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繁体
打印

 

馬克思主義宗教本質觀及其中國化

蒲長春

 

人本網藝術鑒賞

在紀念馬克思200周年誕辰大會上,習近平總書記發表重要講話指出,馬克思主義是科學的、人民的、實踐的、不斷發展的開放的理論,號召全黨學習和實踐馬克思主義思想。馬克思主義宗教觀是馬克思主義思想的重要組成部分,是中國共産黨認識和處理宗教問題的理論和政策源頭。宗教本質問題既是馬克思主義宗教觀的邏輯起點,也是中國宗教理論和政策的核心問題。

馬克思主義宗教本質觀的精髓

如何理解認識馬克思主義關于宗教本質的基本觀點?筆者認爲,應從馬克思主義整體思想、從其根本精神角度來把握馬克思主義宗教本質觀。從這個意義上講,馬克思主義宗教本質觀就是曆史唯物主義的宗教本質觀。唯物史觀是馬克思主義宗教觀的基石,決定著馬克思主義宗教觀理論體系的各個組成部分。從唯物史觀角度把握馬克思主義對宗教本質問題的基本觀點,可從以下五個方面入手。

一是宗教的派生性。即是說,宗教並不能自我決定,而是由社會生活決定的;生産方式和交往方式是第一性的,宗教是第二性的。馬克思、恩格斯在《德意志意識形態》中指出:“宗教本身既無本質也無王國。在宗教中,人們把自己的經驗世界變成一種只是在思想中的、想象中的本質,這個本質作爲某種異物與人們對立著。這絕不是又可以用其他概念,用‘自我意識’以及諸如此類的胡言亂語來解釋的,而是應該用一向存在的生産和交往的方式來解釋的。”恩格斯在《反杜林論》中指出:“一切宗教都不過是支配人們日常生活的外部力量在人們頭腦中的幻想的反映,在這種反映中,人間的力量采取了超人間的力量的形式。”宗教是由具有支配性的外部力量決定的,而不是相反。

二是宗教的虛幻性。這種虛幻性不是說宗教本身不存在,而主要是指宗教觀念所反映的內容是不實在的,既不具有客觀實在性,也不能真實反映客觀存在。正如恩格斯在《路德維希·費爾巴哈和德國古典哲學的終結》中論述的:“在自然界和人之外不存在任何東西,我們的自己幻想所創造出來的那些最高存在物只是我們自己的本質的虛幻反映。”馬克思主義是徹底的無神論,認爲不論這種最高存在是否人格化,都只是人的本質的虛幻反映。

三是宗教的工具性。正是因爲宗教具有派生性,宗教就具有了工具性特征,可能爲各個階級所用,從而既可能是統治的工具,也可能是反抗的武器。恩格斯在《社會主義從空想到科學的發展》中,描述了資産階級對宗教的利用。他認爲,“(英國的資産階級)現在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需要用精神手段去控制人民,影響群衆的首要精神手段依然是宗教。”在《德國農民戰爭》中,恩格斯深刻地指出,“16世紀的所謂宗教戰爭首先是爲著十分實際的物質的階級利益而進行的。這些戰爭同後來英國和法國的國內沖突完全一樣,都是階級鬥爭。”“反封建的革命反對派活躍于整個中世紀。隨著時代條件的不同,他們或者是以神秘主義的形式出現,或者是以公開的異教的形式出現,或者是以武裝起義的形式出現。”在《關于德國的劄記》中,恩格斯闡述了德國宗教改革的實質。他說:“德國市民階級完成了自己的革命,由于時代精神的緣故,這個革命是以宗教形式表現出來的,即表現爲宗教改革。”在《論原始基督教的曆史》中,他分析了宗教起義:“這些起義(宗教起義)同中世紀的所有群衆運動一樣,總是穿著宗教的外衣,采取爲複興日益蛻化的原始基督教而鬥爭的形式;但是在宗教狂熱的背後,每次都隱藏有實實在在的現世利益。”不論是宗教戰爭、宗教改革,還是宗教起義,不過都是披上了“宗教”外衣,借用了宗教的形式。

四是宗教的超驗性。所謂超驗性,就是說宗教實質源于日常經驗世界,但其形式超然于日常經驗世界,具有非經驗性或非科學性,從而具有神聖性。恩格斯在《反杜林論》中已經明確指出,宗教采用的是“超人間的力量的形式。”馬克思、恩格斯在《德意志意識形態》中認爲,“宗教從一開始就是超驗性的意識,這種意識是從現實的力量中産生的。”從一定程度上講,超驗性以及由此而來的神聖性,將宗教與其他上層建築區分開。

五是宗教的曆史性。所謂曆史性,既是指宗教是人類實踐曆史的産物,也是指各個曆史時期的宗教反映著各個時代的特征。恩格斯在《致馬克思》中指出,“最初的宗教表現是反映自然過程、季節更替等等的慶祝活動。一個部落或民族生活于其中的特定自然條件和自然産物,都轉變爲它的宗教。”在《路德維希·費爾巴哈和德國古典哲學的終結》中,他認爲:“宗教是在最原始的時代從人們關于他們身體和周圍的外部自然界的錯誤的、最原始的觀念中産生的。”

中國化馬克思主義宗教本質觀

中國共産黨在社會主義革命、建設和改革時期的宗教工作實踐中,將馬克思主義與中國實際相結合,不斷探索創新,形成了中國化馬克思主義宗教觀。其中關于宗教本質的觀點,既繼承了馬克思主義宗教觀的精髓,又蘊含中國智慧,極具中國特色。這些觀點可以概括爲五個方面。

一是曆史生成論。中國共産黨認爲,宗教具有曆史性,是以人類實踐曆史爲基礎的一種曆史現象。1982年,中共中央《關于我國社會主義時期宗教問題的基本觀點和基本政策》提出,“宗教是人類社會發展到一定階段的曆史現象”。這一論述深刻揭示了宗教存在的曆史必然性問題。即是說,宗教的産生、發展、消亡都是曆史事件,有其深厚的曆史淵源、基礎和背景,認識宗教必須要有曆史的眼光,應從人類曆史來觀察宗教曆史,既不能跨越曆史階段,也不能抽離曆史素材。

二是意識形態論。宗教具有意識形態屬性,由此具有政治屬性。毛澤東在1927年的《湖南農民運動考察報告》中認爲,“由閻羅天子、城隍廟王以至土地菩薩的陰間系統以及由玉皇上帝以至各種神怪的神仙系統——總稱之爲鬼神系統(神權)”。“這四種權力——政權、族權、神權、夫權,代表了全部封建宗法的思想和制度,是束縛中國人民特別是農民的四條極大的繩索。”習近平總書記也指出宗教是一種意識形態,必須站在政治和全局的高度充分認識宗教問題的特殊複雜性。他說:“宗教是人類社會發展到一定階段的曆史現象。它是社會意識形態”。

三是文化現象論。中國共産黨還高度重視宗教的文化屬性,認爲宗教是人類文化的重要載體,宗教文化是民族文化的組成部分。毛澤東是最早提出宗教是文化的中國共産黨領導人。他在1952年10月8日接見西藏致敬團代表時提出,“文化包括學校、報紙、電影等等,宗教也在內。”習近平總書記多次談及宗教的文化性,認爲宗教是“人類文化的重要載體”,還說“作爲一種文化,我很注意看宗教方面的著作,宗教在勸人向善方面有很多智慧,有很多有益的闡述。”他鼓勵宗教界要“努力挖掘和弘揚宗教教義、宗教道德和宗教文化中有利于社會發展、時代進步和健康文明的內容”。他以佛教爲例,闡述“中國特色的佛教文化”對“中國人的宗教信仰、哲學觀念、文學藝術、禮儀習俗等留下了深刻影響”。

四是社會力量論。中國共産黨重視和研究宗教及宗教問題,其重要原因在于宗教所具有的廣泛的社會影響力,信徒是一股不可忽視的社會力量。毛澤東曾指出,“群衆有那樣多人信教,我們要做群衆工作,我們卻不懂得宗教,只紅不專,是不行的。”習近平總書記明確指出,宗教是一種複雜的社會曆史現象,既是一種意識形態,又是一種社會力量,它有著相當廣泛的群衆基礎。

五是系統要素論。中國共産黨認爲,宗教不僅僅是一種思想觀念,更重要的是包括了外化的組織形態和行爲活動,宗教是一個“虛實相生”的系統。1982年的中共中央《關于我國社會主義時期宗教問題的基本觀點和基本政策》指出,宗教包括了“宗教信仰,宗教感情,以及同這種信仰和感情相適應的宗教儀式和宗教組織”,就是說宗教是一種系統存在,既是一種無形的思想、情感,也包含了有形的組織、行爲。這一看法和中國學界的宗教要素論(以呂大吉先生的四要素論最具代表性)相呼應,將認識宗教的角度從平面化提升爲立體化,提升和補充了宗教僅僅是思想觀念的認知。

以上五個方面的觀點形成一個有機整體,構成了中國化馬克思主義宗教本質觀的主體內容。

馬克思主義宗教本質觀及其中國化的理論和實踐價值

就理論價值而言,根植于唯物史觀的馬克思主義宗教本質觀,理論上的最大貢獻是,從方法論上打破了宗教定義的“解釋學循環”困境。這一困境簡單地講,就是尋找宗教本質的目標又反過來成爲了尋找的手段——歸納和抽象“本質”的同時,已經預先使用了“本質”的標准。唯物史觀視角下的宗教本質認識方法,實質上給出了一個嶄新的開放的認知路徑,既不是抽象的概念演繹,也不是簡單的歸納總結,而是以實踐爲核心、以曆史爲依據的理論與實踐持續往返、交互作用的認知模式。作爲一個不斷發展的開放的科學體系,馬克思主義宗教本質觀並沒有直接給出一個一錘定音、亘古不變的宗教本質定義,而是提供了一個不斷認識宗教本質的方法論窗口。

就實踐價值而言,中國化馬克思主義宗教本質觀有三方面的重要意義。一是更加重視“人”。中國共産黨從實踐主體的角度,提出了宗教具有群衆性,宗教工作本質上是群衆工作等觀點。既看到了“教”,更看見了“人”。二是更加重視“變”。中國共産黨從曆史的角度,強調對宗教本質和宗教特征、形式的辯證關系的把握,認爲宗教反映了社會的矛盾關系,社會主要矛盾的性質從根本上決定了宗教的性質。提出了引導宗教與社會主義社會相適應的重要觀點。三是更加重視“源”。中國共産黨認爲宗教是由支配人們日常生活的外部力量決定的,解決宗教相關問題就要從這些有支配作用的外部力量入手。這些外部力量包括了人與自然、人與社會以及人與自身精神之間的矛盾關系。由此,提出處理宗教問題要源頭治理、綜合施策、標本兼治。

(作者系中共中央黨校民族宗教教研室教授、副主任)

 

發布時間:2018/7/27 16:23:00,來源:中国民族报

我有話說

book 宗教世界
首页    21    20    19    尾页    跳转至Go
崇尚科學 反對邪教 端正信仰 弘揚法治  天津市反邪教協會版權所有  推薦使用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9.0以上版本
Copyright © 2011-2020 Tianjin Anti-cult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津ICP备11007108号-3

津公网安备 120101020001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