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繁体
打印

 

对算命现象流行的分析与探讨

武汉理工大学人文社科系科学技术哲学专业研究生 冯桂珍

 

在科学发展日新月异的今天,经济、政治、文化等各方面都在飞速发展,人们的素质也在大幅度提高,科学越来越深人人心。但是奇怪的是在科学如此昌明的今天,各种封建迷信沉渣泛起,算命术的兴起就是其中之一,并且有愈演愈烈的趋势。这需要我们根据现实对这些现象有科学的认识,保持清醒的头脑,分析算命流行的原因并运用行之有效的对策,这样对我国的现代化建设、破除封建迷信是至关重要的。

一、算命现象的一瞥

算命在农村历来都有很大的市场,一些农民找来算命先生好吃好喝地款待一顿之后,请求他给自己或者家人算算今后的命运是怎样的,名字取得好不好、能否升官发财、子女能否考上大学;关于婚丧嫁娶的黄道吉日、在什么时候宜做什么不宜做什么,生辰八字和什么人不合,甚至连找对象应该找东南西北什么方向的人都要请算命先生给算一算,尽管有很多人都上当受骗,搞得家破人亡、妻离子散,但是大多数人都相信迷信相信命运,所以算命先生的“命运”是越来越好。

不仅农村人信命,城镇人信命的也不少。有些地方新项目开工仪式,要烧香拜佛;不少餐馆商店供上观音菩萨,来“保佑”’生意兴隆;有人出差旅行要择“黄道吉日”。不少地方的干部推崇“大师”、迷信鬼神,已经到了非常严重的地步:能否升迁、入仕要瞎子掐算掐算:作决策、定计划要“大师”论证论证;官运不济,仕途难料,请“功力高人”指点指点。这些人在台上高喊“要破除封建迷信”,台下却是算命先生的“主顾”,把算命先生视为上宾,甚至对他们言听汁从。算命光牛让他们做什么就做什么,不计做什么就坚决不做。近些年来,很多地方算命占卜、烧香拜佛等封建迷信活动死灰复燃,屡禁不止,皆与少数领导干部明里暗里包庇纵容有关。

然而让人更加吃惊的是,算命术已渗透到学术界、文化界,愈来愈严重。某些具有科学家、教授身份的人,某些大众传媒和书刊也在宣传算命术之类的东西。由于教授头衔有“示范”作用,由于大众传媒在我国民众中有着“报上的消息、就是真的,对的”这种信誉,于是便产生了误导作用。我们已看到有不少人,不少文章实际上二部是人对迷信活动推波助澜。算命的出现与猖撅,无疑是科学本身的悲哀,更是人类发展的悲哀。无论如何,我们不能再任其存在和泛滥下去了。

二、算命现象泛滥的原因分析

算命等迷信活动有如此大的市场,有着复杂的社会背景。总的说来,它是社会转型期出现的一种消极落后的社会文化现象。(1)就社会原因来看,由于机制转变,竞争的机遇多了,风险行业有增无减,竞争的程度越来越激烈,因而现实生活中包含着风险、危险,甚至还有不可预料的灾难性后果的可能性,各种社会问题的存在,甚至在短时间内的加剧,又必然造成部分社会成员的危机感。再加上思想政治工作不到位,行政法规不健全,腐败现象为人们所深恶痛绝却又难以禁止,因而部分成员思想空虚,行为困惑,产生信仰危机。于是求助于算命术,为其排忧解难,指明出路。(2)就经济原因说,由于市场经济的发展,竞争越来越残酷,但是又不愿意付出辛苦的劳动,于是有些人把为人算命作为谋生和发财的捷径。以此来迎合部分人的焦虑和渴望成功的心理,有的算命先生为某企业的兴衰占一卦,起码要价几百元。社会上的无业游民,看了一两本算命的书,也摆起卦摊来,以此混饭吃。(3)就心理原因说,改革开放已带来了经济的高速发展,也带来了社会心理的变化,市场经济要求人们摆脱传统的依附心理,而一些人却难以适应,因而产生心理困惑和迷茫:对社会转型过程中;出现的各种问题思想准备不足,因而碰了钉子,遭受挫折甚至不幸,这些人往往精神苦闷,思想包袱较重,心理失去平衡,甚至对牛活失去信心,于是这些人企图通过神秘的手段转嫁精神危机、排除内心的痛苦,寻找解脱之路。(4)就文化原因看,很多农村的人大多文化素质较低,对科学没有正确的认识,没有用科学思想武装头脑,再加上国家近年科

学世界观的宣传教育工作削弱了,科学普及的工作没有到位,还有社会上存在着很多科学所无法解释的社会现象,因此,当人们遇到疑难问题时,就求助于算命、占卜以安身立命。算命是一种愚昧迷信行为.但其流行,有其社会的和文化的背景,应加以科学的分析,正确引导,综合治理。

 

发布时间:2004/9/7 15:01:12

我有话说
相关评论:

1.[游客]我什么时间才可以找到我的白马王子结婚?我有几个子女?我的生活以后会怎么样?(提交时间:2009/10/28 12:58:27)


book 邪教温床
首页    3    2    1    尾页    跳转至Go
崇尚科学 反对邪教 端正信仰 弘扬法治  天津市反邪教协会版权所有  推荐使用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9.0以上版本
Copyright © 2011-2020 Tianjin Anti-cult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津ICP备11007108号-3

津公网安备 120101020001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