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繁体
打印

 

走出邪教泥淖初中女孩重獲新生

 

人本網藝術鑒賞

在未管所服刑時,幹警通過帶柳微種植花草植物等,舒緩她的情緒,幫她走出邪教的陰霾

“回想信‘全能神’邪教這兩年,除了短暫的、不切實際的‘快樂’外,帶給我最多的卻是危害。我這個年齡,本該好好學習,爲自己的理想和憧憬的生活努力拼搏,卻因信‘神’虛度了時間,從此離理想越來越遠……”

這是廣東省首例未成年女性“全能神”邪教受害者柳微(化名)被成功教育轉化後,對幫助過她的省未成年犯管教所(以下簡稱“未管所”)幹警吐露的心聲。

柳微原本擁有美好的家庭:父親在外開車,母親在家帶著她和弟弟妹妹,雖然生活談不上特別富足,但一家人其樂融融。誰曾想,還只有16歲、正上初中的她居然被最親的家人騙入了邪教的泥潭。

柳微因何誤入邪教?她又是怎樣救贖的?現在過得怎樣?

“偶遇”邪教誤入歧途 終被判刑入獄

2015年4月的一天,柳微放學後走在回家的路上,一個素未謀面的中年婦女突然叫住了她。

“起初,我自己走自己的,沒有理她,可她又跟了上來,說:‘神來拯救人了,你相信這世界上有神嗎?’開始我沒相信,但看到她這麽誠心,又大汗淋漓的,我便說願意聽聽。”在日記裏,柳微如是寫道。

正是這一句“願意聽聽”,將柳微引入邪教。“她當時跟我說,‘人類是最敗壞、最邪惡、思想最落後的’‘神要求人有愛心,有耐心、包容,不要求你做外交家,只希望做個有正常人性的人’‘神苦苦巴望人能轉變過來’……”柳微說,當時聽了這席話她很感動,覺得“神話”裏說的很符合自己的情況,特別是後來通過不斷學習“神話”,她發現自己真的在“慢慢變好”。

“她剛來時跟我們說,信‘全能神’邪教沒什麽不好的,她還自己‘現身說法’,說自從信‘全能神’邪教後,她懂事了,聽父母的話了,不打網遊了,做家務了……”未管所女子監區專管幹警王警官笑著說。

“但其實後來我也想明白了,‘神話’一直說必須達到它的要求才能蒙拯救,我‘信教’後變得‘懂事’,其實是在邪教恐嚇下被動完成的,不是真正發自內心的變好……”柳微說。

“全能神”邪教的騙局遠不僅如此:柳微後來發現,她在街上的那次“偶遇”,其實是母親精心設計的。“她母親很早就信了‘全能神’邪教,在當地是骨幹,母親看到女兒年輕、有文化,又懂電腦,所以就想把女兒拉進來。”未管所女子監區監區長彭警官說。

信“全能神”邪教後,柳微對學習徹底失去了興趣,初中一畢業就辍學了。“畢業後,我騙家人說去外面打工,實際上卻偷偷跑到了隔壁鎮,自己租了個房,平時就幫小作坊做做手工産品,一有時間就學習‘神話’,還經常組織參加‘全能神’邪教成員的聚會。”柳微說。

就這樣,柳微一步步深陷“全能神”邪教的泥淖。後來,她還開始進行傳播邪教宣傳品等違法活動,最終獲刑。

剛入所時消極對抗改造 親情幫教使她走出泥潭

從看守所出來後,柳微被送到了未管所,成了我省首例未成年女性“全能神”邪教服刑人員。“剛來時,她面無表情,眼神看著也很瘆人,完全看不出是一個未成年的孩子。”這是王警官對柳微的第一印象。

“雖然她臉上沒有任何表情,但表現得很聽話、乖巧,要她做什麽都會很好地配合我們。”未管所女子監區副監區長李警官說,但過了幾天,她們發現,只要一提到“‘全能神’邪教”這個字眼,柳微就不願意配合。“她不會激烈對抗,以沈默對抗,有時她一天都可以不跟人說話。”彭警官說。

“剛來時,警官安排我學習,但我特別抵觸,怕學習了警官教我的東西,就是對‘神’的背叛,會受到懲罰,所以態度很敷衍。”柳微在日記裏回憶,那時她還天真地把被判刑入所當作是“神”對她的考驗和磨砺。“她很頑固,對所謂的‘神’很忠誠,比如我們給她看山東招遠涉邪教故意殺人案的視頻,她就會很激動地給‘全能神’邪教辯解。”王警官說。

爲做好柳微的教育轉化工作,經上級部門協調,省女子監獄派出于警官、徐警官兩名專家,與未管所幹警聯手幫教柳微。“剛接手柳微時,她還是很頑固,很迷信‘全能神’的那些教條,于是我就對照著她所迷信的教條,一條條揭示其歪理。”省女子監獄徐警官說。

漸漸地,柳微思想有所觸動,逐步認識到,“全能神”邪教表面勸導信徒“向善”,背地對他人大肆威逼利誘,甚至制造慘案的真相。

“最開始看張航(注:山東招遠涉邪教故意殺人案從犯)的案例,我並不相信這是真的,以爲信‘神’的人不會幹這種事,後來通過看張航在獄內的忏悔錄,方才相信……”“‘全能神’的手段很恐怖、很殘忍,我很害怕……”“我終于發現,我被他們騙了,我很難過……”柳微在日記滿是後悔。

在警官的耐心幫助下,柳微對幹警越來越信任,抵觸情緒漸漸少了。

隨著與柳微交往的深入,警官們發現柳微其實很想念家人,這成爲阻礙她對幹警徹底打開心扉的最後症結。幾經周折,幹警終于說動柳父前來未管所和她見面。

得知柳微和父親會見了,省女子監獄徐警官主動放棄了周末休息時間,專門趕了過來。一見面,柳微就對徐警官說:“好可惜,會見時整個人蒙了,沒跟爸爸說上話……”“沒事,那你跟我說說。”“其實我昨晚一晚沒睡,想了很多事……”二人一問一答,從當天早上8時一直聊到中午12時。在徐警官的循循教導下,柳微順利解開了心結。

“邁過了這關,柳微整個人真的可以用脫胎換骨來形容,經常會說說笑笑了,恢複到她這個年紀女孩該有的天真爛漫,而一些之前不願提及的關于‘全能神’的話題,也願意聊了。”李警官說。

掃除邪教陰霾 樂觀走向新的生活

“今後要和邪教徹底劃清界限!”在日記裏,柳微立下誓言。

回顧這些日子的點點滴滴,柳微感慨地說:“過去,我認爲世界上的人都很壞,現在看來,世界上還是善良的人多,特別是所裏照顧我的警官們,她們的內心都很善良,爲了我能走好今後的路,用了各種方法,我很感動。我出去後要好好地生活。”

出所之後,柳微到了省內某地一家高檔酒店做服務生。不久前,未管所王警官等人還專程去了柳微所在城市看望這個許久未見的“小妹妹”。“一見面,她就跑了過來,緊緊地抱住我,還一邊不斷重複說:‘好開心呀!’”回憶起那幕,王警官開心地笑了。

“她恢複得比我想象的還要好,很陽光,很快樂。她還說,很感謝在所裏時,我教她學習英語,她現在還在堅持,還經常會主動和外國客人打交道,練習口語。”王警官說,柳微現在也開始規劃人生,說下來要去大城市發展,開一家面包坊。

這次見面,柳微還告訴王警官一個好消息:此前離家出走的柳母在女兒出所後不久,也重新回歸了家庭。雖曆經了一段曲折,這個家庭在掃除邪教的陰霾後,終于重獲新生。

■專家說法

省反邪教協會秘書長陳文漢:

缺乏關注和警惕使青少年易受邪教蠱惑

省反邪教協會秘書長陳文漢說,爲編寫《36名邪教親曆者實錄》一書,他們調查了上萬個邪教癡迷者受害案例,發現無論是學識淵博的專家學者、身處象牙塔的天之驕子,還是蒙昧初啓的中、小學生,無論是事業有成、見多識廣的企業老板、社會精英,還是家境貧寒、目不識丁的貧苦農民、打工仔,均有可能成爲邪教的犧牲品,在癡迷邪教的歧路上執迷不悟。

陳文漢說,缺少對邪教的足夠關注和警惕,往往使青少年學生等群體受到邪教蠱惑。據有關方面分析,青少年容易成爲邪教蠱惑、裹挾的對象。其主要原因有以下四點:

一是青少年心智不成熟。青少年由于自身的不成熟,容易被邪教“華麗”的教義蒙騙,將邪教教義當做一種“社會准則”,相信如果遵守這一“准則”,就能夠遠離一切不幸與危險,潛心“修煉”就能“功德圓滿”,進而深陷其中不能自拔。

二是青少年心理承受能力弱。處于壓抑或者是面臨選擇卻難以抉擇,這兩種情況容易讓人因心理脆弱而誤入邪教。由于學習壓力大,有些心情壓抑且承受能力差的學生對這類打著“減輕壓力”“享受生活”爲幌子的邪教的誘騙行爲失去辨別力,進而上當受騙。

三是青少年好奇心強。青少年對外界事物都充滿好奇心,渴望探索、嘗試一切新鮮事物。那麽,邪教歪理邪說的“神秘性”,就容易引發青少年對它的探索欲望,從而就可能被邪教所蠱惑。

四是青少年社會經驗不足。青少年從衆心理強。由于缺乏社會經驗,青少年容易被社會上所流傳的各種信息影響,這樣有些青少年就會出于對身邊人的盲目信任而相信了邪教,誤入歧途。

■預防侵害

學生群體如何預防邪教不法侵害?

強化自身防範意識家長學校社會加強監管

新學期到來,廣大青年學生如何防範邪教?

一方面,要不斷強化自身防範意識。現今,不少邪教組織打著宗教名義,利用“傳福音”、舉辦“青少年、大學生造就會”等方式散布歪理邪說,從而蠱惑拉攏青年學生入夥。因此,學生們在日常學習和生活中,應多了解國家反邪教的政策法規等,不斷提高識邪、辨邪、拒邪能力。

另一方面,家長、學校、社會要加強監管。學生群體的世界觀、人生觀、價值觀尚未成型,易受邪教蠱惑,家長、學校和社會應做好監管,避免邪教組織鑽空子。特別是在學生們上“培訓課”時,應注意查看培訓班資質,檢查其培訓內容等,防範邪教組織“挂羊頭賣狗肉”。

最後,學生們應清楚認識到,邪教組織曆來是爲各國所明令禁止的非法組織,而爲了避免相關機關的打擊,其往往選擇暗地裏“傳教”,其往往妄稱“不要告訴家長和老師”“這是一項隱秘事業”等,對于這類偷偷摸摸接觸自己,並散播明顯與國家法律法規相違背的信息,應保持高度警惕。

以下是整理的學生防邪教“10條”:

1.多學習一些反邪教科普知識,認清邪教反人類、反社會、反政府、反科學的邪惡本質;

2.多參加一些有益的文體娛樂和公益活動,養成文明健康的生活習慣和生活方式;

3.多閱讀一些經典名著和健康書籍,決不涉獵邪教書籍和其他反宣品;

4.多一些綠色上網,決不訪問邪教網站,不接受邪教發給的電子郵件;

5.多一點機智靈活,若遇到邪教人員拉你加入邪教,就要機智應對、擺脫糾纏,回家後向家人報告;

6.多掌握一些邪教特點,若發現有人使用“暗語”集聚,且鬼鬼崇崇、亂喊亂跳的,就可以懷疑他們在搞邪教活動,及時舉報;

7.多做一些阻止邪教傳播的事情,如收到印有邪教宣傳內容的人民幣時,要及時拿到銀行兌換,阻止這種“反宣幣”流向社會;

8.多一份警覺,外出旅遊時若遇到邪教人員的反動宣傳,要做到不理睬、不接受、不傳播,絕不上當受騙;

9.多一點與邪教鬥爭的勇氣,若發現有人散發邪教宣傳資料、走村串戶散布邪教歪理邪說,就要在保證自身安全的前提下勇于檢舉揭發;

10.多一份耐心說服,若發現父母或其他親人誤入邪教,做子女的既要防備他們走火入魔,傷害自己,又要用愛心、耐心勸說他們,同時也要及時報告,努力讓他們脫離邪教。

一名在校學生讀《36名邪教親曆者實錄》後的感悟:

“邪教真實存在于生活當中,甚至潛伏在我們周圍”

因爲不常接觸,“邪教”對我們來說是一個多少有點“神秘”的詞語,總感覺那是一個離我們很遙遠的東西。《36名邪教親曆者實錄》,書名一下子吸引了我的眼球,出于好奇,我嘗試著去讀書中的故事,一看就停不下來。

書中故事的主人公都是一些和我們一樣的普通人,有的還是大學老師、大學生。看著這些沈重的故事,不禁設身處地去想,如果換成是我們,在當時的情境下,會不會也跟他們一樣,無法辨別邪教?會不會也一樣滿懷著美好的“願望”,卻跌入邪教的陷阱?也許我們沒被邪教所騙,不是因爲我們比他們更聰明、更有鑒別力,而只是因爲我們足夠幸運,沒有遇到邪教。想想都覺得後怕。

帶著這樣的念頭,不知不覺中讀完了全書,我的感觸可以用三個“沒想到”來形容:

沒想到邪教離我們如此近。書中故事告訴我們,各種職業、各種年齡的人,在各種場合都可能碰到邪教。邪教不是與我們處在不同世界,而是真實存在于我們的生活當中,甚至潛伏在我們周圍。

沒想到邪教蠱惑人的手法如此高明。從不同主人公的故事可以看出,邪教會根據不同人的不同特點、不同需求采用不同的拉攏、勸誘手法:你想強身健體,它就宣稱可以讓你不用吃藥;你有感情需求,它就能整天假意地對你噓寒問暖、體恤關懷;你想成仙成佛,它就宣稱能讓你“圓滿升天”;甚至你有肉體需要,它也不擇手段迎合你。

沒想到邪教對人的毒害如此深重。書中主人公們對邪教的癡迷程度令人震驚,很難想象有別的毒害,可以如此深入骨髓。親曆者們的經曆告訴我們,一旦思想、思維方式被邪教控制,就很難轉變,即使認識了邪教的面目,要與正常社會重新融合也絕非易事。

說實在的,以前覺得世界觀、人生觀這些詞很宏大,似乎也很缥缈,看完這本書,才發現擁有正確的世界觀、人生觀和價值觀是多麽重要、多麽幸福的一件事。

——作者爲華南師範大學2015級碩士研究生黃同學

 

發布時間:2020/11/16 9:17:00,來源:南方日报

我有話說

book 焦點報道
首页    58    57    56    尾页    跳转至Go
崇尚科學 反對邪教 端正信仰 弘揚法治  天津市反邪教協會版權所有  推薦使用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9.0以上版本
Copyright © 2011-2020 Tianjin Anti-cult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津ICP备11007108号-3

津公网安备 120101020001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