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繁体
打印

 

淺談曆史上摩尼教在中國(福建)的傳播學意義

陳渝楓

 

泉州“泉南佛國”摩崖石刻

宗教傳播在傳播學中是一個有待深入的學術領域,雖然有些方面受到了主流學界的忽視,但許多尚未受關注的宗教在某些地域的傳播仍然具有豐富的研討價值。摩尼教,即是這樣一個世界性宗教,雖然其在現代已經沒有什麽信徒了,但在古代卻流行于世界各地。在中國則以人丁稠密的東南沿海,爲其主要活動舞台。因此曆史上摩尼教在福建的傳播,就尤其需要重視。

摩尼教是西元三世紀由波斯人摩尼(Muni)創立的宗教,宣揚善惡二元論,以光明與黑暗爲善月的本原。光明王國與黑暗王國對立,善人死後可獲幸福,惡人則須墮地獄。談到摩尼教,可是有些陌生。其實該教在中國舊譯末尼教、牟尼教等,也就是文學作品《倚天屠龍記》中所指的明教,曆史上朱元璋曾借助其勢力建立了自己的王朝。在歐洲,中世紀偉大的神學家奧古斯丁,在年輕時代也曾皈依摩尼教,後著《忏悔錄》以脫離摩尼教的思想。

摩尼教在福建、中國的傳播,大致上可劃分爲傳入、漢化與鼎盛、逐漸消亡三個階段。每個階段都有其各自的背景也特征,從中可以借鑒大量宗教傳播的學術知識。

曆史上記載唐高宗時,摩尼教傳入中國;武則天“延載元年(694),波斯人拂多誕持《二宗經》僞教來朝”。至于摩尼教是如何傳入福建的,學界有兩種看法。其一認爲,來自中原的摩尼教;其二認爲,根據泉州在古代對外貿易中的重要地位,摩尼教很有可能從海上絲綢之路傳入中國。後一種觀點雖然沒有史料作證,但福建省泉州晉江市華表山麓的草庵,卻可提供有力的支持。泉州草庵,是中國大陸現存的唯一一座摩尼教遺址。經實地考證,其內供奉一尊摩尼光佛,廟宇外的石壁上書:“勸念清淨光明大力智慧無上至真摩尼光佛”摩尼教傳入福建,可能得益于中原的傳教;但在泉州留下的唯一遺址,卻證明了海路傳播的痕迹,很有可能福建摩尼教的傳入是在海陸雙層影響下促成的。可見,多渠道傳播勢必比單渠道傳播更有影響力。

基督教、伊斯蘭教在中國的傳播雖然空間廣、時間長,但是從未出現影響中國改朝換代的曆史意義,即使是太平天國借助基督教義也是在鴉片戰爭中國國門被打開以後。而摩尼教卻在封建社會的中國,幫助農民領袖朱元璋推翻蒙古人的統治,建立了長達三百年的大明王朝。除此之外,還有北宋方臘起義、南宋余五婆起義和元末紅巾軍起義等大大小小的農民戰爭都是依靠了摩尼教的宗教力量,另唐代回鹘國也曾一度立摩尼教爲國教。摩尼教之所以能夠達到如此的境地,是因爲其已經不再僅僅作爲一個外來宗教而處處受人排斥;恰恰相反,摩尼教在傳播過程中已經得到充分漢化,參入了中國人所熟悉的佛教與道教成分,演變爲一個中國民間宗教,融入了農民階級之中。摩尼教起義軍的服裝顔色從早期的白色(摩尼光佛著白色法衣)演變爲後來受中國傳統文化認同的紅色,就是一有力證明。再者,摩尼教的經文中也大量出現佛教術語,以至中國人往往誤以爲摩尼教是佛教的一支,就連唐朝皇帝李隆基也曾說摩尼教“妄稱佛教,诳惑梨元”。在福建也是一樣,摩尼教傳入後其教義也發生了某些變化,以至後來脫離了一些固有的東西,同時具有很強的反政府意識,變體更根據“中國特色的明教”,其教義、信奉神明與戒律都分別發生了變化。例如福州摩尼教追求奢華,不吸收女教徒,用尿液洗澡等行爲,就大大相異于摩尼教的“原教旨”。可見面對外來宗教的文化傳播,受衆地區的文化往往是“吃軟不吃硬”,傳播者需要切實地做出本土化的改變,融入當地傳統文化,才能得到更深入的傳播。

而明太祖朱元璋等爲之後,尤恐摩尼教再次起義,于是尊奉儒釋道三教,以上逼國號(明教)爲理由禁絕了摩尼教。此後,摩尼教經過多年的漢化融合,以及政府打壓,最終分化消迹,推出了中國的曆史舞台,只在海絲起點泉州留下最後一抹痕迹。如此看來,宗教傳播需要在本土化的同時保留一些最根本的要素,諸如教義、神明之類,以免被分解異化直至消亡;同時與政治勢力的聯合也需要把握一個恰到好處的程度,才不會出現“成也洪武,敗也洪武”的悲劇收場。

------------------------------------------------

陳支平《福建宗教史》,福建教育出版社,1996,第297頁。

苗力田、李毓章《西方哲學史新編》,人民出版社,1990,第147頁注①。

何喬遠《閩書》,卷七。

釋志磐《佛祖統紀》,卷三十九。

陳支平《福建宗教史》,福建教育出版社,1996,第301-302頁。

馬西沙、韓秉方《中國民間宗教史》,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2004,第79-80頁。

馬西沙、韓秉方《中國民間宗教史》,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2004,第70頁。

陳支平《福建宗教史》,福建教育出版社,1996,第311頁。

馬西沙、韓秉方《中國民間宗教史》,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2004,第79-80頁。

馬西沙、韓秉方《中國民間宗教史》,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2004,第69頁。

陳支平《福建宗教史》,福建教育出版社,1996,第304-306頁。

陳支平《福建宗教史》,福建教育出版社,1996,第311-312頁。

黃心川《世界十大宗教》,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2007,第47頁。

 

發布時間:2010/4/11 12:20:00

我有話說
相關評論:

1.[遊客]謝謝人本網誨人不倦的敬業精神!(提交时间:2010/4/11 14:50:48)


book 其它宗教
崇尚科學 反對邪教 端正信仰 弘揚法治  天津市反邪教協會版權所有  推薦使用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9.0以上版本
Copyright © 2011-2020 Tianjin Anti-cult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津ICP备11007108号

津公网安备 120101020001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