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繁体
打印

 

“攘除時疫”:道教的醫文化

蓋建民

 

人本網藝術鑒賞

瘟疫是人類文明的重大威脅,在我國與瘟疫抗爭的曆史中,道教扮演著重要角色。漢魏年間瘟疫頻發,道教正是伴隨著瘟疫防治的活動而産生、發展的,可以說瘟疫是道教産生並發展的一個直接催化因素,道教也因此留下了驅瘟斷疫、濟世度人的傳統。伴隨著道士對時疫的攘除,道教醫學得以孕育而生。

早期道教的“以醫傳教”

早期的一些道派,如東漢順帝、桓帝之時張陵所創的五鬥米道,靈帝時張角的太平道,都采用了帶有濃厚巫醫色彩的方法,諸如“符水咒說”“跪拜首過”爲下層貧民醫治疾患,並以此作爲重要的傳教手段。

《三國志》《後漢書》記載:“張陵客蜀,學道鶴鳴山,造作符書。”張陵所學之道,是巴蜀少數民族地區盛行的巫鬼道術,張陵以此作爲傳教手段,五鬥米道也因此被人稱爲米巫、鬼道。

張陵的五鬥米道,後來爲張修、張魯等人所沿襲,並加以改進。由于迎合了下層貧民的實際生活和心理需要,五鬥米道獲得了巨大成功。“百姓安然奉事之以爲師”“競共事之”,紛紛入道。

大約與五鬥米道創立的同一時期,早期道教的另一大派太平道也在民間興起。太平道和五鬥米道極爲相似,也是使用“符水咒說”爲人治病。《後漢書》卷七十一載:“初,钜鹿人張角自稱大賢良師,本事黃老道,畜養弟子,跪拜首過,符水咒說以療病,病者頗念,百姓信向之。”病人經過“醫治”後,如果病情緩解好轉,就聲稱信道而得愈;反之,病情遷延不愈,則歸罪于不信道。

“攘除時疫”的道醫文化

當然,早期道教在采用“符水”“咒說”“祝文”等宗教式的精神和心理療法時,也大量應用了湯藥、民間驗方及針刺、熨烙等醫療方法。《太平經》有諸多這方面的記載,其中“灸刺訣”一卷中就詳細記錄並討論了當時民間醫術中常用的灸刺療法。

《太平經》中還有大量用動植物藥物、方劑來治療疾病的記載:“草木有德有道有官位者,乃能驅使也,名之爲草木方,此謂神草木也。治事立愈者,天上神草木也,下居地而生也。立延年者,天上仙草木也,下居地而生也。”“生物行精,謂飛步禽各跂行之屬,能立治病。禽者,天上神藥在其身中……十十治愈者,天神方在其身中;十九治愈者,地精方在其身中;十八治愈者,人精中和神藥在其身中。此三者,爲天地中和陰陽行方,名爲治疾使者……得而十十百百而治愈者,帝王上皇神方也;十九治愈者,王侯之神方也;十八治愈者,大臣白衣至德處士之神方也;各有所爲出,以此侯之,萬不失一也。”

從上述記載也可以看出,早期道教醫學已認識到各種藥物,包括單味藥和配伍方劑,其藥效有高低之分,並冠以帝王、大臣、人民或天神、地精、人精和立愈方、一日方、二日方、三日方或帝王方、王侯方、大臣方來區分,標明各自藥效的高低。

同時,《太平經》中反複強調治病用藥“乃救死生之術,不可不審詳”,開處方、用藥十分審慎,表現出道教醫學對生命健康高度負責的醫風、醫德精神。

早期道教以醫教的特點在魏晉時期流傳,在幾個小道派如李家道、杜子恭道、清水道中也有所反映。

東晉道醫葛洪在對疾病的認識方面,取得了許多優秀的成果。在其所著《肘後備急方》中,葛洪對傷寒、痢疾、時行、時氣(流行性傳染病)、瘟疫、疫疠(急性傳染病),以及狂犬咬人(狂犬病)、骨蒸屍注(結核病)、丹毒病、沙虱病、馬鼻疽、食物中毒等疾病都有相當深刻的認識和醫學創見。例如,葛洪對天花的流行及發病症狀的描述,是世界醫學史上公認的最早記載,比阿拉伯地區的醫生對天花的描述早了500年。

關于結核性傳染病肺結核,葛洪已認識到這類病有極強的傳染性,稱之爲“屍注”或“鬼注”。他明確指出患肺痨病的人“死後複傳之旁人,乃至滅門”,因此告誡人們一旦患上此疾,應當及時隔離治療。後世道教醫家普遍重視對這類“屍注”“鬼注”病的治療,由此也創制了不少療治“屍注”“鬼注”的方劑。

葛洪關于沙虱病(也叫“蓋蟲病”)的認識也比日本的同類記載早了1000多年。1930年,日本學者經過深入研究證實,正是葛洪所描述的這種沙虱的幼蟲——紅志蝴將寄生體內的病原體東方立克次氏注入人體,從而引起了這種急性傳染病。

上世紀70年代,我國集中了以中醫爲主的研究人員攻克瘧疾,這是一項有戰略意義並且造福全人類的科研項目。研究人員從古代醫學文獻中篩選了大量治瘧方,也包括葛洪《肘後備急方》所傳治瘧方。但是,研究人員按常規加熱法提取藥物成分,發現臨床療效均不理想。後來,研究人員從葛洪著述中得到啓發,《肘後備急方》卷三“治寒熱諸瘧方”所載:“又方:青蒿一握,以水一升漬,絞取汁,盡服之。”他們從“絞取汁”一句話中發現了古人用鮮藥治病的玄機,因而采用了提取藥物成分的新方法,即運用低溫方法提取青蒿素成功,終于研制出比傳統治瘧良藥奎甯更爲有效的抗瘧藥物青蒿素。2011年,屠呦呦以“發現了青蒿素,一種治療瘧疾的藥物,在全球特別是發展中國家挽救了數百萬人的生命”,獲美國拉斯克臨床醫學獎;2015年10月,屠呦呦又以“從中醫藥古典文獻中獲取靈感,先驅性地發現青蒿素,開創瘧疾治療新方法”,獲得諾貝爾生理學或醫學獎。

“即身以治世甯”的道教“醫世”說

翻檢史冊,每當社會瘟疫暴發,道教人士都積極參與救治,或是畫符施咒、或是祈福禳災,安撫人心,更以醫學的方式來防治瘟疫,留下了豐富的瘟疫防治文獻,總結了較爲合理的瘟疫認識,形成了較獨到的如隔離治療的瘟疫防治方法,爲我國曆史上的瘟疫防治作出了貢獻。

道教醫學作爲傳統醫學的一個重要分支,以治療未病爲特色,並且從其獨特的生命觀、疾病觀出發,發展出富有實踐意義的理論與技術手段,並傳承至今。當然,限于曆史和認知、科技發展水平,道教醫學的內容也是魚龍混雜、良莠不齊。研究道教醫學,應該以科學的態度、理性分析的眼光,摒棄其糟粕,吸收其中有現代價值和意義的部分,古爲今用,爲人類的健康事業作出積極貢獻。

道教之教義,本不限于出世,而是以一種超越世俗的精神,和光同塵,隨方設教。濟世利人、服務社會人群曆來是道教的優良傳統。聳立在道教名山武當山的“治世玄嶽”牌坊,是曆史上道教助力社會治理的一個典型寫照。“治世玄嶽”爲明朝嘉靖皇帝禦筆所題,爲古代武當山山門“玄嶽門”石坊的俗稱。嘉靖皇帝以“治世玄嶽”昭示統治者以崇奉玄武的武當道教精神來治理天下。從漢代的《太平經》到清代闵一得所輯《古書隱樓藏書》,道教治世思想從早期救世說演進爲“即身以治世”的醫世說,並明確打出“醫世爲宗”的旗號,其所內含的糾治與調諧人與自然、人與社會及人之身心內外關系的理身治世“道理”,在中國傳統文化中頗具特色。

醫世說系統闡發于清代闵一得所輯《古書隱樓藏書》中,其實質是明清之際三教合一思潮影響下的産物。醫世說的旨要在于“即身以治世甯”,即通過內煉外養,培養真元,先治其身,次治其心,“內則用以治身,外則用以治世”,達到“天都泰安”之人與自然的和諧,“四夷安靖”之社會有序穩定,“闾閻富庶”之民富國強的目標。

道法自然的行爲原則,天人和諧的生態智慧,虛靜恬淡、抱樸守真的精神境界,崇儉抑奢的生活信條,樂人之善、濟人之急、救人之危的倫理精神,重人貴生、性命雙修的養生思想,在今天,道教醫世思想中所透射出的人文關懷和生態倫理精神,仍有重要價值和意義。

(作者系四川大學道教與宗教文化研究所所長,長江學者特聘教授)

 

發布時間:2020/8/10 9:59:00,來源:中国民族宗教网

我有話說

book 宗教世界
首页    23    22    21    尾页    跳转至Go
崇尚科學 反對邪教 端正信仰 弘揚法治  天津市反邪教協會版權所有  推薦使用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9.0以上版本
Copyright © 2011-2020 Tianjin Anti-cult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津ICP备11007108号-3

津公网安备 120101020001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