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繁体
打印

 

鏟除邪教危害 護航鄉村振興

朔風

 

發布會現場

民族要複興,鄉村必振興。鄉村興則國家興,鄉村衰則國家衰。實施鄉村振興戰略,是解決新時代我國社會主要矛盾、實現“兩個一百年”奮鬥目標和中華民族偉大複興中國夢的必然要求,具有重大現實意義和深遠曆史意義。

2021年7月26日,最高人民法院發布《關于爲全面推進鄉村振興加快農業農村現代化提供司法服務和保障的意見》。

其中,該意見第三部分“助力鄉村建設行動,打造宜居宜業美麗鄉村”第9條關于“貫徹落實總體國家安全觀,促進鄉村和諧穩定”方面要求:加大對農村非法宗教活動和境外滲透活動的懲處力度,嚴厲打擊組織和利用邪教組織犯罪,防止邪教向農村滲透。協同有關部門建立健全農村應急管理工作機制,依法制止利用宗教、邪教幹預農村公共事務,促進穩固農村基層政權。

該意見的公布,從統一思想認識、促進農業高質高效、打造鄉村宜居宜業、保障農民富裕富足、堅持強基導向、深化改革創新等方面,提供了法治保障。

當前反邪教工作在全面推進鄉村振興,加快農業農村現代化,面臨新的機遇和挑戰

黨的十八大以來,黨中央始終堅持把解決好“三農”問題作爲全黨工作的重中之重。黨的十九大明確提出實施鄉村振興戰略後,黨中央連續出台政策文件,制定發展規劃,爲鄉村振興提供政策指導和支持。今年4月29日,第十三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第二十八次會議通過的《中華人民共和國鄉村振興促進法》已于6月1日起在全國施行。鄉村振興促進法是黨中央關于鄉村振興重大決策部署的法律體現,爲全面實施鄉村振興戰略提供了法治保障。

“十四五”時期,是乘勢而上開啓全面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新征程、向全面建成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的第二個百年奮鬥目標進軍的第一個五年。全面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實現中華民族的偉大複興,最艱巨最繁重的任務依然在農村,最廣泛最深厚的基礎依然在農村。黨中央先後出台《中共中央國務院關于實現鞏固拓展脫貧攻堅成果同鄉村振興有效銜接的意見》《中共中央國務院關于全面推進鄉村振興加快農業農村現代化的意見》並明確提出,新發展階段“三農”工作依然極端重要,須臾不可放松,務必抓緊抓實。要堅持把解決好“三農”問題作爲全黨工作重中之重,把全面推進鄉村振興作爲實現中華民族偉大複興的一項重大任務,舉全黨全社會之力加快農業農村現代化,讓廣大農民過上更加美好的生活。

由于農村自然環境的特點,社會形態的差異和先天性的不足,邪教組織把發展勢力的目光盯向農村,農村成了邪教組織滋生、蔓延、滲透的重災區。一些邪教組織如,“門徒會”“法輪功”“全能神”“主神教”紛紛把發展信徒的目光瞄向農村,給部分農村地區經濟秩序、社會發展帶來危害,成爲影響農村治安穩定的重要因素。

該意見的實施,對運用法治思維和法治方式處理農村邪教問題,防止邪教向農村滲透蔓延,依法打擊邪教組織違法犯罪,穩固農村基層政權,滿足新發展階段“三農”問題對反邪教工作的新需求,營造良好鄉村建設法治環境,不斷提升農民群衆獲得感、幸福感、安全感,提供有力司法服務和保障。

邪教組織對全面推進鄉村振興,加快農業農村現代化造成現實危害

邪教組織在農村的發展蔓延,勢必影響農村的經濟發展,社會的安定祥和,給人民群衆造成生産生活上的侵害,是全面推進鄉村振興,加快農業農村現代化進程的絆腳石。

一是邪教組織大搞教主崇拜,散布歪理邪說,以邪惡教義引誘人迷信頹廢喪失鬥志、用歪理誘使人坐等天上掉餡餅,對信徒實施精神控制,從而讓信徒意志消沈淪爲精神層面的“廢人”。邪教主往往宣稱是“活基督”“神”“先哲”等,如“門徒會”教主季三保自封是“神的兒子”;“靈靈教”教主華雪和自诩爲“華真神”“華爸爸”;“全能神”自封是“耶稣第二次成道肉身降臨,是真基督”;“主神教”教主劉家國自稱是“活主神”;“法輪功”教主李洪志號稱是“宇宙主佛”。這些邪教主自我神化的目的無非是樹立自己至高無上的權威,達到控制信徒的目的。

“全能神”邪教組織向信徒蠱惑“神要打破家庭,父母兒女這些都不能有,只能滿足神。神話說情感不能拯救人,當災難來臨的時候,誰也救不了誰,只能追求神才能被拯救。如果你不好好信,不好好追求神,就會被淘汰,就會下地獄,就不能被拯救”。煽動組織成員抛棄家庭,離家出走,直接導致許多家庭財産散盡,家破人亡。比如,浙江常山縣白石鎮村民舒某與沈某,妻子沈某加入“全能神”邪教後,精神恍惚,丈夫舒某及全家多次勸導後,仍未挽回妻子。不僅如此,沈某自離家出走後就杳無音訊。舒某無奈之下起訴到法院請求判決離婚,法院判決兩人離婚。再比如,河南省封丘縣吳某、郭某、洪某、孫某等4名“全能神”女信徒,離家出走“傳福音”,致使妻離子散,家庭破碎,毀掉了幸福美滿的生活,給親人和社會帶來了巨大的經濟損失和精神痛苦。據不完全統計,中國反邪教網“助你尋親”欄目刊發的尋人信息有500余人,其中大多數生活在農村,年齡在40至60歲之間。

邪教組織“靈靈教”宣揚“世界末日即將來臨,只有早日進教才能躲過災難”,致使信徒群衆放棄生産,坐等“世界末日”。2014年,山東曹縣警方端掉了一個“靈靈教”組織,在行動中發現,這個組織的頭目竟然儲備了50多萬斤糧食和大量黃金。而“靈靈教”成員中更多的是老實巴交的農民,他們在某種程度上是受害者。由于對法律的無知,讓他們變成了邪教組織的幫凶。

“門徒會”宣揚吃“賜福糧”、“生命糧”,稱“成員可以每人每天只吃二兩糧食,不用種莊稼”,主張“不要搞農業生産,莊稼不用打藥,天父會照看的”,致使衆多組織成員整天在家禱告,不伺生産,不養家糊口。據調查,某縣曾有30%的“門徒會”成員因此而荒蕪了農田。河北饒陽縣段某參加“門徒會”後,到處宣傳“往後幹活沒用了,只要“信主信神就行了”,他把拖拉機和其他農機具賣掉,把蔬菜大棚拆了,使全家生活陷入窘境。

二是邪教組織殘害生命。邪教組織宣稱“信主可以免災,禱告可以治病”,“只要虔誠禱告,不用打針、吃藥,疾病自然會好”,一些農民群衆誤信邪教組織的宣揚,拒醫、拒藥,耽誤了治療而導致死亡,或者被邪教用巫術治死、致殘。比如,邪教組織“法輪功”聲稱生病是由于有“業力”存在,只有修煉“法輪功”才能除去“業力”,而去醫院或吃藥不僅不能根治疾病,還會使修煉白費,致使農村一些癡迷群衆因爲耽誤了治療而死亡。還有一些“法輪功”癡迷者因修煉而産生精神疾病,把勸其別練功的親人、朋友當成阻擋其功力提高的“魔”,以除“魔”爲名,行凶殺人。

“全能神”邪教因其殘害生命,以暴力、誘拐、綁架等手段裹挾人而臭名昭著。比如,2012年12月14日7時許,河南光山縣文殊鄉鄒鵬村36歲村民闵擁軍沖入陳棚村一所小學,砍傷學生22名,群衆1名。據調查,闵擁軍疑是受到同村一名60多歲“全能神”女信徒的影響,闖入校園,砍傷了23人。再比如,1998年10月30日到11月10日的十幾天,“全能神”邪教組織在河南省南陽市的唐河、社旗縣殘忍打斷人腿、紮傷人臉,有9人受傷,其中2人被割掉右耳朵。

三是奸淫婦女。邪教組織骨幹口善心魔,流氓成性,多數都借著“神”的名義奸淫玩弄婦女。“法輪功”教主李洪志鼓吹“男女雙修”;“全能神”教主趙維山宣揚“過靈床”;“被立王”教主吳揚明以“神”自居,編造“蒙召”,要求女信徒“肉體崇拜”,把身體獻上,以“赤身裸體迎接神”,“與神合二爲一”;“日月氣功”邪教主溫金路,編造“陰陽雙修增加功力”“前世夫妻”等邪說,采用精神控制和強制手段,先後強奸了8名女信徒,強制猥亵了3名女信徒;“華藏宗門”教主吳澤衡創立了一套所謂“雙修”理論,告訴女弟子,“男女雙修可以使人達到學佛的最高境界”“可以成佛”“可以迅速提高修行”“能增強法力”,不少女信徒淪爲工具,給身心及家庭都造成了嚴重的傷害。

四是煽動對抗政府,危害農村基層政權,擾亂社會秩序。“全能神”邪教把中國執政黨稱爲“大紅龍”,把警察稱爲“小青龍”,其終極目的就是推翻現行政府。“門徒會”邪教組織提出“早立旌旗早自由”的口號,統一制作旗幟,稱爲“得勝旗”,並下發至每一“教會”、聚會點,要求在聚會活動中懸挂,以此昭示其政治圖謀。還有的邪教在鄉村設立組織,任命骨幹,妄圖取代農村基層政權。他們有目的地拉攏黨、團員和基層幹部,侵蝕基層黨政組織。在一些邪教活動突出的地方,村幹部召集群衆開會,竟要事先經過邪教頭目的同意。有的邪教甚至插手村級選舉,鼓動群衆將選票投給他們“中意”的候選人等。

堅持強基導向,築牢反邪防線,積極服務全面推進鄉村振興和基層治理

邪教對鄉村振興的危害是顯而易見,邪教像毒瘤一樣擾亂著農村群衆的生産生活秩序,威脅著農村群衆的身心健康和生命安全,一定程度上阻礙著鄉村振興戰略實施。因此,筆者認爲,在鄉村振興戰略實施中做實反邪教工作具有十分重要的現實意義和曆史意義。

一是加強新時代農村精神文明建設,弘揚和踐行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以農民群衆喜聞樂見的方式,拓展新時代文明實踐中心建設,深化群衆性精神文明創建活動。在鄉村深入開展“反邪教”宣講活動。持續推進農村移風易俗,推廣積分制、道德評議會、紅白理事會等做法,加大高價彩禮、人情攀比、厚葬薄養、鋪張浪費、封建迷信等不良風氣治理,推動形成文明鄉風、良好家風、淳樸民風。強化對邪教組織危害宣傳力度,防止邪教向農村滲透。依法制止利用邪教幹預農村公共事務。

二是加強農村反邪教警示教育。加大以案釋法、以案宣教力度,有針對性的宣傳本地多發的邪教組織活動特點規律及危害。充分利用“4.15”國家安全教育日、“12·4”國家憲法日等時間節點和農貿會、廟會等,組織開展反邪教警示教育活動。積極開展家庭拒絕邪教活動,推動法治文化與民俗文化、鄉土文化的有機融合,創作具有鄉土文化特色、群衆喜聞樂見的反邪教文藝作品,大力弘揚真善美、打擊假惡醜,努力推動形成“人人識邪、人人拒邪”的行爲自覺,積極推進“無邪教”鄉村建設。

三是牢牢把握黨對換屆工作的領導權和主動權,依法依規選舉。要堅持德才兼備,樹立鮮明導向,突出政治標准,注重現實表現,了解群衆口碑,選優配強村(社區)“兩委”領導班子,確保選出來的幹部在群衆中站得住、受歡迎。對政治上的兩面人,邪教的組織者、實施者、參與者,從事地下宗教活動、非法宗教活動,組織封建迷信活動,在群衆中影響較壞,不合格的人堅決擋在基層組織政權的門外。

四是劃好基礎網格,配強反邪教專兼職人員。科學劃分網格,將反邪教工作納入網格管理,建立基層防控邪教網絡體系和管理制度,統籌網格聯動,把力量下沈到基層社會治理的最小單元和服務群衆的最小模塊。配齊配強網格管理服務隊伍,加強網格員反邪教業務培訓,落實職責任務和反邪教工作要點,明確網格員也是反邪教專員,做到及時准確向群衆傳播反邪教知識、公布邪教活動動態、提供識別方法、做好信息預警,真正做到防範無遺漏、管理無縫隙、服務無盲點。

五是持續鞏固拓展脫貧攻堅成果。健全防止返貧動態監測和幫扶機制,對易返貧致貧人口及時發現、及時幫扶,守住防止規模性返貧底線。農村貧困地區經濟、文化發展的滯後,特別是反邪教警示教育仍是“短板”,群衆識邪能力較弱、防邪意識差,往往給邪教以可乘之機。邪教組織蠱惑群衆入其教能防病治病甚至能不勞而獲,導致誤入邪教的群衆,抛棄家庭,放棄生産,奉獻財産,家中愈加貧困。因此,把脫貧與“脫邪”相結合,把治貧與治愚相結合,加大反邪教工作力度,讓邪教無處藏身,也是一項極爲重要的工作。

作爲一個曆史過程,邪教問題具有極強的複雜性和頑固性。如今邪教組織活動更加隱蔽,手段更加詭秘,騙局更加“高端”。遏制農村地區邪教組織的活動,實施鄉村振興,仍然是擺在我們面前的一項重要任務。這次最高人民法院發布《關于爲全面推進鄉村振興加快農業農村現代化提供司法服務和保障的意見》明確提出,嚴厲打擊組織和利用邪教組織犯罪,防止邪教向農村滲透,爲我們今後主動出擊,深挖農村邪教地下組織和骨幹分子,實施堅決打擊,提供政策導向;也爲我們推進教育轉化工作,堅定地貫徹團結教育挽救絕大多數、依法打擊極少數的基本政策,努力化消極因素爲積極因素。教育廣大農民群衆遇到邪教活動要不聽、不信、不傳,積極舉報邪教組織的違法犯罪活動線索有了明確要求。反邪教相關部門要聚焦目標任務,堅持問題導向,立足重點案件與專項行動相結合,實施專項治理,堵源頭、斷渠道、挖窩點、打網絡,不給邪教滋生發展以罅隙,努力形成對邪教“人人喊打”的局面,徹底清除邪教陰霾,確保廣大農民群衆過上更加美好的生活。

 

發布時間:2021/8/2 7:30:00,來源:中国反邪教网

我有話說

book 邪教温床
首页    33    32    31    尾页    跳转至Go
崇尚科學 反對邪教 端正信仰 弘揚法治  天津市反邪教協會版權所有  推薦使用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9.0以上版本
Copyright © 2011-2020 Tianjin Anti-cult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津ICP备11007108号-3

津公网安备 120101020001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