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繁体
打印

 

秦朔對話興業銀行首席經濟學家:想增加個人財富需把握這些機遇

 

人本網藝術鑒賞

在見證曆史的2020年,突發疫情對全球的政經環境帶來前所未有的沖擊。但在“危”的背後總是伴生著“機遇”。而敏銳者總能在變局之中,尋覓到新機遇。

10年前,創業板開閘、4G技術的廣泛應用,帶來了政策與行業發展疊加的周期性機遇,移動互聯網大勢下,TMD得以快速成長,成爲了與BAT並駕齊驅的新行業龍頭。2020年,我們又站在了新周期的起點上。科創板注冊制開啓,5G/AI等新技術開始進入應用落地期。生物醫藥等醫療大健康行業快速崛起,政策與行業疊加共振,似乎與十年前有些相似。

在這樣的時點上,討論如何能在已經顯現的確定性大勢中,挖掘出適合自己的投資機會,就尤爲有意義。日前,由騰訊新聞主辦、興業銀行私人銀行特約合作播出的《經濟學家的智慧書房》中,人文財經觀察家/秦朔朋友圈發起人秦朔,就與興業銀行首席經濟學家/華福證券首席經濟學家魯政委博士,圍繞當下中國經濟正在孕育哪些新變化、新方向?個人投資者該如何把握到代表未來趨勢的確定性的投資機會等,備受大家關心的話題,進行了深入的探討。

一、中國經濟長期向好趨勢未變,中國資産或成爲全球的避險資産

2020在秦朔看來,是意義非凡的一年,“我們也經曆了很多變化很多風雨,但從曆史的大周期以及中國的長周期發展角度來看,2020年,其實是非常有價值的一年,我們可以從危機中尋覓到很多新機遇。”

從宏觀角度來看,魯博士認爲,2020年中國經濟以及中國的投資市場,都走出了一條自己的獨特曲線。“中國應對疫情的反應很快,行動果斷。中央出台的對金融市場的調控政策也很迅速,在疫情防控非常有效的前提下,這些政策給大家帶來了良好的心理預期,這使得中國經濟受疫情影響下調之後,二季度就出現V型反彈。”而在今年年初,魯博士就做出了這樣的判斷。魯博士還預測,未來到明年一季度,中國GDP同比增長都將處于V型右側,同比增速會逐季上升。

事實上,當市場上出現大的變化時,人們往往會對後市做出悲觀判斷。“悲觀者正確,樂觀者成功。在當時,你的悲觀判斷可能是對的,但始終要動態的去看變化。我反倒認爲,這個時候應該看到中國市場調整之後的長期機會,疫情是很好的試金石。今年,很多市場都有投資機會。比如,2020年Q1股票型基金約有40%收益,截至目前創業板仍有超過30%的收益;上半年債市也出現了利率的最低點;黃金市場今年也有很大漲幅。這其實印證了,經過疫情的淬煉,我們的市場可以變得更加堅強和有韌性。”魯博士說。

魯博士觀察到的另一個重要變化是,因爲疫情,很可能讓中國資産首次成爲全球的避險資産。“這次疫情展示了中國較強的調控能力,進一步讓大家看到了中國長期穩健發展的機遇。”

這樣的判斷,可以從中美兩國對全球經濟的貢獻變化上看出端倪。“2006年是個拐點,當年中國對全球經濟增長的貢獻就已超美國。在此之前,美國是全球經濟貢獻最大的經濟體。國際經濟分析師也有定勢思維,要看全球經濟複蘇,先看美國再看歐洲、日本和新興經濟體。

2008年金融危機後,幾乎每一次全球經濟的小波動都是中國經濟率先回升。”魯博士進一步解讀說,此次疫情應對也同樣,年初中國就進行了降息,給市場增加了大量的貨幣信貸投放,“很快我們的貨幣市場利率已經回來了,我們的政策變化也領先于美國。這是一個曆史趨勢,中國經濟在全球的地位已經發生變化。”

因此,魯博士認爲,在當前和未來一段時間,疫情和經貿形勢不確定性依然存在的情況下,以國內循環爲主,國際國內雙循環的新發展格局,是毫無疑問可以走得通的。

秦朔也感受到了變化。秦朔在上海,經常會與很多全球性資産管理公司交流,這類公司管理的資金大多做長線投資,尤其看重在一個地方投資的長期穩定回報。“他們反饋給我的最重要信息是,目前長期資本對中國資産的配置比例很低,他們資産配置裏一半以上在美國,中國資産僅占個位數。但中國的經濟體量是美國的2/3,每年經濟增速是美國的兩倍以上,基于這樣的趨勢,未來全球長期資本對中國資産的投資意願和比重大概率會上升。”

據了解,2020年上半年,外資金融巨頭正在加速進入中國市場。萬事達卡進入銀行卡清算市場的籌備申請獲批;惠普成爲繼標普後第二家進入中國的國際評級公司;高盛和摩根士丹利已實現對其在華合資證券公司的控股;貝萊德、路博邁等外資金融機構的准入工作正在有序推進;今年1月,我國首批批准開業的外資獨資保險公司安聯保險開業;橡樹資本100%持股的投資管理公司在北京完成工商注冊,這也是國內首家外資資産管理公司。

魯博士說,“外資長線資本很嚴謹,他們是長期關注並判斷這個市場未來持續向好,才會選擇進入這個市場。”

日前,海關總署發布最新數據,前三季度中國外貿進出口總值同比增長0.7%,其中三季度進出口總值、出口總值、進口總值均創下季度曆史新高。秦朔也剛剛調研了甯波、東莞等地區,“年初,大家還擔心貿易脫鈎産業鏈要轉移,但疫情之初一些企業出口訂單受到影響,很快就調整過來了,反而今年全球市場對中國商品的需求並沒有下降,如醫療器械、防疫物資、PC,以及與居家辦公相關的電子、機電類等行業,市場增速非常快,中國經濟長期向好趨勢未變,這個事實是勝于雄辯的。”

二、政策與行業紅利給個人投資者帶來新機遇

那麽,在諸多政策紅利與行業機遇疊加的大背景下,能給個人投資者帶來了哪些新機遇?

魯博士將其總結爲兩點:第一是“新基建朱格拉周期”下的機會,即數字化、綠色的新興産業,未來有持續增長空間。

第二是投資傳統産業中,市場化集中度不斷提高的行業龍頭,至少是排名前兩位的企業,也就是“白馬不過三”,這類企業會有持續穩定的盈利。

魯博士也強調,在把握機遇的同時,個人投資者也應該注意到風險。第一,看清國內經濟發展前景和趨勢更重要。第二,科創板注冊制開啓後,新一輪技術投資風起雲湧,帶來了很多投資機會,比如綠色技術、數字技術等行業,“這一類投資專業門檻更高,我建議普通投資者不要輕易上手自己做,風險還是很高的,更適合交給專業的機構、人士來進行投資管理。”

秦朔也認爲,對投資還是要有充分的敬畏之心。“財富投資沒有奧秘,但存在一定的規律。比如說,在包括家電、汽車、房地産、消費品等很多傳統産業裏,經過十幾年的發展,已經出現了馬太效應,頭部企業的行業集中度不斷提高。很早我采訪王石時,他說當時萬科做到了中國第一,行業占有率還不到1%。但現在,碧桂園、恒大和萬科加起來市場占有率已經約12%。龍頭效應已經很明顯。”

其次,在能代表未來趨勢的領域裏,龍頭的價值更高。“高瓴資本最早投資京東,後來阿裏、拼多多他都投了,他看中的一個基本邏輯是,中國經濟的上行會帶動消費的上升,線上消費的比重也會進一步提高。阿裏已經是市值8000億美金的公司了。這充分說明,能代表未來趨勢又具有龍頭效應的公司非常有投資價值。”

第三,隨著科創板注冊制推行,港交所也做了相關制度修訂,一些生物醫藥企業沒有收入也能上市,而且想象空間很大也很受資本追捧。但這類公司對普通投資者來說風險卻是更高的,一旦公司業務出現波動,股價殺跌幅度很難預判。

結合這些規律,秦朔認爲,前兩類更適合個人投資者來操作。他還強調說,個人投資者要建立終局思維,比如,你究竟是否長期看好中國資産,在此前提下,才是研究看好哪類中國公司。其次,個人投資者也要修煉內功,根據年齡、風險承受能力等,來大致確定你適合做什麽樣的投資,要有一定的配置思維,對收益性、風險性、流動性有一個平衡。“普通投資人時間投入不夠,也不具備專業研究能力,我個人傾向于盡量買一些基金或銀行理財,把資金交給專業機構來投資,我現在已經不投資任何個股産品了。你只需要把握大方向,明確你的風險偏好,希望做什麽樣的配置,專業機構會給出建議。機構理財雖然不能保證一定實現超高回報,但機構對風險的把控有一套完整機制,能夠回避一些大風險。”

三、未來的財富投資機會在哪裏

展望未來的投資環境,秦朔和魯博士都認爲,在一些大方向上,已經出現了一些確定性較高的投資機會。

在秦朔看來,未來首先還要重倉中國,輔助性的做全球配置。

其次,買看得懂的好公司。“好公司的增長性總是會跑贏大盤,強者恒強。所以個人投資者需要有比較清晰的、靠譜的投資邏輯,而不是道聽途說了什麽消息,看了某篇報道,就投了某只股票。我認爲投資最簡單的邏輯是,我購買資産的利潤成長能力、行業話語權是不斷增強的。當然這也需要投資人有一雙慧眼、有一個平靜的心,保持這樣的狀態普通投資者也能獲得一些比較好的收益。”

魯博士則認爲,中國經濟已經呈現出日益增強的結構特征,“特別是在大盤指數波動較小的情況下,一些板塊依然會有不錯的業績,但個人具體怎麽投資很考驗專業能力。但我們通過曆史業績,很容易篩選出選股能力強的基金經理,所以投資基金,也是捕捉高收益的有效方法。”

當下國外疫情正面臨二次爆發,一些海外有資産配置、子女在國外求學的投資人十分關心,面對國際形勢存在的不確定性,未來該如何處置境外資産?現階段是否還有全球化資産配置的必要?

秦朔認爲長周期看,尤其對高淨值人群來說,境外資産配置還是值得考慮的。

他做出這樣的判斷基于幾個原因,第一,與發達國家相比,中國人資産籃子裏境外資産配置比例較低。第二,同樣的資産,在境外的價格比境內更便宜。同一家公司在A股的價格遠高于港股。“現在雙向投資的渠道已經打開,普通投資者也能夠參與,從這個角度,某種程度上,配置境外資産是安全邊際更高的選擇。”

第三,對于子女在海外求學,在海外有投資的人群,他們屬于國際化人才,境外資産配置是天然的需求。“這些投資者需要考慮國別風險對沖的問題,但境外資産配置是專業度要求很高的投資決策,目前,市場上也有一些專業機構的好産品,可以讓投資人多一種選擇。”

魯博士補充道,過往對于投資境外資産,一些投資人會存在不懂不熟悉的擔心,但隨著近年中國市場不斷加大金融開放力度,已經有了很多可境外配置資産的機會。今年6月央行、港澳兩地金融管理局聯合推出了粵港澳大灣區“跨境理財通”,該計劃有望在11月落實。跨境理財通可以讓零售投資者,直接開設和操作跨境投資戶口。“借助于專業投資機構的指導建議,通過合法合規的渠道,選擇一些主營業務在境內,但在港股和美股市場上市的公司,是可以考慮的境外資産配置的方式。”

談及全球資産配置,無法回避的是今年被人們熱議的,有關逆全球化的討論。魯博士很堅定的認爲,“全球化是大潮流,過程中可能會因爲個別人的一時言論出現小波瀾,但大的趨勢不會逆轉。”

在魯博士看來,小波瀾其實也很好的給大家提了醒,要思考下一階段,如何擁有更強的應對風險的緩沖能力。“我認爲首先要立足于國內市場,同時關注國際市場的機會。目前全球經濟總體趨緊,持續推動出口增加貿易順差,會增加我們與外部環境的摩擦。中國有巨大的消費市場,國內老百姓追求更高生活水平的需求,還有很多沒有滿足,挖掘這部分市場,能給我們的經濟發展帶來更大的緩沖空間。”

此外,中國經濟在不斷加速數字化,中國龐大的市場優勢、完整的産業鏈,讓人工智能等前沿科技,可以在更多應用場景中實踐,完成快速疊代發展。“要關注關鍵核心技術的突破,比如,人工智能可能是中國經濟彎道超車的一次機遇。”魯博士說。

對話尾聲,魯博士與秦朔還對網友關心的房産投資、人民幣彙率走勢等問題,分享了洞見。

“一二線城市房地産,還適合投資嗎?”魯博士認爲,中央的基調很明確,要穩房價、地價和預期。如果房價沒有太多上漲空間,投資就要參考租金回報率,單從投資的角度來看,“現在二三線城市房屋租金回報率大概1%-2%左右,收益率還低于貨幣基金,我認爲房産就很不適合投資了。”

秦朔提供了另一種思路,“我認爲不能夠過于看空房地産的投資,我很贊同房住不炒,中國的高速城鎮化已經告一段落,但我認爲其中還存在一些結構性機會。比如,未來新型城鎮化是大趨勢,圍繞城市的一兩小時生活圈會變得發達,這些地方我認爲還有上升空間,但不能指望可以獲得像過去十年那樣高的回報率了。”

談及人民幣彙率的未來走勢,魯博士表示,從現在到明年一季度,人民幣彙率還會有一波明顯走強。“隨著我們資本賬戶的開放,未來資本賬戶中國際資本的出入,是影響人民幣彙率的重要因素,這意味著人民幣彙率短期波動會比過去更靈活,形象的說,未來人民幣彙率更像是一只股票,漲跌還是要看股票對應企業的基本面。”

秦朔也在對話結束之時,分享了自己這些年的投資感悟,“投資往往是時間的遊戲,發現了好的標的,就要趕快上路。你也要有一雙慧眼,如果做了長期投資的打算,也不要怕路遠。”

 

發布時間:2020/11/2 10:09:00,來源:腾讯新闻财看见

我有話說

book 投资理财
首页    22    21    20    尾页    跳转至Go
崇尚科學 反對邪教 端正信仰 弘揚法治  天津市反邪教協會版權所有  推薦使用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9.0以上版本
Copyright © 2011-2020 Tianjin Anti-cult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津ICP备11007108号-3

津公网安备 120101020001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