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繁体
打印

 

秦朔对话兴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想增加个人财富需把握这些机遇

 

人本网艺术鉴赏

在见证历史的2020年,突发疫情对全球的政经环境带来前所未有的冲击。但在“危”的背后总是伴生着“机遇”。而敏锐者总能在变局之中,寻觅到新机遇。

10年前,创业板开闸、4G技术的广泛应用,带来了政策与行业发展叠加的周期性机遇,移动互联网大势下,TMD得以快速成长,成为了与BAT并驾齐驱的新行业龙头。2020年,我们又站在了新周期的起点上。科创板注册制开启,5G/AI等新技术开始进入应用落地期。生物医药等医疗大健康行业快速崛起,政策与行业叠加共振,似乎与十年前有些相似。

在这样的时点上,讨论如何能在已经显现的确定性大势中,挖掘出适合自己的投资机会,就尤为有意义。日前,由腾讯新闻主办、兴业银行私人银行特约合作播出的《经济学家的智慧书房》中,人文财经观察家/秦朔朋友圈发起人秦朔,就与兴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华福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鲁政委博士,围绕当下中国经济正在孕育哪些新变化、新方向?个人投资者该如何把握到代表未来趋势的确定性的投资机会等,备受大家关心的话题,进行了深入的探讨。

一、中国经济长期向好趋势未变,中国资产或成为全球的避险资产

2020在秦朔看来,是意义非凡的一年,“我们也经历了很多变化很多风雨,但从历史的大周期以及中国的长周期发展角度来看,2020年,其实是非常有价值的一年,我们可以从危机中寻觅到很多新机遇。”

从宏观角度来看,鲁博士认为,2020年中国经济以及中国的投资市场,都走出了一条自己的独特曲线。“中国应对疫情的反应很快,行动果断。中央出台的对金融市场的调控政策也很迅速,在疫情防控非常有效的前提下,这些政策给大家带来了良好的心理预期,这使得中国经济受疫情影响下调之后,二季度就出现V型反弹。”而在今年年初,鲁博士就做出了这样的判断。鲁博士还预测,未来到明年一季度,中国GDP同比增长都将处于V型右侧,同比增速会逐季上升。

事实上,当市场上出现大的变化时,人们往往会对后市做出悲观判断。“悲观者正确,乐观者成功。在当时,你的悲观判断可能是对的,但始终要动态的去看变化。我反倒认为,这个时候应该看到中国市场调整之后的长期机会,疫情是很好的试金石。今年,很多市场都有投资机会。比如,2020年Q1股票型基金约有40%收益,截至目前创业板仍有超过30%的收益;上半年债市也出现了利率的最低点;黄金市场今年也有很大涨幅。这其实印证了,经过疫情的淬炼,我们的市场可以变得更加坚强和有韧性。”鲁博士说。

鲁博士观察到的另一个重要变化是,因为疫情,很可能让中国资产首次成为全球的避险资产。“这次疫情展示了中国较强的调控能力,进一步让大家看到了中国长期稳健发展的机遇。”

这样的判断,可以从中美两国对全球经济的贡献变化上看出端倪。“2006年是个拐点,当年中国对全球经济增长的贡献就已超美国。在此之前,美国是全球经济贡献最大的经济体。国际经济分析师也有定势思维,要看全球经济复苏,先看美国再看欧洲、日本和新兴经济体。

2008年金融危机后,几乎每一次全球经济的小波动都是中国经济率先回升。”鲁博士进一步解读说,此次疫情应对也同样,年初中国就进行了降息,给市场增加了大量的货币信贷投放,“很快我们的货币市场利率已经回来了,我们的政策变化也领先于美国。这是一个历史趋势,中国经济在全球的地位已经发生变化。”

因此,鲁博士认为,在当前和未来一段时间,疫情和经贸形势不确定性依然存在的情况下,以国内循环为主,国际国内双循环的新发展格局,是毫无疑问可以走得通的。

秦朔也感受到了变化。秦朔在上海,经常会与很多全球性资产管理公司交流,这类公司管理的资金大多做长线投资,尤其看重在一个地方投资的长期稳定回报。“他们反馈给我的最重要信息是,目前长期资本对中国资产的配置比例很低,他们资产配置里一半以上在美国,中国资产仅占个位数。但中国的经济体量是美国的2/3,每年经济增速是美国的两倍以上,基于这样的趋势,未来全球长期资本对中国资产的投资意愿和比重大概率会上升。”

据了解,2020年上半年,外资金融巨头正在加速进入中国市场。万事达卡进入银行卡清算市场的筹备申请获批;惠普成为继标普后第二家进入中国的国际评级公司;高盛和摩根士丹利已实现对其在华合资证券公司的控股;贝莱德、路博迈等外资金融机构的准入工作正在有序推进;今年1月,我国首批批准开业的外资独资保险公司安联保险开业;橡树资本100%持股的投资管理公司在北京完成工商注册,这也是国内首家外资资产管理公司。

鲁博士说,“外资长线资本很严谨,他们是长期关注并判断这个市场未来持续向好,才会选择进入这个市场。”

日前,海关总署发布最新数据,前三季度中国外贸进出口总值同比增长0.7%,其中三季度进出口总值、出口总值、进口总值均创下季度历史新高。秦朔也刚刚调研了宁波、东莞等地区,“年初,大家还担心贸易脱钩产业链要转移,但疫情之初一些企业出口订单受到影响,很快就调整过来了,反而今年全球市场对中国商品的需求并没有下降,如医疗器械、防疫物资、PC,以及与居家办公相关的电子、机电类等行业,市场增速非常快,中国经济长期向好趋势未变,这个事实是胜于雄辩的。”

二、政策与行业红利给个人投资者带来新机遇

那么,在诸多政策红利与行业机遇叠加的大背景下,能给个人投资者带来了哪些新机遇?

鲁博士将其总结为两点:第一是“新基建朱格拉周期”下的机会,即数字化、绿色的新兴产业,未来有持续增长空间。

第二是投资传统产业中,市场化集中度不断提高的行业龙头,至少是排名前两位的企业,也就是“白马不过三”,这类企业会有持续稳定的盈利。

鲁博士也强调,在把握机遇的同时,个人投资者也应该注意到风险。第一,看清国内经济发展前景和趋势更重要。第二,科创板注册制开启后,新一轮技术投资风起云涌,带来了很多投资机会,比如绿色技术、数字技术等行业,“这一类投资专业门槛更高,我建议普通投资者不要轻易上手自己做,风险还是很高的,更适合交给专业的机构、人士来进行投资管理。”

秦朔也认为,对投资还是要有充分的敬畏之心。“财富投资没有奥秘,但存在一定的规律。比如说,在包括家电、汽车、房地产、消费品等很多传统产业里,经过十几年的发展,已经出现了马太效应,头部企业的行业集中度不断提高。很早我采访王石时,他说当时万科做到了中国第一,行业占有率还不到1%。但现在,碧桂园、恒大和万科加起来市场占有率已经约12%。龙头效应已经很明显。”

其次,在能代表未来趋势的领域里,龙头的价值更高。“高瓴资本最早投资京东,后来阿里、拼多多他都投了,他看中的一个基本逻辑是,中国经济的上行会带动消费的上升,线上消费的比重也会进一步提高。阿里已经是市值8000亿美金的公司了。这充分说明,能代表未来趋势又具有龙头效应的公司非常有投资价值。”

第三,随着科创板注册制推行,港交所也做了相关制度修订,一些生物医药企业没有收入也能上市,而且想象空间很大也很受资本追捧。但这类公司对普通投资者来说风险却是更高的,一旦公司业务出现波动,股价杀跌幅度很难预判。

结合这些规律,秦朔认为,前两类更适合个人投资者来操作。他还强调说,个人投资者要建立终局思维,比如,你究竟是否长期看好中国资产,在此前提下,才是研究看好哪类中国公司。其次,个人投资者也要修炼内功,根据年龄、风险承受能力等,来大致确定你适合做什么样的投资,要有一定的配置思维,对收益性、风险性、流动性有一个平衡。“普通投资人时间投入不够,也不具备专业研究能力,我个人倾向于尽量买一些基金或银行理财,把资金交给专业机构来投资,我现在已经不投资任何个股产品了。你只需要把握大方向,明确你的风险偏好,希望做什么样的配置,专业机构会给出建议。机构理财虽然不能保证一定实现超高回报,但机构对风险的把控有一套完整机制,能够回避一些大风险。”

三、未来的财富投资机会在哪里

展望未来的投资环境,秦朔和鲁博士都认为,在一些大方向上,已经出现了一些确定性较高的投资机会。

在秦朔看来,未来首先还要重仓中国,辅助性的做全球配置。

其次,买看得懂的好公司。“好公司的增长性总是会跑赢大盘,强者恒强。所以个人投资者需要有比较清晰的、靠谱的投资逻辑,而不是道听途说了什么消息,看了某篇报道,就投了某只股票。我认为投资最简单的逻辑是,我购买资产的利润成长能力、行业话语权是不断增强的。当然这也需要投资人有一双慧眼、有一个平静的心,保持这样的状态普通投资者也能获得一些比较好的收益。”

鲁博士则认为,中国经济已经呈现出日益增强的结构特征,“特别是在大盘指数波动较小的情况下,一些板块依然会有不错的业绩,但个人具体怎么投资很考验专业能力。但我们通过历史业绩,很容易筛选出选股能力强的基金经理,所以投资基金,也是捕捉高收益的有效方法。”

当下国外疫情正面临二次爆发,一些海外有资产配置、子女在国外求学的投资人十分关心,面对国际形势存在的不确定性,未来该如何处置境外资产?现阶段是否还有全球化资产配置的必要?

秦朔认为长周期看,尤其对高净值人群来说,境外资产配置还是值得考虑的。

他做出这样的判断基于几个原因,第一,与发达国家相比,中国人资产篮子里境外资产配置比例较低。第二,同样的资产,在境外的价格比境内更便宜。同一家公司在A股的价格远高于港股。“现在双向投资的渠道已经打开,普通投资者也能够参与,从这个角度,某种程度上,配置境外资产是安全边际更高的选择。”

第三,对于子女在海外求学,在海外有投资的人群,他们属于国际化人才,境外资产配置是天然的需求。“这些投资者需要考虑国别风险对冲的问题,但境外资产配置是专业度要求很高的投资决策,目前,市场上也有一些专业机构的好产品,可以让投资人多一种选择。”

鲁博士补充道,过往对于投资境外资产,一些投资人会存在不懂不熟悉的担心,但随着近年中国市场不断加大金融开放力度,已经有了很多可境外配置资产的机会。今年6月央行、港澳两地金融管理局联合推出了粤港澳大湾区“跨境理财通”,该计划有望在11月落实。跨境理财通可以让零售投资者,直接开设和操作跨境投资户口。“借助于专业投资机构的指导建议,通过合法合规的渠道,选择一些主营业务在境内,但在港股和美股市场上市的公司,是可以考虑的境外资产配置的方式。”

谈及全球资产配置,无法回避的是今年被人们热议的,有关逆全球化的讨论。鲁博士很坚定的认为,“全球化是大潮流,过程中可能会因为个别人的一时言论出现小波澜,但大的趋势不会逆转。”

在鲁博士看来,小波澜其实也很好的给大家提了醒,要思考下一阶段,如何拥有更强的应对风险的缓冲能力。“我认为首先要立足于国内市场,同时关注国际市场的机会。目前全球经济总体趋紧,持续推动出口增加贸易顺差,会增加我们与外部环境的摩擦。中国有巨大的消费市场,国内老百姓追求更高生活水平的需求,还有很多没有满足,挖掘这部分市场,能给我们的经济发展带来更大的缓冲空间。”

此外,中国经济在不断加速数字化,中国庞大的市场优势、完整的产业链,让人工智能等前沿科技,可以在更多应用场景中实践,完成快速迭代发展。“要关注关键核心技术的突破,比如,人工智能可能是中国经济弯道超车的一次机遇。”鲁博士说。

对话尾声,鲁博士与秦朔还对网友关心的房产投资、人民币汇率走势等问题,分享了洞见。

“一二线城市房地产,还适合投资吗?”鲁博士认为,中央的基调很明确,要稳房价、地价和预期。如果房价没有太多上涨空间,投资就要参考租金回报率,单从投资的角度来看,“现在二三线城市房屋租金回报率大概1%-2%左右,收益率还低于货币基金,我认为房产就很不适合投资了。”

秦朔提供了另一种思路,“我认为不能够过于看空房地产的投资,我很赞同房住不炒,中国的高速城镇化已经告一段落,但我认为其中还存在一些结构性机会。比如,未来新型城镇化是大趋势,围绕城市的一两小时生活圈会变得发达,这些地方我认为还有上升空间,但不能指望可以获得像过去十年那样高的回报率了。”

谈及人民币汇率的未来走势,鲁博士表示,从现在到明年一季度,人民币汇率还会有一波明显走强。“随着我们资本账户的开放,未来资本账户中国际资本的出入,是影响人民币汇率的重要因素,这意味着人民币汇率短期波动会比过去更灵活,形象的说,未来人民币汇率更像是一只股票,涨跌还是要看股票对应企业的基本面。”

秦朔也在对话结束之时,分享了自己这些年的投资感悟,“投资往往是时间的游戏,发现了好的标的,就要赶快上路。你也要有一双慧眼,如果做了长期投资的打算,也不要怕路远。”

 

发布时间:2020/11/2 10:09:00,来源:腾讯新闻财看见

我有话说

book 投资理财
首页    21    20    19    尾页    跳转至Go
崇尚科学 反对邪教 端正信仰 弘扬法治  天津市反邪教协会版权所有  推荐使用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9.0以上版本
Copyright © 2011-2020 Tianjin Anti-cult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津ICP备11007108号

津公网安备 120101020001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