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繁体
打印

 

暑假防邪教 謹記六警惕

霜 刃

 

人本網藝術鑒賞

近些年來,邪教不斷把魔掌伸向學生,暑假更是邪教向莘莘學子下手的最佳檔期。筆者認爲,學生暑假防範邪教要注意這幾個“警惕”。

一、警惕“培訓”成“賠本”

每逢暑假,各種“學習培訓班”便活躍起來,邪教也渾水摸魚,以辦“學習培訓班”爲幌子,傳播邪教,毒害青少年。莘莘學子參加培訓卻最終賠了本。由邪教主導的暑假培訓班害人的案例屢見報道。如甯夏青銅峽市陳某用以傳播“法輪功”邪說的“步步高顆顆星”補習班;福建泉州陳麗英參加的宣傳“全能神”邪說的“海外補習班”;“全能神”成員陳某等5名男子組織的“播音人才”培訓班;“菩提功”邪教以弘揚中國傳統文化爲幌子,開辦“青少年領袖班”培訓邪教“小弟子”;還有“呼喊派”“全範圍教會”舉辦的以“傳福音”“拉羔羊”爲目的“查經班”等等,目標都是針對學生,毒化青少年,危害非常大。識別力不強的學子一旦入彀,必然會賠掉自己原本幸福的人生,必須足夠警惕。

二、警惕“鍛煉”成“斷鏈”

有人說,人生如騎自行車,關鍵時候莫斷鏈。我要說的是,對于莘莘學子而言,暑假鍛煉務必警惕邪教沾身,莫讓鍛煉成“斷鏈”。利用暑假打個工、找點活兒,接觸社會,鍛煉自己,本是好事。可如果被邪教盯上,就得小心了。比如,源自韓國的“攝理教”,就擅長利用大學生急于找工作的心理拉之入教。韓國、日本、台灣地區有不少名牌大學的學生都被發展成爲“攝理教會”核心成員。另外,“門徒會”“血水聖靈”等邪教大搞“以商養教”,也將學生列入重點的招工對象。“血水聖靈”開辦餐廳、咖啡廳、面館、快餐店等經營實體,看似合法的經營,實際上是在聚斂錢財,發展信徒,所得收入分批“奉獻”供養教主左坤。《暑期將至謹防青少年落入邪教陷阱》一文中講述了三位20歲左右的小姑娘被血水聖靈毒害,常年爲邪教打工賺錢,參加邪教活動,竟然懵懂無知的事例。《“全能神”讓我抱憾終生》一文則報道,青年學生高愛枝,2000年與同村幾個高考失利的同學去呼和浩特打工,被“全能神”人員李勇用“包吃包住”引誘,陷入了“全能神”邪教組織。本來一片光明的人生進程因陷入邪教而嚴重斷鏈,豈能不警惕!

三、警惕“放松遊”成“噩夢遊”

外出旅遊,可以開拓視野,增長知識,增進友誼。學生利用暑假放松放松,適當進行旅遊是一種不錯的選擇。然而,如果沾上邪教,“放松遊”也許就成了“噩夢遊”。重慶市榮昌縣城北郊張義楠和覃麗夫婦認了5個幹女兒,都是附近農民的孩,大的今年15歲,小的8歲。2001年暑假,張義楠夫婦特地帶這幾個孩子去她們從未去過的重慶市和豐都鬼城玩了幾天,把這幾個很少出遠門的孩子樂壞了。旅遊完後沒幾天,張義楠夫婦就將其中4個稍大一點的孩子叫去,給每人幾張“法輪功”傳單,讓她們上街去散發。可憐的孩子,就這樣不明不白地做了違法的事情。“血水聖靈”則是以旅遊的方式欺騙莘莘學子入教。每年“血水聖靈”教會都會出資讓她們“公費”到台灣去旅遊一次,參加“學法會”,見見“老爸”左坤。一位在湖北地區的全職同工劉某說出被騙的經曆,“每次都是以旅遊的形式帶著我們學習。‘老爸’左坤的兒子左德恩、左光宇、左加藍會帶著我們到台灣各個地方參觀旅遊,但是晚上必須要去到石牌教會聽‘老爸’講道。”講道就是洗腦,被洗腦的結果就是被邪教綁上了賊船,開始了人生的噩夢。如此“放松遊”,豈能不警惕!

四、警惕“換腦”實洗腦

平時學習太苦太累,暑假讓學生換換腦子,另有所得,比如參加夏令營之類,應該說是好事。然而,一旦讓邪教給盯上了,這種“好事”就成了壞事。如2015年7月15日,湖南宜章縣就查獲了一起“全能神”邪教分子打著宗教名義組織的學生“夏令營”活動。這個學生“夏令營”擬辦小(小學班)、中(中學班)、大(大學班)三期。查獲的是第一期小學班,聚攏了70余名小學生。幸虧發現及時,迅疾取締,才未釀成嚴重後果(《湖南查獲一起“邪教”夏令營活動》)。據凱風網《“法輪功”吸引未成年人的“法器”》一文爆料,“法輪功”在世界各地開設“明慧班”,將李洪志的經文作爲必修課,孩子們的幻覺很快被誘導了出來,不少孩子開始描繪自己的練功景象。有些畫還展現了他們看到的“另外空間”的東西,如,法輪、佛、蓮花,以及發正念、滅邪惡的情景。顯然,這是被洗腦、受暗示的結果,“換腦子”換成了懵懂無知或對邪教的癡迷,換掉了應有的理性和對科學的尊重。“換腦”實洗腦,精神被邪教控制,成了任其宰割的魚肉,能不警惕麽?

五、警惕“社團”藏陷阱

校內外的社團組織,本是學生課余生活的平台,而有些邪教卻乘機僞裝成虛假的五花八門的“社團”混迹其中。長期假扮“社團”的邪教不少,比如源自韓國的“攝理教”,打著“國際性文體交流”“世界和平文化交流會”“韓國明象跆拳道”等名目,通過現場表演的方式,積極向中國滲透,蒙蔽青少年,招徕信徒。至于由該邪教組織的音樂協會、登山協會、釣魚協會等社團的背後其實都是邪教魔窟。臭名昭著的“血水聖靈”,其頭目左坤的重點發展目標正是高校和中學群體,他經常以舉辦“青少年、大學生造就會”“夏令會”“同工會”等聚會活動的名義誘騙年輕學生進入陷阱,並讓他們擔任所謂的“職務”,培養他們虛假的成就感,然後利用深陷其中的學生作爲“形象代言人”充門面,以吸引更多的人。涉世不深的學子一旦落入邪教的陷阱,只能成爲工具或俘虜,能不警惕麽?

左坤與被其誘騙的青少年學生

六、警惕落榜再“落井”

高考落榜生往往情緒低落,精神不振,于是成了是邪教重點“關照”的對象,成爲獵物。最終落榜再“落井”,造成人生悲劇。酒泉市肅州區總寨鎮司法所有個張姓的幹部,他的遠房小舅子誤入邪教門徒會四處“傳教”。2001年,張幹部的親小舅子由于高考連續兩年落榜,在絕望中被這位遠房小舅子拉進了門徒會,導致有病不治死亡。廣西防城港市公車鎮的張歡菲1997年高考落榜後精神空虛,意志消沈。她在鄰居白某推薦下于1997年10月張歡菲開始修煉“法輪功”,還把她的哥哥張林全發展爲“法輪功”癡迷者。最後她本人精神失常,哥哥張林全因一邊默念著經文,一邊闖紅燈在馬路上被摩托車撞倒造成左腳骨折折腿。雖說高(中)考落榜並不等于“人生落榜”,可畢竟落榜生處于人生的一個小低谷,心理脆弱,易被邪教盯上而中蠱,必須警惕!

最後提醒各位學子:暑假應該放松,邪教更需警惕!

 

發布時間:2021/6/29 15:20:00,來源:中国反邪教网

我有話說

book 邪教温床
首页    33    32    31    尾页    跳转至Go
崇尚科學 反對邪教 端正信仰 弘揚法治  天津市反邪教協會版權所有  推薦使用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9.0以上版本
Copyright © 2011-2020 Tianjin Anti-cult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津ICP备11007108号-3

津公网安备 120101020001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