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繁体
打印

 

不可缺失的灵动理性

──天津市反邪教征文作品选登

石韵

 

美术作品欣赏

今天,一个强音在民众心中敲响。这个强音,是多灾多难的民族经历无数次挫折之后的惊醒,是对举世瞩目辉煌业绩的回味,是民族走向伟大复兴的旗帜。这个声音,鼓舞着有识之士去实现民族复兴的未酬壮志,呼唤着海外游子奉献出对祖国母亲最深沉的挚爱,安抚着为祖国富强鞠躬尽瘁的亡灵。这个声音,就是对科学精神的呼唤。邪教“法轮功”的孳生蔓延毒害人类,使这个声音更加强劲而急迫。

科学精神是科学史的结晶。科学史赋予科学精神的基本内涵是实事求是,其本质要求是开拓创新。人类社会丰硕的科研成就,无不是科学精神的丰碑。没有科学精神,科学便失去了根基,人类就失去了全面发展的力量源泉。科学精神的内涵和本质要求,决定了其必然是反邪教、反伪科学的锐器,它能让我们客观面对“法轮功”等一切邪教的说教,开动机器,分析其观点,审视其论据,推断其逻辑,分辨其结论,定能识破其弥天大谎。没有科学精神的有力制约,迷信、愚昧、反科学、伪科学的东西就会泛滥成灾,搞乱人们的思想,破坏安定团结、快速发展的大好局面。

比知识更重要的

在科学史上,有一类现象引起人们关注:19世纪功勋卓著的英国科学家华莱士,曾经与达尔文同时提出了物种进化的“自然选择”理论,却醉心于“神灵世界”问题,变成一名“降神术”的虔诚拥护者。近代科学最为辉煌的巨星牛顿由于相信“神的第一推动力”而转向神学。20世纪著名的现代天体物理学家爱丁顿,曾最先观察证实了爱因斯坦的广义相对论,由于相信“热寂说”而提出“宇宙末日说”。日本东京大学教授、著名的火箭专家五岛勉竟利用现代科学技术注释查丹玛斯的伪科学作品《诸世纪》,大力宣扬1999年大劫难。“法轮功”信徒中有本科生、硕士生,有博士、硕士、技术专家、高级医师,有研究马克思主义多年的讲师、教授。这类科技工作者可谓知识丰富,却倒向了迷信和邪教的怀抱。

科学精神比科学知识本身更为重要,具有科学知识的人未必都能具备科学精神。科学精神来源于科学研究的实践和理性思维的培养,如果仅仅专注于某一科学研究而忽视理性思维的培养,这样的科学工作者虽能从事具体的科研工作,但出了本专业未必能具有较强的辨别能力,同样容易被一些似是而非的论调所迷惑。受过高等教育的人往往有较强的求知欲和好奇心,如果不具有相应的科学精神,反比一般人更容易被宗教乃至邪教所迷惑。所以,科技工作者要注意思想锻炼,提高抽象思维能力,拿起科学精神的武器,捍卫科学事业的尊严,与各种歪理邪说、伪科学作不懈的斗争,作反邪教的楷模。这比科学知识更为重要。

透过社会现象

1883年,人类有史以来最伟大的社会科学家卡尔·马克思逝世。在马克思的墓前,恩格斯以充满诚挚感情的话语,高屋建瓴地盛赞马克思伟大的人格及其对人类做出的重大贡献。他指出,马克思一生最重要的贡献是发现了历史唯物主义和剩余价值两大规律。社会规律的发现使社会科学的科学地位得到进一步确立,它告诉人们,社会现象是有规律的,要用科学精神看待社会现象。

调查发现,“法轮功”信徒中的知识分子绝大多数从事的是自然科学或应用科学,其知识结构往往比较单一、不够全面,他们在某一专业学科领域可能达到了一定水准,但在其他领域、特别是在社会科学和人文科学领域的知识往往十分贫乏甚至相当幼稚,对社会发展缺乏规律意识,更不能用科学的精神看待社会现象。例如,随着改革开放政策的实施,越来越多的中国人认识到,中国的落后是全方位的落后,相对于世界上一些发达国家,中国离更加民主的政治尚有相当长的路要走。根据历史唯物主义规律,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面对农业占主体的经济基础,我们只能选择与其相当的相对集中的政治体制。对于脱离经济基础人为拔高上层建筑,我们是有过惨痛教训的。对此,并非所有的知识分子都能有个正确的认识。由于不能用科学精神看待社会发展,不能及时拿起历史唯物主义的武器,一些知识分子感到思想不自由,舆论不自由,对现实不满,精神压抑,轻信了李洪志编造的一套关于社会发展的歪理邪说,投入了邪教的怀抱;另有一些知识分子盲目崇拜西方的民主政治,恨不得让中国立即实现他们希望的更加民主的政体,以至于误入歧途,加入了以宗教作掩护发泄对中国政治不满的行列。

“法轮功”问题再次告知人们,看待社会现象同样需要科学精神。一个优秀的自然科学工作者,同时也必须具备一定的社会科学、人文科学素质,才可称得上是一名真正的科学工作者和高素质的知识分子。

民族的希望

具有科学精神的民族才是有希望的民族,但使科学精神成为民族精神是一个艰难的过程,是一个需要若干代人努力的系统工程。笔者认为,目前尤其应该重视做好如下几项工作:

1、重视干部导向作用,大力选拔培养专家型领导干部。政治是社会的纲领,领导干部的科学精神是最有效的社会导向,对于在全社会弘扬科学精神无疑具有事半功倍的效果。但调查表明,我国领导干部科学精神主要存在着盲目决策、弄虚作假、权力腐败三种情况的缺失。改善这种状况,要特别重视大力选拔培养既具有专业水平,又具有领导才能的复合型领导干部,即专家型领导干部。因为专家群体是科学精神最为集中的载体,他们往往不仅是某些领域的行家里手,而且富有科学精神,这使他们具有较强的人格魅力。目前实行的《领导干部选拔任用工作条例》较过去有较大改进,但对领导干部科学精神的素质要求仍显得不够突出,实施中需要进一步量化。

2、重视企业社会效益,建设具有科学精神的企业文化。近些年来,务实创新、诚实信用、追求卓越的品格成为不少成功企业制胜的法宝,形成了具有科学精神的企业文化。这种企业文化,不仅使企业取得了可观的经济效益,而且培养了一批富有科学精神的企业人,同时以商品、广告以及企业和企业家的社会形象为载体,为在全社会弘扬科学精神作出了重要的贡献。因此,如果说学校可以培养校园人的科学精神,那么先进的企业文化是在培养社会人的科学精神,而且是在实践中培养更加可靠的科学精神。在市场经济条件下,企业作为社会主体应该是弘扬科学精神的主体。应该充分认识企业文化对弘扬科学精神的作用,下大力气建设先进的富有科学精神的企业文化。

3、重视国民科学素养,加大科普工作的力度。当前,国民的科学素养偏低,仍是制约我国经济和社会发展的一个重要因素,也是“法轮功”邪教孳生传播的群众基础。2001年我国公众具备科学素养的比例仅为1.4%,距10%的国际理想标准尚有很大差距。发达国家都把提高公民科学素质放到重要战略位置,公民科学素质状况比我们高得多,着手抓公民科学素质的提高比较早。如果我们没有急迫感,与发达国家差距必然越来越大,在国际竞争中会越来越被动。当务之急是要破除两个误区:一是将经济发展和物质生活水平提高与公民科学素质的提高划等号,认为公民科学素质会随着经济发展和人们物质生活的改善而自动提高;二是将人们的文化程度或专业技术水平与科学素质划等号,认为科学素质会随着知识的增多而自动提高。对此,报纸、电台、电视台要多开办科普栏目和节目。对于广大农村,要深入做好“科技下乡”、“科技扶贫”等工作,激发农民学科学、用科学的热情,帮助他们树立科学的立场、观点和方法,使科学精神得到弘扬。

4、重视学生素质教育,改革现行的教育内容和教学方法。素质教育中极为突出的便是科学精神的教育,人文精神是科学精神的底蕴,二者应该紧密结合起来。何祚庥院士认为,“培养科学精神要有一个过程,这个过程一定要具体化,需要经历和了解一些具体的事例才会有所收获”。科学发展的历史表明,热爱科学的品质是在科学实践中培养的,离开了实践和实验,科学就成了无本之木。如科学精神中实事求是的态度,坚持真理、不怕挫折、不怕失败等品质,只有在科学实践中才能真正养成。因此,素质教育应该给学生提供尽可能多的活动方式和活动机会,使学生在科学实践中锻炼、学习和体验,萌生科学精神:包括享受科学探索的乐趣,培养求真务实的品格,激发科学创新的灵感,学会科学协作的方法,等等。

5、重视社会文化建设,用科学精神完善和充实传统文化。台湾著名科学家吴大猷先生一针见血地指出:“中国长久以来就缺乏科学思想。”的确,中国封建历史很长,在封建社会中,儒家文化强化的是“三纲五常”和“君臣父子”,科学技术被视为“奇技淫巧”,被歧视、压抑和摧残。虽然经过"五四"新文化运动的启蒙、新民主主义革命的洗礼和改革开放的哺育,但国人的科学精神张力仍显不足。同时,功利主义也严重阻碍了科学精神的提升。我们往往更看重科技的经济价值,而对其包含的社会价值或深厚的文化思想往往忽略不见。因此,需要与时俱进,用科学精神完善和充实中国的传统文化。

面对纷繁芜杂的社会和大自然,怀着对文明幸福的渴求,人类摸索着迈出一步步艰辛的步履。幸运的是,我们找到了科学精神这把火炬。它能帮助我们看清坎坷羁绊,战胜洪水猛兽,克服艰难险阻,到达文明幸福的彼岸;而一切迷信、愚昧、反科学、伪科学的歪理邪说在科学精神面前,将灰飞烟灭。

 

发布时间:2004/7/21 10:52:02

我有话说

book 工作动态
首页    3    2    1    尾页    跳转至Go
崇尚科学 反对邪教 端正信仰 弘扬法治  天津市反邪教协会版权所有  推荐使用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9.0以上版本
Copyright © 2011-2020 Tianjin Anti-cult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津ICP备11007108号-3

津公网安备 120101020001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