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繁体
打印

 

厲行節儉是道教的優良傳統

尹志華

 

人本網藝術鑒賞

習近平總書記近日作出重要指示強調,堅決制止餐飲浪費行爲,切實培養節約習慣,在全社會營造浪費可恥、節約爲榮的氛圍。

道教作爲中國土生土長的宗教,是中國傳統文化的重要組成部分,曆來倡導節儉、樸素的生活。

道教奉先秦哲學家老子爲道祖,以老子的《道德經》爲基本經典。《道德經》第12章中提出:“聖人爲腹不爲目。”唐代李約解釋說:“目無厭,聖人不爲;腹知足,聖人爲之。”唐末陸希聲注解說:“爲腹則知止足,不爲目則不見可欲。”腹的容受是有限的,吃飽了就再也吃不下了,而感官享受則永遠沒有知足的時候。“量腹而食”,是杜絕浪費的重要舉措。宋元之際的道士杜道堅更引申到以儉治國的原則:“是以聖人爲腹之實,不爲目之華,故去彼取此,而躬行儉約,爲民之勸,將使天下自化,人各自足,無外好之奪,天下治矣。”

《道德經》第59章中說:“治人事天莫若啬。夫唯啬,是謂早服。”唐代李約注解說:“啬,儉也。治人得人心,事天合天道,無如節儉。夫獨能行儉德者,則民無不早賓服也。”陸希聲注解說:“啬也者,儉約之至也。”

老子在《道德經》第67章中說,他有三件最寶貴的東西,其中第二件就是“儉”。老子認爲,“儉故能廣”,人們堅持節儉,生活就會越來越寬裕;執政者堅持節儉,國家就會越來越富足。如果“舍其儉且廣”,也就是不能節儉而一心想擴大事業,那是不會有好結果的。

宋代王雱在注解《道德經》“儉故能廣”這句話時說:“儉之爲德,寡欲也,貴本也,愛物也,一言而三善至者,其儉乎?”

各種奢侈浪費現象大多是人們追求享受、放縱欲望造成的。老子在《道德經》中結合養生學的原理,以個體的生命爲價值標准,闡明了節欲、崇儉的必要性,將少私寡欲、崇儉抑奢這些道德要求與人們希圖健康長壽這一需要密切結合起來,將做人之道與養生之道密切結合起來。老子說:“五色令人目盲,五音令人耳聾,五味令人口爽,馳騁田獵令人心發狂。”意思是沈溺于聲色犬馬等感官享受之中,將會大大地損害身體。有些人本來可以長壽,卻短命而終,也是“以其生生之厚”,即過分奉養的結果。因此,老子主張“去甚、去奢、去泰”,即去掉過分的貪求和過度的奢華。老子希望人們“見素抱樸,少私寡欲”,即減損欲望,過一種儉樸的生活。唐代道醫孫思邈在《備急千金要方·食治》中也從醫學角度論述了節儉對養生的重要性:“凡常飲食,每令節儉,若貪味多餐,臨盤大飽,食訖,覺腹中彭亨短氣,或致暴疾,仍爲霍亂。”

安于儉樸的生活,重要的是要有一種知足常樂的生活態度。老子說:“知足之足,常足矣。”懂得知足的人,不會感覺到自己缺少什麽。老子又指出:“禍莫大于不知足。”貪得無厭的人,必然招致禍殃。老子認爲,“知足不辱,知止不殆”,即不過分貪求、懂得適可而止的人,不會遭受恥辱和危險。

道教經典中有很多關于推崇節儉的論述。如《子華子》卷六載晏子問子華子說,聖人尚儉,有曆史記載嗎?子華子說:“有之。夫儉,聖人之寶也,所以禦世之具也,三皇五帝之所留察也。”《淮南子·主術訓》說:“君人之道,處靜以修身,儉約以率下。靜則下不擾矣,儉則民不怨矣。”《無上秘要》引《洞神監乾經》說:“夫欲修道,與三天同命者,當忽彼奢廣,樂此儉約。”《曆世真仙體道通鑒》載道士羅公遠勸導唐玄宗“宜襲唐虞之無爲,繼文景之儉約”。

厲行節儉,是道教的優良傳統。漢代道教組織曾在四川、陝西等地的一些通衢大道上設立“義舍”,內懸米肉,供行路之人免費取用。義舍中貼有告示,過路之人若多吃多拿,則會有鬼神來懲罰,使其生病。唐朝名臣、書法家顔真卿爲茅山道士李玄靜撰寫的碑銘中說,“門弟子等仰奉嘉猷,克遵儉德”。茅山上清派第二代宗師沖隱先生笪淨之給皇帝上的遺表中說:“太上五千言,以去奢、去泰、慈儉爲先,乃陛下之師寶、致道之津梁也。伏願陛下清心寡欲以保聖躬,節財儉用以固邦本,聽納忠良以廣言路,天下幸甚。”

道教並不反對人們正常的衣食需求。唐代李筌《黃帝陰符經疏》說:“鞠養身命,必須飲食衣服,此亦天然自合之理。故《莊子》言:耕而食,識而衣,其德不離。織而衣,耕而食,是謂同德。故知人生必資衣食之育養也。然在于儉約處中則吉,若縱恣奢溢過分則凶,而反害其生也。”

全真道要求自身修苦行,但並不要求在家信衆效仿,只教導他們少私寡欲,過一種清靜恬淡的生活。全真道創始人王重陽的弟子丘處機說:“在家修道之人,飲食、居處、珍玩、貨財,亦當依分,不宜過差(即過分)也。”王處一提出“粒米休抛”。即使是大富大貴之家,在生活上也不能太奢華。馬钰經常吟誦兩句話:“縱日消萬兩黃金,正好粗衣淡飯。”事業上的開支可以非常大,但生活依然要儉樸。這就是說,少私寡欲、清靜恬淡體現的是一種生活態度,它與財富的多寡無關。

道教戒律中,也常見“節儉”之條文。如《虛皇天尊初真十戒文》中第八戒就提出“當行節儉,惠恤貧窮”。《太上靈寶淨明飛仙度人經法》卷一所載十戒,第八戒也是“無忘儉約”,並解釋說:“凡所衣服食用,當知皆是元始祖炁化生。灰水蕩穢,不用修飾;粟麥充饑,不用珍庖。”《玄門十事威儀》要求,在使用諸物時,“皆須儉約而已,不得等閑費用”。

道教科儀式文書裏,也有推崇儉約的內容。如唐末杜光庭《廣成集》中就提到要“常思儉約,懼無名之破費”。《太上靈寶朝天謝罪大忏》則希望“見有帝王後妃、將相大臣,常行慈悲,不殺不害,不奢不費,常行儉約”。

南宋李昌齡在爲道教勸善書《太上感應篇》作注釋時,講了4個關于節儉的故事。一是寇准(961年-1023年):“自少富貴,享用過奢。及拜樞密,賞赉尤厚,賓客聚觀,莫不稱歎。獨一老奶,潸然墮淚。公驚問故,則曰:‘太夫人捐館時,欲求一缣作衾禭不可得,安知相公有今日耶?’公撫膺大恸,自此即折節從儉,不複敢奢。”一是杜衍(978年-1057年):“食于家,惟一麥一飯,或美其儉,則曰:‘某本一措大,名位壽福,冠冕服用,皆國家所有。一旦去身,複一措大,何以自奉?’”三是範仲淹(989年-1052年):“嘗自言曰:‘吾每夜就寢,必計一日食飲奉養之費,及書所爲之事。若相稱,則鼾睡熟寐,無複愧恥。苟或不然,則終夜不能安枕。’”四是呂公著(1018年-1089年):“每自言曰:‘好衣不近節士體,粱谷似怕腹中書。’”就是不以好衣、美食爲尚。

道教認爲,節約還是對宇宙萬物的敬重和愛護。人與萬物有一個共同的本源,就是“道”。《道德經》第42章說:“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道”是創造一切價值的終極源泉,世間萬物都是“道”的價值創造過程中的一個環節,因而都具有自己存在的價值。人類不能妄自尊大,以自己爲中心,把大自然當成自己征服和統治的對象,而應該體認到“天地與我同根,萬物與我同體”,把自己視爲宇宙這個偉大的生命共同體中的一員,而不應該以各種毀壞行爲來扼殺大自然的生機。因此,隨意糟蹋、浪費自然資源,在道教中是絕對禁止的。哪怕只是浪費一粒米、一滴水,道教都認爲是有罪過的。

道經中經常“慈”“儉”並提,“以寬慈養天性,以儉約養道心”,是道教的一貫主張。

(作者系中央民族大學哲學與宗教學學院教授、副院長)

《中國民族報》(2020年9月1日07版)

中國民族報·宗教周刊:zjnews@vip.163.com

 

發布時間:2020/12/21 12:22:00,來源:中国民族报

我有話說

book 宗教世界
首页    23    22    21    尾页    跳转至Go
崇尚科學 反對邪教 端正信仰 弘揚法治  天津市反邪教協會版權所有  推薦使用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9.0以上版本
Copyright © 2011-2020 Tianjin Anti-cult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津ICP备11007108号-3

津公网安备 120101020001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