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繁体
打印

 

對當代新興宗教現象的思考

——兼談新興宗教在中國

黃夏年

 

宗教是人類傳統曆史文化的現象之一。幾千年來,宗教一直在世界曆史舞台和人類社會生活中起著重要的作用,成爲很多人的精神信仰和文化傳承,直到現在,仍然爲大多數人所重視,並且隨著社會的變化而發生不同程度的變化,同時也在深刻地影響著世界各國政治、經濟、文化和社會發展進程,而與之伴隨而生的新興宗教現象,則是世界宗教曆史運動中一個引人注目的問題,值得我們予以重視和探討。本文對當代新興宗教現象做一些學理性的討論,不確之處,歡迎方家指出。

一、新興宗教是人類曆史與時俱進的産物

對新興宗教的認識和界定,應該是以傳統宗教的坐標系來確定的。也就是說,在傳統宗教的背景下,新興宗教所出現的是一些與傳統宗教不完全相同,甚或相背離或者標新立異的現象或活動,因它具有某些“新”的情況,有一定的社會影響,所以才有了“興”的現象而且達到一定的規模,並被人們接受或被學者作爲個案來進行研究。所以,如果沒有傳統宗教這一深刻的社會曆史背景,就不可能說明新興宗教的産生與性質,以及發展的情況,同時也表明了所謂的新興宗教,多多少少地是與傳統宗教有著切不斷的千絲萬縷的聯系,有些新興宗教甚至就是從傳統宗教中直接衍生出來的。如當今在世界有一定影響的巴哈伊教,就是從伊斯蘭教裏面衍生出來;韓國的統一教,是從基督教中衍生出來等等。所以,所謂“新興宗教”,就是指的一種在人類社會中出現的有宗教特征之新形式的宗教現象,這種新興宗教現象通常是以與現有的傳統宗教之不同形式而在社會上展開特定的活動,它具有宗教的某些一般特征,同時還有自己的特點,並擁有一批信衆,組織規模達到一定的程度,同時還具備一定的經濟實力,在一定的時期內會在社會上産生一定的影響。

宗教是一種文化,是一種社會現象,也是一個社會實體,自然也是光怪陸離社會中的一員。宗教具有最久的曆史,有長期積澱下來的文化與文明,並且成爲某些民族的傳統文化組成部分之一。這種在宗教身上所具有某些固定並長期不變的自身特點,以及與之構成的一些超穩定的組織結構,是傳統宗教最鮮明的特征。但是不能否認的是,宗教同時還具有非常強的應變能力,宗教與社會始終是處在一種互動的情況,也就是說,宗教是隨著社會的發展而發展的,宗教有適應社會的能力,而且必須適應社會的變化,如果不能適應社會的發展,宗教就不能流傳到今天,也就不能一直受到人們的崇拜與尊奉。

宗教能適應、也應該適應社會的變化,就使之具有了時代性,也是我們今天所說的“與時俱進”的道理。傳統宗教與社會相適應,體現了現代性,它根據現代人的精神訴求,根據現代社會的特點,做出了一些在理論上或實踐上相應的改變或改革,但是就傳統宗教而言,這種相適應的改革或改變,是不能脫離傳統宗教的基本教義,也不能脫離傳統宗教的基本特點,更多的是在理論上或實踐上做出一些修正或調適。例如在二戰以後,一些神學家根據社會發展的特點,作出了神學上的新闡釋,如以瑞士神學家巴特爲代表的“危機神學”派,以布龍納、圖納森爲代表的“辯證神學”派,美國的“基要主義神學”,天主教的新托馬斯主義,拉丁美洲以秘魯神學家古斯塔沃?古鐵雷斯爲代表的“解放神學”等等。20世紀60年代羅馬天主教廷根據當代世界的變化與特點,召開了“梵二會議”,確認了地方教會的自主權,確認了教會儀式的本地化,同意使用本土語言,而不是拉丁語進行教會活動等,同時也確認了基督教教會內部的人道主義原則,接受了不同的信仰,包括猶太教、伊斯蘭教,也包括東方的一些宗教傳統,向世俗社會打開了門窗,接受了現代化的研究成果,如達爾文的進化論等。又如,當今在中國漢語系大乘佛教中所進行的“人間佛教”思想的討論與實踐活動,從太虛大師、印順法師到中國佛教協會的領導人提出的走“人間佛教”道路的“契理契機”的理論等等,無不體現了宗教要與時俱進的這個真理。

但是在傳統宗教與時俱進的同時,一些與傳統宗教有密切聯系的新興宗教也會在社會思想與運動的影響下隨之而出。傳統宗教所要變革的是一些與當時社會不相適應的部分內容,如宗教的戒條、宗教教義的修正等等;新興宗教則是要提出在傳統宗教理論基礎上而作出的與傳統宗教不完全相同,同時又帶有社會性和時代性等顯著特點的宗教訴求。例如統一教的母體是基督教,自稱“世界基督教統一神靈協會”,保持了基督教的名稱,但是在教義和買踐上則與基督教不完全相同,該教認爲《聖經》本身並非真理,而是一本教示真理的課本,教示真理的範圍需隨著時代的變化而有改變。在神學理論上該教提出神是宇宙的第一因,這第一因必須靠陽性和陰性兩性才能存在。神必須靠萬有引力作爲“創造的動力”,兩性授受作爲“創造”的法則,所以神的“創造”不是使無變爲有的創造。該教在實踐上時常舉辦集團結婚一一祝福大典,宣揚“以神爲中心、不淫亂、不離婚及爲對方而活”的真愛理念。因爲統一教的標新立異主張,所以受到了正統基督教的強烈批判,認爲他們否定了耶稣基督的救恩,所以並非是基督教,只是一個打著基督教旗號的其它宗教。教主文鮮明把自己推舉爲“真父親”,是新國度的“真阿當”,這些說法沒有《聖經》的根據,只是他自己一手造成的“造神運動”而已。統一教的反叛性和標新立異的風格,使之成爲新興宗教的典型。它所倡導的神學思想和宗教實踐,正是在面對當代社會思潮風雲而起、道德滑坡的背景下,以及受韓國傳統民族思想陰陽兩極理論的影響下,而創造出來的一種新異的宗教學說。

應該指出,傳統宗教與新興宗教之間並不是一成不變的,兩者始終呈現的是一個相互消長、相互借鑒的關系。由于宗教與社會互動的特點,與時俱進成爲宗教發展的一個重要催化劑。傳統宗教處理好與時俱進的關系,就能在保持自身特點的情況下獲得更好的發展;新興宗教在與時俱進的社會背景下,同樣也能獲得更大的活動空間。反觀世界各大宗教的曆史,每個宗教的發展都是表現出從小變大的過程,傳統宗教也是在新興宗教基礎上發展後,逐步定型再成爲傳統宗教的,像世界三大宗教基督教、佛教、伊斯蘭教的曆史已經充分地說明了這一點,所以新興宗教並不是一成不變的,只要它適應了社會的要求,能夠爲信徒提供精神慰藉,表現了鮮明的時代性與社會性,就能與人類社會同步發展,成爲人類曆史與時俱進的産物。

二、新興宗教是人類心理訴求的表現

世界上任何宗教都是旨在爲現實中的人們提供精神慰藉,其根本目的,就是爲了人們能夠更好地獲得精神解脫,所以宗教是一種思想信仰行爲的表現,這既是宗教的根本目的,也是宗教徒最後的精神歸宿。例如佛教就認爲“了生死”是教徒最大的事情,佛教追求的就是解脫生死的大事,並且強調只有將生死看透之後,才能獲得最終的菩提涅口。基督教同樣也表現出超越生死的訴求,基督徒認爲人生下來就具有原罪,人活著就是一個贖罪的過程,死後進人天堂才能獲得真正的救贖。伊斯蘭教雖然將生命的意義放在當下,但是同時也強調“二世吉慶”,認爲穆斯林過好現世的生活,就是爲來世做好准備。至于中國本土的道教,更是強調長壽成仙,要人永遠活得快樂。

正是宗教所具有的予人解脫、予人慰藉功能,于是才得到了人們的尊奉,宗教的神或創始人被教徒奉爲神明,加以膜拜。所以宗教具有治人心的特點,決定了它的存在也是必然的。畢竟社會光怪陸離,情況多變,人有思想,會有各式各樣的不同要求和想法,現實的生活並不能讓每一個人都過得滿意和愉快,痛苦與矛盾始終貫穿在人的生活當中,所以佛教把人生歸結爲一個痛苦的過程,讓人信仰佛教從而擺脫諸苦,最終得到解脫。當人在現實世界中不能滿足自己的願望時,往往就會把希望寄托在外在方面,宗教則在這個外在方面上表現出特有的功能,它能夠讓不滿足現世的人得到一種“合理”的解釋,讓人相信一切都是順理成章,信仰宗教也就成爲人的一種生活方式,成爲社會組成部分內容之一,最終構成了傳統文化的組成部分之一。

傳統的宗教具有治人心的特點,新興宗教也脫離不了這個範式。新興宗教的特點之一就是結合現實社會的實際情況,根據人們的精神需求,提出各種針對性非常強的理論或主張,以此引起社會的關注,來吸引更多的信衆。例如十九世紀在美國興起的新興宗教摩門教,就是一個例子。衆所周知,美國是一個移民國家,自從1496年哥侖布發現新大陸之後,美國曾經成爲歐洲大陸流放犯人的地方。早期去美國的歐洲移民文化程度不高,且身上又有曆史汙點和犯罪紀錄,按照基督教的理論,這些人都是屬于罪孽深重的人,是惡人,不能進人天國。雖然“因信稱義”理論的強調,人本來就是“惡”的,只有透過耶稣的引導,信仰基督,人才會有了“義”的生命,轉爲“義人”,就開始過成聖的生活。但是,在美國生活的人並不是每人都懂聖經,而因果報應的思想則是民間流傳的最廣的理論,他們同樣也是人,也有思想,也有心理的訴求,對這些曾經在基督教文化的教育下長大的人,同樣也渴望在未來進入天堂,因爲沒有人天生就想當惡人,只是人具有後天産生的惡性而已,所以在這個背景下,爲了滿足部分人也能進天堂的要求,摩門教就應運而生了。因爲摩門教在理論上提出,有一個地方既非夭國、也非地獄,有人死後就會到這個地方。在這個地方的人不像地獄還要靈魂受苦,只是靈魂被放逐而已。同時摩門教否認基督教“因信稱義”的聖經要義,認爲亞當犯罪墮落,是人類順服上帝的表現,引至幸福的途徑,于是使靈魂有了肉身的居所。摩門教反叛傳統基督教理論,將一些自認爲自己好也沒好到能夠進天國,壞也沒壞到一定下地獄的人給吸引了,因爲這些人的身上多少都有一些明顯不足的地方,所以摩門教自創生以後,受到部分人的歡迎,流傳開來。

透過摩門教的例子,我們可以看到,只要是人都有宗教心理的訴求,中國古代曾經說過“金無足赤,人無完人”,既便是十惡不赦壞透頂的人,也渴望得到宗教的關懷,像中國大乘佛教所說的“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就抓住了一部分人內心的宗教需求,給他們的心裏帶來了慰藉。新興宗教之所以能在社會中突顯出來,就是對一些人的精神需求非常了解,它知道這些人想要的什麽,于是就提供了這一部分人所需要的東西,因此新興宗教能夠有市場,最終還是來自于人類心理的訴求,如果離開了這一點,就談不上它的産生與發展。此外,信仰是一種非常複雜的東西,他屬于內心深處的活動,不一定全部爲外人所知,同時也不隨著地位與權力的轉移而發生實質性的變化,位高權重的大人物和沒有權力的小人物都有自己的內心活動空間,有自己的獨特思想和看法,有權的人沒有力、法來改變每個人的思想與信仰,沒有權力的人也不一定非要接受有權力人信仰的影響與支配。

宗教本身就是一個大的市場,它給人提供的就是一種滿足內心需要的産品,傳統宗教已經定型,其理論模式也非常固定,雖然它具有與時俱進的特點,能在不同的社會時代進行相應的變革,但是變革是要付出代價的,特別是在基本教義和理論方面的改變是既緩慢又非常費時的過程,所以傳統宗教與時代的變革總是存在著不同步的情況,也正因爲這一點,它在每個變革的時代都被人們看作有更多的“傳統”風格。然而新興宗教卻沒有這些情況,它本來就是應時而出的,是根據社會的現實作出的迅速反映,也不存在背著傳統的包袱,因此他能夠在很短時間內滿足某一部分人的精神要求,並且在短時間內造成了一定的社會影響,壯大了自己的勢力。

三、新興宗教在中國

宗教是給未知的問題預設一個答案,它是在人們在無法面對一些問題時,從心理的角度作出一個自認爲是說得過去的解答,亦即是給人一個心理的慰藉。人類社會始終是處在不斷發展的情形,整個世界是多樣的,也是無限的,我們對世界的認識是有限的,不可窮盡的。隨著物質文明的發達,人們一方面會解決不少疑惑,同時又會碰到越來越多的新問題,産生的困惑也越來越多,特別是在物質技術高度發達的時代,人們精神活動卻沒有與之同步發展,精神文明也沒有得到相應的提升,傳統宗教的理論表現出明顯的滯後,于是給新興宗教的創生提供了機會。

新興宗教的産生是不可怕的,關鍵在于我們怎樣去引導和管理。對新興宗教的界定與認識,看它的産生與發展固然是重要的,但是更重要的是要看到它的理論性質和宗教活動的表現,如果說它的理論對社會有益,它的活動對社會有幫助,說明它是順應了社會的潮流,能夠爲社會做出應有的貢獻。反之,則是有害的,而這些有害的新興的宗教往往最終變成了危害社會,危害國家,危害人民的邪教,對此我們當然一定予以堅決抵制,並給予嚴厲的批判!

中國是一個有悠久曆史的文明國度,宗教及其文化也一直影響著人們的生活,成爲社會組成部分之一,同時也成爲中國傳統文化的組成部分之一。在中國傳統文化中,儒、釋、道三教是最基本的三個組成部分,其中屬于傳統宗教的是釋(佛)教和道教。學者通常認爲,中國並不是一個宗教氣氛非常濃厚的國家,“敬鬼神而遠之”,“未知生,焉知死”是中國人的一般心態。但是這並不能表明中國人沒有宗教情懷,事實在中國的曆史上,每個朝代和每個宗教都不同程度地出現過新興宗教的現象,例如在漢代發端于四川的五鬥米道就曾是一個新興宗教,這是從道家思想發展而來的一個新的教團,最終促使道教的創生。在南北朝時期,發轫于佛教母體的大乘教也是新興宗教的一支,該教代表了廣大下層人士的宗教訴求,對當時的統治階級曾經起到過震懾的作用。到了明代,白蓮教一度成爲最有影響的新興宗教之一。有清一代,民間信仰普遍流行在社會底層的老百姓中間,帶有下層要求的新興宗教一度發展迅猛,爲此受到朝廷的嚴厲鎮壓,一些新興宗教被解散,有的融人道教或轉人地下活動。民國以後,一些外來的新興宗教,如巴哈伊教等也傳入中國,孫中山先生曾經對該教有過評價。總之,在中國,同樣也存在新興宗教的活動,這是由時代背景和新興宗教的特點所決定的,是不以人們意志爲轉移的。

現在我國有佛教、道教、基督教、天主教和伊斯蘭教五大宗教,國家依照法律保護這些宗教信仰者的利益與活動。這五大宗教都屬于曆史上的傳統宗教範疇,最長的曆史已有2000年,最短的也有200余年的時間。由于國家的法律與法規已經嚴格界定了宗教的範圍,新興宗教在中國活動只能是非法的,所以新興宗教沒有在當今中國公開出現。然而,組織形式上的新興宗教沒有出現,並不等于有標新立異特點的新興宗教的思想不存在,因爲信仰是思想的活動,是一種內心的宗教訴求。面對轉型期的中國社會,人們始終在不斷地碰到各種不如意的事情,心理失落、環境改變、物質條件發生變化,道德滑坡等等皆是存在的事實,因此有一些人有宗教的訴求,産生一些不同于傳統宗教理論的新興宗教的思想,這也是正常的事情。中國社會一直流傳民間信仰這一曆史傳統,民間信仰本身就是一個非常繁雜、思想混亂、兼納包容的複雜的宗教形態,並且民間宗教又處于傳統宗教體制之外,因此它能夠給新興宗教的活動提供一個溫床,爲新興宗教的活動創造空間。此外,國外的一些新興宗教團體也一直想傳入我國,所以我們面對新興宗教活動的可能性是始終存在的。

不過,當我們了解到新興宗教産生的背景與特點後,已經知道新興宗教的産生是社會的正常現象,是人們精神需要求的正常要求,它屬于信仰範疇,而且每個不同的社會、不同的時期都可能産生新興宗教,我們就應該正視它的存在。只要我們一方面改進社會環境,另一方面利用法律和教育來進行疏導,同時還進行普及正確的宗教知識,提升傳統宗教的應變能力的工作,那麽,新興宗教即使出現,也是可以引導和調適的。

 

發布時間:2014/8/25 7:13:00,來源:世界宗教文化

我有話說

book 宗教世界
首页    18    17    16    尾页    跳转至Go
崇尚科學 反對邪教 端正信仰 弘揚法治  天津市反邪教協會版權所有  推薦使用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9.0以上版本
Copyright © 2011-2020 Tianjin Anti-cult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津ICP备11007108号-3

津公网安备 120101020001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