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繁体
打印

 

“破壞性膜拜團體”對當今中國部分青年影響的現象分析——以法輪功爲例

周慶

 

人本網藝術鑒賞

摘要:膜拜團體開始把“人”,而不是“神”作爲膜拜對象;膜拜團體應該還是在“說教”的範圍內活動,對他人、社會沒有危害或者危害不大;“破壞性膜拜團體”則是在此基礎上的進一步發展、變化,通過斂財、騙色等方式侵害他人、危害社會。“破壞性膜拜團體”被政府和社會接受的程度很低,爲了生存與擴張,往往采取“非常”手段。當今的中國青年已經比較習慣地“生活”在網絡世界,生存壓力激增、家庭結構變化、多元文化影響等等因素使得他們中間的一些人孤獨感增強、決斷力下降。“破壞性膜拜團體”的領導人爲了一己私利,肆意張揚人性惡的一面,通過多種手段,神化自己,把信徒“封閉”在他們所建構的環境、氛圍中,以他們的思想爲信徒的思想,剝奪信徒自由“呼吸”、比較的機會、權利,使得信徒慢慢減弱、喪失獨立思考的意識與能力,成爲他們可以隨意操控的“木偶”。信徒在被“洗腦”後,過著有違人性的日子、身心受創而難有知覺,“自覺”地放棄了許多本該屬于自己的權利與人生享受。“破壞性膜拜團體”對當今中國部分青年的影響主要體現在以下幾個方面:一是影響正常思維確立;二是影響人生道路抉擇;三是影響個人身心健康。

關鍵詞:“破壞性膜拜團體”;當今中國;部分青年;現象分析;法輪功

一、引言:一條令人不安的訊息

2014年,某地公安機關查獲了一起案件,作案者是一名大學畢業不久的年輕人。他已經被一家政府機構錄用,本來將有良好前途,卻因爲在城區街道上噴塗法輪功宣傳煽動標語,違反了中國法律有關規定而被懲處。

在普通中國民衆印象,法輪功的習練者大多是中老年人特別是家庭婦女。他們或者由于感覺有些孤單,需要通過練功活動找到集體歸屬感,或者是因爲健康原因將此作爲一種無需醫療費用卻可以強身健體的功法,或者出于對社會現實不滿和精神需求把“真善忍”作爲行爲標准,或者出于對神佛的崇拜而希望得到來世拯救或獲得超能力,等等。問題是,爲什麽有年輕人,甚至是風華正茂的大學生畢業生,在中國政府自1999年以來反複警示之下,依然會誤入歧路、成爲法輪功的信徒?

爲此,我們搜集了數十個近幾年發生的“破壞性膜拜團體”案例,重點關注的是有沒有更多的青年人成爲其中一員,尤其是有關法輪功的事例。搜集這一類案例是一件相當困難的事情。更讓人憂心的是,在這些案例中間,確實有不少青年人出于多種緣由,成爲包括法輪功在內的“破壞性膜拜團體”成員。

二、梳理:“破壞性膜拜團體”的擴張企圖與宣傳攻勢

(一)膜拜團體與破壞性膜拜團體

膜拜,一般指的是古代的拜禮。原專指禮拜神佛時的一種敬禮,後泛指表示極端恭敬或畏服的行禮方式。

人們在物質生活到了一定程度,就會産生精神生活的需要,比如人們在工作之余,會坐下來聊聊天,看看電視,等等;再進一步,可能就是靈性生活的需求。因爲,幾乎每一個人都會時不時地思考諸如什麽是人、從哪裏來、到哪裏去,人生的價值何在等問題。教派創立者似乎找到了一個暫時可以自圓其說的解釋這些疑問的方式,那就是聲稱,這個世界的主宰是“上帝”,它創造了宇宙萬物。《聖經》、《古蘭經》等宗教經典,基本上是先民對宇宙、自然、社會、人類本身不斷認識、解釋的産物。同時,這些宗教教義在長期的磨合中,大多勸人向善,尊重世俗社會規則,服從世俗政權。

正因爲宗教教義在很大程度上給了困惑之中的人們許多“令人信服”的解釋、解答,所以,在沒有更好方案的情況下,人們就開始對它由滿意、信服,乃至産生崇拜、頂禮膜拜。這一過程,也基本上是那些---事實上的極少數---較早對此有所認識的“精英”們知曉的,其他的絕大多數人其實也就是“聽說”而已。因爲世界很大,一個人所能夠知曉的東西實在太過有限,多數人往往是從他人那裏獲得“知識”的;每個人所獲得的知識,在很大程度上,取決于那一個個傳授者的道德、知識水平,乃至個人偏好。並且,人不僅是群居動物,還具有強大的從衆心理。

由于時代發展,宗教中的一些內容顯然需要適應現實社會,而做進一步的解釋和調整,加上宗教經典本身內容繁雜,某些內容可以有不同的理解。爲此,宗教內部的宗派就産生了。

有研究者認爲,膜拜團體是根據英文表述教派的“cult”一詞而來。在美國,教派的英文表述有3個詞:denomination,sect,cult。一般而言,這3個詞要表述的教派有所不同:第一個詞是指一般的教會教派,如長老派、浸禮派等;第二個詞是指具有宗派性質的教派,如五旬節派、聖潔派等;第三個詞是指一些膜拜團體,如戴維派、天堂之門等。教派、宗派與膜拜團體之間的主要差別在于:教派通常與其所在社會的關系處于“低壓力狀態(lowstateoftension)”;宗派與其所在社會的關系處于“較高壓力狀態”,但與傳統並沒有完全分離;而膜拜團體則與所在社會處于“壓力狀態”,代表著那些新的非傳統社會的信仰,或者說與傳統社會基本沒有繼承關系。所謂“壓力狀態”是指該宗教團體是否得到社會的認可。

學者指出,膜拜團體比宗派更加極端一些,膜拜團體的領導人往往把自己宣傳得更加神秘,因此那些膜拜團體往往排斥其他教派,教主的權威性更濃,如果膜拜團體的領導人逝世或者其他原因更換,則該膜拜團體一般會發生巨大變化乃至解體。

按照這一發展脈絡與研究思路,我們大致可以作出如下梳理:膜拜團體開始把“人”---具體說就是團體創立者或者領導人,而不是“神”作爲膜拜對象;膜拜團體應該還是在“說教”的範圍內活動,對他人、社會沒有危害或者危害不大;破壞性膜拜團體則是在此基礎上的進一步發展、變化,通過精神控制、斂財、騙色等方式侵害他人、危害社會,乃至産生不良的政治企圖,影響國家安全,如韓國的統一教,日本的奧姆真理教,中國的法輪功、全能神等。

(二)“破壞性膜拜團體”的擴張企圖與宣傳攻勢

膜拜團體已經與世俗社會有所脫節,呈現出一定的“壓力狀態”。爲了其自身的存續、發展,本能地希望更多地拉人入夥;而要想更多地拉人入夥就需要加大宣傳力度。而在常態社會中間,社會的管理者---政府,爲了達成其對社會管理的責任,引導國民沿著既定的方向前行,必然會利用其掌握政權以及宣傳機構的便利,對“非主流”意識形態及其宣傳途徑、內容加以必要的限制。這一擴張企圖與宣傳欲求在受限的情況下,膜拜團體必然會以加倍的努力尋求其生存方法。“破壞性膜拜團體”被政府和社會接受的程度更低,所承受的壓力更大,除了“常規”的做法,還需要尋找“特別”的方式、方法。

研究表明,網絡宗教是互聯網與宗教的結合,是當今世界進入信息化、市場化和全球化時代的産物。當人們的生活越來越離不開互聯網,“互聯網+”推動人類社會各領域的迅猛發展時,宗教領域也在發生革命性變化。互聯網不再只是宗教傳播發展的一種載體和工具,其本身就成爲推動當今宗教發展的巨大力量和表現形式。

宗教界尚且如此,一些頗感壓力的“破壞性膜拜團體”更是全方位尋求宣傳效能提升路徑。以法輪功爲例,法輪功勢力以美國爲大本營,構建多層次、多類型的立體宣傳系統,實現對美歐、亞太和澳洲的全球化覆蓋,謀求融入常人社會、産生影響、取得合法地位,在世界範圍內爭取同情者和新的追隨者,漂白其“破壞性膜拜團體”的本質,最終達成其不良目的。具體表現在以下方面:

1、精密布局,強化滲透。它構建起面向全球的“明慧網”、“法輪大法網”和“見證網”、“大紀元時報”、“新唐人電視台”和“希望之聲國際廣播電台”等網站,采用多語種進行宣傳。對網站進行細化分工,如“明慧網”以傳播法輪功在中國及世界各地的訊息爲主,“法輪大法網”專門傳播多語種“法輪大法”資料。“大紀元時報”、“新唐人電視台”和“希望之聲國際廣播電台”等網站以面向普通受衆爲主,而“明慧網”則以面向“弟子”爲主。“明慧網”側重有關各地法輪功活動情況的動態報道,“法輪大法網”則爲需要購買法輪功圖書資料的人提供服務。同時,極力研發“破網”軟件,方便人們浏覽法輪功網站;利用即時聊天軟件、加密電子信箱、黑客手段在網上傳播法輪功資訊;通過匿名群發方式向境內網民大量投遞電子郵件和電子刊物;利用國際互聯網IP電話、傳真、短信服務,采取網絡群發的方式大量向境內電話、傳真、手機用戶發送法輪功資訊;利用互聯網所提供的新聞組、BBS公告欄、論壇、FTP、免費網絡空間等網站管理和技術漏洞進行宣傳。

2、精心設計,講究技巧。注重增添豐富多彩的節目內容,以綜合性、服務性的多維信息來包裝其反政府的真面目。他們打著“家在海外、放眼世界、魂系中華”的幌子,將反政府立場嵌入其“柔性”傳播內容之中,迎合海外受衆的需求。他們精心設計,對反政府內容進行美化包裝,表面是包羅萬象的內容大餐,諸如國內外新聞、交友求職、美容保健、娛樂體育影視、家庭子女教育等等,其核心沒有發生根本變化,即宣揚法輪功、爲法輪功鼓與呼,求得“正名”與擴張。

3、善于經營,自我造血。近年來,境外反中國政府媒體所獲得的國際資金捐助不斷縮水,這在很大程度上促進了這些媒體“自我造血”、自我生存、自我發展能力大幅增強。他們不斷挖掘“秘聞”、“禁聞”,博取衆人眼球,又善做服務資訊,且免費派送,能夠吸納相當數量的廣告,這進而獲得較強的造血能力。近年來,《大紀元時報》通過加強廣告經營,刊載的分類廣告、店鋪廣告和商超廣告日益增多,基本實現經費自給。其中《大紀元時報》(香港版)由免費贈閱改爲付費購買,如獲市場認可,其創收與盈利能力將進一步增強。

4、相互關聯,注重配合。進入21世紀以來,不同派系、不同勢力的境外反政府媒體之間,開始走上相互關聯的道路。由于總體立場相同或相近,法輪功和藏獨、疆獨、台獨乃至港獨分子等,開始相互串通、相互支持。他們在一些重要時間節點、在重大事件的輿論宣傳上相互配合,以壯大聲勢,形成合力,提升反政府宣傳的力度和強度。在一些稀缺的敏感類反政府情報信息上互通有無、實時共享,以擴大宣傳的範圍。

三、分析:破壞性膜拜團體對當今中國部分青年的影響

(一)當今中國青年的幾種境況

1、互聯網成爲生活必需品。

截至2017年6月,中國網民規模達到7.51億,占全球網民總數的五分之一。互聯網普及率爲54.3%,超過全球平均水平4.6個百分點。其中青年網民占70%以上。互聯網已成爲青年人獲取信息的最爲主要的一種途徑。互聯網所具有的去中心化、分享、類聚、寬松、自由、包容等等特點,強烈地吸引著青年人。如此龐大的人群在互聯網這個空間中進行活動,也自然形成了相應的互聯網文化。雖然互聯網文化出現的時間不長,但其文化的影響力大有引領現實文化的趨勢。並且,越來越多的人對網絡文化感到了擔憂,那就是包括屌絲文化、惡搞文化、宅文化、非主流文化、小清新文化、萌文化、嘻哈文化等在內的網絡亞文化對社會現實、對年輕人可能造成的負面影響。

2、孤獨感普遍增強。

網絡把全世界的人聯系在了一起,人們隨時可以跟遠在天邊的親友或陌生人交流敘事,但這種生活卻讓人變得獨立(孤獨)。當今社會似乎盛行這種快速開始和快速結束的淺層互動,深度的人際互動顯得彌足珍貴。雖然這在今天被認爲是一件很累人的事情,但它才是具有慰藉心靈意義的精神互動。現代青年們“宅”在自我世界裏,借助機器與網絡進行著他們認爲“就是這樣”的交流交往;而這種交往恰巧缺失的是能夠滋潤人類內心的溫情與友愛,不斷滋長的是肆意蔓延的孤寂。生存壓力激增、家庭結構變化等等因素也使得這種孤獨感普遍增強。孤獨帶來冷漠和疏遠,且影響公共生活。

3、大衆傳媒的雙面影響。

現在的年輕人幾乎生活在一個信息泛濫的時代,大衆傳媒鋪天蓋地、無孔不入。大衆傳媒的高度發達,對青年人而言,既具有諸如開闊視野、陶冶情操、滿足知識需求、可供比較鑒別等等正面意義。大衆傳媒所發布的許多片面、暴力、低俗、有違常規等等訊息也必將産生諸多負面效果。並且,這種近乎迷亂的狀況也在很大程度上讓一些青年人逐步喪失應有的決斷力。

(二)“破壞性膜拜團體”對當今中國部分青年的影響

盡管中國是一個社會治理狀況比較優異、正在向更好方向發展的新興國家,但是由于“破壞性膜拜團體”界定困難、基層管控缺漏、宣傳教育不足、社會保障機制欠缺、家庭平和機制重構、多元文化模糊人們視線、迷信思想根深蒂固等等多種原因,“破壞性膜拜團體”蔓延滋長的內外因素依然存在,

“破壞性膜拜團體”問題研究專家佩佩﹒羅德裏格斯認爲,在芸芸衆生之間,存在著一些“易感人群”。也就是說,對同樣的誘因,有的人比較能夠堅持正確的意見或者自己的見解;有些人會遲疑、發生搖擺;有的人則容易人雲亦雲,輕易被“說服”、“感動”。由于前述的“破壞性膜拜團體”的擴張企圖與宣傳攻勢,以及在當前情境下部分年輕人源于自身問題,比如對相關問題缺乏必要的基本知識而被誤導、自己正處于某種糾結、矛盾之時而“慌不擇路”,或者被同學、朋友拉入,或者被家人“自然”帶入等等多種原因,主動或者被動地成爲“破壞性膜拜團體”的一員。

從個人角度看,加入“破壞性膜拜團體”,可能自以爲找到了一個“信仰”對象、一條“釋疑解惑”的路徑、一群“志同道合”的朋友,乃至一種不同的生活方式。他們身處某種被刻意建構的情境之中,正常的感覺知覺被剝奪,相對封閉的環境、幾乎一致的群體思維及其行爲,使得信徒沈浸在被誤導的主觀體驗當中,難以自拔。

個人在判斷某件事情是否正確、某些東西應該如何取舍時,往往會借鑒已有的規則、依據、“案例”;如果這些也沒有,大多數人會采用“統計多數”法,即大多數人會怎麽做,他就怎麽做。其基本邏輯是,有比較才有鑒別;多數人認爲對的,大體也就是對的。

“破壞性膜拜團體”的領導人爲了一己私利——達成在世俗社會難以達到的斂財、騙色、滿足操控欲等損人利己的目的,猛烈抨擊現實社會,肆意張揚人性惡的一面,通過多種手段、途徑,神化自己,把信徒“封閉”在他們所建構的環境、氛圍中,以他們的思想爲信徒的思想,剝奪信徒自由“呼吸”、比較的機會、權利,使得信徒慢慢減弱、喪失獨立思考的意識與能力,成爲他們可以隨意操控的“傀儡”、“木偶”。這樣,信徒在被“洗腦”後,“自覺”地放棄了許多本該屬于自己的權利與人生享受,過著有違人性的日子、身心受創而沒有知覺。

改革開放這三十多年來的,中國社會變遷的規模之大、範圍之廣、幅度之深、速度之快,遠遠超出了人們的預判範圍。西方世界一百多年甚至是數百年的社會變遷,科技的迅速發展,社會制度的根本轉型,導致大量人群適應困難、消化不易、未來茫然。一些青年人自然容易手足無措、焦慮恐慌。他們意氣風發、朝氣蓬勃,希望盡快走進社會,展示自己,實現夢想,另一方面在這個迅速走紅走火、迅速暴富、迅速更疊同時又少有清晰路徑可走、難有規律可循的時代,他們內心所承受的壓力可想而知。

物質越加豐富,卻令人越加盲目地孜孜以求,快餐文化、多元文化讓一些青年人對基本精神需求的滋養明顯被輕置一旁。而主流文化的引導也由于社會急速變遷、正處于調整完善階段而顯出缺位、乏力狀況,更使得一些青年人意亂神迷,評判失准,乃至誤入歧途。

每一個社會都有可能存在的不公平、不公正現象,往往容易使得血氣方剛的青年人特別感到義憤填膺、憤世嫉俗,這種比較“輕率”的不滿情緒,也讓一些青年人對“破壞性膜拜團體”産生一種異樣的吸引力。

綜上,“破壞性膜拜團體”對當今中國部分青年的影響主要體現在以下幾個方面:

一是影響正常思維確立;

二是影響人生道路抉擇;

三是影響個人身心健康。

四、應對:對于“破壞性膜拜團體”需要綜合治理

“破壞性膜拜團體”這一名稱本身已經富含貶義。它對于絕大多數一般成員,對這些成員所在家庭以及社會都必將、或者已經産生巨大的消極影響和危害。世界是由各種各樣所謂“好的”和“不好的”部分構成的,這就是“原生態”,甚至是“宇宙法則”,幾乎無法改變。我們可以做的是,努力讓“好的”部分盡可能占比高一些,讓“不好的”部分盡可能占比低一些。所謂“好的”部分,就是不僅對自己好或者盡可能的好,對他人、對社會也是盡可能的好,至少沒有危害。換言之,評判“好的”和“不好的”的主要依據應當是對更多的他人、對整個社會是否具有危害性。治理“破壞性膜拜團體”問題,需要政府、社會各界齊抓共管,才能收到良好效果。

(一)政府主導,構建齊抓共管格局。

“破壞性膜拜團體”問題涉及政治、經濟、文化、法律、宗教、體育、教育、就業、宣傳、網絡管理等等諸多方面,需要政府充分認識這一問題的嚴峻性緊迫性、這一工作的重要性必要性,真正下決心、花力氣,整合各方力量,共同應對。法國設立“反對邪教活動部際委員會”的做法取得了明顯成效,受到了多方積極響應和充分肯定。

(二)強化宣傳,提高認知防範水平。

包括青年人在內的絕大多數民衆,之所以加入或者被拉入“破壞性膜拜團體”,一個主要因素就是普通群衆對什麽是常態的宗教,什麽是“破壞性膜拜團體”缺乏基本知識,有的人甚至是因爲好奇、逆反而加入。爲此,可以在學校、社區建立專門宣傳點、擺設展板、張貼宣傳資料、播放宣傳視頻和滾動訊息、開設講座,組織、動員學生和離退休幹部職工利用空余時間進行調查、宣傳等等各種手段、途徑,提高市民群衆的認知與防範水平。

(三)管控網絡,減少消極訊息影響。

“破壞性膜拜團體”爲了盡可能地擴張、拓展,千方百計通過網絡進行宣傳煽動。網絡不應該成爲無人管轄的“荒地”,更不可以變成消極訊息肆意泛濫的“野地”。各國政府都有責任加強網絡管控,讓網絡變得更加順暢、健康、幹淨;特別是有責任提醒青年人注意辨別是非真僞,認清其嚴重危害,減少、防止消極影響。

(四)真情感化,幫助信徒回歸社會。

“破壞性膜拜團體”的領導人其實是在常態社會之外構建了一個非常態的社會組織體系。那些被誤導、裹脅、拉入其中的絕大多數成員也因此過上了非常態的“社會生活”,並且往往癡迷其間。要想幫助他們回歸正常社會生活,需要政府主導、民間助力,通過“一對一”、“多對一”的精准幫扶工作,幫助信徒辨別是非真僞,走出“囚籠”、重獲新生;同時,充分發揮傳統宗教在正信正行等等方面的重要作用。

(五)加強合作,相互借鑒取長補短。

“破壞性膜拜團體”幾乎已經成爲世界公害。各國在應對這一問題方面,根據各自國情,提出、制定、采取了許多對策、方案、措施。其中許多做法完全可以相互學習借鑒。比如,美國民間人士提煉的“程序解除(de-programming)”、“離教咨詢”(exit-counseling)、“戰略影響(strategicinfluence)”等方法在幫助誤入歧途的信徒走上正軌方面就起到了很好的啓示作用。同時,可以在懲治違法犯罪、學術研討、人員培訓等等方面加強交流與合作。

 

發布時間:2021/5/7 9:28:00,來源:中国反邪教网

我有話說

book 邪教温床
首页    33    32    31    尾页    跳转至Go
崇尚科學 反對邪教 端正信仰 弘揚法治  天津市反邪教協會版權所有  推薦使用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9.0以上版本
Copyright © 2011-2020 Tianjin Anti-cult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津ICP备11007108号-3

津公网安备 120101020001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