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繁体
打印

 

“全能神”的“保管家”藏著斂財的幾多罪惡

陳哲

 

人本網藝術鑒賞

“全能神”邪教組織的“保管家”,顧名思義就是保管信徒“奉獻”財物的家庭或成員,而信徒“奉獻”的財物又被稱作“祭物”。“全能神”的“保管家”在保管“祭物”時須發“毒誓”,聲明“祭物”如有閃失,將承擔賠償責任,並自願接受嚴厲的“神罰”,而“祭物”又盡顯“全能神”邪教信徒的血與淚。

據中國反邪教網近日報道,廣西壯族自治區鹿寨縣人民法院對一名“全能神”“保管家”楊某某作出一審判決,判處其有期徒刑三年六個月,並處罰金人民幣五千元。

楊某某作爲“全能神”邪教組織在廣西地區的“保管家”,公安機關在其住處搜查出“全能神”信徒“奉獻款”126674.5元、收款收據97張、複印機2台及大量“全能神”邪教組織的宣傳品和作案工具。在經過相關部門教育後,楊某某又主動向相關部門上交了9萬多元的“奉獻款”。

“奉獻款”來自“全能神”斂財的貪婪

“全能神”要求信徒加入組織後要“獻祭”,而祭品則是指信徒家中所有的財産。“獻祭”可以考驗信徒的忠誠度,“全能神”告訴信徒,“獻祭”越多表明對組織愈發信任,離神越近,受神恩惠越多。新入教的信徒須交納2000元以上作爲對教會的“奉獻”,之後每年最少上交年收入的10%,多者不限。“全能神”說:“你要把自己毫不保留地獻上爲我花費,體貼我的心意,使我心滿意足。”那些不願“奉獻”的人就是沒有人性,是不“盡本分”,與魔鬼撒旦沒有什麽區別,“你既信神就當爲神的工作獻出你該獻的一份,否則,你不配吃喝神的話,不配寄存在神的家中。”

爲了防止信徒對“奉獻款”(祭物)的“偷吃”或“截留”,“全能神”制定出《神選民必須遵守的十條行政》,規定,“神選民”“納貢”“獻祭”的“祭物”只有“神”(即女基督)和祭司(趙維山自封大祭司)有資格享用,任何人不得享用”,否則會受到“神”的懲罰。

“全能神”對于信徒的“獻祭”奉行的是多多益善,信徒家中的糧食、衣服、食用油、錢幣、金銀首飾等全部來者不拒。如2012年河南省南陽市公安機關搗毀的兩處“全能神”窩點,從窩點繳獲的收據全是“全能神”信徒手工開具的使用化名上繳的“奉獻”款的收據單,其中一筆最大的“奉獻款”爲誠實、一心(化名)捐的47.5萬元,從單據上還能看出信徒們“奉獻”的金條(1塊重1000克)、金項鏈、金戒指、金耳環(黃金等首飾97件)、玉镯等貴重物品(35件)、四張銀行卡(內存現金高達幾十萬元),

從“全能神”窩點收繳的各種斂財收據單和1000克的金條

又如,江蘇省東海縣安峰鎮張李村農民舒思愛(化名馬波),加入“全能神”後,由于表現積極被推選爲東海小區“帶領”。據舒交代,“我每到一處教會,就宣揚‘要做誠實人,把心交給神;要做沒有索取、只有奉獻的忠心聖徒。奉獻的越多,得到的平安、恩典就越多’”。從2011年10月到2012年5月僅8個多月的時間,東海小區就收到各教會信徒“奉獻款”120多萬元,一次性上交到“全能神”上級組織,上級組織派兩個信徒乘一輛面包車將現金直接拿走。

“全能神”的“收款存根”

這張“收款存根”在“交款單位”中說“今取走神的祭物(錢財)上交區保管”;在“收款事由”中寫明:“保證將神的祭物交給神家,不偷吃,不挪用、貪占,若有違背,願神咒詛不得好死!”取款人和保管員都簽了字。

2016年12月8日,安徽省宣城市中級人民法院二審宣判的一起“全能神”邪教組織斂財案件,4名“全能神”邪教組織成員在2013年至2014年,通過散發邪教書刊、光盤、宣傳冊等形式,發展會員,壯大力量,秘密集會,散布謠言,蠱惑人心,爲邪教組織非法斂財172086元,被處以刑罰

廣東佛山的一名“全能神”信徒爲了滿足神的要求,辭去工作盡本分,在1000多個日日夜夜輾轉7個大城市,爲“全能神”保管運送的“奉獻款”超過3000萬元!(中國反邪教網《36名邪教親曆者實錄:我爲“全能神”收取3000萬元奉獻金的日子》)

再如,“全能神”“青島區”邪教組織在2014年10月10日至30日20天的時間內,就騙取信徒“奉獻款”2676萬元。(《“全能神”在青島斂財2676萬元14人被判刑》)從2016年11月至2017年3月,東北地區的“全能神”邪教組織就向境外轉移資金1.4億元人民幣。(《邪說蠱惑戕害社會——揭開“全能神”邪教真面目》)

由此可見,“全能神”邪教斂財的數字觸目驚心,不擇手段,讓人們再次看清“全能神”邪教貪得無厭的醜惡嘴臉。

“保管家”是“全能神”轉移資産的窩贓點

“全能神”對信徒上交的“奉獻款”管理非常嚴格,專門出台《關于神家錢財(祭物)的監管與事故處理原則》進行規範。通常來講,“奉獻款”分別由教會、小區、區分級保管,教會保管的錢款不超過1000元,小區保管的錢款不超過10萬元,超出10萬元以上的數額由區帶領、講道員負責監管。這些“奉獻款”不能讓任何人知道,也不能存到銀行。“保管家”由專人負責看守,要寫保證書、發毒誓,如,“我們用生命保證將神的祭物無損,如果挪用、占有、吞吃神的祭物,不得好死、碎屍萬段”等等。對個別信徒侵吞錢款的,爲了追回錢款,“全能神”邪教組織或指使信徒假扮警察上門恐嚇敲詐。在“全能神”使用錢款時,須3人同時到場,互相制約,以此來確保錢財安全。

對于“奉獻款”的使用,少部分用于“全能神”人員“作工”時的生活費用,如運送錢款或保管錢財的家庭人員,每人每月給50元至100元生活費用,其結果導致這部分“全能神”人員入不敷出,日常吃穿非常簡單,有時去菜市場撿拾爛菜葉吃。對于收入較低的人員,“全能神”往往施以小恩小惠,贈送生活用品,以幫助其改善經濟狀況、解決困難等爲名進行感情拉攏,入教後再進行邪教思想滲透,並誘導其發展下線;有一部分錢款被“全能神”用于購買固定資産(如媒體曝光的“全能神”在韓國購買土地、房産等)或宣傳歪理邪說。2013年,“全能神”斥資1000多萬元,在中國香港的多種中英文報紙上刊登廣告,並買下一些街頭攤位,向路人發放“全能神”邪教宣傳資料。但大部分錢財郵寄給居住在境外的“全能神”教主趙維山。現在,趙維山居住在美國紐約一個豪華別墅小區裏,繼續遙控指揮中國內地的“全能神”邪教活動,常常秘密過問內地各牧區的財物收繳情況,指令各區自行將“奉獻款”轉移至他的金錢帝國,供其奢靡生活,任意揮霍,哪管信徒的死活。

“奉獻款”讓“全能神”邪教信徒失家毀財、妻離子散

“全能神”的“奉獻款”都是詐騙信徒的血汗錢,在“全能神”恐怖教義的教唆下,“全能神”信徒一邊是無私的奉獻,致使家庭血汗錢被騙一空;而另一邊則是信徒在奉獻完錢財的同時,全身心的傳教,過著節衣縮食的生活。還有一些信徒在出門“傳福音”時,甯願步行、騎自行車,也舍不得花費坐公交車的1塊錢。(新華社《交錢越多離神越近?這個害人妻離子散的邪教太可惡!》)

中國反邪教網近年來刊登的多起“全能神”非法斂財案件,如“全能神”騙走了王老太的救命錢》《研究生深陷邪教被騙10萬元賣掉老宅》《“全能神”騙走她20萬血汗錢》《“全能神”卷走了老孫30萬元購房款》等,有力印證了“全能神”邪教蛇蠍心腸,貪得無厭,不擇手段,瘋狂斂財的卑劣方式。

幹先生是浙江省松陽縣古市鎮人,曾是西安市商界的風雲人物,有媒體稱其爲炒貨設備行業創始人,資産最多時達七八千萬。但自從2004年妻子癡迷“全能神”後,在10多年的時間裏,妻子瞞著幹先生爲邪教“全能神”上交了不計其數的“奉獻款”,導致幹先生的企業破産。幹先生憤怒地說:“全能神”給家庭帶來了滅頂之災。

正如一名“全能神”邪教受害者在《“全能神”是害人的坑》一文中告誡人們:爲了保證自己能順利進入“天國”,享受幸福,我瞞著家人開始不斷地向“全能神”組織奉獻“祭物”,我把與妻子多年辛苦積攢下來的錢物源源不斷地奉獻給“全能神”組織,前後奉獻了十余萬元財物。“全能神”害的我失家毀財,妻離子散,人們千萬不要踏入“全能神”這個坑。

從“全能神”的“保管家”看,一旦陷入“全能神”邪教,輕者傾家蕩産,重者家破人亡。那些“全能神”的“保管家”不過是一個過路財神,最後都要交付于邪教組織,交付于邪教教主。對于“全能神”的“保管家”來說,可謂小心翼翼、戰戰兢兢,每晚夜不成寐。一有風吹草動,就惶惶不可終日,感覺自己快要“完了”,甚至憂白了頭發,最後落得個難逃法網。

 

發布時間:2020/11/2 9:03:00,來源:中国反邪教网

我有話說

book 邪教剖析
首页    53    52    51    尾页    跳转至Go
崇尚科學 反對邪教 端正信仰 弘揚法治  天津市反邪教協會版權所有  推薦使用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9.0以上版本
Copyright © 2011-2020 Tianjin Anti-cult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津ICP备11007108号-3

津公网安备 120101020001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