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繁体
打印

 

“宣传无神论”与“保障宗教信仰自由”关系驾驭问题再探

──天津市反邪教征文作品选登

吴星辰

 

人本网艺术鉴赏

[摘要]宣传无神论与保障信仰自由作为党的两项重要的政策主张和工作要求,需要统战工作者和理论研究者在实践中正确把握和坚决贯彻。要科学概括和梳理“宣传无神论”和“保障宗教信仰自由”二者关系,这是需要深入研究和分析的重大问题,是从理论和实践的结合上认真探讨的问题。正确处理好“宣传无神论”与“保障宗教信仰自由”之间的关系,有利于最大限度的在全社会大力宣传无神论,有助于开展党的思想政治工作和宣传工作,占领思想阵地,有助于全面贯彻党的宗教信仰自由政策,有助于做好反邪教工作和打击非法宗教活动,有助于准确把握政策,掌握工作的主动权。有助于团结宗教界爱国人士和广大信教群众,不断巩固和扩大新时期的爱国统一战线。

[关键词]无神论;宗教信仰自由;关系

“宣传无神论”与“保障宗教信仰自由”是党的宗教信仰自由政策中的两个重要方面,以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的观点全面、准确地阐述和把握二者科学内涵和辩证统一关系,使有神论有人讲,无神论更要有人宣传,占领思想阵地,这才是全面贯彻落实党的宗教信仰自由政策的应有之义。

一、“宣传无神论”的内容和对象

马克思主义无神论以唯物辩证法和唯物史观为理论基础,科学阐明有神论的起源、本质、功能及其发展的客观规律来揭示有神论和宗教的荒谬性,即“科学无神论”。其实质是在思想领域中的科学反对有神论、反对各种迷信思想的斗争,通过向广大群众进行自然科学知识的普及和社会科学知识的宣传。一般来说,自然科学的教育,社会科学的教育,被认为是科学无神论教育的基本内容,此外,由于地域性或学科性的差别,关于我国基本宗教状况和宗教法规政策的教育、马克思主义宗教观教育、哲学的教育等也被认为是科学无神论教育的内容。

中国共产党历来强调无神论的宣传教育工作,尤其是对党员干部群体和青少年学生群体的科学无神论教育。60年代,毛泽东提出“舆论不一”律,强调人民群众既有宣传有神论的自由,也有宣传无神论的自由。即使在“文化大革命”中,无神论被打上了“左”的烙印,对无神论的宣传教育也从未停止。1982年,《关于我国社会主义时期宗教问题的基本观点和基本政策》的19号文件重在纠正“文化大革命”期间关于宗教的错误观点,并全面正确地阐述了中国共产党的宗教政策,但由于特殊历史时期的影响,在实践中对于科学无神论的宣传教育问题却没有给予足够重视,使得国民的思想领域空前嘈杂,在社会上出现了“宗教热”、迷信思想与邪教蔓延等现象。

我们党曾经多次作出明确规定:共产党员不得信仰宗教,不得参加宗教活动,长期坚持不改的要劝其退党。这个规定是完全正确的,就全党来说,今后仍然应当坚决贯彻执行。1990年,江泽民同志在与全国宗教工作会议代表座谈时指出:“宗教世界观与马克思主义世界观是根本对立的。共产党人是无神论者,共产党人的世界观应该是马克思主义的世界观。共产党员不但不能信仰宗教,而且必须要向人民群众宣传无神论、宣传科学的世界观。”

科学无神论作为一种科学的世界观伴随着打击和取缔邪教“法轮功”斗争的深入开展和广泛传播,并结出了丰富的理论成果,在某些地区甚至一度被列入国民教育课程体系。2002年,《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加强宗教工作的决定》指出:“共产党员不得信仰宗教,要教育党员、干部坚定共产主义信念,防止宗教的侵蚀。对笃信宗教丧失党员条件、利用职权助长宗教狂热的要严肃处理。”2006年,胡锦涛同志在全国统战工作会议上的讲话中指出:“我们中国共产党人是无神论者,不信仰任何宗教”。在2010年第五次西藏工作座谈会和2010年新疆工作座谈会上,胡锦涛同志都重申要坚持共产党员不能信教。

习近平总书记在第二次中央新疆工作座谈会上指出:“要精心做好宗教工作,积极引导宗教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发挥好宗教界人士和信教群众在促进经济社会发展中的积极作用。处理宗教问题的基本原则,就是保护合法、制止非法、遏制极端、抵御渗透、打击犯罪。要依法保障信教群众正常宗教需求,尊重信教群众的习俗,稳步拓宽信教群众正确掌握宗教常识的合法渠道。要重视培养爱国宗教教职人员队伍,采取有力措施提高宗教界人士素质,确保宗教组织领导权牢牢掌握在爱国爱教人士手中。”将“去极端化”作为新疆宗教工作的首要任务,并将“遏制极端”作为重要补充加入我国依法管理宗教事务的要旨,提出要使群众正确认识正常信教同宗教极端的界限,要保障群众正常、合法的宗教需求。要做到这些,必须做好科学无神论的宣传、教育工作,筑牢思想基础;同时正确认识和处理科学无神论教育同宗教信仰自由的关系,不侵犯群众的合法权益。

在“宣传无神论”的教育对象重点是党员干部和青少年学生,立足点是广大群众。1991年的中央6号文件明确指出:“各级党委和政府要积极向人民群众特别是广大青少年进行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包括无神论)的教育,培养广大青少年成为有理想、有道德、有文化、有纪律的一代新人,要教育广大职工、青年妇女正确对待生老病死、吉凶祸福等问题,树立科学的世界观和人生观。”

对于信教群众我们把握两个原则,第一个原则是不在宗教活动场所向信教群众进行科学无神论教育和宣传。第二个原则是在尊重信教群众宗教信仰权利的同时,做好科学文化知识与宗教法律法规的普及教育,积极引导信教群众参与到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建设中,深入开展“五个认同”教育,开展爱国主义教育、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教育、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和中国梦教育,引导各族群众从祖国的悠久历史、灿烂文化以及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奋斗历程中汲取力量,增强在祖国大家庭团结奋斗的光荣感、自豪感、责任感。

二、“保障宗教信仰自由”的内容和对象

我国宪法第三十六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宗教信仰自由。”在我国,公民享有充分的宗教信仰自由权利,不受任何政府部门,社会组织或个人的强制与干涉,在公民权和社会地位方面,信教群众或不信教群众不会因宗教信仰上的差异而有所差别。国家依法保护正常的宗教活动的有序进行,严禁任何人利用宗教来损害公民的基本权益和社会的公共利益,严禁宗教干预国民教育,严禁任何国外势力干预我国的宗教和宗教事务。

国务院颁布的《宗教事务条例》和新疆制定的《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宗教事务条例》,体现了这一宪法精神。信仰或不信仰宗教,信仰这种宗教或那种宗教,完全由公民自主选择。公民不因信仰宗教或不信仰宗教而受到歧视和不公正待遇。侵犯公民宗教信仰自由要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依法加强宗教事务管理,宗教活动场所和正常宗教活动受到保护。

“保障宗教信仰自由”的对象是全体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它的内涵包括四方面内容:

第一,宗教信仰是个人私事。任何国家机关、社会团体和个人,都不得歧视或干涉公民的个人信仰问题。

第二,对“自由”的科学界定。即公民都有信仰宗教的自由,也有不信仰宗教的自由;有信仰这种宗教的自由,也有信仰那种宗教的自由;在同一种宗教里,有信仰这个教派的自由,也有信仰那个教派的自由;有过去不信教而现在信教的自由,也有过去信教而现在不信教的自由。这是一规定是符合我国实际的。

第三,依法管理宗教事务。习近平总书记强调:“没有法外之人,更没有法外之教。”在我国,国家坚持政教分离的原则。主要指社会主义国家绝不能推行或禁止某种宗教,绝不能用行政命令的方式去发展或消灭某种宗教;任何宗教都不能在非宗教活动场所传播宗教思想,不能干涉国家政治、司法、教育、婚姻等。只有在法律和政策的框架内,才能“保障宗教信仰自由”真正实现。

第四,坚持独立自主自办原则不动摇。国各宗教处理对外关系时共同遵循的原则。坚持这一原则并不会扰乱与各国宗教组织和宗教人士在平等友好的基础上的往来,但坚决抵制外国势力干预我国的宗教团体和宗教事务的一切企图和行为。

 

发布时间:2017/7/14 14:48:00,来源:天津市反邪教协会,责任编辑:清风

我有话说

book 工作动态
首页    179    178    177    尾页    跳转至Go
崇尚科学 反对邪教 端正信仰 弘扬法治  天津市反邪教协会版权所有  推荐使用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9.0以上版本
Copyright © 2011-2020 Tianjin Anti-cult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津ICP备11007108号

津公网安备 120101020001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