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繁体
打印

 

“全能神”邪教信徒離家11年 原來她們都幹了這些事

 

人本網藝術鑒賞

接受采訪的劉姐,現年50歲,曾經是一名離家11年的“全能神”邪教信徒。最近,她下了很大的決心,決定揭開自己的傷疤,把這麽多年的痛苦經曆與受害者家屬分享,以幫助他們尋找離家親人。

主持人:您好,您一開始是信的基督教,爲什麽會去信基督教呢?

劉姐:我是因爲家裏面丈夫不體貼,沒有男人的擔當,這樣的痛苦生活著,後來就信了基督教耶稣。當時心想信耶稣能把丈夫改變好,自己內心有平安喜樂,有精神寄托。

主持人:也就是說,當初你信基督也是想著希望以後的生活好一點。那後來怎麽會接觸到“全能神”呢?

劉姐:就是有信“全能神”的人喊我,讓我出去做生意,從他們那裏進點貨回來賣,以這樣的方式把我叫出去。然後跟我講了好幾天教義,拿“全能神”的書給我看,通過這樣的方式讓我信了“全能神”。

主持人:怎麽會改變想法去信“全能神”?

劉姐:他們就是用誘惑的方式,把我叫到很遠很遠的地方。其實“全能神”講他們所謂聖經的時候,我聽了覺得他們說的不對,但是他們用各種方式,把我軟禁在那兒讓我相信。同時用恐嚇的方式,講到我如果不信,以後有災難就會下地獄,就會在災難中毀滅。

主持人:也就是說,他們想讓你去信“全能神”,其實用的手段都是一些比較低級的手段。因爲你之前就相信神的存在,不管是基督也好,“全能神”也好,你是相信的,所以他們就恐嚇你,你不信的話就會下地獄。所以是誘惑、欺騙、軟禁和恐嚇你,對吧?

劉姐:剛開始看了一本書,就是一個“全能神”的小書卷,裏面主要談到的是末世災難,耶稣第二次再來。說以後遭到的災難特別大,只有信“它”才能蒙拯救,不信的都會被毀滅。跟我們說這是“全能神”最後的一次作工。所以就這樣慢慢地信了,就不再想著去改變家庭這方面了,就想著試試看,怎樣脫離災難蒙拯救,怎樣讓更多信基督教的人信“全能神”得拯救。就是這樣的心態了。

主持人:你當時想的是要被拯救,要幫助更多的人脫離災難,那在接觸“全能神”之後,跟家人關系有變化沒有?

劉姐:接觸“全能神”以後,跟家人的關系確實有變化。以前信基督教的時候,我也是好妻子、好女兒、好母親。但是接觸“全能神”以後,想到災難就要降下來,就得舍小家救大家。改變了人生觀,就是爲了救人,所以離開家庭。一方面是丈夫兒女看見我跟以往不一樣了,會經常勸阻我,怕他們逼迫我不讓我信,另一方面我怕自己在災難當中得不到拯救,所以就用舍小家救大家的心態,離家出走出去救人。

主持人:你當時對家人是什麽態度?或者說家人在你心裏是什麽地位?

劉姐:家人在我的心裏面,只有信“全能神”與不信“全能神”兩類人,就這樣想的。他們逼迫我不讓我信“全能神”,就好像是撒旦在阻攔。以往我對丈夫、兒女、公公、婆婆,都是以愛的方式去對待,後來就是以我自己信“全能神”第一的方式去對待,覺得“全能神”才是最重要的。

主持人:當時“全能神”組織爲什麽會安排你離家,最主要的原因是什麽?

劉姐:在家人的反對情況下,組織就會安排離家盡本分。加上我在基督教的時候是講道的和詩歌教會帶領。(“全能神”組織)覺得我有用,所以安排我出去。如果對“全能神”組織沒有用處的,肯定不會安排出去。

主持人:那什麽情況下會安排信徒離家?

劉姐:他們需要的人是有作工能力的。好比我比較善于溝通,會講道,出去能拉一些新人,內部術語叫“澆灌”,年輕的姊妹弟兄出去能拉關系。歲數大的,如果健康能夠搞接待家庭吧,出去外面租房子。如果是不順服的、有悖逆的,也就是說信得不虔誠的,他肯定就不會安排你出去,因爲這樣的人不能順服“它”。

主持人:教會安排信徒離家要求,必須有利用價值,也就是說,您當時離家,充當了講道傳道的角色?

劉姐:是的,必須有利用價值。我當時出去以後,去了另外一個地方,給我安排了接待家庭,我在當地當了教會帶領。

主持人:那離家之後有沒有限制人身自由?比如說每個月能不能給家裏打個電話,回家看看家人?

劉姐:離家以後肯定有限制,要我們寫上許諾書。既然跟從神,死也不回頭,回頭就要遭神詛咒。家裏沒有聯系了,也不讓你和家裏聯系。就叫你每天講到道呀、禱告呀、看書呀、傳道聚會呀。而且邪教書上也談到不要看電視,不要看手機,禱告時候也說,就看它的書,別的都不允許。

主持人:所以離家還是非常不舍的。當時離家之後,對家人有沒有愧疚或者不舍?

劉姐:離家的時候,我兒子十幾歲,女兒才5歲,走的時候也舍不得哭得不行,好像是再也見不到了。但是一想到神話裏面說心裏面裝滿了神,爲了報答神,舍小家救大家,所以再舍不得也得離開。

主持人:其實信徒內心都是善良的,出發點都是爲了愛身邊的人。她覺得我有能力,我能利用我的能力去幫助更多的人,爲了這個她們認爲的大愛,甯可舍棄小家去幫助更多的人。所以錯的並不是我們的家人,而是“全能神”教會,我們的家人是受騙者、受害者。那當時離開家時離家裏遠不遠?

劉姐:這看工作崗位,崗位不同安排的地方也不同。我的位置不固定,基本都在離家百十來裏地,有時候兩三百裏地。哪裏需要就去哪。

主持人:每天安排的工作都是什麽?有沒有時間回家看看家人?還是覺得回家看家人就是對神的不忠,怕神懲罰?

劉姐:每天早上5點半就起床看神話、禱告。然後就洗漱吃早飯,騎自行車出去拉新人,或者聚會。每天都這樣,不允許回家看孩子。因爲神說要打破家庭,父母兒女這些都不能有,只能滿足神。神話說情感不能拯救人,當災難來臨的時候,誰也救不了誰,只能追求神才能被拯救,還說家裏神都會給你安排好。通過說這些來迷惑你。你如果不好好信,不好好追求神,就會被淘汰,你就會下地獄,就不能被拯救。

主持人:那基本你一天所有的事都是在跟神話接觸,沒有機會和時間去拉觸外界?

劉姐:是的,基本都是在聚會點,每天都是聚會、禱告。每天往返騎自行車要兩三個小時,很累的。

主持人:聚會點一般是在什麽地方?租房還是有專人接待?

劉姐:有些是租的房子,有些如果信徒全家都信,就在他們的家裏接待聚會。一般三五個人一起聚會。

主持人:你們哪來的收入租房子住?

劉姐:有的弟兄姊妹有錢,就自願奉獻出錢租房子。

主持人:那你們生活溫飽怎麽解決?

劉姐:我們這些離家的有接待家庭負責我們吃住。一般接待家庭都是夫妻兩個都信的,他們做接待家庭,安排我們吃住。穿的都是弟兄姊妹奉獻的衣服,誰能穿就穿。每個月給50塊生活費,自己買生活用品。這些年在外面很苦,吃也不不好,穿也穿不好,受很多苦。

主持人:接待家庭要一直負責信徒的吃喝,那負擔也挺重的。你們一個月50塊錢根本不夠日常生活開銷吧?

主持人:接待家庭一般都條件好些,有的條件不好也挺痛苦的。也跟教會溝通,但是教會說一定要有信心,神都會給你預備好的,就是給你洗腦去盡本分。沒有錢用,但是爲了得到神的拯救,只能受苦。所以“全能神”邪教就是只要有利用價值的,沒有利用價值的就淘汰不要了。

主持人:信徒生病了怎麽辦?如果病重了怎麽辦?

劉姐:生病了教會就會說,你得認識自己,神在管教你,你自己反省自己,要麽憑信心醫治自己。反正教會不會管你的。記得有一個姊妹得了闌尾炎,還是接待家庭給付的醫藥費。那時候很辛苦,感冒這樣的小病都是自己撐過去,因爲沒有經濟收入。有個同村的也離家信教,她病重得太嚴重了,就把她送回去了。把她送到她兒子家門口,讓她自己回去。

主持人:那還有什麽樣的情況才會被淘汰?

劉姐:生重病害怕去世,會淘汰送回去的。如果工作效益低,沒有利用價值,也會被淘汰。有很多都是離家好多年的,怕回家家裏人不接受,就想著暫時住那,打工掙錢自己租房子,教會都不同意。如果被淘汰,會給你30塊錢,然後趕你走。我認得有一個姊妹離家好多年,她被淘汰回去,丈夫又娶了一個,她沒地方去,教會不要她,她只能借宿親戚家,然後在早餐店打工,很可憐的。

主持人:那有沒有年齡限制?比如說滿60歲或者70歲就可以回家,不要你信了?

劉姐:年齡沒有限制,只看你有沒有利用價值。有沒有工作效益,就好比說你能接待就接待,不能接待就換別的工作,如果還做不了再換工作,如果什麽也做不了就讓你回家。如果你回家了還能做接待,還能奉獻錢,還能作工,那就還有利用價值,也就還讓你聚會,不會淘汰,就算80歲都要。

主持人:很多都是家人一起離家信教,那離家之後是不是都在一起生活聚會?

劉姐:不會在一起的,會根據你的特長給你安排工作,然後各奔東西。因爲神說要讓我們脫離情感,情感是神眼中的敵人,情感不會幫你渡過難關。人與人之間有愛的話就是有情感,有了情感就不能拯救家人,傳福音才是神的使命。

主持人:神話本身告訴你說要愛身邊的人,但是又告訴你不能有情感、親情。這其實就是矛盾的,你當時有沒有質疑?

劉姐:“全能神”邪教的話跟基督教不一樣。基督教說愛人如己,又要愛神。但“全能神”說基督教的是過去的工作,現在只能信“全能神”,信和不信的是兩類人,不能有情感,跟基督教是相反的,“全能神”邪教沒有人情味的。當時也有想不通的時候,但是它說只有順服“全能神”才能被拯救,必須順服,所以想來想去還是接受了。

主持人:是不是因爲剛開始寫過許諾書、保證書,害怕會被懲罰?

劉姐:是的,因爲神話說你信他就要愛他,而且要怕他,否則就會被懲罰和詛咒,得不到拯救。所以再苦再難都要絕對地順服,才能被拯救得永生。

主持人:那離開家的時候有沒有想過回去看看家人?

劉姐:肯定想的,但是也不敢回去。每當看到別人家其樂融融,就會觸景生情,也想家裏父母孩子。但是神話說家裏神都安排好了,我那時候工作效益也好,也不讓我回去的。平時工作也忙,想想也就過去了。

主持人:那有沒有說什麽時候能結束作工,能給你們永生的生活,能夠上天堂?

劉姐:我信教的時候就說神的作工快結束了,大災難馬上就要來了,要跟上神的新工作才能被拯救,要趕緊救人,不信就會滅亡,信了就會得永生。一直說工作快結束了,到現在也沒有結束。

主持人:有沒有時間和外界聯絡,接觸電視網絡之類的,平時的交通工具是什麽?

劉姐:電視不看的,平時都是看神話、聽歌、聚會。外界的消息都不接觸。手機也有,只是卡會經常換,環境不安全就會換卡,打電話也是使用暗語。平時都是自行車,後來用電動車,如果遠就坐汽車,都不用身份證。

主持人:平時怎麽用暗語和記號傳遞信息?

劉姐:比如,如果聚會接待家庭中,丈夫是不信“全能神”的,那家門口放一盆花就是他在家不能聚會,沒放花就證明他不在家,可以來聚會。打電話也是有暗號,說生病或不舒服,就代表環境不好,不能來聚會。說大姐二姐三姐,就是代表一線二線三線的領導。

主持人:那什麽樣的條件才會安排出國?

劉姐:年輕的會電腦的懂翻譯的,工作能力強,工作效益高,必須順服的,不順服也不行,出國也是相對很少的。

主持人:那出國的如果被淘汰怎麽辦?會給送回國嗎?

劉姐:出國的也是安排接待家庭,盡量讓你産生效益,如果實在沒有工作效益也會給淘汰,生活你自己想辦法。

主持人:回到家之後,家裏人對你什麽態度?

劉姐:我回去的時候,兒子成家有了孩子,女兒16歲了,孩子爸爸已經去世了,家裏一無所有。離家11年,女兒對我沒有多少感情,但她還是歡迎我回家的。家裏長輩對我還是挺好,因爲以前在家我對他們也挺好。回家後我勤快收拾家務,努力掙錢,彌補自己沒有盡到的責任和義務。現在女兒跟我的感情也修複了,家裏人都挺好的。

主持人:回家之後,“全能神”邪教信徒有沒有再找你繼續信教?

劉姐:有的,他們還說讓我離家去信教,我拒絕了。只要有利用價值的,還會找你去做。如果家裏人反對,就會讓你離家再盡本分。

主持人:那我們應該怎麽去防止家人離家出走?

劉姐:如果在本地盡本分的,就好好對待他,慢慢感化他,跟他講道理,不能打罵。如果打罵就會走了。

主持人:在家裏有其他信徒來找他,那我們怎麽阻斷他們接觸?

劉姐:盡量通過各種可能的方式隔斷他們來往,同時多學知識,剖析神話的矛盾點。

主持人:那今年的疫情過了他們會不會離家?

劉姐:疫情過後他們肯定更會想出去,所謂拯救更多的人,所以需要借此機會轉化他,讓他相信這些都是科學家、醫療工作者救的人,不是神在救人。

主持人:非常感謝大姐今天的分享,相信很多家人通過今天的分享進一步了解“全能神”邪教,也希望通過今天的分享,能幫助更多的家人脫離邪教,回歸家庭。

 

發布時間:2020/9/27 9:02:00,來源:中国反邪教网

我有話說

book 焦點報道
首页    58    57    56    尾页    跳转至Go
崇尚科學 反對邪教 端正信仰 弘揚法治  天津市反邪教協會版權所有  推薦使用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9.0以上版本
Copyright © 2011-2020 Tianjin Anti-cult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津ICP备11007108号-3

津公网安备 120101020001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