可使偏头痛、癔病性瘫痪等心理因素导致的疾病,在治疗当时就产生立杆见影效果的场面,是周围的人可以亲眼见到的。这是使人们相信它的最直接原因。尤其是外气师的手不接触患者就使患者产生感觉效应的表面现象,极容易令缺少心理学知识和科研方法学训练的人们得出外气师发出物质性外气的判断。我们通过实验证实,所谓的发放“外气”治疗不过是以发气作为暗示内容的一种心理暗示疗法而已。心理学早已证实,人的各种感觉都可经暗示产生幻觉,心理暗示疗法对心理因素导致的疾病常可收到立杆见影的效果。采取阻断暗示的措施,让患者不知道外气师给他发气,则患者没有任何感觉和效应出现的令外气师无法推翻的铁样事实,无可辩驳地证明了外气师发不出具有超自然力作用的“外气”。

原因之二,宗教心理。众所周知,人类面对自然与社会,总要遇到一些令人恐惧或无能为力之事,并总希望出现一种超自然力使自己摆脱困境。这种心理是宗教得以产生的一个重要因素。生、老、病、死,这是人类目前还无法抗拒的自然法则,但是谁都希望自己能青春长驻,谁都不希望自己患病、衰老和死亡。人们无不希望有一个超自然力能将自己从患病、衰老、死亡中解脱出来。甚至不少人不仅希望自己是超自然力的受益者,而且渴望自身也能练就这种对别人起作用的超自然力。这种心理驱使人们不断地去追求,既使追求的目标有99次使他们失望,他们也还会对第100个对象继续产生兴趣、充满希望。这就是当年甩手疗法、鸡血疗法、喝凉水疗法、卤碱疗法、红茶菌疗法等一个个热潮不断出现并迅速风靡全国的原因所在。在众多媒介长期宣传作用下,气功似乎成了不仅能有病治病,无病强身的手段,而且更成了可以让老人延年,让学生益智,让运动员破记录,让歌唱演员获奖牌,让书法绘画发射治病的“外气”,帮助公安人员破案,让科学技术和人类文化发生复兴革命等的法宝。

总之,气功成了无所不能的神,成了帮助人们解脱多种困境的超自然力。各有所求的人们当然要争先恐后地来抓这棵稻草了。

原因之三,眼见为实的习惯。俗话讲:耳听是虚,眼见为实,百闻不如一见。“我亲眼所见”是很多人相信伪气功的又一个原因。其实眼见未必是真,如:在哥白尼“日心说”被普遍接受前,人们亲眼所见的“太阳从东方升起”是被公认的真理。事实上,那是眼睛的一种错觉,并非真是太阳在升起。而我们的眼睛常有分辨不出幻觉、错觉、人为的和自然的假象的时候,所以,仅凭亲眼所见就相信,是非常容易上当受骗的。缺乏必要的科研素质是以眼见为实作判定标准的原因,因为缺乏科研素质则分辨不了表演和实验之间的区别,即不懂怎样采取严格的科研设计手段来控制条件,排除与实验无关的各种因素,也没有能力发现表演者如何弄虚作假。至于个别即有文化又懂科研的著名科学家也迷信伪气功,是他们缺乏正确的思想方法和科学精神,这是他们一旦离开自己熟悉的专业领域就滑向唯心主义泥潭的根本原因。

原因之四,综合性社会因素。社会问题的特征之一,是其形成过程中伴有社会多方面因素的介入。伪气功已成社会问题,它的形成和泛滥确与社会多方面因素有关。

例如:气功热时,众多媒体及其层出不穷推出的“超人”、“大师”们所鼓吹的封建迷信和伪科学内容,早已形成一个浓重的毒化人们观念的不健康的文化氛围,不断地误导着可怜的气功爱好者们走向伪科学甚至邪教的深渊;大量的佛教、道教甚至宣传封建迷信著作被冠以气功著作出版,加速了封建迷信和宗教的传播;部分领导、社会名人和个别著名科学家仅根据表演或不符合科学规范的实验结果就相信、支持表态,不仅对影响广大群众相信伪气功起了重要作用,更为那些善于拉大旗作虎皮的科学界的骗子和伪气功师提供了进一步骗人的条件;一些在自己的学科领域无所作为的懒汉,妄图借助气功取得科学突破,为了出名甚至不惜弄虚作假;伪气功江湖大师要获利、当受人崇拜的新教主,自然要选择伪气功这个无本万利的行当。曾经张香玉在北太平庄近授功6天,就获利42万多元。菩提功教主狄玉奇在常州一场报告就获暴利60多万元。而这与严新的万人授功、张宏堡的拜师会等相比不过是小巫见大巫而已。多年来,伪气功造就了一大批狂吸人民血汗的暴发户和新教主;相当长时间内,气功主管部门——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和各级医政部门与有关部门对伪气功缺乏协调、漠然置之、不负责任、不懂又不想弄懂有时还要装懂,以及顾虑重重不敢管理的做法,为伪气功的发展大开了方便之门;部分迷信伪气功的非主管部门的领导,如国家体育总局伍绍祖局长,在自己管辖的范围内建立气功组织,发布管理章程,在自己管辖的范围外到处插手,干扰对伪气功的批判……

气功界自身的问题则是伪气功得以产生的基础或内因。这主要表现在具有数千年历史但并无统一名称的气功,在50年代被统一命名为“气功”和赋予新的定义时,气功原有的本质特征“调神”(自我心理调整),被人为地篡改为练气,并在行政和媒介的支持下传向全国,在气功领域占据主导地位至今,导致理论体系失误,这为伪气功的产生奠定了理论基础。

 

发布时间:2017/7/17 16:16:00,来源:中国反邪教网

我有话说

book 邪教温床
首页    28    27    26    尾页    跳转至Go
崇尚科学 反对邪教 端正信仰 弘扬法治  天津市反邪教协会版权所有  推荐使用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9.0以上版本
Copyright © 2011-2020 Tianjin Anti-cult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津ICP备11007108号

津公网安备 120101020001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