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繁体
打印

 

要發揮好宗教界在反邪教鬥爭中的地位和作用

聖輝法師

 

人本網藝術鑒賞

上世紀末在中國出現的最大邪教組織“法輪功”被正式取締後,仍然賊心不死,繼續在國內外興風作浪,妄圖死灰複燃。2014年5月28日,山東招遠發生了一起“全能神”邪教成員故意殺人案件,6名邪教成員在麥當勞向周圍就餐人員索要電話號碼,在遭到拒絕後,竟當衆施暴,殘忍地將被害人毆打致死,情節極其惡劣、手段令人發指!“全能神”是上世紀90年代在我國出現的一個邪教組織。“5·28”故意殺人案件,充分暴露了邪教組織反人類、反社會、反科學的邪惡本質,同時也再一次給我們敲響了警鍾。邪教是社會的毒瘤,是對人民群衆生命、財産安全的極大威脅,也是對發展、穩定大局的極大危害。邪教作爲一種世界性的社會頑疾,具有多發性、長期性、反複性、隱蔽性等特點。充分說明,反邪教鬥爭是全國各界各族人民在政治思想文化戰線的一項長期鬥爭。

下面從三個方面發表一些看法。

一、邪教是全社會的毒瘤,也是搞亂和破壞宗教的禍首

宗教是什麽?宗教是人類社會發展到一定曆史階段出現的一種文化現象,屬于社會意識形態,又是一種擁有大量信教群衆、文化經典、教會組織、活動場所等,並且不斷開展集體活動的社會實體。

邪教與宗教無關,邪教不是宗教。在當今世界,邪教已經超出了宗教領域的教派問題,孽生爲對社會穩定構成嚴重威脅的從事違法犯罪的地下邪惡勢力。清代雍正皇帝曾說過:“所謂邪教者,非指世俗尋常僧道之流而言”,“大抵妄立名號,诳誘愚民,或巧作幻術,夜聚曉散。此等之人,黨類繁多,蹤迹詭秘。”20世紀末,美國、法國、日本、意大利等國采取法律措施,對“人民聖殿教”、“奧姆真理教”、“撒旦的孩子”等邪教組織進行嚴厲打擊。邪教已經成爲人類公敵,在世界上已如過街老鼠,人人喊打。自20世紀80年代以來,我國政府相繼對“呼喊派”、“全能神”、“被立王”、“主神教”、“門徒會”、“法輪功”等邪教組織開展了長期的揭露批判、幫助教育和查禁取締工作,有效遏制了邪教組織的發展蔓延,維護了人民群衆的生命財産安全和社會穩定。

宗教界反對邪教,首先要從認識上與邪教劃清界限,認清宗教與邪教的本質區別。只有正本清源,泾渭分明,才能夠站穩立場,孤立邪教。正信宗教與各種名目的邪教在本質上有什麽不同呢?

(一)宗教與社會基本相適應,邪教則與社會根本對立。宗教倡導信徒融入社會,推崇道德,遵守法律,服務社會。如佛教的“莊嚴國土,利樂有情”,天主教、基督教的“榮神益人”,道教的“齊同慈愛、濟世度人”,伊斯蘭教的“兩世吉慶”等,都是引導信徒努力與社會相適應。邪教則反社會,反人類,反政府,反科學,蔑視法律,蠱惑煽動成員仇視社會,鼓吹、煽動推翻政府和現行的社會體制。“全能神”邪教將一般民衆視爲“惡魔”,要求信徒共同將其消滅;“門徒會”組織則將政府稱爲“黑政府”、“黑社會”,揚言要砸爛“黑政府”,打倒“黑社會”,提出“先爭人心,後奪政權”,與社會格格不入。

(二)宗教的崇拜對象屬于曆史傳承,邪教的神化對象爲教主自我標榜。宗教信仰和崇拜的對象是各個宗教特定的神(仙、佛),有悠久曆史的傳承,是固定不變的。宗教信仰反對人自比神明和自吹具有“神力”。如天主教和基督教敬奉聖母和耶稣,伊斯蘭教信奉真主安拉,佛教奉釋迦牟尼爲佛祖,道教奉老子爲教祖。邪教崇拜的則是教主本人,邪教頭子總是冒用神的名義,自稱是神的“替身”、“代表”或“仆人”,是神的“肉身再現”,只有他可以與神溝通,他才是至高無上的“神”、“主”、“活基督”,是世界的主宰者和救世主,並吹噓自己有種種超常特異的功能,極力神化自己,使成員産生神秘、敬畏感,對他頂禮膜拜和盲從,從而達到控制成員的目的。

(三)宗教依法公開活動,邪教則秘密結社,非法傳教。我國宗教有合法登記的宗教團體組織和宗教活動場所,信教公民的集體宗教活動在政府登記和開放的宗教活動場所(如寺院、宮觀、清真寺、教堂)內舉行,由經宗教團體認定、政府宗教事務管理部門備案的宗教教職人員主持,嚴格按照教義教規進行。邪教采用地下秘密活動方式傳教、串聯,聚會活動多在比較隱蔽的地點進行。活動詭秘,如同一個秘密王國,與黑社會組織相似。近幾年來,被破獲的邪教組織的“教主”和骨幹全部使用假名、化名,用內部規定的暗語進行聯系,平時在設有暗道的房間或地下室內活動。人們一旦誤入邪教組織,就將受到精神和人身自由的控制,很難擺脫出來。

(四)宗教有博大精深的經典教義,邪教的所謂教義則是危言聳聽的歪理邪說。宗教有自己的沿襲曆史傳承的經典教義,如佛教的《大藏經》、道教的《道德經》、伊斯蘭教的《古蘭經》、天主教、基督教的《聖經》等。邪教所謂的教義都是盜用宗教用語編造出來的歪理邪說,如法輪功的《轉法輪》、門徒會的《閃光的靈程》、全能神的《東方發出的閃電》等等。

(五)宗教不允許神職人員個人斂財和行騙,邪教則用各種手段騙財、騙色,甚至脅迫信徒屈從。宗教的經費通過光明正大的勸募,如佛教的化緣、布施等;邪教則編造邪說恐嚇信徒騙取錢財,甚至騙色。如全能神邪教鼓吹“世界末日論”,只有將錢財奉獻出來,才能消災保平安;門徒會邪教宣揚“一切靠神的恩賜”,信徒要將錢財奉獻出來,可以吃“賜福糧”、“生命糧”,全能神邪教宣揚女性信徒要“過靈床”,通過輸入高能量的物質,才能使信仰長進,其實質上就是編造邪說哄騙和奸淫婦女。

從上述五個方面的區別,我們還可以看出邪教最突出的兩個特征或者說是“要害”:一是它的極端性,二是它的破壞性。你看李洪志的《轉法輪》一上來就忽悠,就走極端。敢罵宗教,說釋迦牟尼算什麽,上帝算什麽,我一跺腳,地下的灰塵每一個分子裏都有一個佛。把自己神話爲“絕對至上”者。當教主的政治野心與權力欲極度膨脹時,他就可能帶領邪教組織走向極端和罪惡的深淵。法輪功組織圍攻中南海就是最好的證明。在平時,邪教組織要求對教主的崇拜是極端的崇拜,對信徒的精神控制是極端的控制。邪教要走極端,就必然有瘋狂的行爲,破壞性是它的另一個要害。基督教說,上帝要你滅亡,必先讓你瘋狂。邪教就是瘋狂。邪教對群衆的身心健康、對社會的正常秩序具有嚴重的破壞性。對信徒實施殘酷的精神控制,使信徒逐漸成爲喪失理智、毫無人性、偏執、封閉,極具挑戰性、攻擊性的工具,從而危害社會,爲法律社會所不容。

對于邪教的定性,我國刑法第三百條規定,即邪教組織,是指冒用宗教、氣功或者其他名義建立,神話首要分子,利用制造、散布迷信邪說等手段蠱惑、蒙騙他人,發展、控制成員,危害社會等非法組織。這是我們識別邪教組織並與之堅決鬥爭的重要法律武器。

二、宗教界要在反邪教鬥爭中沖鋒陷陣,擔當起義不容辭的責任

2016年4月22日至23日,全國宗教工作會議在北京召開。習近平總書記在會議上強調:“宗教問題始終是我們黨治國理政必須處理好的重大問題,宗教工作在黨和國家工作全局中具有特殊重要性,關系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事業發展,關系黨同人民群衆的血肉聯系,關系社會和諧、民族團結,關系國家安全和祖國統一”。習近平總書記在全國宗教工作會議發表重要講話,著眼黨和國家事業發展全局,科學分析了我國宗教工作面臨的形勢和任務,明確提出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宗教理論,對做好宗教領域重點工作作出重要部署,標志著我們黨對宗教問題和宗教工作的認識達到新高度,是指導我們做好新形勢下宗教工作的綱領性文獻,更是指導我們正確開展反邪教鬥爭的思想武器。反邪教鬥爭既是一場反擊戰,也是一場保衛戰。反擊邪教對宗教的挑釁,對宗教的亵渎;保衛宗教的純潔性,保衛宗教在社會主義社會和信教群衆中的良好形象。

第一、要在反邪教鬥爭的宣傳陣地上搶占有利地形,通過正面宣傳引導群衆,把更多的信教群衆爭取到正確的方面來,壓縮邪教的生存空間。

邪教不是冒充宗教嗎?他們打著宗教的牌子,抄襲宗教的術語,用來蒙蔽欺騙群衆,我們就要作爲第一證人來揭穿它,讓它們原形畢露。佛教同法輪功的鬥爭就有這個經曆。大家知道,“法輪功”邪教冒充的是佛教。“法輪”本來是佛教的法器,是佛教的專用詞彙,最早來自印度,佛教借用“輪”來比喻佛法具有摧邪顯正的作用。佛教經典將佛陀說法稱爲“轉法輪”,將佛教的發展喻爲“法輪常轉”。從此,“法輪”逐漸成了佛法的代名詞,法輪圖案成爲佛教的標志之一,並在1956年于斯裏蘭卡首都科倫坡召開的第五屆世界佛教徒聯誼會上,被正式確定爲佛教的教徽,它寄托著全世界佛教徒崇高的、深厚的宗教感情。但卻被李洪志歪曲成“宇宙的縮眼”,成了李洪志可以隨意安裝在學員腹部的一個不倫不類的東西。他胡說什麽法輪“可以旋轉,正轉度己,反轉度人”等等,簡直荒謬絕倫,同佛教南轅北轍。

所以,佛教最先警覺,當“法輪功”現身時,一馬當先,拍案而起。1996年,浙江省台州佛協舉辦的《台州佛教》月刊率先發表《“法輪功”是披著佛家外衣的邪教魔功》等一系列批判文章,這是佛教界吹響批判“法輪功”的第一聲號角。此後,《上海佛教》、《廣東佛教》等佛教刊物都先後發表過批判“法輪功”的文章。1998年元月,中國佛教協會召開專門座談會,與會的佛教人士、宗教學者對“法輪功”進行了比較深刻的分析,一直認爲它是一種附佛外道,從佛教角度來說純屬邪教,並形成了一份完整的紀要,起到了正視聽、穩定佛教人心、協助政府了解“法輪功”真相的積極作用。同年,經中國佛教協會趙樸老審閱同意,《法音》3、4期上連載陳星橋居士《法輪功——一種具有民間宗教特點的附佛外道》的長篇文章,在佛教界引起了很大反響,各地佛教刊物紛紛轉載。不久,陳星橋居士將有關正面和揭露、批判“法輪功”的文章彙編成《佛教“氣功”與“法輪功”》一書,得到趙樸老的認可,由宗教文化出版社于1998年6月出版發行。這是中央作出處理“法輪功”問題決定以前,我國圖書市場上唯一一本公開批判“法輪功”的圖書。

且看中國佛協當時發表的一封公開信,其中就有一段精彩的論道:“何方宵小,竟敢盜我佛教“法論”,以爲其名號。竊我佛祖誕辰以作其“生日”,篡我佛教術語名相以充其邪說。正信佛教與“法輪功”邪教有天壤之別。古人雲:聖人以神道設教而天下服矣,邪教以神道禍人則天下亂矣。一語千鈞,泾渭分明。一爲慈悲喜舍,關懷衆生。一爲戕害生命,危害社會。佛教教人增長智慧,邪教誘人斷人慧命。佛教教人慈悲不殺,邪教誘人縱火焚身。佛教教人知恩報恩,邪教誘人六親不認。佛教教人以社稷爲重,邪教教人“挾洋以自重”。華報今世,果報未來,不知道邪教教主李洪志犯下如此滔天罪行,他自己將如何“消業”?!”

在這場鬥爭中,我親身經曆大的就有兩次:

一次是2000年8月,我遠赴紐約,參加聯合國召開的“宗教與精神領袖世界和平千年大會”,會上我以中國佛教領袖的身份,以生動的事實介紹了中國宗教信仰自由的狀況,用宗教的教義教規揭露和譴責邪教組織亵渎宗教、反人類以及危害社會的種種劣行。

第二次是2001年4月6日,我在日內瓦召開的聯合國人權委員會第57屆會議上,作了題爲《破邪揚善,熱愛和平,維護人權》的發言,客觀介紹了中國政府尊重和保護宗教信仰自由的立場和中國各宗教間和睦共處的現狀,義正詞嚴地揭批了以李洪志爲首的“法輪功”邪教組織欺世盜名、分裂祖國的罪惡行徑,提出了“要高揚和平旗幟,維護宗教的純潔性”、“提倡宗教寬容與和平的精神,創造和睦共處的環境”等主張,得到了世界各國代表的廣泛贊譽。

第二、宗教界要在構建和諧社會、實現中國夢的偉大鬥爭中發揮積極作用,用良好正面的形象揭露邪教假、惡、醜的面孔。具體要擔當三個方面的責任:

(一)擔當起理順情緒、和睦關系、維護穩定的責任。“和”的理念是中華文化的核心價值,也是中國宗教文化的特征和正能量。一般來說,宗教具有行爲導向與整合、文化闡釋與傳播、心理調適與撫慰等功能,在構建以人爲本、以和爲貴的和諧社會的進程中,宗教具有特殊的優勢。宗教道德與世俗道德相比,既有共性的一面,又有其特殊的一面。世俗道德的監督、評判以及懲罰主要是社會輿論;而宗教道德的監督與評判以及獎懲主要是神靈,因此,宗教道德比世俗道德具有更強的自我約束力。

(二)擔當起樂施好善、扶貧濟困、服務社會的責任。與邪教危害人民、破壞社會不同的是,宗教界要把履行這一責任作爲融入社會的重要途徑,更是宗教這一特殊社會組織生命力之所在。多年來,湖南省宗教界在這方面作了大量工作,贏得了各級黨和政府及廣大人民群衆的肯定。僅以佛教爲例,湖南省佛慈基金會在國家相關部門、省委統戰部、省宗教局、省民政廳及相關部門的關心配合與指導下,一直擔負著對湖南省14個地市的貧困地區、貧困學生、孤老孤兒、殘疾兒童、災區及社會弱勢群體給予資助的崇高職責。爲和諧社會、保護生態環境等方面,做了大量的實際工作。已爲貧困地區捐建希望小學29所,另有一萬多名學生得到長期資助。2008年初,我國南方地區發生雨雪冰凍災害,湖南省佛教協會舉行了雪災消弭、國泰民安祈福法會,全省宗教界捐款127萬余元。2008年5月12日,汶川特大地震災害發生後,湖南省佛教協會在長沙麓山寺舉行了爲汶川特大地震災區祈福追薦赈災大法會。全省佛教界共爲汶川地震災區捐款千萬元,捐贈救災物資價值197.43萬元。2009年8月,台灣遭受重大台風災害,湖南省佛教界捐款33萬元。2010年,青海省玉樹地區發生7.1級強烈地震,湖南省佛教協會號召全省佛教界先後募集善款50萬元。省佛教協會和省佛慈基金會還開展了“2012慈善行”活動,行程3000多公裏,爲17個市縣的1000多戶困難家庭送去溫暖,捐贈善款160多萬元,物資5.24萬元。2013年4月20日8時02分四川省雅安市蘆山縣發生7.0級地震。湖南省佛教協會前後兩次委托湖南省紅十字會向四川雅安地震災區捐善款65.14萬元,幫助災區群衆重建家園。

據不完全統計,截止到2014年8月底止,湖南省佛慈基金會和全省佛教界爲社會公益事業共計捐款捐物達3600多萬元,體現了佛教服務社會的優良傳統,爲我省慈善事業做出了重要貢獻,在社會上産生了良好的反響。

(三)擔當起友好交流、守護文化的責任。中華文化是中華民族的靈魂,文化的消亡意味著民族的消亡。儒、釋、道是中華傳統文化的重要組成部分。中國宗教界對外都是中華文化的使者。曆史上唐玄奘就爲中外文化交流作出了曆史性的貢獻。特別是改革開放以來,湖南省宗教界包括天基佛道伊五大宗教在對外傳播中國民族文化,吸收和引進國外先進文化、先進科學技術等方面,都作出了積極而有成效的努力。我比較熟悉的佛教界這方面的工作量也是很大的。自改革開放以來,我們湖南宗教界出訪過的國家和地區就有20多個,參加出訪1000余人;來訪的國家和地區訪問團有300多個,5000多人次。特別是中日韓佛教交流很頻繁,很密切,有效地促進了地區人文交流,密切了民間關系。在這一點上,邪教是根本做不到,也是不可能的。

第三、加強宗教內部信仰建設,樹立正信正見,自覺抵制邪教的侵害。

俗話說“打鐵先要本身硬”,爲了增強宗教界自身實力,抵制邪教,我們必須嚴格要求自己,切實做到各級領導班子過得硬,教風道風過得硬,宗教學識過得硬,隊伍建設過得硬。當前處于社會轉型時期,各方面改革正在積極進行,由于經濟發展不平衡、貧富懸殊、分配不公、腐敗現象等等帶來的各種社會矛盾,在宗教界內部也嚴重不同地影響了隊伍建設。一部分意志薄弱的宗教教職人員開始産生了拜金主義、享樂主義,甚至爭名奪利、腐化變質。所以,提倡菩薩行,實現大解脫、大自在,建設人間淨土,必須從自身做起。近兩年,佛教、伊斯蘭教、基督教等整頓道風和講經活動十分活躍,這也是宗教強身健體的一項頗有成效的舉措。

三、反邪教與反滲透相結合

邪教是全世界的毒瘤,大部分國家和地區都存在。影響比較大的如日本的奧姆真理教、法國的太陽聖殿教、美國的人民聖殿教、美國的大衛教等等。事實上從上世紀80年代以來,從境外傳入後在境內滋生繁衍的邪教就有如“呼喊派”、“東方閃電”、“主神教”等,還有如“觀音法門”、“靈仙真佛宗”等邪教也是從我國台灣和美國、韓國陸續傳入的,同時美國等西方國家爲了西化、分化中國的政治目的,在人權問題上采取雙重標准,對我國宣布的“法輪功”邪教組織,盡力扶植,並讓他們在國外的殘余勢力與“民運”、“疆獨”、“藏獨”、“台獨”等分裂勢力結成新的“神聖同盟”,成天在那裏興風作浪。可見,反邪教與反滲透是密不可分的。

抵禦境外宗教滲透,一是要高舉我國宗教獨立自主自辦的旗幟,以民族的自尊和文化的自信來“制”它;二是要堅持運用法律的武器,用法制的手段來“管”它。三是要用全面加強宗教工作來“克”它。有學者建議,我們應該在社會主義先進文化的指引下,加強和諧文化建設,致力于“多元通和”的宗教文化生態的恢複和發展,形成多種宗教之間的制約與平衡,避免結構失衡,一教坐大。“多元通和”就是要以老子、孔子爲代表的道教與儒家思想及其互補爲傳統文化的主脈,還有已經中國化了的佛教,有強大的民族凝聚力和文化輻射力,很好地加以重釋、繼承和發揚,使它在宗教文化生態中發揮骨幹作用。根據台灣地區的經驗,中國傳統民間信仰的良好發育,也是制約外來宗教的強大精神力量,是形成“多元通和”宗教文化生態的根基和土壤。只有本土宗教文化紮緊了固有精神家園的籬笆,各種別有用心的宗教滲透,包括五花八門的邪教就無孔可入了。

最近,中國反邪教網決定開辟一個“正教克邪”欄目,這對于介紹普及傳統宗教文化知識,傳遞宗教界聲音,幫助世人認清宗教與邪教的本質區別,識別邪教魚目混珠的歪理邪說,從而壓縮邪教孽生的土壤和生存空間,都具有十分重要的意義。主辦方邀請我寫開篇文章,盛情難卻。通過認真學習和領會4月22日習近平總書記在全國宗教工作會議上的講話精神,結合當前反邪教工作的現狀,現將本人2014年10月份寫的一篇舊文進行充實而重新獻拙,期望抛磚引玉,有更多的宗教界人士和專家學者在這個平台上發表高見,傳遞正能量。

 

發布時間:2017/4/1 8:32:00,來源:中国反邪教网

我有話說

book 宗教世界
首页    18    17    16    尾页    跳转至Go
崇尚科學 反對邪教 端正信仰 弘揚法治  天津市反邪教協會版權所有  推薦使用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9.0以上版本
Copyright © 2011-2020 Tianjin Anti-cult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津ICP备11007108号-3

津公网安备 120101020001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