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弟子頻繁遭遇車禍說明了什麽

胡緒作

 

天津盤山風景名勝區

5月5日《凱風網》發表了雷向賢的《“護身符”爲何沒有保住他們的性命》。文中描述了兩名大法弟子戴著“護身符”在散發“法輪功”宣傳品途中死于車禍的詳細經過。此案並非偶然個案,筆者查閱資料發現,大法弟子遭遇車禍呈現出多發性:

2006年9月1日早晨5點多,已練功12年,自認爲功力達到非常境界、圓滿在即的“大法”徒張孟業,在去中國駐泰國大使館聚集鬧事途中,就在其住地門口過馬路時被一輛貨車撞倒,導致骨折、脾髒破裂和腦震蕩而住院治療,三天後在醫院去世。(1)

2006年10月14日晚10時20分,106國道湖南省桂東縣境內增口鄉侃大路段發生了一起交通事故,當地交警趕到了事故現場,發現是一個騎自行車的人被一輛迎面而來的摩托車撞倒,騎自行車人由于頭部傷勢嚴重,流血過多,經搶救無效死亡。當事人隨身攜帶著一包“法輪功”資料和一瓶槳糊,經查死者系該縣寨前鄉新橋村的“法輪功”練習者扶啓明。(2)

2007年12月韓國“法輪大法學會”骨幹、元老級人物、不遺余力“弘法”的全判烈因車禍身受重傷,經全力搶救無效死亡。(3)

2009年4月18日晚上10:40分左右,家住湖北省安陸市府城辦事處城中村的“法輪功”癡迷人員毛翠蓮(女,39歲)關閉自己開的小賣部,提著裝著“法輪功”傳單、光碟的皮包,騎著自行車准備出門散發“法輪功”的宣傳品。出門不久,在經過新普愛醫院門前的316國道時,被迎面駛來的一輛卡車撞倒,險些喪命車輪之下。(4)

這樣的例子還有很多,但限于篇幅不一一列舉。這些車禍事故如出一轍,經過驚人相似,都是在“弘法”途中遭遇車禍,車禍現場都散落有“法輪功”資料、“護身符”等。那麽,“法輪功”弟子爲何頻繁遭遇車禍?筆者認爲這與李洪志及其“法輪功”散布的歪理邪說脫不了幹系。

一、李洪志宣稱自己的“法身”可以保護弟子,弟子對危險有恃無恐

李洪志吹噓自己有“法身”,“法身”不但可以幫弟子調整身體,還可以保弟子平安。

“我的法身多得不能用數字來計算,數不過來。多少人我都能管,全人類我都能管……每個學員身後都有我的法身,還不只一個。”(《轉法輪》)

“當一個修煉的人將要遇到麻煩事的時候,我的法身會給你把這些東西化開,不讓出現,也會點化你。”(《在悉尼講法》)

“我們在座的就有被汽車碰了一下呀,把汽車碰壞了,他確實沒有事,也不痛,也不害怕,哪兒也沒有壞。爲什麽能這樣呢?就是那些債主來找你要賬來了,可是我們卻不能讓你真正發生危險……我有無數的法身,和我長的一樣……他們自己有獨立做事的能力,他們會看護你、保護你,幫你演化功,做一些事情”。(《法輪佛法——在悉尼講法》)

“我可以做這件事情,因爲我有無數的法身,具備我非常大的神通法力,可以展現很大的神通,很大的法力。我們做這件事情也不允許走偏的,真正往正道上修煉,誰也不敢來輕易動你的,而且你有我的法身保護,不會出現任何危險。”(《轉法輪》)

“按照練功人的標准去煉,不用我親自給你下法輪、法身,你什麽都會得到。……如果是我的習練者教你的,那麽我所有的練習者都有我的法身保護。……我有無數的法身可以保護練習者,所以每個練習者真正修煉都會得到保護。……這一點是保證的。”(《轉法輪法解》)

“你去香港、你去美國,你跑到月球、太陽上去都沒關系,我的法身都能保護。”(《轉法輪法解》)

李洪志所謂的“法身”有如此能耐,讓“法輪功”弟子壯了膽。“法輪功”弟子自恃有“法身”保護,不但不怕因“講真相”引來的牢獄之災,而且任何危險包括車禍之類都不放在眼裏。以身試“法”是許多“法輪功”弟子的共同特點。

二、“法輪功”大肆杜撰“護身符”之神迹,使得弟子自我保護意識普遍缺失

“明慧網”爲了神話“法輪功”,杜撰大量“神迹”故事,其中對所謂的“護身符”的“功能”、“神通”進行了大肆渲染。如“明慧網”發表的“神迹”故事《小小護身符讓女孩絕處逢生》、《神奇護身符止住滾石、救了五人命》、《是真相護身符保護了我》《護身符顯神威,車毀人無恙》、《隨身珍藏護身符天災人禍不用愁》……“法輪功”弟子癡迷“法輪功”,也就十分相信“法輪功”炮制的“護身符”有“靈性”,認爲佩帶“護身符”,能逢凶化吉,消災避禍。

大法弟子在所謂“弘法”的路途中,攜帶了大量“護身符”,認爲這些“護身符”足可以“保護”自己一路平安,所以他們自我保護意識、安全意識完全喪失,進而催生的是他們對安全的麻痹心理、僥幸心理和依賴心理(把自己的安全寄托在“法輪功”)。一個人如果缺乏自我保護意識和安全意識,在車來車往的公路上,無疑容易遭遇車禍。

三、在李洪志“生命觀”的暗示下,衆多弟子對自身生命並不看重

俄羅斯著名作家奧斯特洛夫斯基說過:“生命屬于人只有一次。”李洪志卻在各個“講法”場合,把自己的“生命觀”強行灌輸給弟子,使得弟子輕視生命,毫不珍惜自己寶貴的生命。

在《轉法輪》中教唆弟子放棄生命:“放下生死,你就是神;放不下生死,你就是人。”

在《轉法輪》中描寫死亡的“妙不可言”:在死亡的那一瞬間沒有害怕的感覺,恰恰相反卻突然感覺到有一種解脫感,有一種潛在的興奮感;有的人覺得自己一下子沒有身體的束縛了,輕飄飄地非常美妙地飄了起來。”

在《新加坡佛學會成立典禮講法》中宣揚死亡是一種“解脫”時如是說:“空間肉身的死亡中解脫出來。他本來就在另外空間,出生時和這個空間的人體合爲一體。當這個空間身體死掉的時候,那麽元神也就解脫出來了。”

在《1999年澳大利亞法會講法》中向弟子散布“轉生說”:“一般人的主元神離開人身體的時候也沒有脫離三界,他還是在三界,死了之後往上去轉生。”

“法輪功”弟子被李洪志的“生命觀”洗腦後,對生命不再留戀,對死亡不感到恐懼,爲了所謂“圓滿”、“解脫”、“轉生”,愚蠢地做出輕生的行爲。“法輪功”弟子中,輕生的弟子數不勝數,他們輕生的方式也不一而足,如跳樓、跳井、臥軌、上吊、撞車、自殺、自焚。

四、“法輪功”弟子爲了完成所謂“使命”疲于奔命,對事故襲來全然不覺

“法輪功”弟子由于長期受著“法輪功”歪理邪說的蠱惑和摧殘,身心疲憊,表現出反應遲鈍、木然。然而“法輪功”卻仍然不斷給弟子的“圓滿”條件加碼,“救度世人”成了“法輪功”弟子“圓滿”的必由之路。

在2002年3月《北美巡回講法》中,李洪志明確了救度的任務:“你們的修煉絕不是爲了個人簡簡單單的圓滿問題,你們的修煉是在救度著對你們寄托無限希望的與你們對應的天體無數衆生,你們的修煉是在救度著每一個龐大的天體大穹中的衆生……只有救度衆生,讓那些應該圓滿的衆生及其背後的神、主、王都得度,才能圓滿。”

在《2004年紐約國際法會講法》中又說,“你們修煉的目地不只是爲了個人的圓滿,你們要普度衆生,你們也在幫助未來衆生開創未來。”

《2007年的紐約法會講法》老調重彈:“目前要做的一件重要的事就是如何救度更多的衆生,這也是當前大法弟子圓滿過程中要完成的。這是大法弟子的使命,是責無旁貸的,必須得去做、必須得去完成的事情”;

“法輪功”弟子被李洪志騙的團團轉,他們在“法輪功”的唆使下,脫離常人生活正軌,長期在外發傳單、貼標語、送“護身符”,進行所謂的“講真相”。“法輪功”弟子爲了盡快完成“使命”(“講真相”、救度世人),走向“圓滿”,長時間在外奔走。在心事重重(一心想著“圓滿”)、疲于奔命的狀態下,原本反應遲鈍、木然的“法輪功”弟子,對自己的人身安全沒有絲毫自覺意識,對突然到來的危險躲避自然不夠及時,甚至自己已經處在危險境地也全然不覺。“法輪功”弟子安全意識淡薄導致他們在“弘法”途中容易遭遇車禍。

綜上四方面的原因分析,“法輪功”弟子容易遭遇車禍也就可想而知了。

附注:

1、http://www.kaiwind.com/xspx/200810/t84568.htm

2、http://www.cnfxj.org/Html/lgxd/2009-3/25/001739738.html

3、http://www.kaiwind.com/xspx/200810/t84568.htm

4、http://www.kaiwind.com/htsj/200904/t91394.htm

 

發布時間:2009/8/6 7:52:00

我有話說

我有話說 | 請教專家 | 在線投稿 | 發布動態 | 申請鏈接 | 舉報邪教 | 關于我們
崇尚科學 反對邪教 端正信仰 弘揚法治 天津市反邪教協會版權所有 推薦使用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9.0以上版本。
Copyright © 2011-2020 Tianjin Anti-cult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津ICP备1100710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