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繁体
打印

 

國外宗教立法種種

 

美術作品欣賞

宗教法一詞,通常具有兩種含義:一是宗教信條的法律化,即宗教政治集團借助于國家政權使宗教信條具有法律意義,通過宗教組織及宗教法庭,懲罰違反宗教信條者,例如産生于中世紀的教會法、伊斯蘭教法等;二是調整宗教社會關系的國家法,通過國家行政及司法組織實施,是一定社會正義的法律化。除少數政教合一的伊斯蘭國家(如沙特、伊朗)外,當今世界多數國家,宗教信條不具有法律意義,宗教法庭已被取消,宗教被排除于政治領域之外,可以說前一種意義上的宗教法已經在逐步走向消亡。

宗教信仰自由是指公民依據內心信念,自願地信仰宗教的自由,包括信教自由、宗教活動及宗教結社自由。自美國憲法第一修正案與法國人權宣言規定宗教信仰自由以後,各國憲法普遍以基本權利形式規定宗教信仰自由。據荷蘭法學家馬爾賽文等人的統計,宗教信仰自由爲現代多數國家所規定,占成文憲法的89.4%。如菲律賓憲法(1986)第三章第五條規定:“不得通過任何關于設立宗教機構或禁止其活動的法律,不抱歧視或偏見,自由信奉宗教及舉行宗教儀式,應受到允許。公民權利或政治權利的行使不得附帶宗教考察的要求。”1993年通過的俄羅斯聯邦憲法規定:“保障每個人的信仰自由信教自由,包括單獨地或與他人一道信仰宗教的自由,選擇擁有和傳播宗教的或其他的信念和根據這些信念進行活動的權利。”

各國在確認宗教信仰自由同時,又規定了對宗教活動的限制,一個人可以依照自己的意志信仰任何宗教,但不得假借宗教信仰自由的名義違反法律,宗教行爲宗教結社之自由僅受相對之保障。美國宣稱自己是宗教最自由的國家,其憲法第一修正案規定國會不得制定妨害宗教自由的法律,但在實踐中限制宗教自由的法律並不都違憲。美國最高法院稱:“信仰自由是絕對的,但按照一個人所信仰的宗教行事的自由不能是絕對的。”在美國,“判定對宗教自由造成嚴重的限制並不一定導致法律被宣布無效。”

各國關于政教關系的法律制度,大體上有四種類型:

一、實行嚴格政教分離的國家,如美國、日本、韓國等,各國憲法中直接提到政教分離、禁止設立國教者有21國。實行嚴格政教分離的國家,一般都規定:國家及國家機關不得進行宗教活動,國家不能給任何宗教予特權,國家不得給宗教團體予經費,宗教團體和宗教組織不得與國家分享行政權,國家政權不幹涉宗教內部事務等。

二、以意大利、德國爲代表的,國家與教會各自于其固有領域享有獨立性,遇有不和則由國家與教會通過條約方式處理,如意大利憲法規定:“國家與天主教各行其政,獨立自主,他們的關系由拉特蘭條約規定。”

三、設立國教的國家,憲法中明文規定國教的有17國,如英國、西班牙、挪威、丹麥、泰國。丹麥憲法規定:“福音路德教爲丹麥國教,受國家的支持。”挪威憲法規定:“福音派基督教路德教爲國教,信奉基督教路德教國民應培養子女信奉基督教路德教。”英國以聖公會教爲國教,另外多數穆斯林國家都規定伊斯蘭教爲國教。

四、實行政教合一的國家,如沙特、伊朗。在這些國家,伊斯蘭教占著極其重要的位置,伊斯蘭法作用極其廣泛,傳統的宗教法庭仍然存在,宗教信條高于國家法律。

各國關于宗教與教育關系的法律制度,大體有這樣幾種類型:

一、公立學校一律不准進行宗教教育,而私立學校則允許進行宗教教育,如美國、日本、韓國等。美國目前所有的公立學校是不可以有宗教教育的。但是這並不是從一開始就這樣,大約到了20世紀初,在尊重各宗教的權益下,宗教才退出學校。日本現行的宗教教育政策,簡單來說,可以用“公私分明”四個字來說明。亦即,公立學校明定不可進行特定宗教的教育,而私立學校則可以自由進行。這個政策在戰後5年內即告確定,並且在各種層次的法源上完成修訂與立法的手續。日本、美國都不允許在公立學校施行宗教教育,但對于宗教活動則有寬嚴不同的情形。日本公立學校都沒有宗教活動,美國自80年代中開始,可以在由學生主導下舉辦活動。

二、公立學校必須進行宗教教育,如英國、德國。英國在1944年,通過一項教育法案,在中小學必須教授宗教課。在這一年之前,宗教教育在中小學是可有可無的。這項教育法案要求每一個學校每天都要舉行集體崇拜。英國教育當局將法案所指的宗教界定爲基督教,宗教課則是聖經研究。在70年代末期,英國有些地方教育主管機構正式重新規範宗教教育,即將宗教教育範圍擴大到基督教以外,也強調宗教教育是教宗教知識而不是促成學生的宗教信仰。到了1988年許多英國中小學大體上已經不再實行1944年教育法案所規定的單一的基督教教育。德國基于特殊的曆史文化背景,教會與國家的關系相當密切。因此,雖然德國憲法中有不設“國教”之規定,並保障宗教信仰的自由,但是宗教的龐大力量讓它在憲政體制下享有一定的特權,公立學校的宗教教育是由憲法明文規定。

消除宗教歧視,已經成爲一條公認的國際法准則,爲世界多數國家所確認。聯合國1981年11月25日通過的《消除基于宗教或信仰原因的一切形式的不容忍和歧視的宣言》明確規定:任何國家機關、團體或個人都不得以宗教或其他信仰爲理由對任何人加以歧視。該宣言同時宣稱,人與人之間由于宗教或信仰原因進行歧視,這是對人的尊嚴的一種侮辱,是對聯合國憲章原則的否定;這樣做侵犯了經世界人權宣言宣布並由有關人權的各項國際公約加以詳細闡明的各項人權和基本自由,同時也爲國與國之間建立和平友好關系設置了障礙。

但是也有一部分國家保留了某些宗教不平等的規定,如丹麥憲法第六條規定:“國王必須信奉福音路德教。”挪威憲法第十二條規定:“在內閣成員中,信奉國教者占半數。”《英國王位繼承法》也規定:“英國國王應同法律規定的英國教會交往,爲國教會的世俗領袖;凡同羅馬教廷或者教會和好,或者保持交往,或者信奉羅馬天主教,或者與羅馬天主教徒結婚,即失去做國王的資格。”

宗教信仰自由與其他人權一樣,必須受到應有的限制,人民不能以宗教信仰而拒絕法律義務。不過,爲平衡信教者的要求和保障公民的宗教信仰自由,很多國家都在一定程度上承認信教者在某些法律義務上的豁免權。例如,美國本來並不許可人民可以基于宗教信仰而拒絕義務教育,這種情形直到1972年才打破,這就是著名的“威斯康星州訴約德案”(1972年)。一對來此移民的門諾派中的嚴謹派教徒拒絕在其子女上完八年級後再將他們送往公立學校,當地政府逮捕該夫婦。最後訴訟至聯邦最高法院,聯邦最高法院以7票對O票的絕對多數通過了著名的威斯康星州訴約德案,最高法院認爲:唯有最高的利益和用其他方法不能實現的利益才能壓倒自由信教的正當要求,州無疑有義務來改善州民的教育,但義務教育的利益必須和人民正當行使宗教自由權來衡量,鑒于門諾派中嚴謹派教徒是一個與世無爭的少數族群,幾乎完全沒有發生暴力謀殺、吸毒等社會問題,所以對于他們求得最大良知及和平的宗教權利,州立法應給予最大尊重,于是廢止了威斯康星州要求16歲以前接受義務教育的法律適用于門諾派中嚴謹派教徒子女的規定。在這個案例中,美國最高法院以法益平衡的觀點來決定公民宗教信仰的法律豁免。當宗教信仰與公民義務相沖突時,許多國家通常都是采用法益平衡的方式決定公民宗教信仰的法律豁免權,唯有最高的利益和用其他方法不能實現的利益才能壓倒自由信教的正當要求。除義務教育問題外,宗教信仰的法律豁免還表現在服兵役、向國旗致敬、納稅等問題上。

邪教組織不僅摧殘了廣大信徒的身心健康,危害他們的生命安全,而且嚴重擾亂了社會秩序,對公共安全和國家政權造成威脅。近年來,德國、法國、英國、日本等西方國家對“邪教”問題高度重視,紛紛制訂法律,采取措施進行限制:(l)追究刑事責任,打擊邪教。由于受憲法中“宗教自由”條款和有關法律的限制,西方國家一般不對“邪教”進行定性和宣布予以取締,而是根據“邪教”組織成員的具體刑事犯罪事實對其個人進行懲處。比如,東京地鐵毒氣事件發生後,日本警方以涉嫌綁架、非法監禁、非法研制麻醉藥物、秘密制造槍支、殺人和殺人未遂等罪名在全國通緝奧姆真理教骨幹,共逮捕嫌疑犯428人,先後處以死刑、無期和有期徒刑等不同的刑罰。1994年,美國法院分別以自願他殺和違法藏槍等罪名,判處8名大衛教徒3一40年有期徒刑。當然,這種只打擊其違法犯罪活動、不取締其組織的做法,無法收到斬草除根之效。(2)嚴密監視,從多方面進行控制。日本警方對于奧姆真理教予以嚴密監視,並通過公開管理方式,不時依法進行敲打。如根據“居民基本台賬法”以查戶口名義對奧姆真理教教徒住處進行調查,以“用假名片找人裝修房屋屬欺騙行爲”爲名,查抄該教10余處設施,扣押其電腦及附屬設備一千余件。這些措施既對該教進行了警告,又讓其抓不住把柄。(3)注重由議會采取應付邪教的對策。1995年,法國議會內設立了邪教問題特別調查委員會。比利時議會的調查委員會在1996年也擬定了一份長達670頁的調查報告,報告中列出了189個被認爲是邪教的組織名單。

對宗教團體進行登記,予以法律認可,並由此産生較爲穩定的法律關系,使被登記組織在承擔相應義務的同時,得到法律的充分保護,享受法律規定的權利甚至優惠,這是世界上許多國家的通用做法。各國宗教團體登記管理制度大體可以分爲兩種:

一、以一般的法規對宗教團體進行登記管理,如美國,雖然表面上不對宗教團體進行登記,但其國內稅收機構也對享有稅收優惠和其他相關優惠(如參政)的宗教組織進行認定和監督。在實際操作中其實也涉及到對該組織的宗教屬性及其活動範圍的認定問題,這在本質上與社團登記是相同的。

二、以專門的宗教團體法進行登記管理,如日本。日本一直注重通過頒布有關法律來對宗教團體加以登記管理。1939年頒布《宗教團體法》,用來強化對宗教團體的保護與監督,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後被盟軍總司令部于1945年發布的《宗教法人令》所取代。爲了彌補《宗教法人令》的不足之處以及進一步規範宗教社會關系,日本于1951年四月頒布《宗教法人法》,後來經過幾次修正,最近的一次修正是1997年進行的。該法共10章89條,嚴格按照宗教自由與政教分離原則,建立了一套宗教法人管理的認證制度,對于宗教法人合法權益的保護作了明確規定,是一部比較成熟的調整宗教團體的法律。

 

發布時間:2006/12/6 13:30:25

我有話說

book 他山之石
首页    3    2    1    尾页    跳转至Go
崇尚科學 反對邪教 端正信仰 弘揚法治  天津市反邪教協會版權所有  推薦使用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9.0以上版本
Copyright © 2011-2020 Tianjin Anti-cult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津ICP备11007108号

津公网安备 120101020001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