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繁体
打印

 

如此“科普新見”

何祚庥

 

2003年8月8日,在《科學時報》“科普新見”欄上讀到了一篇“奇文”,《科學的迷信與迷信的科學》(田松著)。本來,“科學與迷信是一對水火不容的死對頭”,但是,在作者的筆下,科學竟成了迷信,迷信竟成了科學。

奇談之一:“科學,也常常是迷信的對象”。理由:“科學在大衆中的形象恰恰是神!”“把自己不懂的東西尊奉到一個至高無上的位置,這種態度,正是迷信”。

我們不知道這位作者是否寫過“科普”文章,是否在這位作者的筆下寫出來的“科普”,是不講科學道理的“科普”,——是“把自己不懂的東西”,硬是“尊奉到一個至高無上的位置”,從而使“科學在大衆中的形象恰恰是神”,那麽這樣的“科普”,就的確不能稱之爲傳播科學,而確實是在傳播迷信。但是,如果將科普工作或科學傳播中出現的“失誤”,轉嫁到其它科學工作者身上,就只能說,“這是對我們工作的誣蔑”。怎麽能將這些假借科學名義的“迷信傳播”者所宣揚的“迷信”,硬栽到我們這些“科學傳播”者所傳播的“科學”的名下呢?

奇談之二:“事實上,我們也很難區別,科學的信仰與迷信者的信念在心理上有什麽區別”。理由是:“愛因斯坦相信上帝不擲骰子;一個農家老婦相信電閃雷鳴出自雷公電母,同樣是信念,我們能否從心理狀態上區分,這個是迷信,那個是科學?”這位作者不愧是玩弄文字遊戲的“裏手”,他很小心地把“信仰”一詞和“信念”一詞相區別開來。“信”而後“仰”,這當然有點“盲目崇拜”的意思,所以人們通常把“信仰”一詞,當作是“迷信”的同義詞;至于“信念”的概念卻要在邏輯關系上倒過來,亦即人們根據一定的“理念”,從而“堅信”某種新鮮事物將一定會出現,這樣的“堅信”是在理念思考下的“堅信”。當然,這樣的“堅信”,有可能正確,也可能不正確。但是,“信仰”一詞和“信念”一詞,有原則的區別。

爲了表明這兩個詞在詞意上的確有所不同,我們來引證兩條辭書。在《現代漢語辭典》(修訂本)的1405頁上,對信仰一詞的解釋是:“對某人或某種主張、主義、宗教極度相信和尊敬,拿來作爲自己行動的榜樣或指南”;而1404頁上,對信念一詞的解釋是:“自己認爲可以確信的看法”。如果我們認爲《現代漢語辭典》(修訂本)中所給的解釋只是某些辭書家的一家之言的話,那麽我們還可以查到下列的解釋。對信仰一詞,在《辭海》的第565頁上的注釋是:“對某種宗教,或對某種主義極度信服和尊重,並以之爲行動的准則”;對信念一詞,《大百科全書·心理》卷的第462頁上的注釋是:“人們對待某人、某事或某種思想的態度傾向。它對客觀現實的反映可能是正確的,也可能是錯誤的。”由此可見,信仰一詞,確有盲從的意思在內,而信念一詞卻是“客觀世界的反映”,二者具有原則的區別。

我不敢說這位奇文的作者沒有能力區分出這兩個不同的詞語具有不同的詞義,(當然,在現在的報刊上我們的確曾看到某些人的文章裏分不清這兩個詞),但這位作者卻巧妙地把“信仰”一詞安放在“科學家”的名下,把“信念”一詞安放在“迷信者”名下,從而這位作者也就“很難區別”,“科學家的信仰和迷信家的信念在心理上有什麽區別”。這屬于作者在文字學上的“無知”,還是作者故作文字上的“遊戲”?!只有請作者來回答!

愛因斯坦的確說過,“上帝並不擲骰子”。熟悉這句話的曆史背景的人們都知道,愛因斯坦不喜歡量子力學的幾率解釋,認爲量子力學未必能完整地反映了微觀世界的客觀規律,所以說,“上帝並不擲骰子”。明眼人一看,就知道這是理性思考導致的“信念”,其正確與否要由今後的科學實踐來檢驗。但是,愛因斯坦的這一“信念”,卻被作者尊之爲“信仰”!這就是作者筆下所玩弄的“科學”和“迷信”之間的“詭辯法”。

近些年來,有相當一些人掉進了“新式迷信”的泥坑。這種“新式迷信”的特點,是打著“科學”的旗號來宣揚封建迷信。爲了表明這種“迷信”也是“科學”,因而就有一些人大做起科學和迷信可以相互轉化的文章。在前幾年,有一份專以鼓吹“新式迷信”爲主旨的名叫《國際氣功報》的報紙,就大肆宣揚“迷信可以轉化爲科學,科學也可以轉化爲迷信”,目的當然是爲他們所宣揚的什麽“神功異能”,什麽“人體特異功能”,什麽“人體科學”打“馬虎眼”。奇怪的是,由中國科學院、中國工程院、國家自然科學基金委員會合辦的一份《科學時報》的“科普新見”版,竟然也出現了這種陳腐的“舊見”!如果科學和迷信的確是“相通”的話,那麽“科學時報”豈不是要通向“迷信時報”?!(“捍衛科學尊嚴,破除愚昧迷信,反對僞科學論壇”第十次研討會發言稿)

 

發布時間:2005/6/1 17:59:07

我有話說

book 文友筆會
首页    3    2    1    尾页    跳转至Go
崇尚科學 反對邪教 端正信仰 弘揚法治  天津市反邪教協會版權所有  推薦使用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9.0以上版本
Copyright © 2011-2020 Tianjin Anti-cult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津ICP备11007108号-3

津公网安备 120101020001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