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繁体
打印

 

暑假防邪教 谨记六警惕

霜 刃

 

人本网艺术鉴赏

近些年来,邪教不断把魔掌伸向学生,暑假更是邪教向莘莘学子下手的最佳档期。笔者认为,学生暑假防范邪教要注意这几个“警惕”。

一、警惕“培训”成“赔本”

每逢暑假,各种“学习培训班”便活跃起来,邪教也浑水摸鱼,以办“学习培训班”为幌子,传播邪教,毒害青少年。莘莘学子参加培训却最终赔了本。由邪教主导的暑假培训班害人的案例屡见报道。如宁夏青铜峡市陈某用以传播“法轮功”邪说的“步步高颗颗星”补习班;福建泉州陈丽英参加的宣传“全能神”邪说的“海外补习班”;“全能神”成员陈某等5名男子组织的“播音人才”培训班;“菩提功”邪教以弘扬中国传统文化为幌子,开办“青少年领袖班”培训邪教“小弟子”;还有“呼喊派”“全范围教会”举办的以“传福音”“拉羔羊”为目的“查经班”等等,目标都是针对学生,毒化青少年,危害非常大。识别力不强的学子一旦入彀,必然会赔掉自己原本幸福的人生,必须足够警惕。

二、警惕“锻炼”成“断链”

有人说,人生如骑自行车,关键时候莫断链。我要说的是,对于莘莘学子而言,暑假锻炼务必警惕邪教沾身,莫让锻炼成“断链”。利用暑假打个工、找点活儿,接触社会,锻炼自己,本是好事。可如果被邪教盯上,就得小心了。比如,源自韩国的“摄理教”,就擅长利用大学生急于找工作的心理拉之入教。韩国、日本、台湾地区有不少名牌大学的学生都被发展成为“摄理教会”核心成员。另外,“门徒会”“血水圣灵”等邪教大搞“以商养教”,也将学生列入重点的招工对象。“血水圣灵”开办餐厅、咖啡厅、面馆、快餐店等经营实体,看似合法的经营,实际上是在聚敛钱财,发展信徒,所得收入分批“奉献”供养教主左坤。《暑期将至谨防青少年落入邪教陷阱》一文中讲述了三位20岁左右的小姑娘被血水圣灵毒害,常年为邪教打工赚钱,参加邪教活动,竟然懵懂无知的事例。《“全能神”让我抱憾终生》一文则报道,青年学生高爱枝,2000年与同村几个高考失利的同学去呼和浩特打工,被“全能神”人员李勇用“包吃包住”引诱,陷入了“全能神”邪教组织。本来一片光明的人生进程因陷入邪教而严重断链,岂能不警惕!

三、警惕“放松游”成“噩梦游”

外出旅游,可以开拓视野,增长知识,增进友谊。学生利用暑假放松放松,适当进行旅游是一种不错的选择。然而,如果沾上邪教,“放松游”也许就成了“噩梦游”。重庆市荣昌县城北郊张义楠和覃丽夫妇认了5个干女儿,都是附近农民的孩,大的今年15岁,小的8岁。2001年暑假,张义楠夫妇特地带这几个孩子去她们从未去过的重庆市和丰都鬼城玩了几天,把这几个很少出远门的孩子乐坏了。旅游完后没几天,张义楠夫妇就将其中4个稍大一点的孩子叫去,给每人几张“法轮功”传单,让她们上街去散发。可怜的孩子,就这样不明不白地做了违法的事情。“血水圣灵”则是以旅游的方式欺骗莘莘学子入教。每年“血水圣灵”教会都会出资让她们“公费”到台湾去旅游一次,参加“学法会”,见见“老爸”左坤。一位在湖北地区的全职同工刘某说出被骗的经历,“每次都是以旅游的形式带着我们学习。‘老爸’左坤的儿子左德恩、左光宇、左加蓝会带着我们到台湾各个地方参观旅游,但是晚上必须要去到石牌教会听‘老爸’讲道。”讲道就是洗脑,被洗脑的结果就是被邪教绑上了贼船,开始了人生的噩梦。如此“放松游”,岂能不警惕!

四、警惕“换脑”实洗脑

平时学习太苦太累,暑假让学生换换脑子,另有所得,比如参加夏令营之类,应该说是好事。然而,一旦让邪教给盯上了,这种“好事”就成了坏事。如2015年7月15日,湖南宜章县就查获了一起“全能神”邪教分子打着宗教名义组织的学生“夏令营”活动。这个学生“夏令营”拟办小(小学班)、中(中学班)、大(大学班)三期。查获的是第一期小学班,聚拢了70余名小学生。幸亏发现及时,迅疾取缔,才未酿成严重后果(《湖南查获一起“邪教”夏令营活动》)。据凯风网《“法轮功”吸引未成年人的“法器”》一文爆料,“法轮功”在世界各地开设“明慧班”,将李洪志的经文作为必修课,孩子们的幻觉很快被诱导了出来,不少孩子开始描绘自己的练功景象。有些画还展现了他们看到的“另外空间”的东西,如,法轮、佛、莲花,以及发正念、灭邪恶的情景。显然,这是被洗脑、受暗示的结果,“换脑子”换成了懵懂无知或对邪教的痴迷,换掉了应有的理性和对科学的尊重。“换脑”实洗脑,精神被邪教控制,成了任其宰割的鱼肉,能不警惕么?

五、警惕“社团”藏陷阱

校内外的社团组织,本是学生课余生活的平台,而有些邪教却乘机伪装成虚假的五花八门的“社团”混迹其中。长期假扮“社团”的邪教不少,比如源自韩国的“摄理教”,打着“国际性文体交流”“世界和平文化交流会”“韩国明象跆拳道”等名目,通过现场表演的方式,积极向中国渗透,蒙蔽青少年,招徕信徒。至于由该邪教组织的音乐协会、登山协会、钓鱼协会等社团的背后其实都是邪教魔窟。臭名昭著的“血水圣灵”,其头目左坤的重点发展目标正是高校和中学群体,他经常以举办“青少年、大学生造就会”“夏令会”“同工会”等聚会活动的名义诱骗年轻学生进入陷阱,并让他们担任所谓的“职务”,培养他们虚假的成就感,然后利用深陷其中的学生作为“形象代言人”充门面,以吸引更多的人。涉世不深的学子一旦落入邪教的陷阱,只能成为工具或俘虏,能不警惕么?

左坤与被其诱骗的青少年学生

六、警惕落榜再“落井”

高考落榜生往往情绪低落,精神不振,于是成了是邪教重点“关照”的对象,成为猎物。最终落榜再“落井”,造成人生悲剧。酒泉市肃州区总寨镇司法所有个张姓的干部,他的远房小舅子误入邪教门徒会四处“传教”。2001年,张干部的亲小舅子由于高考连续两年落榜,在绝望中被这位远房小舅子拉进了门徒会,导致有病不治死亡。广西防城港市公车镇的张欢菲1997年高考落榜后精神空虚,意志消沉。她在邻居白某推荐下于1997年10月张欢菲开始修炼“法轮功”,还把她的哥哥张林全发展为“法轮功”痴迷者。最后她本人精神失常,哥哥张林全因一边默念着经文,一边闯红灯在马路上被摩托车撞倒造成左脚骨折折腿。虽说高(中)考落榜并不等于“人生落榜”,可毕竟落榜生处于人生的一个小低谷,心理脆弱,易被邪教盯上而中蛊,必须警惕!

最后提醒各位学子:暑假应该放松,邪教更需警惕!

 

发布时间:2021/6/29 15:20:00,来源:中国反邪教网

我有话说

book 邪教温床
首页    33    32    31    尾页    跳转至Go
崇尚科学 反对邪教 端正信仰 弘扬法治  天津市反邪教协会版权所有  推荐使用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9.0以上版本
Copyright © 2011-2020 Tianjin Anti-cult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津ICP备11007108号-3

津公网安备 120101020001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