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繁体
打印

 

家庭宗教——隱藏在民間的邪教溫床

 

人本網藝術鑒賞

我出生在一個西南小城的普通家庭。爺爺是個孤兒,紅軍長征路過的時候收留了他,在軍中才完成了掃盲教育;父親初中畢業,母親高小畢業,畢業時正好趕上了如火如荼的文化大革命。因爲爺爺是老紅軍,受過黨的無神論教育,所以盡管是這樣一個非知識分子家庭,總體氛圍也不太相信鬼神和宗教,但談到科學、無神論等等,似乎又距離很遙遠。

80年代末期中國流行氣功熱,家人也跟著瘋狂了一把,不小心和某邪教攪到了一起——一個親戚修煉了該邪教的功法,拿著死亡威脅傳單回了家(就是那種傳給多少人你就能得到幸福,不傳就等著飛來橫禍的傳單,可以算是現在那些讓你轉發給別人,不轉發就倒黴的微博的祖宗),家裏趕緊印制了幾十份,私下裏給熟人送去。而我也將傳單給到了幾個小夥伴手裏,這讓我一直內疚至今。隨著時間的推移、科學知識的增長和人身閱曆的累積,無神論的觀點逐漸在我心中生根發芽,現在我已不再相信任何宗教、鬼神和超自然力量。

與此同時,家裏人卻隨著思想的放開,越來越深入地參與到宗教迷信活動中。

我的外婆是一個末代地主家的女兒,出生後過了十幾年“好日子”——吃的是糙米飯泡水加辣醬,偶爾能有幾塊鹹肉——按照外婆的說法,在那個年代,小地主家也就是有吃有喝不餓肚子的水平,和現在城市裏的普通老百姓都沒法比。外婆十多歲嫁給了我外公,外公家也算是大地主資本家,家産據說有半條街,算是門當戶對吧。可惜好日子還沒開始就解放了,之後記憶裏就是各種苦難。也許半輩子的苦難使得老人家希望找點精神寄托,她開始吃齋信佛。開始時只是初一、十五兩天,接下來就開始往家裏請佛像。隨著佛像一起請回來的,還有一些破破爛爛、印刷得歪歪扭扭、一拍就往下掉渣的宣傳小冊子。冊子裏除了勸人向善的偈語,就是各種稀奇古怪的尊號,以及一堆狗屁不通的怪力亂神,隱約記得和童年時家裏親戚傳播的邪教那一套差不多,有利誘,也有恐嚇。但外婆此時已經陷得較深,臥室裏香煙缭繞,蠟燭常明,吃素也從初一、十五變成了每天都吃。我心想這可了不得了,發動全家來規勸,說長期只吃素對身體不好,會導致營養不良雲雲。但這些勸說並沒起到太大的作用,幾經周折,最後在佛教經典中查閱到佛教其實並不禁止喝牛奶,這才使得她勉強同意喝牛奶,維持著少量優質蛋白質的攝入。可總體來說,我對家庭的“科普”顯然沒有外婆做得成功:在外婆的不懈努力下(每年的生日都辦素宴),我的母親也開始初一、十五吃素,還號召家人不吃牛肉。好在那時我已經成家立業,沒受到這些折磨,現在想來仍不免心有戚戚。

其實我的外婆和母親所信仰的並非正式的宗教,她們從不去寺廟參拜,更談不上正式地入教、出家、皈依、受洗禮,她們所信奉的,是一種叫做“家庭宗教”的宗教組織。

在基督教裏,有一種叫做“家庭教會”的宗教組織,他們把家布置成一個小教堂,挂上十字架或者耶稣受難像,家庭成員就是所謂的“教職人員”,每個家庭教會下面還有若幹該家庭以外的教徒——是的,家庭教會就是基督教版的家庭宗教——除了家庭教會以外,佛教版本的家庭宗教也很多,此外還存在著一些道教、密教版本的家庭宗教。

在中國,家庭宗教通常出現在農村或者城市裏的城中村,這種小型的宗教組織有時直接使用大宗教的名稱,有時在常見宗教名稱前加個前綴作爲自己的教名(如“救難耶稣教”),還有時使用其所挂靠的宗教的化名(如挂靠在佛教下面的“福教”),還有些幹脆連名稱都沒有。

在家庭宗教中,教徒和傳教對象通常是中老年婦女,所信仰的神靈也是千奇百怪,有原創的神靈,也有山寨的神靈(例如信仰佛教的家庭宗教常常供奉著看起來貌似觀音卻不是觀音的神像,而有些信仰基督教類的家庭宗教則供奉著看起來很像耶稣卻又並非耶稣的神像)。家庭宗教的教義,通常印刷或手寫在一些七拼八湊的宣傳冊上,這些小冊子非常不系統地使用佛教、道教或者基督教的內容,並雜糅了很多的迷信思想、神鬼故事甚至當地民間傳說,以此作爲他們雜亂粗鄙的原始教義。

某些家庭宗教有時會被組織起來,形成一個更大的宗教組織,更大的宗教組織有助于幫助各個家庭獲取一定收入。家庭宗教的收入通常來源于該家庭之外的教徒;單獨家庭的收入除了自給自足外,還要給上層組織上供;如果是小家庭自己搞個神叨叨的小教派,大多沒有什麽錢途。而一旦加入了組織,穩定的盈利模式就不再是個夢想,大型家庭宗教組織的收入來源要廣泛得多。例如我外婆加入的這個家庭宗教組織,其收入來源主要包括:賣給信徒素飯;在信徒的生日或各種節日出售春聯、喜帖、道符(雖然挂靠的是佛教)、鞭炮等雜物;出售神像;另外,教徒的捐贈也是收入的一部分。

雖然看起來收入來源不少,但是每一項收入都不多。例如賣素飯,算是經常性收入了,逢年過節、外公忌日或者外婆自己的生日,基本上都會在那個宗教家庭裏擺上幾桌。對于我這個無肉不歡的人來說,素宴上的素雞、素鴨、素魚等雖然看上去很豐盛,但是假的畢竟是假的,遭過一次罪後就再也沒去過,只提前給外婆問好、送禮。漸漸地我家其他男性也很少再去,只剩外婆、姨媽和媽媽和另外幾個教友。這樣的宴席在這個家庭宗教中算是主要的收入來源。但由于采買食材和制作有我外婆全程參與,這家其實也賺不了幾個錢。一桌賺個100塊就算不錯了,這還是做壽之類的大場面,平常則更少。底層老頭老太有自己天然的愚昧,也有自己天然的精明。他們信教有時候也講究投資回報率的,虔誠不重要,重要的是劃算。

家庭宗教之間的差異很大,有的家庭宗教只有幾個到幾十個信徒,有的則是更爲龐大的組織,擁有多層結構。控制教徒的手段也有高低之分,基本上家庭宗教的高層都是一些文化程度不高的巫婆神棍,控制手段無外乎古今常見的那幾種:溫情、恐嚇、利誘,甚至還有暴力脅迫等。可不管是嚴密還是松懈的家庭宗教,都是邪教組織擴招信衆的最好預備軍和溫床。只要有足夠的利益,一些小的家庭會帶著自己的信徒拜師投教,形成一個邪教的分部。當然前提是邪教也要看得上這個家庭,看其是否有足夠多的教衆,是否有發展潛力。

家庭宗教也是迷信、騙術、偏方的泛濫地。在家庭宗教中,驅邪辟鬼的迷信和包治大病的偏方是最害人的東西,兩者都可能導致信徒生病後拒絕正規診療,延誤治療時間。並且,由于信徒大多是中老年婦女,有可能將她們求得的偏方、藥酒、驅鬼辟邪等亂七八糟害人玩意兒用在自己的孫輩、重孫輩身上,成爲毒害少年兒童的殺手。

在我看來,家庭宗教就是邪教的前身和溫床,也是寄生在愚昧群衆身上的一個毒瘤,最大受害者就是貧窮的普通民衆。只有消除愚昧,普及科學和無神論,才能將之徹底根除。任何宗教都是建立在謊言的基礎之上,它們的本質就是欺騙,對宗教寬容就是對民衆殘忍,任由宗教傳播就是危害社會。

無神論者與宗教販子之間的論戰將會曠日持久,但這並不代表宗教販子的辯辭有多麽值得一駁。在無神論者眼裏,宗教的教義是千瘡百孔、潰爛腐敗的,之所以與宗教販子進行辯論,是爲了防止旁觀的人被宗教欺騙。我們對待宗教的態度,應當是堅決地不寬容,不尊重。

因此,戰鬥的無神論者不僅要和宗教本身做鬥爭,更需要宣揚科學、鏟除迷信,只有這樣才能保護我們自己和家人不受毒害,才能讓更多的人放棄盲目、幼稚和可笑的宗教信仰。

 

發布時間:2019/9/17 14:05:00,來源:科学公园微信号

我有話說

book 邪教温床
首页    31    30    29    尾页    跳转至Go
崇尚科學 反對邪教 端正信仰 弘揚法治  天津市反邪教協會版權所有  推薦使用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9.0以上版本
Copyright © 2011-2020 Tianjin Anti-cult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津ICP备11007108号

津公网安备 120101020001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