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繁体
打印

 

“消業”藏玄機 悲劇解“法理”

侯春霄

 

人本網藝術鑒賞

齊雲平是不幸的,也是幸運的。說她不幸,是因爲她在遭遇家庭變故和病魔纏身之際又雪上加霜,遇見了坑人害人的“法輪功”;說她幸運,是因爲她沒有像衆多因“消業”而身亡的“功友”那樣癡迷到底,而是在反邪教志願者幫助下最終走出了“法輪功”邪教泥潭,認清了所謂的“消業”和“法身”都是騙人的。

齊雲平曾經是滄州市海興縣蘇基鎮馬廠小學的一名教師。據該校校長劉文強介紹,那時的齊雲平陽光燦爛,很受老師和學生歡迎,教學成績曾經連年名列前茅。

命運的轉折發生在1998年下半年。當時,齊雲平遇見了幾個“法輪功”習練者。從此,她的不幸開始了,不僅病魔纏身,而且又感染上一種致命的精神病毒。那幾個人告訴她:“法輪功”是一種很神奇的功,有病不用打針吃藥,只要誠心修煉就能使身體康複。

作爲一名小學教師,齊雲平並不迷信,也具備一定的分辨是非的能力。當時,她一方面是想尋找精神寄托來排遣心中的煩惱,另一方面則是因爲有病而急于找到一個偏方,所以,便抱著試試看的想法,把“法輪功”引入到自己的日常生活中。由于一門心思鑽到“法輪功”裏,心裏不再想別的事,那段時間,齊雲平覺得心情好了許多。又因爲每天長時間做有規律的運動,她覺得身上的病症也漸漸減輕了。

因爲有了這種虛幻的自我感覺,齊雲平隨之便把自己看成了一個“大法”“受益者”。再往後,她的“修煉”逐漸摻雜進越來越癡迷的“學法”。結果卻是越學越沒有辨別是非的能力,越沒有辨別是非的能力就越想往裏鑽。“師父”說“真正往高層次上傳功,目前只有我一人在做”,還說自己是“真正往高層次帶人”,這些,齊雲平都信了。她要跟著“師父”“做好人”,更堅信“做好人”必能得福報。因爲有病,最吸引她的還是《轉法輪》裏的那些什麽“法輪說”“消業說”“法身說”。“師父”說弟子“帶著一身病沒法修煉”,他給每一個“真修弟子”都“清理了身體”,還給弟子在小腹部下上了“金光閃閃的法輪”,“法輪二十四小時不停旋轉,內旋度己,外旋度人”。“師父”還說他有“無數個法身”,每個“真修弟子”身邊都跟著好幾個,能保佑弟子任何時候都沒有危險。“師父”給出的這一整套虛擬的“法輪功”“法寶”,讓齊雲平對“師父”産生了依賴感。

但是,就在齊雲平因“信師信法”而癡迷于“練功學法”的時候,她卻覺得身體越來越不適。此時,她依然認爲這是“師父”在幫著自己“消業”,堅持不打針不吃藥。而長期的拒醫拒藥又使她身上的疾病越來越嚴重,最後,終于發展成乳腺癌。即便到了這個地步,齊雲平仍然沒有對“師父”和“大法”産生一點懷疑,反而對“大法”更加癡迷,更加希望“師父”能幫著自己“消業祛病”。

齊雲平的不幸遭遇越來越受到人們的關注和同情,反邪教志願者、以前的同事和親朋好友紛紛登門對其進行規勸,希望她盡快擺脫“法輪功”邪教思想束縛,回歸到正常的社會生活中來。然而,齊雲平卻深陷邪教泥潭而不能自拔,這一方面是因爲她還對“師父”抱有幻想,企望真能出現“大法奇迹”,把自己身上的“業力”消除掉,還自己一個輕輕松松的身體;另一方面,則是出于對“師父”和“大法”的恐懼。“師父”說人生來就帶有“業力”,凡是“真修弟子”,“師父”就幫著“消業”;“病業”只是自己應該承受的那一部分,打針吃藥只是把“業力”壓了下去,身上的疾病反而會加重,如果打針吃藥,“師父”就會把給你下的功力收回去,不再管你。還有,“師父”的“法身”不光起保護作用,還有監督“功能”,二十四小時圍在弟子身邊,弟子想什麽做什麽,“法身”都一清二楚。

到了2012年,齊雲平的病情進一步惡化。她的身體一天天垮下去,卻依然不能擺脫“法輪功”邪教思想的控制。反邪教志願者和親朋好友更加頻繁、更加耐心地登門勸說,曆陳“法輪功”害人奪命的樁樁案例,鼓勵她勇敢地從邪教魔影中走出來。所幸的是,他們的心血沒有白費,經過苦口婆心地勸說,齊雲平終于勉強同意去醫院治療。

在醫院做完乳腺切除手術的那一刻,齊雲平的生命又獲得了新生。從那時起,在反邪教志願者的耐心幫助下,她一步步走出了“法輪功”邪教陰影,重新回到了燦爛的陽光下,再次看到人生的希望。回想反邪教志願者對自己的無私幫助,她動情地說:“現在想想,還多虧了他們苦苦相勸,要不我現在恐怕早就沒命了。”

認清了“法輪功”的邪教本質以後,齊雲平大膽地站出來,用一個個慘痛的受害案例揭穿“法輪功”所謂的“法輪”“法身”“消業”都是騙人的鬼話。在她認識的“功友”裏面,短短數年時間,光是海興縣就有好幾個“真修弟子”因拒醫拒藥而不治身亡。

海興縣“法輪功”輔導站負責人劉清瑞得了肺病,因爲自認爲是“精進”的“真修弟子”,所以,堅信“師父”會幫著自己“消業”,堅信身上的“病業”也一定會被“師父”的“法身”清理的幹幹淨淨,堅持不打針不吃藥。後來,病情惡化,轉變成肺癌。被孩子強行送進醫院之後,又偷偷的跑回家來,照舊癡迷的練功“消業”。2005年,終于在“師父”“法身”保護下悲慘的死去。

張會亭鄉的金聖智得的是糖尿病,因爲“信師信法”,偏執地認爲只要“消業”就能治好自己的病。他不但不積極的去醫院治療,還更加癡迷的堅持練功“學法”,甚至還參加“法輪功”組織的宣傳活動。“師父”給他下的“法輪”沒能給他的病體“加持能量”,2010年,他懷著對“師父”的企望在癡迷中抱憾而去。

海興縣辛集鎮的王明铎也是一位非常相信“法輪功”的“真修弟子”。剛開始生病的時候,全身浮腫得非常厲害。他堅信這是“消業”現象,更堅信有“師父”的“法身”保護就不會有任何危險,所以,每天照常堅持練功。2006年春天,王明铎在練功時死去。當時,他才四十多歲。

海興縣農場的闫志剛是王明铎的外甥,也是一名癡迷的“法輪功”信徒。據齊雲平說,闫志剛這個人聰明能幹,對電腦程序編輯、加密解鎖等可謂無師自通,因此,專門負責海興縣“法輪功”宣傳材料制作。他開始得的是肝炎。他不去醫院治療,反而荒謬地認爲這是“師父”“法身”的“驗證”而示現出來的假象。由于久病不治,終于拖成肝癌,于2014年死去。死的時候也只有42歲。

齊雲平說:“這些人——包括我在內——都是因相信了李洪志的‘法身保護’和‘消業說’而拒醫拒藥,最後把小病拖成了大病。這些事實充分證明,李洪志的‘法身保護’沒有任何靈驗。”

對幫助自己脫離苦海的反邪教志願者,齊雲平從心裏由衷的感激他們。對仍然處于癡迷中的“法輪功”信徒,齊雲平則這樣道出了發自肺腑的忠告:“不要再貪圖李洪志那些虛假的承諾,也不要再恐懼李洪志那些陰毒的恐嚇,勇敢地從‘法輪功’邪教泥潭走出來吧!”

 

發布時間:2020/9/9 15:17:00,來源:中国反邪教网

我有話說

book 焦點報道
首页    58    57    56    尾页    跳转至Go
崇尚科學 反對邪教 端正信仰 弘揚法治  天津市反邪教協會版權所有  推薦使用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9.0以上版本
Copyright © 2011-2020 Tianjin Anti-cult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津ICP备11007108号-3

津公网安备 120101020001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