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繁体
打印

 

儒 教

 

一、前言

中國儒教會之成立,是五十年來,儒宗神教門生們,所熱切渴望期待的問題。回首五十年來的歲月,不算太長,但也不短。可是我們儒教門生,卻無正式的名分,能不令人浩歎?可是孕育儒教的存在,乃融聚凝合于孔子之一身,孔子學說又爲中國思想史之核心與主流。我們懂得孔子,自會懂得儒教,懂得中國的曆史文化。

自孔夫子在世創設杏壇,弟子三千之衆,有七十二賢,其名至今人稱頌。孔子之道薪,傳顔回、曾子、子思、孟子……朱子等,道統一貫,脈脈承繼,儒家思想闡揚綱長倫理之道,民之所需,其道常存,已近二千五百余年之曆史,其間曆經朝代疊替,時光變遷,雖有異族入主中原執政,然而孔孟至道,儒家思想,民之所趨,中庸之道,故能始終屹立不衰,時至清末,政情腐化,歐風東靡,人心思變與儒道日遠,是時衛道前賢,不忍吾中華固有文化從此沒落,乃聚合有心人士,集思廣益,效至聖先師創設杏壇,宣揚儒家宗風,引迷入悟挽儒道之不墜,作中流之砥柱,所設杏壇以儒爲教,同尊孔子爲教主。啓發人心化民修道,(民前八十六年時),台灣省之杏壇開基,以澎湖最。溯其始今,傳自福建泉州公善堂。當時地方之文人學士爲禱天消除災患與匡正人心計,乃于同治三年癸醜(民前五十八年)六月初三日在馬公先開“普勸社”,崇拜孔子,以儒爲教,初設沙盤木筆,有時著書立說,有時宣講勸人,神人同桌,廣行善舉。至光緒丁亥年(民前卅三年),正月十三日,賜號爲“一新社”,“樂善堂”堂主吳克文。于光緒十七年辛卯(民前廿一年)著作“覺悟選新”一書,分列八卷,亦爲全省最早著作之善書也。

自“一新社”開創杏堂先聲,仰藉孔夫子之顯化,從此澎湖各鄉社皆紛紛響應,繼設杏堂十處之多。同時本省北部如淡水鎮屯山古聖廟(仙公廟)行忠堂、宜蘭碧霞宮、頭城喚醒堂相繼開設杏堂闡教著書,行忠堂著“忠孝集”、碧霞宮著“治世金針”、喚醒堂著“度世慈航”,距今已逾百余年。繼之本省中部、南部、東部普遍設立儒教或著書、或宣化、或救世、救民,其宗旨原同一本也。迨至中日甲午戰爭,台澎割據于日本,日本爲推行皇民化運動,而杏堂之設,講書說教,皆以四書五經等爲教本,信衆深富大漢民族意識,故日警痛惡之,遂下令禁止扶乩,當時士紳信衆,雖表面奉行命令,實際上卻轉入深居私宅或山洞中,暗中繼續扶乩,仍不停推行度衆及救世之工作。

及至台灣光複,台灣重回祖國懷抱,宗教信仰恢複自由,杏堂之設更如雨後春筍,正是處處開堂方方闡教,而興盛一時。至今台灣之杏堂約有五百余堂,著作經典善書三四百種,均是免費印贈各界,對複興中華文化,匡正世道人心,可以說是一股巨大無形之力量。並熱心興辦社會公益事業,如建設、施醫、救貧……等善舉,更是不遺余力。今又進而定期發行勸世雜志者約四百余堂,皆本聖訓一律免費贈送,其對社會國家安定實有卓越的貢獻。加以近年來民生富足,關心世道之善士甚衆,輸財獻力在所不惜,皆致力于扶乩闡教工作,由于神聖顯化,傳布聖賢之真理符合現代人們所需,因此信者日衆,儒教之前途,正呈現一片輝煌遠景,這也是國家與人民之福也。

二、儒學的創立

儒學成家,畢竟自孔子始。孔子以前,學在貴族,古者謂之王官之學。孔子始以王官之學傳播于社會,于是而有百家之言。家言與官學相對而稱。家言者一家之私言,以近世語述之,當稱爲平民學。古代學術,乃由貴族階級下降而散播于平民社會。而孔子則掌握其轉變之樞機。故論百家,必先及于儒,而儒學則創始于孔子,孔子乃家學之開山,亦即古代王官學之傳播人也。

孔子平生最崇拜周公,把周公當時的種種思想和實際措施,加以一番極深的探討和發揮,而完成了一種純屬學術性的組織圓密的思想體系,于是中國才有儒家之成立。我們可以說,周公是大政治家,而有制禮作樂,是極富于教育意義的。孔子則相反,而想根據理想的教育來建立理想的政治,有氣魄、有擔當,通經致用,德術兼修,“用之則行,舍之則藏”,活動于政治與學術之間。周公是古儒,孔子是今儒,周公、孔子一直是相提並稱,迄唐代至今而猶然。

孔子始開私人講學之風,而以此爲志業,且以作君子儒勖勉諸生。儒家的教育方針,不在訓練一技一藝的職業人才,而爲培養有爲有守的通人“君子不器”,“形而下者謂之器”,懸爲儒家教育的基本戒條。君子之儒笃實而已,“博學于文,約之以禮”,言顧行,行顧言,而其最高之境界,則爲究心于易。易者聖人效天法地之書,人與天地參,則易與天地准,通天地人之謂儒。孔門諸子,奕業相傳,繼之承之,波瀾壯闊而成巨流,故以後凡爲孔子之學者,皆稱曰儒家。

 

三、道統之觀念

統是傳統,含有一脈相傳,承先啓後之意。“道統”就是指孔門傳下來的心法,教人治心、治學、治事、治國的方法,乃沿著一個一貫的系統傳遞下來的。道乃人的精神所創造的事物,亦即文化。所以道統也就是“文化傳統”或“精神傳統”。中國文化既有生命力,同時亦系一種開放的體系,故能依照其自有的價值准則,對外來的事物理想作適當的吸收與融會貫通。其與別的文化之間,是互相影響的,不但有所吸收,也是有極重要貢獻的。

韓愈在“原道”一文中,說得很明白:“堯以是傳之舜,舜以是傳之禹,禹以是傳之湯,湯以是傳之文武周公,文武周公以是傳之孔子,孔子傳之孟轲。”

唐宋間由于佛學的盛行,而佛學思想出自印度,許多觀念方面都和中國固有的思想格格不入,由于這一比較,使得我們道統精神便顯露了出來。宋、明學者們,一股救世的熱潮,漸漸的便彙成了中國宗教的道統。

其次在中國曆史上看,道統源于先秦,儒爲宗主,政統追始于三代,禮進大同爲依歸,道統推大易,孔子爲宗師,儒家定爲尊,孔子成爲教主。自漢以下,儒家的形上原則,不徒爲一思想,不徒爲一原則,而是表現于政治社會組織,成爲“內聖外王”的文化體用,所以中國政統和道統的曆史精神是一貫的。

四、立教之精神

儒學博大精深,曆史悠久,起源于黃帝開國以前,曆經堯、舜、禹、湯、文武周公,至孔子繼其道統,集其大成,成爲一以貫之之儒宗道統精華。然而儒門文化,崇尚與大自然之調和,以“天人合一”爲極致,更以“民吾同胞,物吾與也”之仁民愛物之偉大精神立教。立教五千多年來,屹立于天地之間,無非體上天好生之德,存善去惡之宗旨以行教。故儒門弟子,必修其博大精深之教義,而立誠行修,推而廣之,發揚光大,是則爲儒教門徒造功立德之歸依也。然而其博大精深,實根據于天理人情,其足以爲世界人士所服膺者,則爲仁道與孝道也。儒門一向認仁爲天地之心,此一仁字兼含有天道生生不息,長養萬物之義,故爲人類種種善德之源,自無疑義矣!

張子橫渠名言有“爲天地立心,爲生民立命,爲往聖繼絕學,爲萬世開太平。”此四句皆從一“仁”字發揮。至于爲人如何能夠實踐此一大道,此一真理,則以履行孝道爲先。爲人倘對其父母不盡孝道,則其人從此墮落,道德觀念已亡,其人不啻與禽獸何異?孝經記孔子教曾子之言謂:先王有至德要道,則是孝字。以一字孝,從身體發膚受父母,不敢毀傷,孝之始也。至于立身行道,揚名于後世,以顯父母,孝之終也。

是以儒門認爲人之所異于禽獸者,期能宏道,明德以重孝道仁道也。又仁者人也,人之所以異于禽獸者幾希,如此幾希即是人能知孝悌仁義耳。故易曰:“立人之道曰仁與義。”

綜合以上所說,足見儒門之所以重視仁道、孝悌、天理、人情,其義在此。故凡我儒門弟子,實大有待于深系之認識。

五、宗教儀規 

l凡事莫違,萬衆一心,禮法端正。

l凡事敬老尊賢,莫自亢高,老幼扶持,有錯必受評論改勸。

l孝養雙親,不逆教訓,尊師重道,慎終追遠。

l禮讓爲先,出入杏壇儀容必須端整,正心義氣,不談邪事,出言有序,勿爭言論。

l敬拜天地,禮敬神只必有序,衣冠整齊潔淨,虔誠心意,重遵禮儀。

l辨別是非善惡,事有始終,知所先後。

l言必信,行必果,言行顧之,正己而後化人。

l男端正氣,女立貞節,勤儉爲本,不偏貪汙,勿損人利己,得之有道。

l莫巧言色,衿孤恤寡,慈悲常規。

l綱常八德必守,勿陽奉陰違,凡一切不正思想即不德行爲,應切禁戒,不慎若有所犯,當皆自反省。

 

六、宗教儀規 

l釋奠典禮開始:(典禮程序由擔任通贊禮生依次高唱)。

l鼓初嚴:(亦稱發頒鼓或頭通鼓)。

l鼓再嚴:(亦稱二通鼓)。

l鼓三嚴:(亦稱三通鼓)。

l樂生、佾生就位:(樂生隨麾生,佾生隨節生,按轉班鼓節奏就位)。

l執事者各司其事:(按建鼓節奏就位)。

l糾儀官就位:(引贊引糾儀官就位後暫退)。

l陪祭官就位:

l分獻官就位:(每位分獻官各有引贊兩人,爲示區別,位于右者曰引贊,位于左者曰亞贊,擔任引贊兩人,聞通贊唱分獻官就位後,引贊趨分獻官前唱:“請分獻官就位”,即于分獻官左右引導就位)。

l正獻官就位:

l啓扉:

l瘗毛血:

l迎神:(樂奏鹹和之曲:有樂有歌無舞)。

l鞠躬:(請獻官行拜首禮,其余人員應聲行鞠躬禮)。

l進馔:(主壇、四配、東西哲、東庑先賢、先儒、西庑先賢、先儒、同時進行)。

l行上香禮:(樂奏甯和之曲、不歌、不舞)。

l行初獻禮:(通贊唱:“行初獻禮後,繼唱行初分獻禮。”樂奏甯和之曲、有樂、有歌、有舞)。

l行初分獻禮:(通贊唱行初獻禮後,繼唱行初分獻禮)。

l恭讀祝文:(行初獻禮、當唱奏“甯和之曲”樂章一半時,樂長即唱:“樂止、舞止”至此樂暫止而不擊鼓,麾生、節生各偃麾、節)。

l行鞠躬禮:

l行亞獻禮:(樂奏安和之曲。有樂、有歌、有舞、中間無暫停)。

l行亞分獻禮:(正獻官行亞獻禮複位後,通贊唱:行亞分獻禮)。

l行終獻禮:(樂奏景和之曲,有歌、有樂、有舞,中間亦無暫停)。

l行終分獻禮:(正獻官行終獻禮複位後,通贊唱:行終分獻禮)。

l飲福受胙:

l行撤馔禮:(樂奏鹹和之曲,有樂、有歌、無舞)。

l送神:(樂奏鹹和之曲,有樂、有歌、無舞)。

l鞠躬:

l捧祝、帛詣燎所:

l望燎:(樂奏鹹和之曲)。

l複位:

l阖扉:

l撤班:

l禮成:

七、結論

際此中國儒教會,剛成立于茲,因爲儒教傳統的延續重建于今日,一方面固然要回顧傳統,作曆史的見證與反思,以適應新時代的條件與新環境的因素,才能夠面面兼顧去對治新時代的問題,進而厘定方向,籌畫未來的理想去迎接新的時代。其次,我們欲洞識儒教的內涵,大學中庸二書,不可不讀。此二書,承尼山之心傳,宏聖學之要旨,以明明德爲首務,以天常率性爲聖教,以止至善爲止歸,而以中庸爲道統。複以內聖爲始體,以外王治平爲末用;乃儒教發揚光大,學子向道之梯航。

http://www.foyi.org/Article_Print.asp?ArticleID=2480

 

發布時間:2006/12/5 12:23:14

我有話說

book 其它宗教
崇尚科學 反對邪教 端正信仰 弘揚法治  天津市反邪教協會版權所有  推薦使用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9.0以上版本
Copyright © 2011-2020 Tianjin Anti-cult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津ICP备11007108号

津公网安备 120101020001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