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繁体
打印

 

起底邪教之一:洗腦模式

 

人本網藝術鑒賞

邪教與正統宗教相比,正統宗教有完整的思想理論體系,而邪教是一堆歪理邪說。我國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在1999年10月通過的《關于辦理組織和利用邪教組織犯罪案件具體應用法律若幹問題的解釋》中,也對邪教組織作出明確界定,闡明了邪教組織的五個特征:(1)冒用宗教、氣功等名義建立的非法組織;(2)神化首要分子;(3)制造、散發迷信邪說;(4)利用迷信邪說等手段蠱惑、蒙騙他人,發展、控制他人;(5)有組織地從事擾亂社會秩序、危害公民生命財産等活動。邪教就本質上來說,是反人類、反科學、反社會[2]。

邪教的信仰是錯謬的,那爲什麽連正常人、及原持有正統宗教信仰的人也會被他們迷惑,而加入邪教,並爲邪教服務?事實上,邪教組織也有可能先與受騙者建立關系,再傳邪教給他們,這也就是邪教的可怕之處,他們給信徒進行有技巧性的洗腦,從而達到他們的目的。

洗腦是一個過程,而其結果是使被操控者思想(精神)完全受到控制,甚至成爲非正常人。本文主要論述邪教洗腦的模式。一般來說,邪教的洗腦從行爲、信息、思維和感情四個維度對其信徒進行洗腦和控制。

一、行爲控制

邪教的洗腦首先要對其信徒的行爲進行控制,具體有七種做法:

1、掌握每個人的現實情況;

2、花大量時間灌輸信仰活動和組織儀式;

3、有權幹預信徒做出的重大決定;

4、掌握信徒思想、感情和活動;

5、實行獎懲制度;

6、杜絕個人主義,“組織的思想”壓倒一切;

7、制定嚴格的規章制度[3]。

行爲是人思想的具體體現,控制行爲等同于控制了思想和行動,三觀也隨其改變。控制思想是邪教洗腦慣用的方法之一:“邪教組織總愛在信徒的生活上拼命加壓,以便控制他們的行爲。當信徒沒有儀式或傳教活動參加時,他們一定會接到別的活兒,以限制他們的時間和行爲——他們總是忙忙碌碌。在毀滅性的邪教組織中,總有幹不完的活兒。”[4]因此,就有邪教信徒過家門而不入,無法聽到家人(包括教會)的忠告,導致他們越走離正信正行越遠。

二、信息控制

邪教洗腦的第二種方式就是采取信息控制,信息一旦被控制,人的思想和認知就會有偏差,甚至犯大錯。邪教組織的信息控制大致有六個方面:

1、行騙

①故意掩蓋信息;

②歪曲信息,使其更能“接受”;

③純粹說謊。

2、減少或杜絕接觸非教徒的信息來源

3、劃分信息,內外有別

①信息不能隨意傳播;

②情報分得很細,不同層次和職責的人得到的情報不同。

4、鼓勵教徒互相暗中監視

5、廣泛利用邪教組織發布信息,開展宣傳活動

①新聞簡報、雜志、日志、錄音帶、錄像帶、其他媒體;

②從非邪教的信息來源錯誤地引證語錄和陳述。

6、不道德地使用忏悔

①用“罪過”徹底否定個性界限;

②昔日的“罪過”被用來達到操縱、控制的目的,沒有寬容,沒有贖罪;

③順從和依賴絕對必要[5]。

邪教組織者不會告訴教徒自身的信息,初期階段甚至不告訴教徒其教的具體信仰內容,卻要了解教徒的所有信息。而且,他們善于運用信息戰以達到控制教徒及發展邪教的目的。正如斯蒂文·哈桑所指:察看一個組織對信息的態度,是判斷它是否使用毀滅性思想控制的捷徑。大凡合法組織都允許人們自由思想、自由閱讀、自由交談,自己做出決定。毀滅性思想控制則總想代替信徒的思維[6]。

三、思維控制

邪教洗腦的第三種方式就是采取思維控制,是邪教精神控制的核心[7],包含八個方面:

1、使信徒從內心深處把組織的教義當作“真理”;

2、使用“欺騙性”的語言;

邪教組織的“特殊”語言不是擴大理解力而是限制理解力,甚至使人們完全停止了思考。這些語言把複雜的人生經曆變成了陳腐的或者玄妙的術語。

3、唯“良好的”“適當的”思維受到鼓勵;

4、利用催眠術減少精神狀態的改變;

5、操縱對往事的記憶,移植虛假的記憶;

6、阻止獨立思考,杜絕負面思想;

7、反對理性化的分析、批評性的思考、毀滅性的批評,對組織的教導、教義或政策的批評都是非法的;

8、任何別的信仰體系都是非法的,無益且有害的[8]。

邪教組織思維控制的目的就是要使人抛棄自己的社會體系,忽略自我,灌輸“我白他黑”的思想,服從教主。甚至教主還發命令:只要目標正確,可以不擇手段。[9]邪教組織一旦發現其成員的思維“越過”該組織的教義和思想,便會認爲這人精神上有了“魔障”,靈命層面受到邪靈的攻擊和控制,往往通過所謂的“禱告”,甚至鞭笞、毆打等爲其驅魔趕鬼,最終使他們身心都受損。

四、感情控制

邪教洗腦的第四種方式是采取感情控制。人是有感情的受造物,如果感情受到控制,與己與人都會有負面、甚至致命的影響。邪教組織洗腦的感情控制有7個方面的表現。

1、掌握並縮小個人感情氛圍;

2、使人感到出問題都是自己的過錯,決不是領導或組織的失誤;

3、大量地利用“罪惡感”;

4、大量地利用“恐懼感”;

5、掌握感情高低起伏的極限;

6、常在儀式上或公共場合忏悔;

7、灌輸恐懼。

離開的人被斥之爲“軟弱”“無紀律”“無靈性”“世俗小人”“經過了洗腦”,或者受到了金錢、性愛、搖滾樂的誘惑[10]。

邪教的情感控制,即“成員們不能有自己的感受,不能有個人的好惡,只是能追隨教主的好惡,這導致教徒的思想、意志、情感和行爲逐漸變得與現實生活格格不入,孤僻、偏狹、叛逆、敵對,不容親情、不講人性,對工作、生活、家庭沒有責任心”[11]。邪教的情感控制使人失去自我,如同木頭人、木偶。如此這般,豈不哀哉!

邪教組織給信徒洗腦主要有以上列舉的行爲、信息、思維、感情四方面的控制,他們還會在環境、言語方面加以控制(封閉),促其接受邪教教義,過邪教的信仰生活,守他們的“清規戒律”,不然就受到打壓、咒罵及懲罰。邪教信徒一旦被洗腦,再正常,甚至平時很聰明的人也會顛倒是非、不明就裏,所以,與其亡羊補牢,不如早早防範于未然。

[1]福州市防範處理邪教問題辦公室編.旗幟鮮明反對邪教.福州:海峽出版發行集團、福建人民出版社,2017:17.

[2]福州市防範處理邪教問題辦公室編.旗幟鮮明反對邪教.福州:海峽出版發行集團、福建人民出版社,2017:17.

[3][美]斯蒂文·哈桑.走出邪教——擺脫邪教的控制.楊善錄,楊菲譯.合肥:安徽文藝出版社,2001:41——42.

[4][美]斯蒂文·哈桑.走出邪教——擺脫邪教的控制.楊善錄,楊菲譯.合肥:安徽文藝出版社,2001:45.

[5][美]斯蒂文·哈桑.走出邪教——擺脫邪教的控制.楊善錄,楊菲譯.合肥:安徽文藝出版社,2001:42——43.

[6][美]斯蒂文·哈桑.走出邪教——擺脫邪教的控制.楊善錄,楊菲譯.合肥:安徽文藝出版社,2001:48.

[7]李維意.邪教暗中發展的規律研究.北京:科學出版社,2016:48.

[8][美]斯蒂文·哈桑.走出邪教——擺脫邪教的控制.楊善錄,楊菲譯.合肥:安徽文藝出版社,2001:43.

[9]四川省人民政府防範和處理邪教辦公室.反邪教鬥爭面對面——反邪教知識黨員幹部讀本.成都:四川黨建期刊集團、四川民族出版社.2019:27.

[10][美]斯蒂文·哈桑.走出邪教——擺脫邪教的控制.楊善錄,楊菲譯.合肥:安徽文藝出版社,2001:43——44.

[11]四川省人民政府防範和處理邪教辦公室.反邪教鬥爭面對面——反邪教知識黨員幹部讀本.成都:四川黨建期刊集團、四川民族出版社。2019:27.

 

發布時間:2020/6/28 14:12:00,來源:中国反邪教网

我有話說

book 邪教温床
首页    33    32    31    尾页    跳转至Go
崇尚科學 反對邪教 端正信仰 弘揚法治  天津市反邪教協會版權所有  推薦使用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9.0以上版本
Copyright © 2011-2020 Tianjin Anti-cult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津ICP备11007108号-3

津公网安备 12010102000157号